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向云

(新加坡24日讯)《红星大奖2024》取消“常青演绎奖”,资深艺人今后失去多一个拿奖机会,金银姬笑问:“是不是因为老演员越来越少了?” 新传媒前天公布《红星大奖2024》入围名单,同时也宣布取消自2016年开始颁发的“常青演绎奖”,让不少网民感到讶异,也替资深艺人不值,认为他们将失去多一个得奖的机会。 实际上,当初新传媒设立“常青演绎奖”,就是为了让年龄50岁以上,在演艺生涯至少25年经验的资深艺人角逐。只要在合格期内拥有一部代表作,就能以相关作品角逐“常青演绎奖”,至于角逐“最佳主角”与“最佳配角”的演员,只要符合资格,也能够以同一作品角逐这个奖项。 除了2020年因疫情《红星大奖》停办之外,过去8年共颁发过7次“常青演绎奖”,最大赢家是曾赢获4次的向云,即分别在2017年、2019年、2022年以及2023年。另外3座则分别由陈澍城在2016年和2018年两度获奖,以及金银姬(金姐)于2021年夺得。 这次取消了“常青演绎奖”,资深艺人少了拿奖机会,他们怎么看呢? 76岁的金银姬接受《新明日报》访问时笑问:“是不是因为老演员越来越少了?因为这个奖项是给老人的,资深艺人也不多。” 她也开心表示还好自己拿过一次“常青演绎奖”。她说,到了她这个年龄,其实不会太在乎是否得奖,心态已经很平静了。 向云:感恩获得4座 常胜军向云表示《红星》的奖项每年都有变动,可能增设也可能减少一些奖项,所以还好。对于能够获得4座“常青演绎奖”,向云觉得很幸运,也很感恩。 “相信公司当时增设这个奖项,是想对资深艺人的一种表态,也许那时的动机是想要给年轻人更多机会,所以才把奖项分开。如今可能觉得不需要就取消了,我觉得也是对的。” 向云也认为这些年来设立“常青演绎奖”不算是一个“很正常的现象”,她解释:“其实在其他演艺奖很少会看到,有一个特别设立给资深艺人的奖项。不过也很感谢公司设立这个奖项,让我们这些资深艺人有另一个空间(得奖)。” 朱厚任认为是好事 朱厚任虽然无缘奖项,但也角逐过4次,他笑言:“可见年长的演员不多,常常会出现重复拿奖和角逐的机会,所以我觉得取消是个不错的决定。或许可以再等几年,有更多符合相关条件的演员后,再开启这个奖项。” 少了这个奖项,得奖机会因此变小,朱厚任认为是件好事,“得奖机会越小,意味着挑战越大,那样在成功夺奖时的鼓励性也更强。这也能让我们老一辈的演员更加求进步,让自己有更大的空间发展魅力。”  
4天前
(新加坡12日讯)家教根植游子心!陈熙伦敦过农历春节,大年初一通过手机视讯向父母下跪拜年! “我原以为自己是新加坡人,比较‘红毛派’,其实不是,原来我很重视过年,我还会去庙宇拜太岁,我跟父母拜年时还是一样会下跪。” 远在英国伦敦的陈熙受访时告诉《新明日报》。 下跪拜年是陈家秉持的传统家教,身为家中小辈的陈熙、一心,打从童年开始过年除了跪父母,也必须跪祖父祖母、外公外婆。 尽管外公外婆已逝世,但春节拜年下跪的礼俗不变,只是,陈熙用手机视讯越洋向父母拜年时,居然双脚跪着,家教礼俗并没有因留学消失,下跪的那一刻,陈熙直言很想上前拥抱自己的父母亲。 “我很想家啊!因为距离远,更珍惜相处。”向云与陈之财见儿子拜年,也Paynow了红包给他,令人不得不叹服科技带来的便利。 陈熙叹说,因外婆去世,今年春节家人都到峇淡岛避年,幸亏他还有远亲在伦敦,会一起吃火锅过年。 “吃火锅超贵,食材价钱是新加坡的一倍。” 伦敦目前的气候约8度,租房附近有好几家华人餐馆,一到餐馆,就能听到熟悉的口音,不是来自中国,就是来自新加坡的“自己人”,向来怕热的陈熙喜欢伦敦寒冷的天气,除了家人,他也很想念母亲向云的有机鱼生,还有他爱吃面薄,但在伦敦就是吃不到。 “不过,今年春节我还能吃到黄梨挞,是几个新加坡朋友带进来的。” 坚决不要妈妈金援    平台卖画作赚零钱 陈熙坚决不要父母金援:“其实,我刚交了学费、房租,也没什么钱了,但我不想再麻烦他们,更不想依赖他们,我会积极找工作,为自己创造机会。” 陈熙透露将设立平台卖画作,赚一赚零用钱,自给自足。 心疼妹分手    早把崇喆当弟弟 问起妹妹一心与崇喆分手,陈熙说听到他们分手的那一霎那,一样措手不及:“我很难过,他们从疫情开始,在一起5年了,我早把崇喆当成我弟弟,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挺担心妹妹,不过我也知道妹妹事业心很重,正努力拼事业,希望她接下来都会顺顺利利,妹妹一定能挺过去!”
