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Newsletter 活动
14/08/2021
李群熙 | 难以忘怀的东京奥运会
作者: 李群熙

记不起有多少个日子了,天天看到的、听到的是惊心动魄的冠状病毒疯狂肆虐的颓丧信息,触目惊心。

同样的,各党间你倾我轧,处处闻蛙声:今晚还信誓旦旦,明早遂蝉过别枝,真不知羞耻为何物!

老百姓说:受够了,看不下去了!

好,那就暂时忘却这些烦恼丝,请来看看东京奥运会的故事吧。

很多届了,奥运成为美俄中三雄鼎立争霸的舞台,但本届,俄罗斯因有多位运动员服禁药,只能以ROC之名出场,跌出三甲之外。

日本是主办国,占有优势和“便利”,处心积虑地妄图扳倒中国。然而,毕竟实力悬殊,只有灰溜溜的看著中美在东京逐鹿天下。

赛事于上月23日揭幕后,中国队就一骑绝尘的一直处于领先的地位,眼看著就要荣登榜首。可惜在8月8日最后的收官日,美国连下三城,最终以39比38一金的微差力压中国,蝉联冠军。

不过,整体而言,中国还是大赢家。

被侮辱为“东亚病夫”的中国,于1932年首次参加奥运会,仅有刘长春一人参赛。1984年,中国以中华人民共和国名义参赛后,遂崛起成体育大国,本届以一金之差屈居亚军。前后仅90年,见证了中国的体坛地位和大国的伟大复兴,堪称经典。

中国本届奥运会最耀眼的明星是苏炳添,他在百米半决赛中跑出9秒83的成绩,决赛以9秒98排名第6,没有获得奖牌。但9秒83的记录已让他享誉世界:成为第一位闯入百米决赛的黄种人,亦成为跑得最快的第13人,迄今,只有12人跑胜他,包括跑出9秒58,世界纪录的牙麦加选手“闪电”博尔特。

32岁,载誉归来。9秒83,凝聚著无数个日日夜夜的血汗,凝聚著华夏儿女的奥运梦。

中国另一位最热门,最为人所津津乐道的“红星”,当非跳水小姑娘全红婵莫属。14岁一战成名天下知,以几乎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优雅动作夺下金牌。

满脸稚气的她表示,有了钱,要为妈妈治病,道尽孝顺儿女感人肺腑的心声,亦让不孝儿女汗颜。

她名利双收,各方庆贺不绝,却也折射出部分人的丑陋面目。一夜间,来了许多从未露脸的“亲戚”,挤满了小小的茅舍,妄想捞点油水,突显“穷在闹市无人问,富在深山有远亲”,人情似纸张张薄的现实版。

运动场如战场,争金夺银,拼个你死我活,绝不手软。可是,本届跳高项目却出现让出半面金牌的佳话。

8月6日,男子跳高决赛,卡塔尔和意大利的选手均跳出2,37公尺的佳绩,平分秋色,再赛,仍不分高下,裁判请他们以最后一跳来分胜负。然而,这时意大利选手受伤,不得不弃权,卡塔尔选手只要随便一跳,金牌便垂手可得,但是,卡塔尔选手却选择弃权,这一来,两人都得了金牌。

本来只能退居第二的意大利选手,激动地飞扑在对手身上,并跪地大叫,掩面痛哭。此刻,没有输家没有国界,有的是爱与善光辉的人性和奥运会的最佳典范,此事必将载入奥运会的史册中。

最后谈一下日本乒乓球神童张本智和,现年18岁,早在13、4岁时已崭露头角,过后几乎打遍天下无敌手,连马尤都曾是他的手下败将。他的父母来自中国四川,皆为乒乓好手,父亲张宇入籍日本后改姓张本。

中国某些媒体对他有成见,讲了许多坏话。我以为未免心胸狭窄,何不祝福他,并在运动场上比高下,展现大国风范。

分享到:
热门话题:
更多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