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地方大柔佛评论六日议言堂
6:18pm 12/05/2022
周忠信 | 派米不能创造高薪酬工作机会
六日议言堂 · 蝠城记
文:周忠信(明吉摩州议员)

随着马新边界4月份重开,前任州务大臣哈斯尼、前前任州务大臣莫哈末卡立都针对柔佛经济发表了见解。

莫哈末卡立指出,柔佛经济高度依赖新加坡的经济增长,两地相互包容和依赖。他同时指出,在新加坡工作的大马人得以提升技能、资格和竞争能力。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哈斯尼则在提出7项应对人才外流策略时指出,唯有吸引高素质投资才能创造高技能工作机会,公共交通和基础设施也需改进。他甚至提出要有快速的政治与体制改革,才能有稳定的经济发展。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现任大臣翁哈菲兹则是推出全民每户派白米的政策,但陷入如何有效派发的困境。

每个人、每个国家都知道要吸引高价值的投资与工作机会,问题是:如何?

马来西亚和菲律宾都曾在八九十年代崛起为东南亚制造业大国,但无法跨越工业和产业升级,转而依赖输出大量技术人员赚取外汇,来维持国内经济消费和发展。

ADVERTISEMENT

菲律宾输出女佣,马来西亚输出了超过100万名技术人员和专才。经过30年,在新加坡工作大马人已从1990年的19万5072人,增加到2019年的95万2261人。

中国继东南亚各国,崛起成为新的“全球工厂”,但成功跨越工业和产业升级,不断提升生产力和保住竞争力,而且落实了工业智能化确保经济发展。

要吸引高价值的投资与工作机会,我们需提高国民生产力、国家竞争力、持续体制改革三管齐下。

国民的生产力决定了国家的竞争力,而政治与体制改革则决定了国家是否能成功跨越和提升。

疫情期间,我在州议会会议上反复强调,政府的所有援助项目须秉持生产力原则、涵盖提升生产力和可持续性,与其派援助金和米,不如提供谋生工具或生产器材;如何鉴定和分配,工作量将大大增加,但长期坚持才能提升生产力。

大马制造业在工业智能化方面的滞后,影响了国家经济发展。目前智能化制造已从自动化生产线集成的“自动化”,到工业信息化的“信息化”,到工业互联网以及物联网的“互联网化”,到第四代智能生产的“智能化”。

ADVERTISEMENT

为了确保国家竞争力定位与战略执行正确,国际贸易与工业部2019至2020在最后定稿的《工业4.0蓝图》,涵盖人工智能、网络安全、机械化、大数据管理等,达至人机协作,提高国家生产力;这关乎国家经济,本应获全民关注,但随着政权更迭,目前状况不明。

大马需要公平投资环境,才能提升各行业产值、升级,政府需主动直接补助和大力推动各行业自动化乃至于智能化,不是被动式提供复杂难以申请的贷款或奖掖金。

生产力、竞争力,最后关键是在不断深化政治体制改革。

继续阅读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