2星期前
(新加坡29日讯)伦敦探亲执行看中300欧元包包,爱儿一句“你买包包的花费,等于我一个月饭钱”,令阿姐向云听了很心疼! 向云与丈夫陈之财和女儿陈一心3人去年年底飞到伦敦,跟在伦敦修读艺术文化管理硕士课程(Arts & Cultural Managment)的儿子陈熙一家四口团聚。 向云受访时向《新明日报》感叹,陈熙省吃俭用,她担心儿子不够钱用,曾经汇钱过去,陈熙却原封不动把钱退还给父母,并表明会一力承担自己的花费。 “他今年9月考试,明年1月毕业,之后会在伦敦工作一段时间才回新,在伦敦那些日子,见到儿子要买什么都想很久,伦敦学费、房屋租金都很贵。有一次我在看一个包包,大概三四百元,儿子看到就说,那个包包的价钱,等于他一个月的伙食费,听了让我好心疼。” 游欧期间,女儿当起向导,天天上网查询旅游好康,带父母到处去,向云看到女儿非常懂事贴心,非常欣慰。 经历手头紧窘境 今年春节贺岁片又见到阿姐向云,实现了她每年都拍电影的愿望,“感恩林德(电影公司老板)考虑到我,对我来说也颇有收获,原来我拍戏说方言是如此顺口。” 在《钱不够用3:全部够用》中,向云与辉哥经营着潮州粥店,对白除了华语,也夹杂潮语,向云赞辉哥个性可爱、很会照顾人,“只是开拍初期他生龙活虎,之后越来越少话,可能太累了。” 梁导赞辉哥在《钱》中演技比李国煌好,向云被问则表示辉哥演的是自己,充满喜感;李国煌的角色很难演,让人见到很不一样的演绎方式。 向云在《钱》中占戏不轻,“钱”事说不完,现实生活中也经历过手头最紧的几年,特别是那段孩子仍在念书的日子:“除了教育费,还有补习费,孩子哪科成绩较差就补哪科,每个月一下还这一笔,一下又还那一笔,感觉左手进右手出,手头很紧,但回头看,我很欣慰,两个孩子都很争气!” 向云说的是大多数小市民的写照,“像处于创业阶段,买房子、结婚、养孩子,统统都要钱,所以我很能了解那些结婚之后马上有孩子的夫妇,应付生活所需确实不容易。” 年过六十,来到人生另一阶段,现阶段的向云认为钱要多少才够用? “到了这个年纪,需要的其实不多,真正有必要的钱才花。”向云看得很通透。 尽管龙年的脚步越来越近,但由于向云母亲周葵于去年9月去世,至今仍处于哀伤中,来临的春节,她与家人将低调过年,不上门拜年,不派红包,并会到峇淡岛避年。
4星期前
(新加坡19日讯)骗术无奇不有,狮城艺人向云披露为先母办丧事时,竟碰到骗徒假扮殡葬业者“抢”做法事,还狮子大开口,开价1200元(新币,下同;约4216令吉),向云打电话求证殡葬公司,揭发假冒者面目。 向云的母亲周葵今年9月12日因不幸感染病毒,肺积水导致肾衰竭在亚历山大医院病逝,享寿84岁。 由于向云妈妈是佛教徒,丧礼以佛教仪式进行,没想到却有不法之徒企图发“死人财”,硬闯灵堂“抢”做法事! 向云昨晚受访时告诉《新明日报》:“原本当天晚上会为母亲办超度法会,没想到下午三四点,就有个穿便服的年轻男子到灵堂来,托词说‘原本安排来超度的师父不能来了’,因为‘师父的师父过世,他必须赶去奔丧’,只能另作安排,然后问我:超度法会能不能提早?” 向云闻言错愕,正在考虑该怎么办,年轻男子进一步游说她说:“提早做法事,是因为我们也想表达心意,捐钱给师父的师父。” 被索1200新元 向云向来心软,就问法事费用,谁知该男子劈头开价“1200元”,他递上名片,说可以立刻PayNow给他。 