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保险箱

(古来14日讯)士乃新村连环爆窃案逮2人破案,年关将至,为了安全起见,警方呼吁士乃居民尽量把贵重物品寄存银行保险箱。 古来副警区主任古赛里表示,根据警方接获的投报,士乃新村分别在去年11月27日发生2宗、12月4宗及本月10日发生1宗,共7宗破门行窃案。 “11及12月的破门行窃案已正式破案,警方已将调查结果呈交给副检察司等待进一步的指示提控程序,2名嫌犯是6宗连环窃案的要犯。” 他形容,失窃的贵重物品包括金条、金饰、手机、现金6000至8000令吉,还有各种货币如新元、人民币和泰铢等,而且案发时间都集中在上午时段,由此可见,嫌犯明显已掌握当地居民的日常起居。 他理解新村居民早起,先去晨运、打太极或跳尊巴舞,之后再结伴到茶室喝茶聊天,直到上午10时回家时,才惊觉住家被爆窃。 他表示,士乃新村绝大部分是华裔居住,倘若行迹可疑者或身份不明外来者出现在新村,居民务必留个心眼,并向警方提供相关情报,好让警方能及时掌握当地的最新资讯,对症下药展开巡逻工作,并锁定嫌犯。 “一般窃贼若在巫裔家庭搜刮财物,都会翻箱倒柜,许多巫裔家庭习惯把贵重物品夹在衣物里,华裔则不清楚收藏地点。” 他同时也劝请居民不要把大量现金放或金饰放在家中,可选择寄存在银行的保险箱,只是留一些应急的钱。 士乃新村在去年12月发生多起窃案,令士乃居民对治安问题倍感担忧。士乃州议员办公室与士乃新村睦邻社区于昨晚8时30分,在士乃新村雨盖篮球场联合主办一场“士乃新村警民交流会”,盼能达到警民携手维护社区治安的目标。 警民交流会现场吸引超过60名士乃新村居民踊跃出席,警方也安排刑事调查官张约顺全程协助翻译工作,让不谙马来文的居民理解警方的观点。 出席者包括士乃区州议员黄勃扬、古来警区高级调查官黄福联、巡逻队组长、肃毒组组长、商业罪案调查组组长、政治部组长及士乃警局局长。 另一方面,黄勃扬也表示,去年年末士乃地区窃案节节上升,由于士乃新村不少乐龄人士居住,年轻一辈在外打拼,当地居民对治安问题感到担忧。 他希望透过主办警民交流会,开放给居民反映当地的情况外,警方也能分享调查案件程序与进展。 他说,早前士乃新村在2周内发生8起破门行窃案,但只有6名事主选择报案;他因此呼吁居民一旦发生窃案,无论有没有财物损失都应该报案。 “报案后,警方才能第一时间到现场收集线索,追查嫌犯。” 他认为,连环窃案环环相扣,事主报案也能反映当地治安问题一个重要记录。 古赛里表示,警方也理解失窃事主心情糟糕,但事主不应随意收拾住家破坏案发现场,而是报案后警方派人到住家搜证,采取指纹线索,否则会增加警方的调查难度。 “警方会通过报案记录和口供,掌握嫌犯的身高特征及干案工具追查案件。” 与此同时,他也指出,事主不要轻易传播闭路电视录制的干案画面,此做法也会增加警方侦查嫌犯的难度,如今嫌犯已非常聪明,会上网查干案情况,一旦被发现,就会潜逃到其他地区。 黄勃扬也反映居民想了解报案程序,古赛里则回应说,窃案事主报案后,等待调查队录取口供,警方会上门搜证,就算人在加拉巴沙威,邻居通知士乃住家遭爆窃,事主也可以在加拉巴沙威警局报案后,再返回住家等待警方到现场。 他也强调,上门逮捕嫌犯的警察,会身穿警察制服或印有警察字样的蓝色和荧光背心外套,并会出示蓝色或黄色的证件,若登门的警察不符合两个条件,居民可选择不开门,不过居民不能出手取走警察证件或对证件拍照。   