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地方

|

评论

|

六日议言堂

|
发布: 2:06pm 17/03/2023

水灾

峇株巴辖

水灾

峇株巴辖

戴华光 | 莫等大自然再反击

六日议言堂·凿石志
文:戴华光(峇株巴辖市议会市议员)

柔佛州3月初发生严重水患,多个县属都成泽国,其中县的灾情最严重,被疏散的灾黎也最多,峇株巴辖河的水位更是超越了危险水平。

ADVERTISEMENT

水患过了半个月后,峇县尚有两万多人滞留在疏散中心无法返回家园,这显示峇株不只市区受到威胁,如今郊区的灾情比以往更恶化,在在反映峇县的治水工程已是刻不容缓。

根据州政府估计,这次水袭柔佛,仅是对道路,桥梁,电缆和其他公共设施所造成的破坏和损失就高达1亿6800万令吉。可以想象灾民住家被淹导致的财物损失,以及整个社会在水灾期间蒙受的经济损失,肯定要多出几个亿!

这次的大水为患,虽说导因是降雨量超标所致,但不容否认的是,过去多年来峇株一雨成灾已是司空见惯,低洼地区的居民闻雨色变,若适逢涨潮,那简直就是“坐以待灾” 。

如今气候变化引发的水患,已经不是当局紧急拨款购买抽水机就能解决的。从2006年南马大水灾至今已过了17年,在这漫长的十多年岁月里,我们对救灾做出努力,可是对防灾似乎一筹莫展。

预防胜于治疗,此番水灾袭击了柔佛每个县属,州内多条河流的水位都超过危险水平线,河流堵塞或河床因淤泥导致日浅而酿成河水倒灌,当局有必要定期清理监督,乡区的主要水沟和溪流也同样必须确保通畅,而不是杂草丛生造成“与水争地”。

至于各地的水坝,在经过鉴定后若需要建更高的泥墙,工程也必须即刻付诸实行,以便能容纳更大的雨量,甚至应该开辟更多积水区,必须牢记不要因发展之名,最后导致雨水无处可流,结果是我们被大自然狠狠反击。

我们无法控制雨量,但我们应该想办法引导流水,这就包括修建更多排水道和提升已经无法应付时需的排水系统,特别是在低洼地区,以便把突如其来的过量雨水,通过有效的管道泄出河流通向大海。

水淹柔佛也折射出,无论是州政府或联邦政府,都没有从2006年南马大水灾中吸取教训,毕竟过去的十多年里,又何曾看过有推行任何全面和完整的长远治水计划?

为了避免柔佛子民再受水困,州政府和联邦政府必须尽速联手探讨和制定防洪防水大计。涉及州内几百万人生活素质和安危的治水工程,耗费肯定是以亿计,不管是耗时耗资耗力,州政府都必须获得联邦政府的支援和配合。

柔佛州内未来的任何发展计划,更必须考量到防水措施,过度开发必将破坏环境生态,最终是每个人都要承担一雨成灾的苦果,柔佛子民又怎能眼睁睁看着有“天府之州”美誉的柔佛,毁在我们自己的手中呢?

打开全文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百格视频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