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黄暄婷

(新加坡4日讯)《谁杀了她》剧中有大尺度表演,黄暄婷没有犹豫就接了,但因头模感到恐惧。 黄暄婷在剧里饰演在色情网上跳脱衣舞的孙善琪,她接受《新明日报》访问时表示:“我觉得是一个很好玩的挑战,因为自己也不太擅长跳舞,所以开拍前去上了很多课,才发现跳舞是个很好的运动。” 黄暄婷表示在接到剧本时,没有犹豫就接演了,“都有和制作组讨论,也知道尺度会去到哪里,我觉得非常舒服。这个故事也很吸引我,这么好的故事当然想要参与。” 害怕做头模过程 开拍前有没有任何内心挣扎?“剧里他们会找到我的尸体,为了这场戏,剧组需要做出我的头模。我需要戴着一个很紧,且只留两个鼻孔给我呼吸的摸具,眼睛、耳朵、嘴巴都被盖着,整个过程需要几小时。当时我突然间就慌了起来,也很恐惧,所以就猛擦掉眼睛上的gel。这是个比较恐怖的经验。至于其他部分,会有点担心舞蹈的部分,不过制作组也很好,除了有帮我安排上课,也有帮我找一个替身。” 黄暄婷也在开拍前做足功课,参考了其他戏剧,“ 我也有去看电影《偷心》(Closer),剧里的Alice Ayres给了我很多灵感。” 对于剧里的表现,黄暄婷表示由于近日在忙拍摄新剧《浴水重生》,所以还没来得及观看,“这次也还没有机会坐下来跟妈妈聊我在《谁》里的演出,因为妈妈都会看我拍的剧,然后给我一些建议。” 当年被吻额头就哭了 这次剧里的尺度是最大的极限吗?“其实我没有想自己的极限到哪里,不过应该也不会去到太大,可能没那么大胆。我觉得每个人的极限都会随着不同的年龄和阶段改变,就像以前刚拍戏的我,当时有一场戏是一个男生需要亲我的额头,结果我竟然哭了。我想那时候,那就是我的极限,可是现在对我来说就没有什么。” 说到自己的身材,黄暄婷表示很喜欢自己的腿,“虽然不是很长,但看起来很健康,我也觉得蛮好看的,因为以前打了很多年的排球,也有一直在运动。” 再次跟徐彬合作,但两人不像在《遇见你,真香》那种甜甜的CP,黄暄婷笑说:“真的相差太大了,不过很好啊,因为演员就是希望可以有不同的挑战。徐彬真的是我工作上很好的搭档,可以跟他尝试很多不同的角色和剧种,而且跟他也已经很熟悉,有安全感,所以感觉上就是一起去闯世界,看看这世界有多大,还有什么不一样的角色可以给我们尝试。”
4星期前
(新加坡1日讯)将在2025年上半年播映的《小娘惹之翡翠山》,由洪荣秋相隔16年后再次操刀编写剧本,故事将聚焦在3位由新生花旦刘怡伶、黄暄婷、黄晶玲饰演的小娘惹。 《新明日报》报道,根据初步故事大纲,《小娘惹之翡翠山》,并非2008年由欧萱、戚玉武主演故事的延续,而是会围绕在刘怡伶饰演的张心娘,自小跟随养母过着颠沛流离生活后,辗转回到娘惹大家族展开新生活,却要面对黄暄婷饰演的张安娜不断刁难、来自黄晶玲饰演张安雅的“威胁”,还有其他家族成员心怀鬼胎、暗潮汹涌的故事。 黄暄婷接受访问时兴奋表示,“张安娜”将是她演戏以来最大突破的角色,除了是她第一次演心里阴暗的大恶人,也将展示给观众没有看过的不同面貌。 “16年前,我妈妈也是演小娘惹中一个大恶人,这感觉真的很奇妙,我好像在接班她。