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Newsletter 活动
15/09/2021
鹰眼 | 为何允准穿便服上学?
文:鹰眼(读者投稿)

教育部高级部长拿督莫哈末拉兹宣布10月3日逐步开学复课时,提出学生可以穿便服上课,这让我错愕,怎么他和前任教育部长马智礼一样,做出“奇怪”的衣著改革?

众所皆知,学校要求学生一致的衣装,是纪律、平等的象征,也让校方辨识学生身份和杜绝学生逃学问题。

其他国家像新加坡和印尼已经复课,不见该国政府允准学生穿便服回校上课,唯独我们要“标新立异”,允准学生穿便服上课,我看不出其中有什么逻辑。

如果是因学生宅在家太久而变胖,穿不下校服,那是个人问题,买新校服就能解决问题,难道需要全国学生都穿便服回校不成?

允准学生穿便服上课,校园变成了不伦不类,有学生穿校服,有学生穿便服,真是“rojak”。

虽然这不是很大的事件,但是因为冠病疫情,所以上学就可以随便吗?穿便服上课会否影响学生的注意力?

冠病疫情不可能在一两年里缓解,那穿便服的政策会持续?又待何时禁止?

疫情已经够让学生家长烦恼了,如今又有“穿便服上课”的决定,给学校管理层添麻烦,除了忙防疫工作和教学,还要管理学生的衣着,真是多此一举!

投稿须知:
■来稿可电邮([email protected])至本报新山办事处;
■来稿可用笔名发表,但必须附上真实中英文姓名、身份证号码、通讯地址与电话,以及银行帐号(汇稿费用);
■投稿内容不可涉及包括宗教、种族等敏感课题;
■字数限800字;
■编辑对来稿内容,有修整的权力;
■本须知若有未尽善处,本报有权随时增删之。

复课
学生服装
分享到:
热门话题:
3天前
4天前
4天前
5天前
1星期前
1星期前
更多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