对方显然漫天开价,在那一瞬间,向云心生狐疑,客气说考虑一下,打发对方离开,再致电相关的殡葬公司,殡葬业人士在电话另一端反问向云:“(法事)为什么要提早?我们很确定,根本没听说师父有什么人过世!” 向云方知对方是骗徒,闯进灵堂来“浑水摸鱼”,利用家属悲伤心情,试图从中诈骗! 当时身边家人建议报警,但由于陈家正处理母亲后事,加上最终也没有钱财损失,向云就没去报警。 她很感慨:“从人性的角度看我母亲的事,真的感到很难过,怎么会有来灵堂行骗的人!人心叵测,叫人防不胜防,大家要保持高度警惕!” 爱女一心遭冒名敛财 向云与陈之财的爱女一心最近被不法之徒冒名敛财、“募捐做慈善”。 对此,向云与之财昨晚受访,不约而同疾呼:“一心不可能向任何人开口借钱,她被不法之徒冒名行骗,大家千万不要轻易上当!” 他们气愤表示,骗徒利用朋友对他们的信任诈骗钱财,实在非常缺德!一向真诚待人的之财与向云,圈内外人缘都很好,也因此,向云与之财强调,朋友切记提高警觉性,善心千万不要被骗徒利用了。 之财无奈告诉记者,他接到朋友短讯,“朋友说接到一心的短讯,说她在中国拍戏,想捐赠一些物品给当地的孤儿院,建议他点击链接,建议一些书籍给当地的孤儿。” 朋友为了支持之财爱女一心,“为善最乐”,也不迟疑,立即想捐出200元(约702令吉),欲向中国孤儿聊表心意。 之财看了短讯几乎晕眩,他告诉记者:“一心就在我身边,她哪有去中国?” 向云也接到朋友短讯,向她求证真伪:“你的女儿一心有向人求助吗?她向我开口要钱买物品。” 向云闻言很惊讶,爱女居然被冒名行骗,“我很感激那个朋友来跟我确认求证,避免产生不必要的误会。” 向云重申:“一心绝对不会跟人借钱!就算要募捐做慈善,也只会通过正式的慈善管道呼吁公众,不会在私底下开口!” 向云本身在脸书也一直有假账号冒她的名,到处“加朋友”,她希望网友认清真伪。 陈之财接陌生来电唾骂 忧‘假之财’行骗 之财本身也中招,最近频频接到陌生女子来电,电话中唾骂他“借钱之后无音讯”。 之财语气充满冤屈:“我完全不认识那个女人,被骂到莫名其妙,如果真有‘假之财’冒我的名字跟对方借钱,她应该向对方索偿,怎么反而打给我追债?” 尽管中了无枉之“骂”,但之财又担心是另一种他看不透的“诈骗陷阱”,决定不再理会。 
2月前
3月前
(新加坡16日讯)狮城经典卖座片《钱不够用3》女主角曝光,5度与梁志强合作,阿姐向云接拍经典贺岁片《钱不够用3》兴奋到失眠! 笑星莫小玲早在25年前已参演过《钱不够用》,记者打趣说她“模样25年前后没什么变”,她语气幽默:“因为我没钱整容!” 汤妙玲则是迟来的缘分,她将首次接拍梁导电影,问起原因,她笑说:“第一部《钱不够用》是在1998年拍的,那时我已退出娱乐圈!” 《新明日报》率先曝光了《钱不够用3》3大男主角梁志强、李国煌与辉哥程旭辉,据最新消息,男主角背后的“女人”是向云、莫小玲以及汤妙玲。 3女星中,阿姐向云感情戏最多,她演的是辉哥程旭辉的“老婆”辉嫂,帮辉哥打理潮州粥生意。 向云兴奋到难入眠 向云受访时说,接到《钱3》出品人林德的邀约,她兴奋到难以入眠,“天啊!《钱不够用》是新加坡电影里程碑上一部最重要的作品,我能参与,实在是太荣幸了!” 