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地方大柔佛评论浅谈轻说
2:31pm 07/05/2022
李群熙 | 南大、南大,难以磨灭的片片回忆

最近,由全球南大校友发起的筹募《南洋大学陈六使教育基金》的活动,引起很多有关南大往事的话题。亦勾起我对昔日南大生活的片片追忆。

别梦依稀,弹指一挥间,60年过去,许多往事如烟,随风飘逝,然而,也有许多难以磨灭的事迹,记忆犹新。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1961年3月的某天,身著整齐的校服,脚著有生以来第一次穿的磨到脚跟出血的硬皮鞋,从新山乘巴士到新加坡武吉知马路7哩处转车,进入一条九曲十八弯、蜿蜒曲折的裕廊路,最后拐入那条栽满相思树的林荫道,我来到南大校园。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弯曲的裕廊路,似乎象征著南大曲折艰辛的短暂的“人生”,而两旁的相思树,意味著学子从此与母校长相思,永不相忘的情怀。

投入南大的怀抱,极目远眺,山峦起伏,绿树掩映,农舍点点,充满诗情画意、近观云南园,古色古香的八角亭,宏伟的文、理、商学院,巍峨壮丽的图书馆,还有尚未修整的南大湖等等,不禁感慨万千,浮想联翩。

做梦也想不到,一个出生贫寒的小子,1944年4岁时,仍是日治时期,父亲含恨托孤离开人间,母亲体弱不堪干粗活,最年长的姐姐仅13岁,家徒四壁,而几年后,更因紧急状态,被强行搬离仅有的一间简陋的亚答屋,入住姐姐工作的工人宿舍。在那么困难的时期,靠兄姐的辛勤工作、母亲操家有方,我居然有幸念完中学,来到魂牵梦绕的南大深造。

ADVERTISEMENT

南大,由广大热爱民族教育者,无私奉献而创立。身为南大人,我对自己说,今后无论遇到什么困境,都不能做对不起南大的事,辜负母校的期望。

回想那8年铁窗岁月,历经严刑拷打,以及在被毒打至头破血流的情况下,坚持绝食47天,以生命换取权益,绝不妥协。为的是,我是南大人,应有不怕苦、不怕死的南大精神,绝不能让南大为我蒙羞。

南大有很多优良的传统,迎新晚会,学长预备了精彩的节目,也讲述南大的往事今生,使新同学感到来到了一个充满温馨和友爱的大家庭。

南大有各种学会,比如史地学会、政经学会、戏剧学会,合唱团等。说到合唱团,叫人想起在南大风靡一时的《草原之夜》歌曲:“美丽的夜色多沉静……想给远方的姑娘写封信……等到千里雪消融,姑娘就会来伴我的琴声”。此外,当时正值《刘三姐》电影上映,轰动一时,刘三姐敢于斗争的形象,激励了许多同学,戏中动人心弦的歌曲,几乎每个同学皆能哼几首。

各种学会经常办讲座,印象最深的是听韩素音的演讲。她以英语发言,当时虽不至于鸭子听雷,也仅能听懂几成。她后期写的一本《2001年的中国》英文版,我仍藏著。

1961年,河水山发生特大火灾,起因致今成疑!同学们组团尉问并协助灾后清理工作。记忆中,也曾随队去农村作调查工作,了解村民的生活。总之,生活学习,多姿多彩。

ADVERTISEMENT

1963年,是南大多事之秋的一年,2月2日,李光耀政权派出多名军警闯入神圣学府,镇压和逮捕同学,同年9月,陈六使先生被褫夺公民权。

1964年,6月27日,约3000名军警凌晨包围校园,“亚保”残暴殴打和逮捕五十多名学生,更以刀斧破门硬闯学生楼,翻箱倒柜,卑劣行径,令人发指。当权者的罪行罄竹难书,不说也罢!过后,同学罢食3天,并分散到市中心抗议和分发传单。

在那次抗议中,笔者差点被捕,幸躲入一间商店内,逃过一劫。

继续阅读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