小时候,我最喜欢欧萱与白薇秀所演的角色,长大后才发现我也喜欢并欣赏妈妈,觉得她演技真的很好,身为一个演员,希望也能达到她能做到的哪些突破。” 黄暄婷提及,虽然目前还未收到正式剧本,但相信她在《小娘惹》中角色应该对应妈妈林梅娇饰演的“林桂花”。 “我一定会向妈妈讨教,这部戏真的很需要用心做好,身边有愿意帮忙的人,我都会问,目前为止,妈妈还没给我意见,我现在也忙着拍摄《浴水重生》。” 黄暄婷也透露,其实当初她与刘怡伶在试镜时,已有向金马影后杨雁雁讨教。 “雁雁姐在上课时,就觉得我挺适合安娜,但我当时不敢想象,因这角色和我以往角色真的很不同,而且竞争者真的很强,但她的认可给我多了点信心。” 至于会如何准备这角色,黄暄婷会重看《小娘惹》,也希望拿到剧本,就可以先读完它,再去上杨雁雁的课。 “我在试镜时演了安娜一两场戏,这部戏真的需要很多心思,安娜心里情绪起伏很大,我觉得她是受了很多伤,才会变得那么黑暗,就像处在看不到光的地方,这也是我要面对一大挑战,长时间处在阴暗情绪,真的需要蛮小心调节。” 黄暄婷透露,她和刘怡伶戏中会有很多吵架对立戏份,不过两人戏外是感情深厚好姐妹,她相信在导演喊Cut后,片场氛围应该会蛮好玩。 盼演技上有突破 黄晶玲称有‘秘密武器’ 黄晶玲则会出演身世坎坷的“张安雅”,她坦言前几天才确定得到这角色,现在对故事了解也不多,仅能确定本身所饰演角色比较复杂。 “我在戏中应该不会有感情线,会和刘怡伶、黄暄婷对戏最多,但我其实蛮希望有机会与欧萱同场拍摄,我知道她有来客串,即使不能对戏,若能在现场看她演戏也觉得很过瘾。” 黄晶玲透露,当初她都获得3个女主的角色试镜,但她只试了“安娜”与“安雅”,因为她希望2024年能在演技上有新突破。 “2023年,我的3个角色都是好人但被欺负的,但今年希望观众能看到不同的我,为了充分准备‘安雅’,我也向公司提出今年不会再接拍其他戏剧,因为有些情绪、表情演不出来,我必须真的变成‘安雅’,现在观众很聪明,懂得分辨你是在演,还是真的有投入。” 另外两位女主都找了杨雁雁上课,但黄晶玲则另辟蹊径,自言有秘密武器,会找不同老师上课,但却大卖关子,暂时不肯透露导师身份。 “因为我的角色关系,我不想与她们一起上课,剧组当然会安排我们上课,但私底下我也会安排我想上的课,另外,我目前也在为了演好角色,有在控制体重与进行身材管理。” 黄晶玲还自爆,她其实没看过《小娘惹》,但会在近期开始看剧做功课,她也坦言已做好心理准备,可能会在剧集播出后,收到观众好或不好的评论,但她不会太过在意。
4星期前
(新加坡29日讯)龙年将至,新一年哪个艺人的事业运亨通?谁的桃花运更旺?新加坡命理师陈军荣为艺人批命,鼓励黄暄婷闯荡中国要大胆主动,也呼吁刘子绚与田铭耀努力“做人”,龙年更旺事业! 黄思恬:感情运不太好 今年是黄思恬事业运最旺的一年,应好好发展事业,她的感情运不太好,不要对婚姻寄予厚望,应该寄情事业,只是她的身体比较虚弱,必须照顾身体。 田铭耀:适宜“做人”催运 田铭耀对妻子要更好、更体贴,才有助于事业发展。刘子绚如果今年能生子,对田铭耀的运气将有更大帮助。因为田铭耀的运气在龙年极佳,如果拥有爱情结晶,对二人的运气将大有助益。 