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地方

|

评论

|

浅谈轻说

|
发布: 6:00am 02/04/2023

逝世

悼念

林明华

逝世

悼念

林明华

李群熙 | 一缕清香祭亡魂──深切悼念林明华老朋友

轻谈浅说(特约作者)
文:李群熙

2023年3月21日下午,从脸书惊闻你骤然的噩耗。消息来得太突然,犹如晴空霹雳,大家都怀疑消息的真实性。

ADVERTISEMENT

当天上午,你还如常地和许多老朋友话家常,亦在多个群组和大家分享疫情和节气等。

怎么到了下午,毫无预警的,永别了与你互相扶持了40年的老伴和牵肠挂肚的儿女,以及众多的新交旧雨。

刚在不久前,在一次与报业前同事茶述时,你说,有一种情,叫同事情,有一种缘,叫同事缘。我们曾经如此密切,甘苦与共,互相砥砺,一同走过那人生最灿烂的岁月。

如今你却匆匆地走了,叫他们情何以堪呀。

与你合作无间数十年的六子,感叹道,《天人两隔转瞬间》,追忆你对新闻事业的专注和认真。郑梅娇亦说,无论天涯海角,都不会忘记你对她的指导和鼓励。

3月24日晩上,由新山中华公会、柔南华文报从业员俱乐部、老友联谊会等团体,在新山中华公会绵裕亭冷气殡仪馆C厅,为你办个追思会。

你的遗照挂在灵堂的正中位置,默默地注视着前方,似有千言万语要向亲友倾诉、有许多未竟的事业尚待完成,又像在滚滚红尘中,情已尽、缘已了,无憾地回到了来时路。

看着你的遗照,勾起了无限的哀思和不舍。

灵堂四周摆满各界人士送来的花圈,两旁是覃大强先生书写的鞔联:“明析国是今息笔、华教耕耘少一人”,惋惜从今而后,再也看不到你那犀利的笔锋,揭露社会的黑暗,或颂扬好人好事,华教的千秋大业,少了一位坚贞的斗士。

细雨纷飞中,报界领导、政坛负责人、商贾闻人、更多的是你的前同事和来自各方的老友,专程来出席追思会,向你致以最后的敬意。

追思会庄严肃穆,由舒庆祥主持,你的两位儿子和友人,为你呈献二胡演奏致哀。

接下来,你的大儿子海崴,感恩你以爱和包容对他们的栽培,特别谈到他在上海复旦大学研究所时,遭遇到很大的挫折,向你哭诉,你没有责怪他,只轻柔的说,觉得辛苦就回家吧,一句话,把当时精神上处于悬崖边缘的他,完全得到解脱!说到伤心处,哽咽难言,泣不成声,全场为之动容。

明华老友,孩子的诉衷肠,你听到了吗?期盼你在天之灵,永保家人安康成长。

贺婉蜜亦分享了你过往的许多感人的事迹,称赞你是一个充满正能量的人。说你总是发自内心的帮忙别人。

追思会结束前,众人拿着一束鲜花,放在你的灵前,一缕清香祭亡魂,寄托我们的哀思。

25日,家人特地从泰丰华小带来5朵黄花,代表一家五口,置于灵前,风雨交加中,与众亲友送你最后一程。安息吧,安息在大众的怀念中。

和你相识于40年前的1982年左右,你任记者,与陈华平、杨秋顺等,在新山顺利花园租一间屋子同住,我常去探访他们,所以认识你。但那只是泛泛之交。

和你密切来往是在2000年,陶德书香楼成立时,我们都是创始人之一,主席是刘一其,你任副主任,我是财政。你虽忙,还是尽量出席会议和推动筹款等。期间,想选你当主席,都被惋拒。

不幸,2005年,有心人掀起一场风波,有人发匿名信,有人荒谬的说,书虽捐出来,但主权仍在献书人手中。期间,你总是劝我们冷静,要问心无愧地把书香楼继续办下去。

多年以后,有时提起旧事,都很惋惜,一个无私奉献的民间文化团体,就因有心人的操作而毁于一旦。

大家熟悉后,除谈工作、华教、经政外,也聊些私事。某次,你很认真的说:如果不是家穷,兄弟姐妹众多,你一直都想念宽中,在那火红的年代,说不定也会参于学运,让青春坐了牢。

永别了,再说声不舍!明华,走好。

打开全文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百格视频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