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新航

(新加坡15日讯)前空服人员声称在经济舱准备餐饮服务时,因地板有油渍而不慎摔倒,如今因手臂与脊椎伤势而不能再当空少;他起诉新加坡航空公司疏忽,没有确保机舱工作环境安全,欲索赔近178万新元(约630万令吉),包括超过129万新元(约458万令吉)的未来收入损失。 不过,新航反指这名马来西亚籍空少杜莱拉扎(Durairaj Santiran,35岁)的指控不实,其他空服人员并没有看到他所称的油渍,他的伤势也没导致他永久失去当空服人员的能力,或无法继续赚取事故发生前的薪金。 前空少此前曾两次索得工伤赔偿 新航也指出,起诉人杜莱拉扎过去曾两次在2017年和2018年,顺利向新航索得工伤赔偿,但他这次的索偿被保险公司驳回,理由是他声称摔倒所受的伤,疑是旧伤。 代表新航的尼鲁皮莱(Niru Pillai)律师在开庭陈词中指出,新航原则上会支付雇员所提出的所有正当且合法的索偿。“不过,作为一家在全球享有地位与声誉的一流航空公司,它(新航)将坚决驳回所有无效、不当与虚假的索偿。” 《联合早报》报道,这起工伤索偿官司前天(2月13日)在新加坡高庭开审。根据诉方立场,事件于2019年9月6日,在一趟从美国旧金山机场飞回樟宜机场的航班上发生。 诉方在开庭陈词中指出,杜莱拉扎在起飞前检查机舱,注意到经济舱备餐区的地板有一片油渍。他于是通知客舱主管,并且在后者的指示下尝试清除油渍但不成功;主管接着通知所有空服人员地板上有油渍,让大家工作时留意。 就在航班飞抵新加坡两个多小时前,杜莱拉扎声称他在准备餐饮时,不小心在有油渍的地板摔了一跤,后脑勺撞到地板。诉方称杜莱拉扎摔倒后,颈椎间盘脱垂和左手臂无力,并且无法继续从事空服人员的工作,他目前在马来西亚一家公司当客服分析员。 诉方指新航没有采取足够措施确保工作人员的安全,包括没有确保机舱地板不湿滑,以致杜莱拉扎工作时受伤,新航因此须承担赔偿责任。诉方所要索讨的赔偿金达177万5662新元(约630万1354令吉),包括129万余新元的未来收入损失和15万新元(约53万令吉)未来医药开销等。 不过,辩方否认疏忽失责,并驳斥事发时机舱地板上没有杜莱拉扎所声称的油渍;除了杜莱拉扎以外,其他空服人员没有看到油渍,或在有油渍的地板摔倒。如果杜莱拉扎真的在那一趟航班上摔倒,事故应该是发生在机舱另一角落,而非他所声称的备餐区。 辩方也认为,没有足够证据显示杜莱拉扎的手臂与脊椎伤势,与他声称的摔倒事故有关。根据辩方专家证人的看法,杜莱拉扎的左手臂并没有无力迹象,他的脊椎问题也非摔伤所引致的。同时,辩方强调,没有证据显示杜莱拉扎的伤势导致他永久失去当空服人员的能力。案件续审中。
7天前
3星期前
1月前
(新加坡13日讯)新加坡航空公司一架飞往韩国的航班,日前在起飞近两小时后,因空调组件故障,折返樟宜机场。 《联合早报》接获读者通知,1月10日由樟宜机场飞往韩国首尔仁川机场的SQ 600航班,因客舱压力相关问题,中途折返新加坡。 根据航班出行服务应用“飞常准”,这趟航班采用波音787-10梦幻客机(Dreamliner),机龄仅为0.3年。 另据航班追踪平台FlightAware,上述班机于新加坡时间1月10日早上8时40分起飞后,经南中国海朝韩国方向飞行,但大约在起飞1小时18分钟后,班机的飞行高度由3万8800英尺开始下降,当时飞行速度为每小时567英里。过了不久,客机的飞行高度持续下降,然后掉头,朝新加坡的方向折返。 新航在答复查询时指出,上述航班因“技术原因”,在起飞近两小时后折返新加坡,于新加坡时间1月10日下午12时40分安全降落新加坡。 