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Newsletter 联络我们 登广告 关于我们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地方大柔佛评论东鱗西爪
26/07/2020
舒庆祥 | 还黄羲初一个公道
作者: 舒庆祥

由张礼铭撰写,宽柔中学出版的《柔佛早期华人史实篇》一书,对宽柔创办人之一的黄羲初在日本皇军占领新山后,如何参与华侨协会的工作,在书中提出了他的论述及引伸,并以“枯木逢春”及“生龙活虎”等字眼,来形容黄羲初当时欢愉的心情,以证明黄羲初是在心甘情愿下,自愿并自发参与这项为虎作伥的工作。

张礼铭是新山史学界率先第一个提出这论点的文史工作者,这对黄羲初是公平与公正吗?史实的争论,站在不同的立场,谁都可以提出各自的论述,也应给予别人有反驳的空间。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现在且看张书中,是怎样书写黄羲初参加柔佛华侨协会的过程。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那他又在何时与这个日本儡傀组织扯上关系呢? 黄羲初在他的遗嘱的序文内则有这样的字迹如下:“—-劫火之余,差堪告慰,时昭和十七年(1942)三月十六日事也”

根据张书之推论:黄羲初是在1942年3月16日从逃难中回来新山后,即参加柔佛华侨协会的工作。

书中就这样写道:“这足以证明黄羲初是在返回新山半个月之后,负起筹备成立新山区华侨协会工作,并成为该组织的首届会长“。至于他是否是在日军杀扺新山之前就已“甘心俯首”,准备为日本天皇效劳,或者是在新山沦陷后“被迫”领导这个日本傀儡组织?由于他在和平后对自己在日据时期所作所为,始终没有向新山华社交代,真相则无从查知,实属可惜。”

ADVERTISEMENT

“然而,根据1941年6月新山区筹账会的会议记录显示,在日本侵略军登陆马来半岛之前,黄羲初曾因病来函,要求辞去‘总务’之职,但他离去不获筹账会批准,只给予他两个月的假期休养。令人感到惊讶的是,在新山沦陷后,他又‘枯木逢春’,‘生龙活虎’地扛起华侨协会会长的重任。”

依此论述,黄羲初在日军来到之前,已准备好为日军服务,还先托病请辞新山区筹账会总务即是例证,当年日军来了,黄羲初即如“枯木逢春”,“生龙活虎”般为见日军服务。

换句话说,他并非为日军所迫,而是心甘情愿,非常高兴与乐意为日军工作。

这是张书中74前的黄羲初,可惜书中没有举出即使是点滴的史实,以证明当时的黄羲初就是在这情况加入华侨协会,之中的情节,全凭张礼铭在74年后的想像及臆度而编造出来的。

现有几个针对张先生上述的论述,要张先生给予厘清:

1.“劫火之余,差堪告慰,时昭和十七年(1942)三月十六日事也”,有何证据可以证明黄羲初在此时回来后,半个月后即在筹备成立华侨协会工作,并成为首届会长?且是心甘愿情的呢?(注:新加坡英文昭南日报报导,1942年柔佛州华侨协会会长是黄树芳,1943年才是黄羲初,1944年又由黄树芳出任,这一则史实说明张礼铭写的并没有忠于史实。)

ADVERTISEMENT

2.请出示黄羲初向筹账会请辞,而获批准请假两个月的《南洋总汇新报》的报导,以正视听。

3.黄羲初是在1941年6月,日军还未到新山之前请假,而获得新山区筹账会准休假2个月,怎样证明这与他于1942年3月16日回来新山后进行筹备华侨协会有何关联,而两者相距已经9个月了。

4.. 有何事例可以说明,当时黄羲初是怎样的“枯木逢春“,又怎样工作到“生龙活虎”?

史实书写,绝非不是科幻小说或是演义,可以凭想像自由发挥,须举出例证有凭有据才能服人。在此,烦请张君把史实提出来,并回答上述提问。

当年马新许多华社领袖,如南大创办人陈六使等,都曾被迫参与华侨协会工作,多本具权威性的历史钜著,如许云樵原编的 《新马华人抗日史》、李业霖主编的《奉纳金资料编》都有根有据详尽报导。

今天新山史学界就少了这一块,这正是大家当下应肩负的重任,但我们不要有如张书中上述这一类没有史实佐证,而凭臆度、想像的书写,既误史也误人。

ADVERTISEMENT

新山史学界眼下最重要的工作之一,是深入探 索当年黄羲初是怎样加入华侨协会的工作,他在该会中前后扮演了什么角色,他是自愿或是与被迫参与工作。唯有如此,才能给黄羲初一个公平与公正的历史定位,还他一个公道,而且这才是真正的论史之道。

###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