黄暄婷:去中国发展应努力争取 黄暄婷会对婚姻有恐惧感,也因此她应该多往事业方面发展,不过,黄暄婷胆量不足,需要更加大胆地去拼搏事业,在新加坡事业发展不错,但如果去中国,则需要非常努力地争取机会,反而会比较困难。 许瑞奇:避免口舌纷争和官非 许瑞奇去年运气好,今年运势平平,应该尽量避免发生口舌方面的纷争和官非,尽量表现得低调一些。 张哲通:自我主义强 自我主义强,不容易交到女朋友,目前正走着好运,不过35岁之后才是一生中最黄金的好运时期。 孙政:适合迟婚 孙政在34至39岁之间平平,没有什么大发展,如果收敛脾气,一切都没问题。只不过孙政在事业方面有自己的想法,如果在人缘方面有所改善,将很有利于事业的发展,他进军中国演艺圈,发展可能会比在新加坡更好。说到婚姻,孙政比较迟婚,对感情方面不太关注。 洪凌与张奕恺:张奕恺有帮妻运 洪凌有帮夫运、张奕恺有帮妻运,如果他们夫妇想要在财运方面更理想,则越早生孩子越好。尤其是张奕恺从事演艺事业,并不是最好的选择,应该更多往商业方面努力,会有好运。 洪凌在表演方面运势旺,而且是敢拼敢闯之人,未来在中国的发展会不错。 郑颖:加强人缘运 运气较好,人缘运则有待加强,需要借助父母的力量才能更上一层楼。郑颖的脾气比较硬,男友应该要像郑颖父亲(郑各评)那样,身强力壮,能够保护她。 容启航:需结交能出主意的女友 容启航龙年运势普通,他个性比较固执,但很听父母的话,在交女友方面,需要有一个会出主意的女朋友,而非婆婆妈妈类型。
1月前
(新加坡10日讯)哭戏最考演技,演员除了要投入大量感情,哭戏也分很多层次。《新明日报》盘点新加坡小生、花旦的哭戏谁更强。谁又是2023年的新生哭王哭后? 《金色大道》黄暄婷:让人揪心 黄暄婷在《金色大道》饰演视障人士李珍玉,得知未婚夫因卷入投资骗局,需背黑锅坐牢而选择跟自己分手后,那场要求复合的哭戏,拿捏得恰到好处。 该报认为那种压抑在内心的情绪瞬间爆发,崩溃大哭,但又不会太过,符合个性内向的人设,看了让人揪心。 《金色大道》洪凌:复杂情绪拿捏到位 在同剧饰演李珍婷的洪凌,差点被多年好友强奸时,那场害怕到哭,但又带着愤怒、失望情绪的哭戏,让观众的情绪隔着屏幕也跟着被挑动起来。 她后来被好友抛下楼时,已看透这个朋友的无情,虽然依然会害怕、愤怒,但已不再失望,该报认为这当中带着复杂却又不同的情绪,洪凌稳稳拿捏到位。 《夜樱》芳榕:无泪绝望眼神也动容 芳榕在《夜樱》饰演富家大小姐清灵,不顾一切地为爱牺牲,却换来老公无情对待,甚至为了钱财,不惜让她被一位曾经尊重的长辈蹂躏。 该报认为,芳榕充满绝望的眼神,夹杂着大小姐该有的傲气,完全表现其伤心欲绝又拼命抵抗的状态。 《送餐英雄》《陪你到最后》许瑞奇:哭戏多层次 许瑞奇的哭戏以层次性呈现出来,在《送餐英雄》里获知阿嬷遗体将推入焚化炉时,在在酒店隔离的他隔着手机嚎哭,在《陪你到最后》面对恩人、老师、女友等不同关系的人去世时的哭戏也大不同。 该报认为,他不需要每场哭戏都哭得歇斯底里,有时甚至没有流眼泪,但已经能让观众感受到他的伤感。
2月前