以下为警民问与答环节: 72岁退休人士吴亚久(问):一旦住家发生破门行窃,刚好面对面撞破,我可否反击殴打窃贼? 古赛里(答):千万不要随意反击,因为你不知道窃贼的状况,可能对方是一名吸毒者,刚好毒瘾发作处于飘飘然的状态,或是一名情绪失控者手持武器,永远不要低估对方会下狠手,随时反击能最终受伤或吃亏的还是事主。 事主面对失窃可能情绪上也怒火中烧,如果动私刑,没有把控力度出手太重,不小心致伤或打死窃贼,届时反而事主必须面对刑事罪的指控,得不偿失。 我不建议事主动私刑,如果养狗的话,或许可让狗遏止窃贼恶行。 50岁家庭主妇方晓薇(问):前阵子约10时至11时,有一辆可疑的轿车停在住家附近的草丛,轿车没有熄火,2个人鬼鬼祟祟停了20分钟后就离开,我应该怎么办? 古赛里(答):可向士乃警局07-599 1222投报发现可疑人物,士乃警局有63名警员。为了个人的安危,切记不要轻举妄动,惊动车内的人,或敲车窗喊话,在住家锁着门观察轿车车牌、颜色及可疑情况,警方会安排巡逻队到现场盘查可疑人物。
1月前
(新加坡19日讯)洗黑钱案昨天过堂,被告之一苏剑锋称在保安机构的保险箱内是空的,警方从保险箱内搜获1700万新元(5780万令吉)巨款后,他又称那是帮“神秘人保管”的,还说自己在新加坡开公司是总裁,却说不出公司地址,最后要求保释被拒。 新加坡警方日前侦破全国最大宗的洗黑钱案,共有9男1女被控,涉案金额已超过28亿新元(95.2亿令吉)。 其中4名被告苏剑锋(35岁)、张瑞金(44岁)、林宝英(43岁)和王德海(34岁)的案件昨天过堂,法官批准控方申请,谕令4人不准保释候审,还押监狱。 控方在庭上指苏剑锋隐瞒现金来源,提出的解释也不合理。 控方透露,有证据显示苏剑锋的资金来自远程赌博的收益,而他买屋子时是使用现金付款的。 苏剑锋在接受调查时,否认自己在策安保安机构有保险箱,警方后来查出他名下确实有保险箱后,他又改口表示保险箱是空的。警方后来从保险箱里找到巨款,苏剑锋再改口说他帮一个叫“阿乐”的人保管现金,但他无法提供“阿乐”的资料。 苏剑锋共面对4项控状,其中3项是抵触贪污、贩毒和严重罪案法案(没收利益)的控状,指他于今年8月22日,被发现在3个策安保安机构的保险箱里,放有1700万新元现金。 另外,苏剑锋称自己是一家新加坡公司的总裁,但调查显示该公司是空壳公司。控方指苏剑锋所提供的财务报表缺少很多细节,没有注明资金和资产来源,公司户头今年也没有存入任何款项。 苏剑锋甚至连公司地址都不知道,也“不清楚”公司的生意。 法官指苏剑锋在国外有大笔资产,有畏罪潜逃风险,律师与苏剑锋见面时或有些不便,但不足以构成让苏剑锋获保释的理由。 称在杜拜卖270栋房 苏剑锋解释说他在2018年至2022年间当房屋经纪,在杜拜卖了270栋房子,因此累积财富,但控方指出,苏剑锋2019年至2022年在新加坡,质疑他如何在杜拜卖屋。 苏剑锋的代表律师表示,在菲律宾进行网上赌博并不犯法,如果控方认为它是犯法的行为,就必须拿出证据。 控方对此提出反驳,表示案件还在调查中,不过初步调查显示,苏剑锋的资金主要来自远程赌博收入。 控方解释,在菲律宾经营远程赌博虽不犯法,但还是受当地政府管制,需有执照才能经营。苏剑锋没有向控方提出有关执照。 从网赌客服员做起    王德海资产逾5600万 另一被告王德海则被指在非法赌博集团从客服人员做起,至今累积超过5600万新元(1亿9040万令吉)资产。 根据调查人员向法庭提交的宣誓书,被告王德海于2012年加入在菲律宾运作的赌博网站,开始时当客服人员。