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木匠

(新加坡9日讯)为了追巴士,木匠不顾驶来的摩托车,一口气冲过6条车道,摩托车骑士鸣笛试图闪避,但仍撞上木匠的背包,摔下摩托车,身上多处骨折还动了两次手术。 《新明日报》报道,中国籍木匠胡张文(48岁)昨日承认一项鲁莽行为危害他人安危的罪行,被判坐牢3周。 调查揭露,去年2月28日晚上7时许,被告放工要回家,走在义顺1道往义顺8道的人行道上,欲前往巴士车站乘搭117号巴士到卡迪地铁站。 当他走到巴士车站对面的人行道时,看见117号巴士已缓缓向车站开去。 为了追巴士,他随即冲过3条车道到了分界堤,之后虽然看见一辆朝他驶来的摩托车只距离他两三公尺,仍不顾安危地再冲过3条马路。 骑士杨乌益(54岁)见状,立即鸣笛并转方向避免撞上被告。不过,摩托车仍撞上被告的背包,最后导致摩托车打滑,骑士摔车,随后被送往邱德拔医院接受治疗。 根据骑士的医药报告,他右手肘、右肩和左手腕处骨折,动了两次手术,住院12天,拿了74天的住院病假。(人名译音) 为小事冒大风险 控方:史无前例 主控官指这是史无前例的案件,被告为了小事冲过马路,冒如此大的风险只为了追上巴士,因此应当严惩,促请法官判他坐牢4到8周。 主控官也表示,虽然被告的罪责与其他案例相较来得低,但造成的伤害或是潜在的伤害却不轻。 摩托车骑士3处骨折,动了两次手术,而若当时该路段还有其他车辆或摩托车等,可造成更大的伤害。 另外,被告也违反交通规则,违例冲过马路,而且看到摩托车仍执意直冲。 律师:撞背包酿祸 罪不至坐牢 被告的代表律师指这只是一场“罕见意外”,称若当时被告速度慢点,摩托车骑士可能就会撞上他而不是背包,站在犯人栏里的可能就是摩托车骑士。 他说,撞到背包发生车祸的事故前无案例,认为被告的罪行不至于坐牢,判他最高罚款5000新元的刑罚即可。 法官下判时说,辩方律师所呈交的案例,造成的伤害都很低,根本无法与此案并论。 此案伤者动手术住院,法官认为被告的罪行足以判监刑,最终判他坐牢3周。
6月前
1/点石为金 男人啊,所需的是一个会点石为金的女人。 那天在副刊读到“化废木为工艺品”的薛应杰。他的转捩点是有一天妻子对他说:“你知道么?你做木的时候眼睛会发亮。”那时他四十几岁,中年迷茫,尽丈夫尽父亲打着一份养家的工。 与这个女人相遇时他眼睛发亮,多少日子以来那眼睛逐步少了一丝光彩,男人需要有一份他能喜悦地做的事。 当初他看到有人用树枝做了汤匙,他说,从未想过树枝可以这么美。从此他把捡来讨来的枝桠,或是垃圾堆里的旧木,重新修整成一个新的样品。是一个怎么样的样品?他说,木会告诉你它的故事。这样的说话,薛先生不是木匠而是艺匠了。 眼睛发亮,让人想起曾经流行许多年的一句话——认真的男人最有魅力。 报纸一角,照片中薛应杰夫妇俩中间站了一个少年。少年一手搭在父亲的肩,另一只手合在父亲的手背。这孩子必然觉得父亲的肩头撑得起,父亲的巧手能让任何事都迎刃而解,重要的是——父亲的眼睛会发亮。 2/石未点金 姓马的马哥哥没受什么教育,日日像马一样奔驰在路上,去了这家又去那家——他与妈妈及助手到办公室及住家打扫。 星期天在教堂里他几乎每次都要弄音响、电线、麦克风,做崇拜前总是在那里走上走下。他眉清目秀,衣着随便,若是整理一下,外型也可列入韩剧偶像。 他言语表达迟缓,有一回不知提了什么,第一句话几乎让我晕倒。他说:“我就好像圣经里的摩西……” 摩西是伟人啊,他怎会如此自诩?他不是那种口出狂言的人,大家噗哧一笑,下来他说:“上帝赐摩西一根杖,杖伸出去,海水排开两边,使以色列人过红海。”接着说:“摩西拙口笨舌,我也是。上帝赐我的是一把扫把,我就好好的出去打扫。” 哦……是如此。 没有轻视蓝领或劳力,只知他曾经有骨伤,工作时过多的屈身弯腰也会面对困难。他学过一阵小提琴,也上台演奏过,后来却停了。马哥哥单身,他需要一个让他眼睛发亮的女子,之后再让这女子去发现他的眼睛什么时候又再发亮。