(新加坡10日讯)由知名中国制作人于正创办的欢娱影视早前宣布与新传媒旗下艺人经纪公司新艺经纪合作,为双方的艺人提供更多资源,开拓全球市场。新加坡艺人黄暄婷、洪凌和孙政将在欢娱影视的协助下,探索在中国发展的机会。 对于能到中国发展,他们抱着怎样的心情,又希望能有机会和谁合作演戏呢? 望与吴谨言、许凯合作 黄暄婷想拍古装剧 黄暄婷表示很期待也很感谢能有这个机会,“这是一个非常难得的机会,而且我都有在看且很喜欢欢娱影视的戏。” 黄暄婷也直言知道中国演艺圈的压力和竞争力更大,但她不会有太多的担心,“因为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学习机会。我没有参与过国外的制作,如果有机会去学习的话,我觉得是很难得的。” 黄暄婷也表示想要去看看中国的演艺圈是怎么运作的,“像是他们的演员是怎么准备,以及现场的拍摄情况是怎样的,这些都是我可以学习的东西。” 黄暄婷最希望可以合作的中国艺人是许凯以及吴谨言,最崇拜的艺人则是巩俐。“我从小就看她的戏,印象最深刻的是她主演的《大红灯笼高高挂》和《一个都不能少》,这两部片的题材很特别,不是我一般会看到的电影,而且巩俐可以扮演很多引人入胜的角色,非常有魅力。” 至于希望能参演的戏剧,黄暄婷表示都想尝试,尤其希望能参演古装剧,因为中国拍古装剧非常有一手,而武打戏、吊钢丝等,都是她没有体验过的。 追看《狂飙》   洪凌盼向张颂文学习 洪凌表示真的很期待,“我们会是第一批跟欢娱影视合作的艺人,感觉很荣幸!” 洪凌也表示不会担心到中国发展,可能需要面对更大的压力和竞争力。“无论在哪里接到任何角色,我都尽全力去诠释和演绎,而且我觉得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路,我想当一名演员,去做自己内心最想做的事情,这就是属于我自己的快乐。” 洪凌最崇拜的中国艺人是张颂文,“最近看了《狂飙》,我真的很喜欢他的表演。之前也在中国的演技竞演综艺节目里看到他的教导,觉得他是一名非常出色的演员和导师,真的很希望能亲自见到他,若能一起合作,相信我一定能学到很多东西!” 欣赏孙俪 孙政想演谍战剧 孙政表示很兴奋能到中国发展,“我本身特别爱看中国剧,如果有朝一日能够参与中国剧的演出,简直梦想成真。” 是否会担心在中国演艺圈的压力和竞争力更大?“有竞争才有进步!我相信在那儿拍戏会学到很多,也会快速成长和进步。” 孙政最希望可以合作的中国艺人是孙俪,他特别欣赏孙俪的演技,对于她的戏都不会错过。 至于希望能参演的戏剧,孙政希望能挑战谍战、古装、运动竞技类以及甜宠剧。
6月前
(新加坡6日讯)愿为受害人发声,狮城女导演林雪燕拟拍MeToo电影,问起女星人选,她点名黄暄婷、黄怡灵、高艺! 林雪燕刚拍完宗子杰、郭书瑶领衔的鬼魅片《流氓驱魔师》,《流》竟是她事隔27年后再掌镜的第二部电影,27年前,她拍的是反映社会职场人的《轨道》。 在美国纽约大学主修电影、副修心理学的林雪燕,于1996年成立松山电影工作室,但随着2000年结婚,2002年生了小孩之后,她就搁下导演职务,发展与欧美韩等国合拍的影视节目,她横跨8、5与马来频道的各类型节目,监制过《七彩学堂》、《流氓经纪》、《我的军官女友》、《剃头刀》、“After Dark”1与2等,在国际上获奖连连,单是《剃头刀》就曾赢得釜山最佳新人奖(高艺)、最佳美术(纽约电视电影节2021)、最佳剧本(亚洲电视内容2021)等。 