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中医师

1 我母亲过番时外婆把她腕上的镯子给了她,说番邦偏僻,狼虎出没,伥鬼又多,戴着它可祛邪镇妖,平安无恙。除母亲外,和她一道过番的大妈大婶腕上都戴玉镯子。玉镯灵光熠熠,看见它就有安全感。 我对玉感兴趣是20岁那年在一间药材店当学徒的时候。那间药材店在市区,店铺两层楼,楼下前半部为药铺,后半部为诊所。老板也是医师,叫夏伯琴,和家人住在楼上。他腕上也戴玉镯,锃亮耀眼,比我母亲的精致得多。他文质彬彬一副读书人模样。他慈悲为怀,贫困老人和残障人士半价优待,有些甚至分文不取。他还出诊,为年老病重或不良于行的人治病。每次出诊都要我为他提药箱。 病人很多,每天都加班加点。我住在偏远的乡下,夜间车少,9点前得赶去搭最后那班车,到村里还得走一段山路。老板看我早晚奔波,便叫我住在店里,三餐到楼上吃。 星期六诊所4点停诊,药铺5点关门。一次,我上好门板正要把门关上,一个年轻妇女闯进来。 “请问夏大夫在吗?”她劈头就问。 我问她什么事。她说她娘忽然晕倒,昏迷不醒,请夏大夫去她家救救她娘。夏老板出来问她家住哪里?她说义兴路7巷,德士停在店门外。夏老板点头叫我拿药箱。 在车上,那女子说她姓黄叫阿莲。下午她娘还是好好的,吃晚饭前忽然昏倒,不省人事。夏老板问她娘什么年纪。她说今年67。 义兴路7巷离市区不远,那一带是贫民区,亚答屋鳞次栉比,泥路曲里拐弯,走了十多分钟在一所房子前停下。这所房子砖墙铁皮顶,前后有空地,范围比一般洋房还要大。 阿莲下车喊道:“大夫来了!” 一个中年妇女走出来。阿莲介绍说是邻居张大婶。 进入屋内,张大婶进入卧房掀起蚊帐。一个老太太躺在床上。她面无血色,嘴角歪斜,口水往下溢。 阿莲端张椅子放在床边。夏老板坐将下来,捋高袖子为病人把脉,把了左手把右手。随后从药箱拿出小木槌,捋上病人裤脚敲她膝盖。 夏老板问阿莲她娘发病至今多久。她掐指算了一下说4个钟头。 夏老板点头说:“唔,你娘中风,脑血管阻塞,手尾长啊!” “能治好吗?”阿莲忙问。 夏老板说现在说不准,先扎针服药,过几天再看。 说完从药箱里拿出一排针。我烧起艾绒。插完针夏老板出去坐在神台前开药方。邻居张大婶端来两杯茶。 开好药方,夏老板对阿莲说:“3天后我来看你娘,希望到时她会醒过来!” 半个钟头后艾绒烧尽。我为病人退针。夏老板收拾药箱,叫阿莲随我们回店拿药。 回到店里依方抓药。三大包,我告诉她回去马上煎药,三大碗水,滚了后文火煎一个钟头。分两次服,每次隔八个钟头。下来每天煎一包,同样分两次喝。阿莲一丝不苟,在药包上划上记号。我拨了拨算盘,告诉他今晚的出诊费和药钱。 她付了钱,说声“谢谢”匆匆离去。 三天后早上我们来到阿莲的家。阿莲很高兴,说她娘已经醒过来,嘴唇稍微好转,喂她能吃稀粥。她向夏老板再三道谢。 夏老板只点头没答话,坐在床沿为她母亲把脉,随后敲敲她的膝盖,看看她的内眼皮。 “能坐起来吗?”他问。 老太太着力尝试,摇头表示不能。夏老板伸手扶她。她接力使劲坐在床上。 “很好!”夏老板扶她坐在床沿,“能站起来吗?” 她双脚着地咬紧牙关,夏老板伸手搀扶。她吸口真气,站起来了。 “很好,很好!”夏老板很高兴。 老太太吁吁喘气。夏老板扶她靠在床头。 随后夏老板对阿莲说她母亲的病能治好,不过得经三个疗程,历时四个月,每隔三天扎一次针,还得天天服药。 夏老板开了方子交给我。