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巴罗

1月前
传统华人新村出身的孩子,一般家中都会有一口水井,但整个村子都使用的公共水井,且到21世纪仍曾救一个村予危难的,或许只有巴罗新村李奏路的2口水井了。 配合“柔佛王室亲善之旅”,壁画家蔡文涛受邀在巴罗新村制作一副壁画,壁画以真实的水井为主题,真实还原了村民们的集体记忆。 柔佛王储东姑依斯迈率领王室成员昨日莅临巴罗为壁画进行揭幕,成为“柔佛王室亲善之旅”巴罗站瞩目的焦点之一。 这口水井究竟为何会成为巴罗人的集体记忆,本期的《这些人那些事》一起来回到开埠之初,回顾当地村民跨越超过半世纪的水井情缘。 4公共水井供应村内水源 根据文献和村民的回忆,在自来水供应以前,巴罗都依靠位于阿布巴卡大街和火车站街交接处的2口水井,以及位于街尾灵山寺山脚的2口水井,一共4口主要的公共水井作为水源,肩负起整个村子的用水重任,目前挖掘年份已不可考。 但根据文献,火车站旁的2口水井是由英殖民政府挖掘,2水井相距50公尺且都水质清澈,但其中一口井的井水充满泥味,不适合饮用。 而后,先贤李奏在附近的灵山寺山脚挖掘2口水井,水井目前就位于凤山寺旁边,道路也被命名为李奏路。同样的,这里的一口井水带有泥味,而另一口则没有这个问题,2口水井同样相距50公尺。 自此4口水井就被成为巴罗的龙头和凤尾,每天都会挤满挑水的村民,在那个为净水而忙碌的年代成为民众生活的中心点,虽然上世纪60年代后有了自来水供应后,对水井的需求逐渐减少,但至今围绕水井的生活画面仍萦绕在该村长者的脑海中。 只剩李奏路凤山寺2水井 位于火车站的2口水井被称为“龙头”,但这两口井先后被填埋,巧合的是2口井被填埋后,街道的店屋都发生了大火灾。 如今公共水井只剩下位于李奏路凤山寺的2口水井,也是“凤尾”所在地。其中一口水井就位于大路旁,当年地方政府一度想要封闭水井,在遭遇村民强烈的反对后才作罢。 也因为这一个决定拯救了后来遭遇水荒的村民,半个世纪以后,让“凤尾”重新成为民众的重要水源,解救村民于水荒的挑战。 大年初一制水 村民争相打水 居住在凤山寺的颜金安(71岁)和林明源(67岁)接受访问时就说,当年在连续干旱下,当局无预警在大年初一突然停止水供,让全村人手足无措,而这时李奏路的公共水井就成为大家的“希望”。 不少村民挤在水井边打水,最高峰时期同时有50人在场,二三十人同时挤在井边争相打水。 颜金安:阻止用抽水机抽水 颜金安说,当时有人想要用抽水机来抽水,但他阻止了对方,要求大家公平的使用水桶打水,让大家都有水可用。 “如果一个人用机器将水抽完,别人用什么呢?” 当时的打水盛况至今仍让村民津津乐道,颜金安透露,到凌晨2时都有人在井边打水,而井水也是源源不断,就算抽干了井水也只需要2小时后就流出2呎深的水。 而后半年的干旱期带来的分区配水制,这两口位于凤山寺的水井,可说是真正的解救了巴罗村民。 村民凑钱维修水井 原本这口水井比较低,结构也出现问题,当时村民也展现了团结的力量,大家凑钱维修水井,也把井口加高方便打水和提高安全性。 颜金安透露,早年政府每年都会往水井中投药消毒,近年来虽然当局已取消这个做法,但井水至今清澈,偶尔停水一两天,一些家中没有水槽的居民还是会前往打水。 干旱半年 井旁住家成“澡堂” 凤山寺的另一口水井的水有泥味不适合饮用,但用来清洗、洗澡等都不是问题,在2010年干旱长达半年时,颜金安和林明源位于凤山寺旁的家俨然成为大家的“公共澡堂”。 林明源说,一些人打了水后不方便提回家,就向她要求借厕所洗澡,为了予人方便她也都会尽量应允。 她透露,当时一度讨论要在水井边盖公共厕所方便居民洗澡,但后来考虑到分区配水不是长期政策,而且加亨水坝落成后可解决水供问题,因此才没有建造公共厕所。 郑福山:见证英政府李奏挖水井 巴罗村民郑福山(78岁)至今仍记得围绕水井生活的那个年代。他透露,自己的公公南来到巴罗工作时,当时巴罗刚刚开埠缺少水源,也见证过英政府和李奏挖掘4口水井。 他说,大家都知道水井的水总是源源不绝,水无论如何都拿不完。 郑福山也透露,自己小时候就住在火车站对面,因此火车站前的2口水井就相等于自家水井一般。 他说,虽然后期许多村民都在家中挖掘水井,但随着卫生厕所的普及后,很多水井太靠近粪池,因为结构问题这些水井的水都不再能使用了。 岭南茶餐室以井水咖啡闻名 巴罗著名的岭南茶餐室东主黄家发以井水咖啡闻名,他的店铺内就有一口自家的水井,至今都能直接饮用。 他分享道,自己小时候经常协助母亲到火车站前的水井打水,年纪尚小时他负责打水,母亲把水挑回店里供父亲的煮炒店使用。 “到年纪大一些后,我就用脚踏车把水送回家,一直到有自来水供应后才停止这样的习惯。” 他对小时候在水井边的生活,至今历历在目,一张巴罗大街的老照片中央有一名挑水的妇女,就是黄家发的母亲,真实还原了当时民众的生活。 蔡文涛:将水井题材纳入壁画 壁画家蔡文涛则在受访时透露,他在多年前就听闻了巴罗水井的故事,一直想要将水井题材纳入壁画中。 “根据我向村民了解,巴罗是少数有公共水井的新村,当年水井边的房子是木屋,如今我也还原在壁画中。” 他表示,希望通过壁画将巴罗水井的故事记录下来,加上三大民族的元素,期待民众珍惜当下、记住历史,更也期盼还原种族和谐的马来西亚。
2月前
2月前
2月前
(居銮5日讯)行动党柔佛州副主席谢奥玛表示,巴罗公共设施问题必须引起重视,这对避免发生任何事件,特别是意外事故时非常重要。 他表示,除了救护车服务问题外,巴罗还有很多基础设施需要增设和提升,例如公共交通服务、洗肾中心等医疗设施、消拯局等安全设施、巴刹升级和其他设施。 巴罗人口多是乐龄者 他说,巴罗是一个小镇,距离居銮镇约30公里。如果整个为民服务只集中在居銮市中心,那就让巴罗人民感到为难了。此外,巴罗目前大部分人口都是乐龄者。 他表示,为了巴罗人民的福祉,上述设施确实需要得到关注。随着居銮市被评为马来西亚十大最幸福城市,属于该区的巴罗也不应该被抛在后面。 他今天针对“诊所发生的死亡事件”发表文告表示,巴罗公共设施必须得到适当关注。 也是巴罗前州议员的他表示,巴罗在上星期发生一宗死亡案件。据称一名38岁男子于2023年6月27日凌晨,在巴罗诊疗所被证实死亡。 据他了解,死者起初声诉呼吸困难,而家人联系巴罗诊所疗后无法获得救护车服务,因为救护车损坏无法提供服务。 他表示,巴罗新村村长叶志勇协助将病人送往巴罗诊疗所,也有人致电居銮医院寻求救护车协助。 他说,根据柔佛州卫生局局长的文告,病人需要先稳定下来后才能转到医院。因此,巴罗诊疗所的工作人员立即采取行动,提供紧急援助,包括心肺复苏、自动体外除颤器(AED)和氧气。 他表示,然而事件已经无法挽回。尽管尝试了一切方法,受害者终究还是死亡。 他昨天慰问死者家属时表示哀悼,并对这次家属痛失至亲感到悲伤和痛苦。死者遗下一名妻子、两个孩子和一个未出生的婴儿。 院方将与死者家属会面 他也去了巴罗诊疗所一趟,并与一些工作人员会面。据他了解,院方已安排在本月10日与死者家属会面。在那之前,这起死亡案件的详细信息都是“私人和保密的”。 在回家之前,也有时间会见了巴罗新村村长叶志勇,并感谢对方由始至终的帮助。 这宗死亡事件引起了广泛关注,特别是与救护车服务延误一事。据家属透露,巴罗的救护车报称发生故障后,直至受害人去世,居銮医院的救护车迟迟未到。 但柔佛州卫生局表示,救护车于6月27日凌晨2时50分抵达,而受害人于凌晨3时15分被证实死亡。      
3月前
6月前
(巴罗12日讯)民主行动党柔州副主席谢奥马到水灾后的亲善村(Kampung Muhibbah)了解情况,并派发物资给灾民。 谢奥马是在该党巴罗支部秘书廖瑞麟及其他成员随行前往灾区。他说,据他观察,巴罗区该次水患自2006年发生水灾以来最严重的一次,居民的屋子和大量家具、电器,如洗衣机、冰箱,以及车辆等皆遭受破坏。 他指出,今次洪水共影响了数个地区,包括巴罗周围住宅区、亲善村、占美(Kampung GSA)、4英里马来新村;并开放了3所临时疏散中心,即巴罗华小、巴罗国小(1)和4英里马来新村,让93个受影响的家庭灾民落脚。 吁提升排水系统 谢奥马也是前任巴罗区州议员。他说,亲善村所处在的位置形状犹如一座“水坑”,前方是私人山区园地;右边是森那美集团油棕农地;左边则靠近电动火车双轨铁道工程,地形皆比该村还高,若持续没有良好的排水系统,该村随时都会面临淹水的困境,居民将会继续面对水患之苦。 “亲善村在今年接连发生了2次水灾,首次发生于2月28日,两天后洪水退去。然而,本月4日洪水再次上涨,水淹至屋顶,共51户家庭受影响。” 他说,水灾发生时,希盟志工团队就启动救灾基金,成功筹获4000令吉,捐赠食物、床褥寝具、个人卫生设备等,并于灾后继续协助洪灾受害者清理民房。 他希望政府很快提供后续援助,以减轻灾黎的负担,同时也呼吁政府立即制定一项长期计划,以应对气候变化及环境保护的问题,以免再次发生类似的自然灾害。  
7月前
7月前
7月前
8月前
8月前
8月前
1年前
2年前
2年前
2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