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泼漆

6天前
1月前
1月前
(新山18日讯)58岁罗里司机19年前将住家地址借沙巴同事用作书信邮址,岂料同事离职多年后,却以这旧址向新加坡阿窿贷款,更招惹阿窿恐吓、到住家泼漆,甚至丢汽油弹放火。 阿窿向事主家篱笆门丢汽油弹点火,熊熊大火瞬间燃起,所幸事主妻子及时冲出,用水管浇灭大火,否则后果不堪。 陈先生与妻子今午在马华柔州联委会副秘书兼新山市议员陈珊珊陪同下召开发布会说,他们已报警,并澄清与此事无关,指借贷者为前同事林先生(50岁,技术人员),促请阿窿勿再騒扰。 阿窿先后于1月10日和17日,到陈先生位于新山长春山庄哥达邦5路的住家泼漆和丢汽油弹,当时屋内只有陈太太和两名孩子,陈先生在新加坡工作。 陈先生表示,阿窿于1月10日凌晨3时许到住家泼漆,家人直至清晨6时许经由印裔邻居通知,才发现门口遭人泼漆。 他指出,从监控系统画面可知,一名男子独自开一辆白色车子前来泼漆。当时,阿窿除了泼漆,也在门口贴追债大字报,借贷者名字为前同事林先生。 他说,到了1月17日凌晨4时许,该早前到来的男子偕同另一男子共乘黑色车子到来,这次是朝住家篱笆门丢汽油弹和点火。 他继说,汽油弹落地不久即起火燃烧,所幸并未烧及停在车房的车子,只有地面焦黑一片。 回忆住家被泼汽油弹,停车房轰然起火,陈太太心有余悸地说,当时,幸好隔壁印裔邻居再次大声喊叫通知,让她得以迅速用钥匙开启客厅大门,及时用水管灌灭大火。 陈太太在发布会上播出阿窿的恐吓语音留言,对方声称已派人烧车,还嚣张反问“你满不满意?”,更扬言会再来。 谈及前同事林先生,事主陈先生表示,前同事林先生目前在新加坡工作,而林先生也在新加坡报警称只借贷1100新元,惟最后却被阿窿追讨1万5000新元。 陈先生透露,林先生已有十多年未和他联系,他们是在阿窿上门滋事后,再次联络林先生方获悉上述情况。 根据林先生传来的新加坡报案纸,林先生声称因生意失败,经由脸书看见借贷公司广告,而后向该公司提出1100新元贷款的申请。 根据该日期志明为1月10日的报案纸,林先生分别提呈申请贷款的资料和文件,包括:林先生在大马新山的住址、新加坡住址、新加坡工作准证及大马身份证。 根据报案纸,林先生于1月7日和8日,先后收到对方汇入的900新元和200新元。但后来对方指林先生一度不接该公司电话,因此要求林先生即刻还清贷款,总额是1万5000新元。 根据报案纸,林先生随后不断接获对方的恐吓和扰骚电话,对方称若不还债,将烧屋和泼漆。在这同时,他收到对方派人到新山住址泼漆和放火的视频。 根据报案纸,林先生坦承其手机通讯程式曾出现问题;也称他担忧其新加坡住家和公司也遭泼漆和放火,因此向新加坡警方报警。 陈珊珊对上述事件表示,新山事主陈先生不曾对外借贷,阿窿派员泼漆放火已属刑事案。阿窿应向债主追债,而非殃及无辜。
1月前
2月前
4月前
(峇株巴辖9日讯)小儿子欠债后失联,连累父母被大耳窿泼漆骚扰,大耳窿向父亲说明欠债金额时竟连跑腿泼漆的费用也包括在内,行径猖狂。 事主郭先生(59岁,维修工人)今日在帆加兰州议员颜碧贞陪同下召开新闻发布会,叙述他近来因小儿子欠债而遭大耳窿骚扰的经过。 他说,大耳窿从10月28日开始用5至6组新加坡电话号码拨电给他,但他当时并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也担心是诈骗,所以并没有接听。 “11月5日早上8时,我们发现停放在苏雅花园住家外面的两辆车都被泼红漆,大耳窿还留下纸条要小儿子还债,否则他们会再来纵火,还把他们泼漆的影片传给我看。” 他透露,他当天就到警局报案,过后大耳窿找到小儿子以前租的房子,透过不断骚扰该房子房东,逼他出面与大耳窿联络商谈。 “我从大耳窿口中才得知,儿子欠下他们4笔大约1万5000令吉的债务,大耳窿还告诉我,这当中包括他们找人跑腿泼漆的费用。” 