向云过往演过不少梁导的戏,包括《小孩不笨》1及2、《跑吧孩子》以及《孩子不坏》,似乎都是跟“孩子”片结缘,《钱3》是第5次合作,拍摄原本与长寿剧《只此一家》撞期,档期经过调整,向云才能“大小通吃”两边跑! 在《钱3》中当上“辉嫂”的向云,其实与辉哥也有渊源,她说:“辉哥的侄儿娶了我的表妹,所以,一见面我就叫他‘亲家’!” 25年前后一个样    莫小玲:无钱整容 与梁导合作次数最多的当属莫小玲,《钱3》是7度结戏缘,她早在1996年认识梁导、1997年加入JTeam,1998年就登上大银幕,拍了她生平第一部电影《钱不够用》,当一个咖啡店女顾客,与辉哥有对手戏,问起片酬,她说:“不知道是一百还是八十,我真的忘记了!” 对比25年前后的外形变化不大,她戏言没钱整容,但对比25年前后,拍戏的变化很大! “当年属于菲林时代,用旧式机器拍摄,一吃NG就很麻烦,不像现在拍戏那么方便;以前不熟悉梁导的要求,但现在梁导说什么,我很快就能‘抓到’他的意思!” 有幸参与《钱》片,但10年前的《钱2》,她无缘参与。她形容当时“蛮伤心”,如今《钱3》回归,她心情振奋,这一次,她在《钱3》演辉哥的妹妹,说话尖酸刻薄,爱摆款迟到,人又很迷信。“我说话虽然直接,但平时不会酸人,而且工作也不会迟到。” 问起如今钱够用吗?莫小玲表示两年前买了房子就得很努力赚钱,“我一样是钱不够用!” 汤妙玲接到《钱3》邀约心情除了有点意外,也很兴奋,毕竟看过《钱》1与2,特别有感。 她这一次演梁志强的太太,角色是一个家庭主妇,她笑说:“上一次客串《情牵拉面茶》当李国煌的‘太太’,这次是强嫂,下一次再演可能就是当辉哥的老婆。” 拍电影会否影响到她的正职?“不会,我当房屋中介,时间上比较自由,这个月会拍1天,11月再拍7天。” 汤妙玲首演《钱3》,出品人林德笑赞:她对观众而言既熟悉又陌生! 《钱3》女星阵容令人惊喜,林德今早受访时指出,汤妙玲鲜少拍戏,这一次为贺岁片当“强嫂”,对观众来说肯定有惊喜。 阿姐向云在《钱3》角色挺重要,林德说:“她的感情戏很多,也很好发挥。” 莫小玲的加入,绝对有“回归梁家班”的亲切感,毕竟在最早期的梁家班中,莫小玲是唯一的梁门女将,在很多人眼中,她的喜剧节奏,新加坡也难有人可比。
4月前
(新加坡14日讯)相识逾30年,离新超过20年,郑琬龄受访时说:“我和向云很少见面,却互相牵挂!” 有一种友情不因时间、距离、没见面而生疏,这种细水长流的情谊,很适合形容郑琬龄与向云。 《新明日报》记者昨日下午到向云母亲周葵的灵堂吊唁,向老人家致上一分心意,灵堂布置得很庄严。 远远就见到爽朗的郑琬龄,她微笑着、亲切地打招呼,然后叹说:“没想到我们在这样的场合见面,真难过。” 尽管在下午时分,灵堂坐满几桌吊唁者,当中不乏同屋邻居老街坊,足见向云母亲的人缘有多好。 记者还见到朱厚任、前监制王尤红、蔡萱、导演廖明利夫妇,他们难得碰面叙旧,向云爱女一心周到地为到场的吊唁者准备茶水。 琬龄受访,直言目前已处于半退休状态,疫情前后,她留守狮城5年,也接拍华英语剧,一解封,她就迫不及待飞回南非,深爱那里的大自然气息。 向云一见到琬龄就以彼此熟悉的潮州话交谈,向云告诉《新明日报》:“我跟琬龄合作过很多部戏,像《铁蝴蝶》、《天涯同命鸟》、《共闯荆途》等,由于琬龄受英语教育,她的华语从零开始,但后来也越说越流利!” 除了《铁蝴蝶》,琬龄已不太记得自己当年拍过哪些戏剧,但可以确定的是,她与向云的友情并没因为时间、空间而褪色。 