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地方大柔佛人文足迹新旧对照
3:05pm 06/01/2022
【新旧对照】50年前与今天的黄亚福街
文、图/舒庆祥(部分图为档案照片)
柔:新旧对照:50年前与今天的黄亚福街
黄亚福街一度是南来北往公共巴士车的临时停靠处,车龙排满街。

新山老城区的黄亚福街,如今以新貎亮出,予人耳目一新。

多处人造景致有序排列,河水明亮见底,缤纷多彩的道路广阔通畅,人行道宽广安全。这是随着耗资数亿令吉,历经多年的纱玉河及其周围地区的维修与提升工程大功告成后,出现的崭新大变化。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柔:新旧对照:50年前与今天的黄亚福街
上世纪80年代黄亚福街大巴刹前的车流与人潮,又堵又塞的难得场面。

黄亚福街将迎接新的历史挑战,完成一路肩负的工作。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新山开端口于1855年,迄今己有167年的历史。在这过程中,黄亚福街历经的诸多变化,最足以反映发生在新山身上各种变迁;讲好黄亚福街的故事,其实就是在讲好新山的发展史。

早年黄亚福街的演变如何,各语文史书都有记载。现在且听一位年约62岁的老新山,在他眼中约50年前的黄亚福街,又是怎样的。

柔:新旧对照:50年前与今天的黄亚福街
陈鸿达追忆上世纪60及70年代的黄亚福街。

他就是现任柔佛颍川陈氏公会副会长的陈鸿达。他是道地土生土长的新山人,出生在新甘光尾的海上鱼寮屋。祖父陈世珍,曾是1961年度柔佛颍川陈氏公会会长,南来后就在黄亚福街,被誉为新山四大潮州家族之一的至川号出任掌柜一职多年。陈鸿达在耳闻目染及亲自经历之下,很早就对黄亚福街有非常深刻的印象。

ADVERTISEMENT

他回忆说,在上世纪70年及80年代,黄亚福街确实是新山最繁忙的市中心。他指出,当时新山唯一也是最大的巴杀就是在黄亚福街,毗邻又是百货市场,隔邻是通往全国各地及新加坡的德士及巴士总站。黄亚福街左右两边马路,是进出新加坡必经之路,人潮与车潮因而集中一处,他说热闹情况可想而知。

同时,他说,不远之处又有火车站,名闻一时的翁固本熟食巴刹,就在纱玉河左岸。沿黄亚福街左边直上,又有百老汇、丽士与丽都三家戏院,之中还有早晚尽是人客的美南香餐室及洪细俤家族的榕园巴东咖哩。而近邻的明里南街,早前有首都戏院,后有当年新山楼高20层的美仑大厦点缀之中。他说,这些地方都是吸引人潮之处。

柔:新旧对照:50年前与今天的黄亚福街
今日黄亚福街(图中央)的鸟瞰图。

陈鸿达一五一十的道出了上世纪60及70年代黄亚福街的点点滴滴,协助大家追回逝去的岁月。

黄亚福街另一变化,发生在2004年政府推出的老城区重整计划后。这一次,黄亚福街又经历一次脱胎换骨式的改变。先是最具现代化的敦阿都拉萨综合大厦的建立,以及后来城中坊的出现,让黄亚福街一直领先其在老城区所处的优势,这是旅客及外州人最喜欢踏足的购物点。

然而,旧关卡的迁移一度给老城区带来不小的冲击,但在允许部份巴士车站停靠在黄亚福街载人后,人潮多少有所回流。

过去几年,黄亚福街及其周围街道,热度有所消退,主要是受整治纱玉河的施工工程影响所致。而这两年又因新冠疫情的肆虐,致长堤长期关闭,新加坡人近乎绝迹,现今的黄亚福街人潮不再。一个时期,夜晚几变成死城,与过往成了强烈的对比,这是黄亚福街历史上最暗淡无光的时期。

ADVERTISEMENT

不过,近几个月来随疫情的舒暖,情况有所改善,希望在不久的将来,黄亚福街能恢复昔日的光芒。

黄亚福街,是以新山华族先贤黄亚福的名字命名,相信是新山老城区最早的一条街道。

柔:新旧对照:50年前与今天的黄亚福街
上世纪60年代初的黄亚福街。

继续阅读

ADVERTISEMENT

黄亚福街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3月前
8月前
8月前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