7月前
9月前
1年前
1年前
1年前
“我和木材作伴数十年,木材都听我的话,我要它圆它就圆,叫它扁就扁。” 这句话,出自一名有着约60年经验的木匠之口;他就是来自麻坡,现年76岁的张美德。 张美德的近一辈子都在和木材打交道,制作与维修过无数家具,凡是与木板木材相关的工作,都难不倒他。 他经历过纯手工家具的光辉时期,也看着家具业转型,但他仍坚持着纯手工制作,是麻坡区已然少见的传统木匠。 本期星洲日报《大柔佛》社区报的《今日面谱》,要带读者与张美德近距离接触,和他谈谈属于他的故事。 自小有兴趣 向上海师傅学习 张美德自小对木工有兴趣,14岁那年因不想读书,就听从父亲的建议,到马六甲向一名上海木匠师傅拜师学艺,开启他与木为伴的生涯。 当时的学徒不易当,师傅非常挑剔与严格,要张美德从打杂干活及当跑腿做起,就这样,他每月领着5令吉薪水,却没学到木工手艺。 两年后,他回到麻坡向另一名上海师傅学习,并开始真正接触到木工技术。 “开始时的工钱是每月40令吉,到我掌握了之后,师傅每天给我8令吉酬劳,如果我做满一个月,就有240令吉,这个工钱在那个年代是很不错了,可以媲美老师的收入。” 成家后决定自立门户 直到成家后,张美德有感家庭负担加重,才决定自立门户,以获取更高的收入。 他表示,木匠在掌握基本功后,必须懂得把所学的东西融会贯通,活学活用,才能不断地创新与克服困难。 他披露,当木匠非常有挑战性及有趣,尤其是完成其他同行无法完成的任务时,就会倍感高兴及满足。 从挑战中获满足感 他回忆,自立门户后接的第一个单子是帮净业寺的大雄宝殿制作大柜子,颇具挑战性,而该柜子至今仍在使用中,他之后也陆续为许多庙宇制作家具、柜子。 “我喜欢接受挑战,当人家做不到的东西交到我手中,我会设法钻研,成功后智慧和知识都得到提升。” 张美德在受访时,总是不断抛出“金句”及开怀地笑,也许是因为其正面乐观的性格,让他在面对许多挑战时都能顺利跨过,而回头望时也觉得并不算什么。 早期柚木家具 非常耐用 张美德披露,早期的手工家具是木匠投入心血,以纯手工制作而成,非常耐用,也有观赏性及艺术感。 他举例,一些旧时家具注重细节设计,就如在桌脚、衔接处或边缘设计图案或进行雕刻,让家具整体更有美感。 “当时大部分家具都是柚木制成,非常坚固,不腐、还防水也防虫,用上百年都不是问题。”不过,尽管家具再耐用再美观,仍逃不过被淘汰或丢弃的命运,让张美德感到可惜。 识货人才知旧家具是宝 “或许有人会觉得传统手工家具款式过时,才把它们丢弃。其实,这些东西越来越少,只有识货的人才知道是宝。” 如今,张美德在外出时如果发现有被丢弃的旧家具,都会搬回家维修及油漆,再卖给有缘人;他也曾在路边拾到被丢弃的六角形桌子,让他“捡到宝”,高兴不已。 家具厂打击传统木匠 随着科技的进步与时代的改变,家具厂开始蓬勃发展,对传统木匠的打击不小,也让木匠成为夕阳工业。 张美德披露,在家具厂大规模生产时,一些木匠投身科技化列车,一些人选择退出,而他却坚持着传统的纯手工技术。 科技进步仍无法取代手工 他认为,即使时代再进步,手工仍难以被取代,而传统的纯手工家具有着木匠的精神与心血,更是无法被取代。 他表示,自己至今所使用的大部分工具与技术,都是他沿用数十年的,除了习惯使然,旧时工具也足够应对工作上的需要。 渐渐转型至制作神主牌 另外,家具业的转型,也促使张美德从过去的制作家具,慢慢改为以维修、平面雕刻及制作神主牌等为主。 他表示,木匠涉猎范围非常广,只要基础好,和木材相关的物品,基本上就没有什么是不能的。 虽年逾70却“可退不可休” 张美德住家旁有一间他用了40多年的工作室,里头堆积各种木材与家具,就连墙上也放置了许多旧时的家具椅子,让人仿佛回到了数十年前的时空。 尽管年逾70,他却没有退休的念头,同时认为“可退不可休”,因此,他平日依旧在工作室里忙碌,累了就到住家旁看看所栽种的花草树木,这样的生活,让他很是享受。 “木工和花草树木是我从小的兴趣,我一直做着我有兴趣的东西,所以我陶醉其中。” 工作室供奉木工祖师鲁班 另外,在张美德工作室后方,至今仍供奉着木工祖师——鲁班。 他表示,祖师鲁班的神龛是他亲手制作的,至今已有40多年;而对他来说,供奉祖师是一种木匠理念,重要的还是要靠自己的努力与勇气来克服难题。 曾收过徒弟 都坚持不了 谈及传统木工或后继无人,他认为虽然是无可奈何,但至少曾经存在过。 “我曾收过几个徒弟,但都因为吃不了苦、没有耐性及无法赚大钱而离开,最长的一个也只坚持了4年多。”
1年前
1年前
2年前
家父是一名木匠,别称木工,一门巧夺天工的手艺活,是中国古代“六工”之一。六工即是土、金、石、木、兽和草工。 木匠行业的范围非常广泛。大体上有制造船,大木作的盖屋和寺庙,民间工艺的雕刻,还有制作各种家具等行业。各领域大多以木块当材料,再经过鬼斧神工的手艺,方能完成精美的木制品。 家父是家具工匠。纯手工打造家私的工具必须设备齐全,一件都不能缺。正所谓“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家父使用的传统工具种类繁多复杂,大致上可分类为:测绘工具使用的各种尺、规、划线笔等;切割工具包括锯、凿子、铲子等;打磨用的木锉、刨、钻等。还需要一张大木工台和长凳。这样操作起来才能得心应手,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除此,也要精通各种木质材料及用法,悉知五金如木钉及螺丝,紧固件和油漆料等知识。 家具木匠是一门难学难精的手艺,仅凭自己的领悟,极为难成。家父拜师学艺后,才精于此艺。学习路上是没有捷径的,而且必须边学边问,活学活用。家父先当了3年无足轻重的小学徒,从零开始,做些无关痛痒的细小零碎工作,还包括洗涤师傅的贴身四角裤。50年代,替别人洗内裤是件耻辱。无奈之下,只好硬着头皮,拳不离手,曲不离口,一步步勤学苦干下去。挺过去后,就升级当小工,那是按大工师傅画好的线板,把榫卯和大小部件按着程序切割出来。6年后家父才出师,技艺学成。 手工家私如不能符合客户要求,都会稍微修改,直到客户称心如意。但也会遇到挑剔者,那时只有重新做过全新的一套。之前搁在一边的退货将被拆散,或重用其木板七拼八凑的合制出别的产品。此点子可省本钱,又环保,一举两得。家父也善用木厂剩余的木料,制造乒乓拍、陀罗、木刀木剑、摇摇木马等当玩具送给我们。 为父亲手艺感到自豪 木匠受伤是难免的事。手握住的工具,件件都是伤人武器。比如锤子,偶尔不小心捶到自己的手,指甲顿时发黑或手指肿胀。还有削薄木板用的刨子,在重推轻拉时,如操作不谨慎,必会轻易刨伤手指。一手扶着凿子,另一手砸下时,如手滑或砸偏了,更会将手砸伤。流血是小事,需去诊所缝针和自付医药费却是赔了夫人又折兵。所以在木坊做工,要保持全神贯注,体力充沛,就可避免或减低受伤。木厂安奉了鲁班祖师爷神像,以求保佑和事事平安。家父还说,旧时工具杀伤力较低于现代的电器,如电锯撑握不妥,便会发生手指被切断的意外。 传统工具和木工技艺由于跟不上时代发展,也不被善用,再加上老师傅无继承衣钵的传人,自然慢慢消失,导致技术断层,后继无人的处境。家父手制的家私,都值得留念,也有很高的价值,尤其那张不用木钉的睡床,纯靠榫卯组装,我为家父手艺感到自豪。 【星云】长期稿约/我们这一行 电邮:[email protected] 来稿请注明:我们这一行 •文长勿超过1000字,可附上相关照片。 •请于稿末注明中英文姓名、身分证号、联络地址、银行户头、电邮等作者资料,否则恕不录用。 •文章经录用,除了在平面媒体刊载,本报也拥有作品上网、录影、录音、改编等其他使用权。
2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