她说:“我和向云认识超过32年,在她儿子陈熙出世之前,你也知道向云很忙,还有,别忘记我已经有超过20年不在新加坡,聚会当然不多,但我们心灵相通,对家人朋友的爱不会改变。” 曾到向云母亲家作客:“她待人热情好客” 琬龄忆述,多年前曾到向云母亲家作客,“她是个脸上经常挂着笑容、予人感觉很阳光的人,待人热情好客,爱开玩笑,而且烹调手艺挺好。” 琬龄在狮城有物业,女儿喜欢新加坡,经常来来回回,“但说到拍戏,我家里现在更多的是食谱而不是剧本。”琬龄玩笑语气中带点自嘲。
6月前
(新加坡13日讯)在新加坡麦波申路卖斋食养大5子女,新传媒阿姐向云的母亲周葵因肺积水导致肾衰竭,昨早在当地医院去世,享寿84岁。 向云受访时向《新明日报》证实噩耗,她透露母亲因患有子宫癌入院治疗,留院前后已有三四个月,癌症电疗后情况有好转,却因感染病毒,肺积水进而导致肾衰竭,情况急转直下,昨早在医院去世,离开时面容安详。 她说:“这些日子,我们5姐弟轮流到医院探望与照顾妈妈,前晚因为我隔天有早班,晚上9时许离开医院。” “没想到午夜12时许接到医院电话,又立刻赶回医院,早上刚离开医院准备去拍戏,就接到电话,慌忙赶回医院,一到门口,妈妈走了,没来得及见最后一面。” 80岁仍能自行搭巴士 疫情间患失智症 向云与弟妹侍母至孝,去年陈家5姐弟(向云姓陈)才一起带母亲回怡保探望阿姨。 她说:“因为妈妈是怡保人,我们陪她回去探亲,她脚痛,我们推着轮椅上怡保,一路上还吃榴梿,那是我们一家人很开心的一次旅程,因为我们都已经长大成人,放下自己的家庭,5名孩子陪着她去旅游,我知道妈妈内心是非常开心的。除了怡保,还去马六甲、云顶玩。” 她原本在忙长寿剧《只此一家》,不过已请假,全家一起打理母亲后事。 她说:“要谢谢妈妈一生为这个家、为孩子付出,也要感谢妈妈教会我们如何成为一个像您一样不怕吃苦、坚韧、友善、有爱心的人,我们会记住她的教诲,永远怀念她、我们很爱她。” 向云表示,母亲在疫情期间患上失智症,她个性向来独立,80岁能自己搭巴士去庙堂拜拜,她还到庙里当义工。 忧顾客吃不饱 会多塞一点斋料 向云说,母亲是个刻苦耐劳的妇女,当年与父亲2人在麦波申路卖素食,她常担心顾客吃不饱,总会多塞一点斋料给人。 不少圈内艺人吊唁 由于向云在娱乐圈人缘非常好,慈母逝世,昨晚前往吊唁的圈内艺人不少,有郑惠玉、陈丽贞、黄炯耀、方展发、程家颉。 不少幕后朋友,还有《只此一家》幕后团队人员在赶戏也来致意。 向云母亲的丧礼将以佛教形式进行,本月16日出殡,前往新加坡万礼火化场火化。 之财母亲摔跤 住同家医院 陈之财母亲1个月前进了医院,母亲与岳母同住院。 他昨晚受访时说,陈母因摔跤,1个月前进了医院,后来在家里厕所忽然跌倒再次入院,这次入院需要做很多检测,包括脑部扫描。 “很巧的是,两位老人家(岳母)住同一家医院,一个在楼下、一个在楼上病房。” 他叹说母亲脚乏力,容易摔跤,她很多状况,如今岳母过世,两边有点招架不住。
6月前