他之后担任推广人员,在网上刊登宣传网络赌博的广告。他自2017年就因涉及非法赌博被中国通缉。 调查人员也指出他并未在新加坡扎根。他除了拥有3本外国护照之外,妻子和3名孩子也是塞浦路斯籍,父母则住在中国。 王德海承认在厦门拥有两个总值约100万新元(340万令吉)的物业,在塞浦路斯有一间290万新元(986万令吉)的房屋,在香港的3个银行户口共有5300万港币(3224万令吉)和50万美元(170万令吉)存款。 他承认离开中国是为了避开可能面对的刑罚。他在2016年10月1日得知自己被中国警方通缉后不愿回去,后来是小舅子或姐夫苏勇灿叫他移居新加坡的,理由之一是这里比较安全。 王德海被捕后赌博网站仍在运作,今年8月也还在赚钱。 调查人员点出,若王德海获保释,可能从在逃的苏勇灿、王火强等人那里获得资金让他潜逃。
4月前
6月前
(新加坡13日讯)太岁头上动土!勿洛修德善堂修葺期间遭爆窃,宵小疑清晨撬开侧门锁头,潜入庙内偷走香油钱,还搬走200公斤重的保险箱。 《新明日报》报道,这起偷窃事件发生在昨天凌晨时分,地点是勿洛北3道的修德善堂养心社。 总务余义源告诉记者,庙宇的看守人一般是早上6时50分开门,而他昨天早上7时许抵达庙宇时发现异样,摆放在临时搭建的大型帐篷外的其中一个保险箱不翼而飞。 “看守人早上开门后,还以为是我们(管理层)把重达200公斤的保险箱载走重新油漆。” 此外,庙宇左侧供奉四面佛、福德正神以及司命帝君的香油铁箱被人撬开,香油钱不翼而飞。一旁的侧门也有被撬痕迹,损坏的锁头还留在现场,余义源怀疑小偷就是从侧门进出“干案”,随即报警。 他说,庙宇右侧的崇德堂已40年未曾修葺,今年6月展开扩建以及整修工程,目前将上千个神主牌安放到临时搭建的大型帐篷,一旁则摆放冥纸、香烛等祭祀用品。 为了方便善信祭拜,因此将2个保险箱移到外面,没想到其中一个被人搬走。” 损失至少3000新元 庙宇并无安装电眼,估计损失至少3000到5000新元。 余义源说,农历五月是到庙宇祭拜的“淡季”,他们已有两周未计算香油钱,这次损失估计至少3000到5000新元。“一般上是清明节、农历七月比较多人来拜拜,现在算是淡季。” 他说,庙宇四周过去41年来并无安装电眼,原计划是在整修期间安装,但现在看来可能考虑安装临时电眼。他猜测,由于庙宇正殿安装了防盗铃,小偷才无隙可乘。 疑运保险箱时 压坏一台手推车 现场一片狼藉,小偷疑利用手推车载走保险箱时,不慎压坏其中一台手推车的轮子。 余义源说,由于在进行装修,许多物品摆放在左侧通道,而他在昨天早上抵达后,现场一片狼藉。 “这些放在手推车上面的东西都被丢在地上,而且小偷还尝试解开被捆绑的手推车。” 他补充,其中一台被压坏轮子的手推车被丢在现场,另一台手推车则不翼而飞。 疑超过一人作案 熟悉庙宇运作 相信小偷熟悉庙宇运作,而且超过一人作案。 修德善堂养心社一般早上7时开门直到晚上7时30分关门,除非是特定日子才会延长时间。余义源相信,小偷非常熟悉庙宇的运作,否则不会选在装修期间干案。此外,他相信小偷不止一人,才能合力将保险箱放在手推车后,再运出庙宇。 据观察,距离庙宇40公尺外的人行走道上出现洋灰磨损的痕迹,怀疑小偷取道人行走道将保险箱运走。余义源也说,警方已向停放在停车场的几名车主索取行车记录器。
7月前
11月前
1年前
1年前
2年前
2年前
2年前
2年前
2年前
2年前
2年前
2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