对灵异题材有兴趣的她,直至长女在墨尔本念大学、儿子当兵,经子女“同意”下,才再执起导演筒,掌镜《流氓驱魔师》。 忆述当影视人渊源,说话声音爽朗的林雪燕告诉《新明日报》,“90年代拍电影、创作音乐都是不被鼓励的,是一条没有人要走的路。” 黄暄婷    黄怡灵    高艺 “我在创立松山初期也曾被业界排斥,但到了2000年开始,社会思想观念改变,市场上很多行业也由女性主导,步履才越走越稳。” “只要乐在其中,从中获得快乐,再苦再累都能面对,很多问题都能迎刃而解。” 相中“年代感”气质 去年,林雪燕面对父亲离世,感叹人终究会离开、重要的是活下来的人如何活得好,她祈愿多拍激励人心、对人有所启发、也能感动人心的电影,“放眼网上太多负面新闻,影视创作者就像提着一把火炬的人,引领、散发更多光给有需要的人。” 问起计划,她放话希望拍一部如海啸般卷起万层浪的狮城MeToo电影,“由于有了互联网,现代女性遭受性侵霸凌,能在网上为自己发声、争取女性尊严,但在二三十年前,女性若碰到性侵害,能去哪里哭诉?不一定只在演艺圈,在社会职场上不也隐藏着不为人知的性侵事件?她们能说出口吗?要尊严还是要工作?恐怕更挣扎也更难。” 她希望透过拍一部狮城MeToo电影,背景设在七八十年代,给予女性维护人权自我审视的空间。 记者问,若拍MeToo电影,谁会是她闪过脑海的人选?她点名黄暄婷,拍“After Dark 2”之“411”,凭“鬼妓女”角色入围亚洲电视内容2023最佳女配角的黄怡灵,还有《剃头刀》女星高艺,笑说她们若演绎起年代感的女性应该不错。 既然拍MeToo故事,参演者会否需要宽衣解带、做出大尺度演出? “主要是专业吧,透过镜头来说故事。”林雪燕笑说。 她认为MeToo题材能为社会上受到性侵害的女性发声,不过,动念拍摄之前,找到投资金额是关键,一旦找到金主,就能启动MeToo筹拍程序。 赞宗子杰勤奋“不容忽视” 提到执导《流》片,故事概念源自林雪燕:“我是《流》片的故事人与导演,但必须感谢午言媒体的信任,大家出钱出力要搞好电影。” 说到《流》男女主角,她赞来自台湾的郭书瑶很专业也很有想法,“我和她虽然差了几个年代,但很聊得开。” 至于男主角宗子杰,她认为对方态度很认真也很勤奋,是新生代中不容忽视的演员。 既是监制、故事人也是导演,在男性主导的狮城影视圈站稳一席位的林雪燕,可有最满意的作品? “没有,我的动力永远是下一部,哈哈。”她爽朗笑说。
7月前
(新加坡3日讯)演出一场以凶神恶煞的眼神瞪何盈莹的戏,“星二代”黄暄婷隐形眼镜都掉了出来。 新传媒艺人黄暄婷、张哲通、孙政、张奕恺、陈楚寰等,上个月17日前往台北进行8天的表演培训课,有所收获的他们与《新明日报》分享了上课的点滴。 黄暄婷表示当听到有机会参与这个程,就马上向经纪人毛遂自荐,“因为我一直以来都希望可以有机会上一些演艺课,这次是很完美的一个机会。” 黄暄婷表示表演培训课让她大开眼界,其中声音课让她收获最大,“我们跟声音老师学习如何用身体发出不一样的声音,而一直以来我都希望在演绎角色时,可以为不同的角色设计不同的声音。” 她分享每天上课前都需要用抹布来抹课室的地板,“以我的理解,这就好像是对课室的一份尊重,大家都要照顾课室。