(新加坡25日讯)凭电视剧《你的世界我们懂》的失智老母亲“王金慧”一角,击败港台艺人蒋家旻、柯淑勤、王渝屏、同是新加坡演员的黄怡灵和Dhivyah Raveen,资深艺人向云摘下《2023年亚洲内容大奖》“最佳女配角”。 《2023年亚洲内容大奖》昨晚在泰国曼谷举行,颁奖典礼上揭晓各大奖项的得主,向云再度凭《你的世界我们懂》的失智老母亲“王金慧”一角夺得“最佳女配角”,她也在今年的《红星大奖》以《你》获得“最佳女配角”。 向云上台领奖致感谢词时,呼吁大家关注失智症病患,更透露在拍摄《你》时,自己的母亲也患有失智症,她和家人陪伴着妈妈天天面对她的不同病况,所有的一切让她们觉得这是一件非常不容易的事,所以她希望通过这部戏可以引起共鸣,让更多人关注失智病患,更了解、更关怀他们。 人在曼谷的向云昨晚接受《新明日报》的访问时,表示自己是带着平常心出席颁奖典礼,“这是我第一次出席国际性的颁奖典礼,本来带着来观礼的心态,没想到自己会拿奖。” 首次入围国际奖项就得奖 向云说,当初获悉自己凭《你》入围角逐《2023年亚洲内容大奖》最佳女配角,确实兴奋得想哭,“记忆中这好像是我第一次入围国际的奖项。” 不过,昨晚向云说她的心却很平静,只是当主持人叫自己的名字时,情绪确实有些小感动。 问她获奖后是否有第一时间向老公陈之财和孩子们报喜? “他们都在家里看脸书直播,之财还将我的片段录下再剪辑了传给我。” 5度夺“最佳女配角” 向云5度夺得“最佳女配角”,记者问她下一步是否希望能朝“最佳女主角”迈进?她答道:“没有想太多,只是尽力把自己的戏演好,而且要当主角,其实不容易。” 向云透露,自己年纪“大”了,近两年已经感觉“力不从心”,“体力和记忆力都大不如前,看惠玉她们当主角,实在不容易,体力和记忆力都要很好。” 她也告诉记者,近年自己很容易跌倒,有时走着走着会拐到脚,“像我穿高跟鞋都要很小心,所以我现在是穿着拖鞋,拎着高跟鞋,需要时才将它穿上。” 徐鸣杰失意男配角奖 昨晚除了向云之外,新加坡男演员徐鸣杰也以《黄金巨塔》被提名入围角逐最佳男配角,但这个奖项最终被印尼演员加宁佐拉毕末(Ganindra Bimo)夺得。 访谈节目方面,新加坡作品《权听你说3》、《幸福玲距离》、《惠眼说亮话》入围最佳亚洲访谈节目奖,可惜最后都杆龟,奖项由印尼节目“Point of View”夺得。          
6月前
(新加坡22日讯)向云和黄怡灵入围《亚洲内容大奖 2023》“最佳女配角”,和港台演员蒋家旻与柯淑勤争奖,去年《红星大奖》“最佳男配角”徐鸣杰则有望夺得亚洲“最佳男配角”。 《新明日报》报道,《亚洲内容大奖2023》(ContentAsia Awards 2023)昨天公布入围名单,在24个奖项中,新加坡节目获得27项提名。 在戏剧类演技奖项组别当中,令人遗憾的是,即便许瑞奇和黄碧仁在话题剧《你的世界我们懂》中有精湛演出,并一举摘下在今年4月举行的《红星大奖2023》视帝视后,却无缘代表新加坡角逐本届《亚洲内容大奖》的“最佳男女主角”。 根据入围名单,角逐“最佳男女主角”的是韩星Suzy、许城泰、中国演员秦岚、聂远、台湾演员王柏杰、傅孟柏以及马来西亚的李铭忠等。 不过,在最佳男女配角方面,新加坡演员则大放异彩,老戏骨向云凭《你的世界我们懂》入围,她将和另两位新加坡演员黄怡灵、Dhivyah Raveen,以及香港演员蒋家旻、台湾演员柯淑勤争奖。 去年在《红星大奖》获得“最佳男配角”的徐鸣杰,则以《黄金巨塔》入围最佳男配角。 综艺节目类方面,共有3个华语综艺节目入围角逐“最佳亚洲访谈节目”,它们分别是权怡凤的《权听你说3》、林慧玲的《幸福玲距离》及郑惠玉、郭亮的《惠眼说亮话》。 