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Newsletter 活动
21/09/2021
郑国威 | 政治不稳定的蝴蝶效应
六日议言堂.昔城论
文:郑国威(昔加末市议员)

在2018年的5月,我国实现了历史以来首次政党的轮替,希望联盟成为了马来西亚的新政府。当时,大家都说希盟至少可以执政四届,也就是大约20年。

不到2年,时任首相敦马哈迪突然其来的辞职导致整个政府垮台,由国盟取代。当时的马华公会也从反对党又变成了执政党。虽说是执政党,可是这再也不是从前政治稳定和压倒性胜利的国阵政府,而是随时又会被撤换的弱势政府。

很自然的柔佛州地方上的政府是由土团党、伊斯兰党和国阵组成。当时柔佛州地方政府县市议员的名单,一再展延,前后至少延迟了超过1年才委任。当中有多少地方上的政策被通过,大家一概都不清楚。

打个比方,像最近闹得沸沸扬扬,扩大昔加末四个地区停车费的政策。这项政策是在今年三月就已经通过及颁布,当时的市议会虽然只有8位市议员,可是依然符合了法定人数,也是一个地方政府24位市议员的三分之一。我和另外一名马华市议员则是在今年5月份被委任的。

在这个冠病疫情严峻之下,推行这项加重人民负担的政策,商家很生气,市民也很懊恼,而我们两位市议员真的不曾一刻放弃过,都一直奋力的在反对!

可是当政治实力弱的时候,现实总是残忍的,不管在中央政府,州政府及第三阶级的地方政府,都必须遵从少数服从多数的精神,而我们两位市议员才占总数的不到百分之十。

在这个课题上,我俩根本没办法再把它带进议会表决,在会议上的反对根本只是形式上的接纳,没有实际的效果。我和另外一名马华市议员,甚至被某官员呛声说我俩不需要申领市议员津贴,我们也毫不客气得回呛︰我俩可以不要拿津贴,那你这位官员可以一起和人民共进退,不拿薪水吗?

坦白说,我俩都有自己的工作,在服务民生的路上,市议员津贴根本不够用,我俩甚至每个月都要倒贴。不过,这些都是我们俩心甘情愿的,我们想要的只是在这个社区出份力,捍卫昔加末人的利益,这是我们永远不会改变的初心。

这个就是一个政治不稳定,没有谈判的筹码,活生生的例子。对百姓来说这可能是一个借口,可是对我们来说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

在未来的政治趋势里,选民如果可以考虑以候选人的服务作为首选,其次再考虑政党,把支持力度均匀分配各政党。我相信,政治平衡点才不会持续的拉锯。

更多报道,请留意星洲日报、星洲网。

政党轮替
政治拉锯
分享到:
热门话题:
更多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