再来就是我们在抹地板时,都会注意呼吸,可能这也是静坐的一种方式,让我们静下心后才开始上课。” 黄暄婷也分享在课堂上发生的趣事,“我跟何盈莹有一场戏是我需要很凶的,我就用眼睛瞪着她,结果瞪到我的隐形眼镜掉出来,但老师并没有喊卡,所以我们只能硬着头皮继续演完,当时我觉得蛮好笑的,所以一直在忍着不要笑出来。” 张哲通分享    诠释猫发春趣事 张哲通说:“我很喜欢上表演课,希望下次自己可以安排上表演课。” 张哲通也在培训课学了很多,见识了很多,“课堂上有好几位制片人、导演和得奖演员包括王小棣、百白、曾冠东、安哲毅等前来讲课,让我见识到在台北演艺圈更多元的作品。” 张哲通也分享遇到的趣事,“在上声音课时,老师都会要我们马上示范某个声音做练习。有一次,老师就说,‘现在要你们模仿猫发春的叫法’,全班笑翻,结果每个人模仿后我才发现,原来猫发春还有这么多种诠释。” 张奕恺:大开眼界    发现全新的自己 张奕恺表示这次上课对他的生活历练很有帮助,“生活历练是演好戏的一把利器。我也很喜欢上表演课,因为我觉得每一次拍完了一部戏,需要一切归零。学习戏剧就是学会解读自己、了解社会、释放情绪,并大胆地沟通。” “在这8天里我发现了全新的自己,更了解自己的内心。我们做了很多肢体和声音的训练,仔细感受我们的每一寸关节和气息。这个课程也让我大开眼界,亲眼看了老师的表演,让我知道什么是真正的演员。” 张奕恺也分享了在上课期间遇到难忘的事,“小棣老师和我们分享了一个关于罕见疾病的视频,让我百感交集。同时也很想参演类似的戏剧,为社会或任何一个人发声,我会很开心。另外,她也让我们出去和任何一位当地人简单聊天,因为她认为演员就是要懂生活才能把戏演好。最后她说了一句,当演员‘it’s not about you’让我深刻印象。”
7月前
(新加坡13日讯)重头剧《金色大道》的拍摄工作即将进入尾声,剧组昨午开放媒体探班,场景是在古德威尔屋举行的一场婚礼,现场艺人包括黄暄婷、洪凌、邓伟德、田铭耀、陈泂江、潘玲玲和何盈莹。 小阿姐黄暄婷在剧里饰演的角色李珍玉,视力只有20%,只看得到别人的轮廓,视力也会逐渐退化。 黄暄婷表示在开拍前有去新加坡视障人士协会跟视障者聊天,“了解他们平时的生活作息,也有观察他们如何走动以及看东西。他们其实是可以看到对方的轮廓,但就是找不到一个焦点,所以当他们在看着你的时候,你可能会认为他们在看着其他目标。” 把角色节奏放慢 黄暄婷也表示自己的戏份都在新加坡,并没有像其他演员到外地取景,“我是卖咖啡的,主景在咖啡档口,虽然看不见,但我对整个环境都很熟悉,所以当你在喝我泡的咖啡时并不会知道我患有视觉障碍。”不过黄瑄婷表示自己并不会泡咖啡,所以有请老师指导。 香港3届视帝黎耀祥早前来新加坡授课,黄暄婷表示最大的收获是了解到拍戏时的节奏感,“以前我在演戏时都没有想到每个角色都会有不同的节奏,而且节奏不单只是说话,也包括动作和反应。这也让我想到,如果把节奏还有说话的语调改一改,那我演每一个角色都可以很不一样。这次的角色我就给李珍玉设定一个比较慢和稳的节奏。” 首次合作 洪凌与孙政有默契 洪凌饰演的角色李珍婷是黄暄婷的“妹妹”,也是个非常聪明的女生,也非常清楚自己要的是什么,不过在追求自己的“金色大道”时碰到了很多不好的事情。 