他指出,大耳窿在昨天凌晨大约4时许又来他家泼漆,本来已经清理干净的两辆车又再遭殃,他只好再到警局备案。 “我与小儿子失联已经半年了,并不清楚他的行踪,也不知道他在外究竟欠下多少债务,但我真的无力承担他欠下的债,也很担心我们一家的性命安全。” 他说,冤有头,债有主,希望大耳窿别再骚扰他们一家以及无辜的房东,要追债应该找欠债人而非他们。 颜碧贞指出,大耳窿现在收账的方式可谓“比土匪更土匪”,大耳窿在欠债人向他们借钱时没先询问过其家人,如今找不到人却找无辜的家人追债,甚至骚扰他们。 她说,近期大耳窿泼漆追债案件又卷土重来,她已接获多宗投诉,她相信有更多人不敢挺身说出自身经历,因此她所知道的个案相信只是冰山一角。 “我在此呼吁政府与警方必须严正看待这项课题,同时希望有更多受害人前去报案,以便能统计出确切数据。” 她认为,国家应该制定更严厉的处罚方式,包括大耳窿跑腿若被捕应该重罚,才不会助纣为虐。 “我明白欠钱还钱是天经地义,但大耳窿这样的收账方式不对,连累到无辜的人受害。”  
4月前
4月前
5月前
(麻坡14日讯)女婿错按借贷链接,不但没有借到钱,反而连累岳父母住家被泼漆和抛汽油弹,吓得两老心惊胆跳,2个星期来睡不好觉。 女事主沈女士(57岁)今日向峇吉里区国会议员陈泓宾助理陈添顺求助,希望阿窿停止骚扰她和丈夫。 终止贷款需多付手续费 沈女士说,在新加坡一家西餐厅工作的女婿,于8月22日错按手机上的贷款链接,因链接的画页无法退出,就抱着尝试的心态向对方贷款1万新元(约3万4419令吉),对方在索取其个人资料后,仅汇了300新元(约1032令吉)到女婿的户头。 她表示,其女婿发觉有诈之后,要求终止贷款,对方表示必须多付150新元(约516令吉)手续费,女婿按指示将450新元(约1548令吉)汇过去,岂料后者竟表示银行户头被封查,没有收到钱,并向女婿追讨1万多新元(近4万令吉)。 老家遭泼漆 丢汽油弹 她说,阿窿在9月8日到她住家泼漆,她与丈夫凌晨5时10分起身,听到屋外有响声和狗吠声,走到屋外探查时,才发现停放在屋外的轿车被人泼漆,篱笆和庭院也遭殃。 她透露,猖狂的阿窿将泼漆的过程拍摄下来,并发送给她的女儿,还嘲讽道:“你满意送到你老公家的甜品吗?”,同时附上家人的名字和身分证,并恐吓道:“这是你家里的人?”。 “阿窿于9月11日晚上8时30分,再一次将汽油弹抛到我的住家,幸好被围墙挡着和及时被扑灭,才没有酿成大祸。” 事主父母受骚扰难以入睡  她表示,相信是女婿提供的资料中有女儿的地址,而女儿的身分证没有更换地址,地址还是麻坡的老家,才会引来阿窿骚扰。 她说,其丈夫患有哮喘,经不起惊吓和精神折腾,事发前甫病愈从医院回家,就遇到阿窿泼漆和抛汽油弹,吓得两老数日来整夜不能入眠。 沈女士表示,其女婿和女儿一家人都没有住在这里,而且女婿没有借到钱,也没有欠钱,甚至还赔了450新元,希望阿窿不要再来骚扰他们老人家。 陈添顺:勿点击不明链 峇吉里区国会议员陈泓宾助理陈添顺呼吁民众对社交媒体诈骗链接提高警惕,如果面对财务问题应寻求正常管道解决,避免坠入电信诈骗的圈套。 他提醒民众,千万不要点击不明的链接,类似个案全马已发生数百宗,并受到内政部和警方的关注,与邻国执法部门联合打击这种犯罪行为。 他说,一旦遇到紧急的情况,可拨电警方快速行动小组热线(06-952 6001)请求援助。
6月前
6月前
7月前
