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狮城客

(新山31日讯)疫后狮城客逐渐回流,新山汽车美容及保养业焕发新生机。 新山世纪花园拿督阿都拉苏莱曼路向来是新山汽车美容及保养业集中区,随着去年边境全面开放至今,狮城客逐渐回流近七八成,令这条街重新焕发出新的生机和活力,业者们终于可以展现笑颜,有些店面甚至不得不加班赶工到凌晨,以满足客流的激增需求。 值得一提的是,在冠病疫情期间,该街上营业的业者生意受到了严重的重创,业绩几乎归零。在当时的艰难情况下,一些业者甚至不得不放弃自己的店面,转而前往新加坡打工。 这条街的汽车内饰和配件服务的确是应有尽有,包括轮胎、冷气、音响、灯饰、座椅古申、洗车及维修服务,确实吸引了不少狮城客。由于地理位置靠近马新关卡,使这一带汽车保养装饰业成为狮城车主的首选之地。 当狮城客在等待取车的时候,许多人会利用这段空档时间,到附近的商场逛街购物,消费用餐、理发、个人护理,甚至看电影等休闲活动。 业者们为了满足新加坡顾客来新山进行“一日游”的需求,都采取了预约制度。他们会在顾客预约后的数个小时内迅速赶工,以确保顾客在同一天内可以取回修好的车辆,也因此大部分的店家都会营业到至少午夜12时。 其中一家汽车内饰及配件业者叶庆全在星洲日报《大柔佛》社区报访问时表示,在疫情之前,他店的顾客几乎100%是来自新加坡,如今这个比例稍微下降,但是还维持在90%为新加坡顾客,另外10%为本地顾客。 他披露,在冠病疫情期间,马新边界封锁,造成业绩几乎归零。 “在这样的情况下,我只好放下店面,短暂到对岸新加坡替别人打工。” 除了疫情,拿督苏莱曼路也因逢雨成灾,曾经造成一些汽车美容店损失惨重。 “我的店曾经遭遇水患,后来搬迁到这条街地势比较高的地点,继续营业。” 随着去年马新边界重开后,来自新加坡的顾客逐渐回流。为了配合新一代顾客的需求,叶庆全也选择在社交媒体如脸书和Instagram平台促销,以吸引狮城客进来消费。 另一名汽车维修业者李俊华表示,他在拿督阿都拉苏莱曼路营业了11、12年,目前的顾客比例是70%狮城客及30%本地客,顾客主要是维车、更换电池和轮胎等。 “我们这里多数做熟客生意,顾客事前预约,方便我们安排人手作业。” “有时候为了赶工,我们营业到凌晨2、3时,这条街的其他业者,有的甚至工作到凌晨4时,方便狮城客取车。” 他说,相较于疫情之前,如今的生意没有往日那么好,来自新加坡的车辆没有疫情前那么多,可能是因为经历疫情,新加坡顾客已习惯在当地修车,就不再频繁前来新山了。 “坦白说,在新加坡修车的价格,与新山相去不远,同时还可以省下塞车的时间,因为时间就是成本。” 他说,到这里的新加坡顾客都是因为在当地觉得闷,到新山进行一日游。 此外,李俊华也反映,随着新元汇率提高,许多年轻人不愿意从事修车这类辛苦的工作,反而选择到对岸寻找相对轻松的工作,令业者们面对员工难找的处境。 一位新加坡顾客再益表示,他有一天开车到新山逛街时,惊喜地发现这条街上有许多业者提供完善的服务。 他说,在比较了两地维修车的价格后,其实价差并不大,但由于汇率的差异,选择在新山定期修车意味着可以一站式享受吃喝玩乐的便利。 他继续说道:“来到新山的好处在于我们不仅可以顺便逛街、享受美食和理发,还可以让心情得到放松,而且所花费的钱也物有所值。” 柔佛汽车修理厂商公会主席邱忠信在接受星洲日报《大柔佛》社区报电访时指出,狮城客通常以精打细算著称,对于价格也相当敏感。在维修汽车及服务方面,新山和新加坡两地的价格其实并没有太大的区别。 “新加坡修车业者的服务效率很快,本地许多修车厂无法相提并论。我相信目前狮城顾客选择的主要依据往往是服务和效率。” 据他了解,就汽车喷漆业而言,马来西亚和新加坡的喷漆价格相差不大。例如,本地喷漆一辆车的价格大约在两三千令吉左右,而在新加坡喷漆的话,大约是800新元左右。 他说,新加坡的业者聘请中国籍、印度籍劳工,他们的工作效率高,当天就能拿车,而服务的品质也很高。 此外,新加坡的业者因为店面租金成本高的缘故,因此必须提高工作效率。 “在这种情况下,新山的喷漆业者面临着难以吸引新加坡顾客的问题。就我个人店铺而言,今年至今还没有接到来自新加坡顾客的任何喷漆订单。” 他说,尽管本地已经走出疫情,经济开始复苏,但他观察到回流的新加坡顾客仍然相对有限,这可能与新柔长堤经常出现交通堵塞情况有关。 “狮城客若到新山消费时,是采取一站式做法,在等待修车的当儿进行购物等休闲活动。” 他说,因此,靠近关卡和第二通道的新山市中心和武吉英达一带的业者,能够吸引到更多的新加坡顾客。相比之下,距离关卡较远的地区,如东北区的柔佛再也,能吸引到来光顾的新加坡顾客较少。 此外,他说,对于新山的维修业者而言,由于新币兑换率的关系,工资相对诱人,很多学徒和员工可能更倾向于前往新加坡工作,这对新山的修车业者带来了一些挑战。 他说,本地业者为了留住员工,提高工资也可能会增加业者的成本压力。举例来说,喷漆的普通员工的工资一天需要150令吉。 柔佛州轮胎商公会副总务胡志强则表示,根据他观察,经历疫情之后,狮城客陆续回到新山进行维修汽车、更换轮胎等服务,回流程度高达90%。 胡志强也是汽车维修和轮胎商,他在新山世纪花园经营的店面,60%的顾客来自新加坡。 他认为,新山的人工费毕竟比新加坡来的便宜,相较之下,新加坡顾客还是乐意到来。 他还提到,新加坡顾客的回流对于提振业者的生意帮助非常大,由于新元汇率较为强劲,狮城客在消费时通常不会过于讨价还价。 “业者们不会因为是狮城客而趁机抬高价格,这是基于他们长期经营所建立的顾客信誉。况且,狮城客在购买时也会进行货比三家,所以业者们必须保持合理的价格和良好的服务。”
7月前
1年前
1年前
1年前
2年前
2年前
2年前
2年前
2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