新航后来解释,所谓的技术问题,是空调组件故障。 新航说,按照程序,飞行员需要下降到较低的高度,才能尝试重置空调组件,部分乘客可能在这段时间感觉到了机舱压力的变化。 “当飞机处于较低高度时,空调组件被重置,为了安全起见,机师决定折返新加坡。飞机在任何时候都没有快速减压。” 新航说,他们为等候替换飞机的乘客们提供了茶点,替代飞机于新加坡时间当天下午2时30分起飞,并在韩国时间晚上9时57分(新加坡时间晚上8时57分)抵达首尔。 新航也对受影响的客户表达歉意。
1月前
3月前
3月前
5月前
(新加坡9日讯)男子带着妻子、64岁母亲和5个月大宝宝从上海搭新航回新,岂料遇上飞机故障,与200多人困机舱内近9小时。 刘臻(36岁,公务员)告诉《新明日报》,他带着母亲和妻小到中国探望祖父,返新航班是本月6日下午4时40分。“航班从上海浦东国际机场起飞,预计晚上10时20分抵达新加坡,岂料出现技术问题,迟迟无法起飞。” 他说,飞机曾尝试起飞两次,第一次要起飞时,飞机已经在跑道上加速,却突然紧急刹车,乘客都吓坏了。“广播只说是接到指示停飞,原因不清楚,所有乘客都只能在机舱内等。岂料,一等就是近9小时,冷气时有时无,到最后两个小时则几乎没有冷气,异常闷热,宝宝全身发热,我只能手动扇风。” 长者闷热需吸氧 他说,许多乘客也手动扇风,甚至有年长乘客因太闷热,需要靠氧气面罩呼吸。“飞机若是满座,情况可能更糟。” 受困近9小时后,200多名乘客终于在7日凌晨近1时离开机舱,被安排到酒店过夜。 刘臻一家四口被安排乘搭7日下午4时50分的飞机返回狮城。“登机前,新航也没有给出一个说法或解释,受困近9小时非常痛苦,善后的方式也令人失望,新航应该正式道歉。” 婴儿哭到哑 妻紧张至吐 宝宝哭哑、妻子呕吐,乘客直呼:“经历糟糕又痛苦”。 刘臻也指出,他的5个月大宝宝不舒服哭闹,下飞机时已经哭到没了声音,他妻子则因为精神压力大而呕吐。 刘臻说,在过程中,机组人员虽然一直在安抚乘客情绪,也提供餐点和冷饮,也拿了小风扇给宝宝,但他们还是面对欠缺奶粉的问题。 “宝宝无法吃他们提供的餐饮,原本只是预计飞五六个小时,我们也准备能应付差不多6小时的奶粉和尿片。由于担心不够用,我们只能省着用,奶粉一瓶分两次喝。” 乘客诉:酒店安排混乱 房间没冷气 从机舱脱身后,刘臻申诉,他们一家人带着宝宝没被优先安排到酒店,凌晨4时才能睡。 他说,熬了近9小时才下机,当时有工作人员表示会安排让有小孩的家庭优先乘搭接驳车,但是情况混乱,接驳车一来,所有人蜂拥而上。“我们带孩子的,没办法和其他人争,只能乘搭最后一辆接驳车。” 刘臻称,抵达酒店后,房里冷气失灵,被子也是湿的。“我们要求换房,结果被告知因为最后才抵达,房间已满。最后,我们等人维修冷气、更换被套等,到了凌晨4时才能睡。” 新航向受影响乘客道歉 新航回复媒体时证实,9月6日从上海飞往新加坡的SQ833航班因技术问题被取消,也为没有让乘客更早下机道歉。 “这架空中客机A380在上海浦东机场地面遇到技术问题,出于安全原因,在调查问题的过程中必须禁用地面电源。” 发言人指出,乘客在9月7日凌晨12时30分下飞机,并获安排酒店住宿,所有受影响的乘客也被重新安排乘搭9月7日的其他航班。 新航承认本可让乘客更早下飞机,但表示让乘客留在机上是为了在工程师解决技术问题后可以更快出发,不过最后问题依然存在,只好取消航班。 “新航为此向受影响的乘客道歉,我们将审查程序,以避免再次发生类似情况。”
6月前
6月前
7月前
8月前
8月前
9月前
9月前
9月前
10月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