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Newsletter 活动
28/08/2021
李群熙 咸鱼翻身,巫统重掌权

巫统于1946年中,在柔佛新山成立。开宗明义宣示:为马来民族的权益和捍卫伊斯兰教而战斗。

1957年,得到英宗主国的扶持和授意,阿都拉曼成为第一届首相。此后一个甲子,一直雄霸我国政坛。直到2018年509,才结束其统治地位。

巫统在位60年,但客观讲,我认为政绩不彰,乏善可陈。

我国是一个自然资源丰富的宝岛。早期,近打河流域和加影锡米山等锡矿业蓬勃,是世界产锡大国,其次是橡胶业,我国素有“橡胶王国”之称,接着是棕油,产量和出口量,在全球占有一席之地。

有人说,上天特别眷顾伊斯兰教徒,凡是伊斯兰教徒集居的地区,石油都很丰富。我国的石油蕴藏量也不少。多年来是国库收入的重要来源。

像马来西亚这样的蕞尔小国,却拥有如此富饶的资源,加上既无火山地震等天灾,又有马六甲海峡等优异的地理条件,既使给一般平庸之辈来治国,最少也可达到国泰民安的小康社会。

然而,现实是:多年的贪污和朋党的巧取豪夺,导致我国的经济状况,一年此一年差,国库空虚,债台高筑。单从马币初期略比新元强,到目前1新元值3令吉多,就反映了我国经济的日益衰落。

除经济搞得一塌糊涂外,政誉亦欠佳:1969年大选,巫统失去半壁江山,引发至今犹各方各说各话的513惨案,随后宣布紧急状态,更通过内安法令大逮捕反对政府人士;1987年又有“茅草行动”,多人被监禁,《星洲日报》被封,腥风血雨,民主荡然无存。

本可引以为荣的我国多元民族社会,但这些年来,各族关系日益疏远,试问谁之过?巫统一脉相承的延续殖民地政府消灭民族教育的衣钵,多次发表教育报告书,欲贯彻“一个国家一种语文”的终极目标。民族教育倍受压力,风雨飘摇。

509大选,巫统遭遇重挫,只赢了54席,并失去政权。其后,在短短几个月的时间里,多人跳槽,仅剩不到40席。那时的巫统,几乎分崩离析,应了“树倒猢狲散、飞鸟各投林”的俗语,眼看就要走到历史的尽头。

或许是命不该绝吧,正当它奄奄一息,曰簿西山的时刻,竟然风云突变,来了一出“喜来登政变”闹剧,慕尤丁后门上台,巫统又成为执政党的一员。惟无实权,只能仰慕尤丁的鼻息苟活。

狡黠的老慕,组成一个史无前例的庞大内阁,委派多名巫统议员担任正副部长,另一方面,拒绝扎希、纳吉入阁,更续继审理他们的案件。如此一来,巫统遂分裂成两大阵营。

以扎希为首的派系亦不是省油的灯,知道长久下去,对已不利,自然不能坐以待毙,何况身为主席,握有尚方宝剑,拥有签发候选人委任状的王牌,故孤注一掷,发动倒慕活动。

兜兜转转,几经周折,大马再次变天。巫统咸鱼翻身,复辟了,沙比利脱颖而出,出任首相。

现年61岁、出身法律、曾在2015年发表“杯葛华商论”的沙比利,在仍是危机四伏的政海中能走多远,有何能耐,是萧规曹随,新瓶装旧酒,还是另辟蹊径,有自己的一套?

他将如何平息各派的争权斗争,如何应对当下谈虎色变非常严重的疫情、怎样提振经济、以及如何处理棘手的扎希、纳吉等人的案件?

好料沉底,等着瞧吧。

分享到:
热门话题:
更多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