洪凌认为这个角色吸引人的地方在于她很开朗活泼,“就像是戏里的一个小精灵,大家不讲话时,她就是那个会有特别多想法的人,很有灵气,所以我觉得观众会蛮想要看到她的。” 不过洪凌表示自己和李珍婷的性格完全相反,“有李珍婷在的地方,她就会是主角,但现实中的我只会默默地坐在一旁。” 洪凌也提到在黎耀祥的授课中学到人物设计,“李珍婷其实也是一个活泼的妹妹,所以在说话时节奏要比较快和高音,但姐姐(黄暄婷饰)的性格比较安静,所以说话的节奏需要比较慢。这是我之前没有想到的,我都是以自己的看法去诠释,现在有一个老师在,又是针对剧本教导,我觉得非常好。” 剧里洪凌和孙政的对手戏最多,虽然两人是第一次合作,但在试镜时已经默契十足,“其实一开始我们是单独试镜,但孙政当天刚好早到,所以监制和故事人就让我们对戏,我们直接对了我们戏里最重要的那场戏,感觉特别好,他飙泪我也飙泪,监制他们则猛点头,所以一试完镜我们的角色就马上定了。”
8月前
(新加坡7日讯)母亲节将至,星二代如何为妈妈庆祝母亲节? 黄暄婷:崇拜她的勇敢 黄暄婷表示今年计划带妈妈林梅娇去吃一顿好吃的素食,然后到海边散步。 在她心目中,妈妈是个善良、简单、有爱心的人,“最近也开始了解妈妈每次说的‘其实幸福很简单’。”她最崇拜妈妈的勇敢,“需要的时候都会很坚强的面对人生。” 她认为做过最感动妈妈的事,就是在小时候为妈妈做了一本手工记事本,“里面有很多我们的照片和小卡片。不过现在工作很忙,很少亲手做礼物了。” 今年母亲节,黄暄婷想对妈妈说:“母亲节快乐!永远开心健康。” 陈一心:她从容面对困难 陈一心表示将和往年一样,准备丰盛的一餐以及送一些妈妈向云喜欢的礼物,为她庆祝母亲节。 在陈一心的心目中,妈妈是个温暖且善解人意的人,“有时候有点太无私了,所以身为她的女儿,希望她能自私一点多关心自己。” 她最崇拜妈妈的谦虚和坚韧,“尽管在生活上或事业上面对无数的挫折和挑战,妈妈从未退缩或放弃。她的谦虚也体现在她处理任何困难时的优雅和从容。” 做过最感动妈妈的事,她笑说:“不知道,因为爱是无法计算的。我也认为自己永远无法回报她给我的一切,所以我会一直努力让我的父母过上好的生活。” 今年的母亲节,陈一心想对妈妈说:“谢谢你,尽管我和哥哥(陈熙)都不擅长表达情感,但相信我们的行动能让你知道,你对我们有多重要。希望你可以更多地关注自己的需求,同时让我、爸爸和哥哥多照顾你。” 郑颖:妈妈“万能”! 郑颖一家人到泰国曼谷游玩,为妈妈洪慧芳庆祝母亲节,“隔了几年我们终于可以全家一起出国。妈妈这几年一直希望我们能再次一起出国,这次的飞机票和酒店费都由我来付,也算是我给她的母亲节礼物吧!” 在郑颖的心目中,妈妈是个无论多累,只要是对待她爱的人,她都会花很多心思和精力让身边的人开心。 而郑颖最崇拜妈妈的“万能”,“她除了很顾家、厨艺非常棒外,她也是个非常出色的演员,让我学会了怎么顾家和变得很独立。” 今年的母亲节,郑颖想对妈妈说:“这些年来你真的辛苦了,但《花路阿朱妈》终于证明了你的实力。接下来一定会越来越好,也非常期待更多的好作品。我们也长大了,所以希望你能很放松地追求梦想,做你想做的事。母亲节快乐!”