(新加坡6日讯)狮城大耳窿跨国讨债,鱼商家人不堪骚扰,连续两晚埋伏在暗处,趁大耳窿跑腿上门泼漆时,冲出家门打爆对方轿车的挡风玻璃和车窗。 这起事件于8月2日清晨6时45分发生,地点是新山士姑来皇后花园。 在新加坡工作5年的鱼商谢忠良(35岁)告诉《新明日报》,母亲马金芝(61岁)上个月2日接获一名自称来自新加坡的大耳窿“Ah Lim”来电,指他在2021年借了1000新元不还,还放话威胁:“要玩大家一起玩!” 他透露,对方要求偿还1万3000新元,否则就会放火烧屋。 “由于大耳窿频繁骚扰母亲,她就将对方的号码发给我,当我联络对方时,他却无法出示任何文件证明我借了钱,而且他有我所有的资料,却从没来找过我。” 马金芝受访时说,一家人早前已经通过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刘镇东的特别代表黄祥銮,召开新闻发布会作出澄清,但新闻见报后仍旧不断被骚扰,因此家人连续两晚守夜,誓要逮住这群不法之徒。 “2日清晨5时左右,我们通过监控器发现一辆形迹可疑的轿车在屋外转圈,到了清晨约6时45分,轿车停在屋前,两名男子下了车,然后往我家中泼漆。我和丈夫、长子(谢忠良的哥哥)及侄儿4个人马上打开自动门冲出屋外,那两个跑腿见状落荒而逃。” 她绘述,当时长子手持铁棍,因为非常气愤,敲打轿车,还打破了挡风玻璃和司机座位旁的车窗,事后他们前往警局再次备案,警方也上门索取监控器画面及指纹等。 根据她提供的视频,可见两名男子在泼漆时,看到电动门打开,立即就上车要离开,而马金芝的长子气愤地用力敲击挡风玻璃。 跑腿弃车逃 事发后,大耳窿跑腿将轿车遗弃在附近的商业区。 马金芝说,他们报警后回家前,曾前往附近的商业区,并向其中一家五金店业者提起赶跑大耳窿跑腿的事。 “没想到这么巧,老板说在商业区同一条街,当天就出现一辆挡风玻璃及车窗被击碎的轿车。” 她说,根据观察,该轿车确实属于上门泼漆的跑腿,当时车内还有写着他们住家地址的大字报及装有红漆的塑料罐。 “跑腿可能因为不敢开车到处乱走,所以才将车丢弃在这里。” 大耳窿威胁称    掌握家人身份 大耳窿掌握家人及亲戚的身份证号码,还扬言这只是“开胃菜”。 马金芝表示,大耳窿曾经发给她家人及部分亲戚的身份证,借此来证明掌握他们的个人资料,期间也曾发短信给她,说已经知道她住家的外观。 “我已经向儿子了解过详情,知道他没有借钱,所以就一直没有理会。但到现在,我们都还不清楚这些资料究竟是如何泄漏出去的。”
7月前
7月前
(古来26日讯)华裔男子称被指欠债后躲债2年,经过近一个月电话骚扰及恐吓他的母亲讨债后,竟上门泼红漆威逼还债,更放言泼漆仅是“开胃菜”,再不还债将放火烧屋。 住在士姑来皇后花园柏威拉15路的事主谢忠良(35岁,鱼商)与母亲马金芝(59岁),今午在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刘镇东特别代表黄祥銮陪同下召开新闻发布会,叙述他们住家今早遭人泼漆的事件经过。 谢忠良表示,他母亲在7月2日开始就接到不明人士一连串来电及信息,直指他自2021年在新加坡就欠下债务,并一直逃避还债,促他母亲尽快还钱。 他声称2021年时因行管令无法回国,更不曾欠下任何债务,而讨债者向母亲声称掌握他在新加坡的住址、电话号码等资料,却从未联系过他,反而不断骚扰他的母亲及哥哥讨债。 “如果我真的欠债,对方应该是针对我,但是却转向不断骚扰我的母亲,当我敦促对方出示欠债资料,甚至出来面谈解决时,对方却不愿配合,这情况令人匪夷所思。” 马金芝表示,对方一开始指她儿子欠下新币1000元(约3400令吉),今天泼漆后更来电指欠债额已达新币1万3000元(约4万2000令吉),更直言再不还债将会纵火烧屋。 她表示,对方的来电显示一般是新加坡号码,不然就是无来电显示,而且对方还掌握他们家亲戚的资料,令他们非常担心。 “今早7时许,我们听到屋外小狗不断在吠,走出屋外查看发现住家篱笆门及车房的轿车已被泼上红漆。” 她表示已居住当地超过30年,之前从未发生类似问题,经过两次报案后,希望警方能对此展开调查。 黄祥銮表示,谢忠良也已在新加坡针对此案向警方投报,她敦促讨债者查明欠债者身份,不要一直恐吓及滋扰谢家,避免对他们一家造成精神压力。              
7月前
7月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