《亚洲内容大奖2023》颁奖礼将于8月24日,在泰国曼谷举行。 向云:很开心 向云凭《你的世界我们懂》中的“失智症患者”王金慧一角入围“最佳女配角”,她在接受访问时表示很开心能入围,“我其实没有想到这个角色会被人注意到,能够入围,因为这是一个国外奖项,有很多国家的演员角逐,所以能够入围对我来说已经是一个很大的鼓励,真的很感谢。” 至于是否有信心拿奖?向云说自己不确定,不过认为能够入围已经很满足了。“我在剧里的戏份不多,所以今年能够凭这个角色获得《红星大奖》,我已经觉得很意外和惊喜了。” 角逐最佳男配角 徐鸣杰盼得奖 徐鸣杰以《黄金巨塔》中家暴男角色入围“最佳男配角”,他表示得知入围时很意外,甚至有一点懵,“因为这个角色在剧里的戏份蛮少的,背景故事的交代也没有那么多,但居然能以这个角色入围,真的觉得非常荣幸和惊讶!” 对于有没有信心得奖,他说:“这个我不敢说,我只能说我想要得奖,因为这是我第一次入围《亚洲内容大奖》,当然希望能有成绩,盼家里可以摆不同奖项的奖座。每次看到这些奖座都会给我很大的推动力和鼓励。”
7月前
9月前
(新加坡7日讯)母亲节将至,星二代如何为妈妈庆祝母亲节? 黄暄婷:崇拜她的勇敢 黄暄婷表示今年计划带妈妈林梅娇去吃一顿好吃的素食,然后到海边散步。 在她心目中,妈妈是个善良、简单、有爱心的人,“最近也开始了解妈妈每次说的‘其实幸福很简单’。”她最崇拜妈妈的勇敢,“需要的时候都会很坚强的面对人生。” 她认为做过最感动妈妈的事,就是在小时候为妈妈做了一本手工记事本,“里面有很多我们的照片和小卡片。不过现在工作很忙,很少亲手做礼物了。” 今年母亲节,黄暄婷想对妈妈说:“母亲节快乐!永远开心健康。” 陈一心:她从容面对困难 陈一心表示将和往年一样,准备丰盛的一餐以及送一些妈妈向云喜欢的礼物,为她庆祝母亲节。 在陈一心的心目中,妈妈是个温暖且善解人意的人,“有时候有点太无私了,所以身为她的女儿,希望她能自私一点多关心自己。” 她最崇拜妈妈的谦虚和坚韧,“尽管在生活上或事业上面对无数的挫折和挑战,妈妈从未退缩或放弃。她的谦虚也体现在她处理任何困难时的优雅和从容。” 做过最感动妈妈的事,她笑说:“不知道,因为爱是无法计算的。我也认为自己永远无法回报她给我的一切,所以我会一直努力让我的父母过上好的生活。” 今年的母亲节,陈一心想对妈妈说:“谢谢你,尽管我和哥哥(陈熙)都不擅长表达情感,但相信我们的行动能让你知道,你对我们有多重要。希望你可以更多地关注自己的需求,同时让我、爸爸和哥哥多照顾你。” 郑颖:妈妈“万能”! 郑颖一家人到泰国曼谷游玩,为妈妈洪慧芳庆祝母亲节,“隔了几年我们终于可以全家一起出国。妈妈这几年一直希望我们能再次一起出国,这次的飞机票和酒店费都由我来付,也算是我给她的母亲节礼物吧!” 在郑颖的心目中,妈妈是个无论多累,只要是对待她爱的人,她都会花很多心思和精力让身边的人开心。 而郑颖最崇拜妈妈的“万能”,“她除了很顾家、厨艺非常棒外,她也是个非常出色的演员,让我学会了怎么顾家和变得很独立。” 今年的母亲节,郑颖想对妈妈说:“这些年来你真的辛苦了,但《花路阿朱妈》终于证明了你的实力。接下来一定会越来越好,也非常期待更多的好作品。我们也长大了,所以希望你能很放松地追求梦想,做你想做的事。母亲节快乐!”