10月前
(新加坡19日讯)徐彬在本届的《红星大奖》中没有入围任何奖项,他坦言确实失望,但因工作太忙,没时间安慰自己,并正能量满满表示:“明年再接再厉!” 《红星大奖2023》15日公布演技奖项入围名单,上一届的最强CP徐彬和黄暄婷双双落空。除了两人再结情缘的《遇见你,真香!》,徐彬还有一部作品《哇到宝》,但都没有入围。 徐彬早前接受媒体采访时坦言确实有点失望,随后记者联络徐彬谈到如何安慰自己时,徐彬表示:“其实最近我工作上挺忙的,也没有太多时间去想这件事情,所以我觉得这是最好的方式,哈哈哈……” 没有入围粉丝也难免会跟着一起失望,对此徐彬表示:“明年我会再接再厉,也谢谢大家的支持。我只能够把自己的本分做好,继续努力把戏拍好。希望下次还有机会能够得到评审们的青睐。” 觉得没入围的原因会不会是因为角色或故事内容不够精彩?“我觉得都还好吧,可能就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品味。” 徐彬也认为一部剧是否成功也是要靠天时地利人和,“不代表每个人很努力、很卖力去演,剧组非常用心,就能得到我们期待的回报,因为当中有很多不可控的因素。” 当被问道本身需要加强的部分时,徐彬认为学无止境,“我觉得需要不断让自己去学习,一直在自己的专业方面多提升,把自己的工作做好就好了。”他更笑说:“其实我觉得我也挺努力的,不过还是需要更加努力!” “过江CP”吸睛力灭了? 徐彬也对《遇》里的搭档黄暄婷没有入围感到可惜,“即使我没有入围,但依然希望跟我合作的演员们能够入围。” 上一届的最强CP双双落空,是否觉得“过江CP”灭了?“不会,我觉得‘过江CP’一直留在观众的心里,因为每一部剧都有它的精髓,有属于自己的故事以及创作理念,并擦出不同的火花,所以同样的CP即使出现在另一部剧,也不代表会看到之前CP的影子。” 入围角逐视帝的演员当中,徐彬表示最看好的是许瑞奇,“他在《你的世界我们懂》里的表现确实很出色,而且这部剧的讨论度很高,所以我觉得他的希望应该比较大一点。当然不管谁最终站在奖台上,都是对他们为角色付出的一个鼓励。”  
1年前
1年前
1年前
2年前
(新加坡16日讯)狮城电视新生代花旦黄暄婷日前通过社交媒体发“寻人启事”,希望借助网民之力,找回儿时随母亲到剧组时认识的小演员肖力源。过了两天,黄暄婷开心地在社媒宣布已找到对方,更已在昨天见了面,艺人陈凤玲也在场。 肖力源以童星身份出道,作品包括电视剧《萤火虫的梦》、《孩有明天2》、《阴差阳错》等,也曾出演陈子谦导演的电影《4:30》,以及梁志强导演的《跑吧孩子》。 黄暄婷发出“寻人启事”后,在《萤火虫的梦》与肖力源合作的陈凤玲回复黄暄婷的帖子,说她时不时也会想起肖力源。黄暄婷承诺如果找到肖力源,也会助陈凤玲与他重逢。 因拍戏桥段激发她寻人 黄暄婷昨天傍晚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说:“其实我想找他很久了,但过去几年一直找不到,问朋友、演艺圈的人,大家都没有联络。这次在拍新戏,有一个剧情是小时候的玩伴,让我想起肖力源,我就决定要好好地找他。” “发上网之后,有很多人在我的社媒留言说‘我们也记得他’,但没有人有他的联络,后来终于看到他的一个朋友联系我,我就马上跟他要了力源的号码。” 三人是于昨天约在一家咖啡馆见面,黄暄婷看到肖力源,忍不住发出“啊”的一声。 黄暄婷说,对两人儿时最深刻的记忆是:“在新传媒的休息室一起玩很多游戏、看电视、过时间。”而昨天三人见面时,都觉得不可思议, “毕竟时隔15年,大家好像有改变,又好像没有改变,我们都觉得很奇妙。” 他们聊了两个小时,分享大家这15年在干嘛、生活近况等。黄暄婷之后去拍戏,肖力源也跟着她到拍戏现场,跟工作人员打招呼。 黄暄婷透露,肖力源没演戏后,专注学业,是硕士毕业生,现在在企业上班。
2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