看了一下,比上回的减少三样增加七样。 阿莲随我们回店拿药。先拿十天的药。我把账单交给她。她看了皱了下眉头,付钱告辞离开。 三天后我和夏老板到她家为老太太扎针。阿莲说她娘的病大有起色,嘴唇好了许多,能说话,拄拐杖能走几步。 夏老板诊视后很满意,说要继续扎针继续服药。阿莲问四个月扎针买药需要多少钱。夏老板掐指算了一下说大约七八百块。阿莲听了说她娘已经好了许多,少扎点针少吃点药行不行?夏老板说不行,半途而废旧病复发要康复就难了!阿莲为难地说她哥不在家,家里没那么多钱。夏老板说疗程刚开始,现在不必付钱。阿莲说她哥每次出门都五六个月,有时更久,疗程完毕后也没钱还。夏老板说那就欠着,待她哥回来再还。 阿莲想了一下起身进入卧房,和她娘洽谈了一下拿出一个小布包递给夏老板说以这个玉镯作抵押,待她哥回来还了钱再把这镯子还给她。夏老板打开布包看了一下,说不必那么麻烦,还钱的事待她娘的病好了后再说。阿莲苦着脸,说这样不知要欠到什么时候。 夏老板笑道:“欠就欠呗,我不会催你,放心好啦!” 老太太拄着拐杖走出来,讷讷地说:“先生,镯子不值钱,如果不够我这里还有一个,拿去凑一凑!”说完从衣袋里掏出一个同样的小布包递给夏老板。 夏老板打开看了一下,拿过阿莲那只对比观赏,惊讶地问她这对镯子打哪儿来?阿莲说是她哥给的。 “你哥做什么生意?”夏老板问。 “不知道!” “这对镯子你哥打哪里买来?” “他说是从缅甸带回来的!” “你哥常去缅甸吗?” “不知道!先生问这个干什么?” “没什么,只是问问!这对镯子很名贵,拿回去,收好,千万别摔了!” “啊?先生为什么不要?”老太太问。 夏老板应道:“不为什么!我说过,没钱就欠着,有钱时再还!” “呃……唉,那好吧!”老太太收起镯子。 回诊所时在车上夏老板对我说他们那对镯子是稀有珍品,叫“鸳鸯玉”。她哥可能是大老板,不然怎会有这么好的镯子? 此后,我们继续到老太太家里为她针灸。阿连继续到药铺拿药。 辨证论治,对症下药。四个月后老太太完全康复。最后扎针那天药铺头手刘师傅把账单交给阿莲。她面红耳赤,说真不好意思,她哥到现在还没回来。夏老板叫她不必烦恼,有钱就还,没钱就欠着。 她们母女俩感动得热泪盈眶。 2 转眼过了两个月。阿莲没来过,她哥是否回来不得而知。那笔账夏老板没提起,时日一久我们几乎忘了。 一次,星期六,吃过晚饭,刘师傅回到柜台清理账目,我翻看当天的报纸,外面忽然有人笃笃笃地敲门。 “谁呀?”我问。 外面的人喊道:“开门,我找老板,他在吗?” 我一怔,忙问:“你是哪位?找老板什么事?” 那人答道:“我是李铁生,我找老板算账!” 李铁生?算账?难道是阿莲的哥哥?阿莲姓黄,他姓李,不可能。我到诊室告诉夏老板。夏老板叫我去开门。我前去拉开门栓,砰的一声,外面那人推门闯进来。定睛一看,是个五大三粗的汉子,豹头环眼,额头有道疤痕,双臂刺着“昂公”(刺青),右手食指戴个闪着寒光的猫眼戒指。一看就知道是个黑道人物。 刘师傅板起脸对他说:“喂,你要算什么账?两个星期前你的兄弟才来过,现在又来,你当我们开银行呀?出去,下个月再来!” 那年头,黑帮烂仔收保护费很普遍。商店每个月30到50,摊贩每个月5块到15。这是惯例也是常态。 “我兄弟来过?我没兄弟呀!”那汉子如丈八金刚摸不着脑袋。 夏老板觉得蹊跷,便说:“我就是老板。您是谁?找我什么事?” 汉子应道:“我叫李铁生,外号李铁拐!家住义兴路7巷。你们不是常去我家为我娘扎针治病的吗?” “啊?你就是那位老太太的儿子?”夏老板瞠目结舌,惊讶地问。 “对!那个叫阿莲的是我妹妹!”(2月2日续) 相关文章: 流军/玉王传奇(中) 流军/玉王传奇(下) 流军/暗无天日的年代(上)——紧急法令十年浩劫纪事 流军/暗无天日的年代(中)——紧急法令十年浩劫纪事 流军/暗无天日的年代(下)——紧急法令十年浩劫纪事