10月前
(新加坡30日讯)不忍见心中女神“雾”锁星途,金牌故事人洪荣狄自揭当年偕李宁强打造“智障妇”角色,为阿姐向云拨开云雾! “那是筹备《珍珠街坊》时,向云刚生完孩子,感觉她被公司冷冻,‘雾锁’之后星途被‘雾’锁住,演艺事业一片雾蒙蒙,向云是我心中的女神,跟她聊角色演‘智障妇’,外型不修边幅很考演技,一反她漂亮的形象,宁强也觉得应该改造她……” 为当年的女神“逆”争上游,深具挑战性,但演技好的向云就是能将偶像包袱抛开,结果在那一年《红星大奖》赢得了最佳女配角殊荣。 洪荣狄认为向云应得女主角奖,再策划《喜临门》剧本让向云当女一,指望再下一城,可惜事与愿违,在旁聆听的向云语气感恩:“我演了40多年戏,今天恩人都在!” 被问起这些年来喜欢与不喜欢的角色,向云表示无论拿到什么角色都会爱她,这样才能融入人物世界里,80年代凭《雾锁南洋》成为第一代阿姐的她仍深爱年代剧。 从华语电视剧说到华人形象,阿姐向云、金牌故事人洪荣狄、名监制李宁强、蔡志礼博士,昨午现身新加坡理工大学博士、访问学者、中国传媒大学教授向志利的新书《新加坡华语电视剧华人形象研究》发布会,他们在座谈会上,披露当年不为人知的华语电视剧往事、聊起各地华人在华语遣词用字的冷笑话。 演艺圈人士忆述全盛时期的电视剧荣光,不只巧妙地呼应向志利呕心沥血的著作,也为华语电视剧增添了多维度空间的思考与渗透力。 洪荣狄:当年《小娘惹》收视高 仍被骂 座谈会主持是许振义博士,话题不乏娱乐性。 选择华语电视剧作为研究题材本就是艰巨的工程,要从1982至2016年这34年间600多部本地剧的海量戏剧中,选出具代表性的电视剧加以分析、归类,解析出电视剧中的华人形象,向志利前后就花了7年时间。 洪荣狄语带佩服:“我从事电视剧创作那么多年了,有被重视吗?我觉得很难说,但电视剧能被向志利视为学术来研究,也提升了本地华语电视剧的地位!” 提到戏剧世界的华人形象,监制李宁强就说,当年拍摄的本地剧《河水山》就像新加坡版的“72家房客”,龙蛇混杂,形形色色的华人类型。 新加坡华语电视剧如何能生存?洪荣狄抖出三字关键词:收视率! 故事人通过剧本创造各种人物形象,本已踩进“精神分裂“范围,但更纠结的是,观众会否买单? “收视决定了华语电视剧的生死成败,记得当年剧集一开播,创作人就会围在布告栏,像观察‘大选’般留意成绩,收视好请客去,收视差头低低,那么多年过去,新加坡华语电视剧仍然能生存,我也觉得是奇迹。 回看电视剧成品,洪荣狄总有诸多不满意,“《小娘惹》播出时虽然收视很高,但我也被骂到臭头!观众对男女主角最后没在一起很火大,后来长信传媒负责人郭靖宇计划翻拍中国版《小娘惹》,这一回,我安排男女主角大团圆结局,圆了自己一个梦。”  
10月前
11月前
1年前
1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