3星期前
2月前
3月前
3月前
3月前
5月前
友人笑说这个品牌设计老土,浓浓的大叔味,问我为何不选择时髦亮丽的日本鞋款。架子上的鞋子很好看,心里也喜欢,但不合脚是事实。我早就过了明知不合适却勉强自己的年龄。这已经不只是一双鞋子,而是我对人生的态度…… 整齐刘海搭配一张圆圆的脸,长得就像日剧女主角身边温柔的闺蜜,女销售员蹲在我身旁,用手指轻轻地按压我脚上的鞋子前端。从鞋头到左右两侧,轻轻地按压,好像要在确认什么似的。 女售货员用发音不太标准的英文,比手画脚解释:“你应该穿大半号的鞋子。这双太窄了,会压迫到你的脚。”她仿佛早有准备,从身后的盒子里拿出另一双鞋子,同样的鞋款,大了半号。“你先试一试这一双。” 我穿上鞋子,她细心地替我绑上鞋带,恰恰好的紧度,没有我一贯绑的那么紧。 站起身,在全身镜前走了几步。我的10只脚趾舒适地舒展,柔软的鞋垫支撑着我的脚踝和脚底。 原来自己那么多年一直穿着不合脚的鞋子。 这该死的错误,差一点就打乱了我这次出差的计划。 出差前几天,我的右脚突然发疼。先是趾骨外侧红肿,然后疼痛感慢慢扩展至整个趾骨部位,走起路来隐隐作痛。 [nonvip_content_start] 原本以为是痛风,结果验血结果显示尿酸指数正常。待我决定去看中医时,走路已经一跛一跛了。想到出差行程要跨越数个城市,甚至还要徒步登山,难道我只能坐在山脚默默仰望山清水秀的风光吗? 中医师检查了我的伤处,大力按压趾骨部位时难忍疼痛,诊断是创伤。至于创伤的确切原因,连我自己也想不起来。 其中一个可能的导因,是鞋子。不合脚的鞋子,长期压迫足部,造成足部肌肉损伤。 中医师建议用针灸医治伤处,当她将一支支针分别插在红肿的伤处时,当下真的痛不欲生,我甚至发出了自己也没听过的惨叫声。 “想快点痊愈吗?“ “当然,过几天就要出远门了。” “那就左手再插一针,你忍得住吗?” 医师啊,都如此痛不堪言了,这多一针少一针,实在没多大分别,来吧。 感谢医师英明,我的脚伤在出发前终于康复。但我特别谨慎,每天行程完毕回到旅馆,马上将酸痛的双脚泡在热水中,殷勤地按摩,像是为我多年来的疏忽大意赎罪。 已知鞋子不合脚,一抵达目的地日本,赶紧到鞋店买一双舒适的走路鞋。 这次学聪明了,造型设计是其次,最重要的是舒适度。事前做足功课,选了NB品牌的走路鞋,宽版的鞋楦,让脚趾有更多的空间。鞋底材质透气减震,即使路途奔波,也可以好好保护我伤痕累累的足部。 友人笑说这个品牌设计老土,浓浓的大叔味,问我为何不选择时髦亮丽的日本鞋款。架子上的鞋子很好看,心里也喜欢,但不合脚是事实。我早就过了明知不合适却勉强自己的年龄。这已经不只是一双鞋子,而是我对人生的态度。 鞋穿在脚上合不合脚,自己知道。换掉鞋底,楦了楦头,都没有用,不管你再怎么努力,它就是不合你的脚。不合脚的鞋,为什么还要穿呢?
5月前
5月前
6月前
6月前
6月前
6月前
7月前
8月前
9月前
10月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