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骚扰

2天前
(新山29日讯)10年前买房入住以来相安无事,不料今年农历新年前却无端端遭大耳窿上门骚扰,原来是前屋主在新加坡欠下高利贷,令现任屋主遭受池鱼之殃。 事主韦先生(24岁,销售员)与妻子卢小姐(24岁,销售员)今日在行动党柔佛再也州议员廖彩彤的协助下召开新闻发布会,叙述事件经过。 卢小姐指出,他与丈夫所住的柔佛再也安格烈20路房子,是家人10年前透过中介购买,入住多年相安无事,没想到却在今年2月初遭大耳窿上门骚扰。 她说,本月2日凌晨,邻居突然告知其住家前面著火,她与家人查看后发现,住家竟遭人掷汽油弹,轿车和屋顶皆遭殃。 “根据大耳窿在屋前留下的告示,我们发现欠债者是前屋主,因此到社交媒体群组发文寻人,要求对方解决问题。” 她表示,随后一名自称是前屋主前妻的女子联系他们,并协助偿还了5000新元(约1万7750令吉)。 “该名女子将款项转入大耳窿提供的新加坡银行户头后,将转账收据发给我们,我们也发给大耳窿,对方当时声称没问题了。” 正当两人以为问题已解决之际,没想到住家前日又再遭大耳窿跑腿抛掷汽油弹纵火,大耳窿还声称之前偿还的5000新元只是利息,要他们再还钱。 “对方甚至找到我妹妹的照片发给我,恐吓我说如果不还钱,就会骚扰我的家人,也会放火烧邻居的家。” 她说,两人在上次住家遭纵火后就安装了监视器,他们在本月27日凌晨透过监视器获知住家遭人纵火,涉及者共有3人,他们乘车而来,一人张贴讨债告示,一人丢汽油弹。 “我尝试联系前屋主的前妻,希望他们解决问题,但如今已联络不到对方。” 韦先生表示,相信前屋主在未改身份证地址的情况下,向新加坡的大耳窿借钱,因此大耳窿如今“认屋不认人”,一直恐吓骚扰他们一家。 “我们没有欠债,欠债者是前屋主,希望大耳窿不要再上门骚扰,我们一家有老有小,如今天天提心吊胆,担心家人的安全。” 行动党柔佛再也州议员廖彩彤呼吁马新警方加强跨国加强合作、严厉执法,以减少这类大耳窿讨债事件一再发生。 她说,从事主的遭遇可看出,大耳窿的行径已越加猖狂,他们找不到欠债者,就把目标转移到新屋主身上。 “大耳窿也不断恐吓无辜者,扬言会骚扰事主的家人和邻居,行径猖狂,已经造成生命威胁。” 她指出,从大耳窿跑腿留下的告示可见,很多大耳窿都是新加坡的非法借贷集团,聘请本地跑腿纵火。 此外,廖彩彤也提醒民众,小心提防层出不穷的网络借贷诈骗陷阱,切勿掉入网上借贷的圈套。
3天前
1星期前
1星期前
2星期前
3星期前
4星期前
4星期前
1月前
1月前
(新加坡20日讯)涉嫌骚扰女学生,被大学纪律部门召问话,硕士生不满部门做法,两次发电邮威胁对方若再骚扰自己,他就会拿刀到办公室捅对方的喉咙。 《联合早报》报道,马来西亚籍被告约翰阿里夫(36岁)事发时是南洋理工大学黄金辉传播与信息学院的在读硕士生。他昨天(1月19日)在新加坡国家法院承认一项恐吓的罪名,被判坐牢3周。 案情显示,学院接获通报,指被告涉嫌骚扰女学生。学院随即展开调查,并在完成调查后将事件交由南大的纪律部门接手。 纪律部门在2023年4月25日下午2时28分,通过电邮通知被告,指部门接获了与他相关的不当行为投诉,要求被告与他们见面谈话。 庭上透露,被告在一小时后回复,但并非同意见面,反而是发出了一封恐吓电邮。 在回复中,被告警告纪律部门不要再以调查事宜来骚扰自己,不然他会报警处理,并会拿一把刀插进对方喉咙。 被告不久再发出一封恐吓电邮,并强调他刚所说的都是认真的,且他说到做到。被告也指出他隔天就会拿刀来到学校,并会砍伤每一名办公室职员的喉咙。 收到这两封恐吓电邮后,纪律部门的职员立即通知校方。校方建议职员暂时在家办公,直到被告被警方逮捕。庭上未透露被告何时被捕。 纪律部门在隔天就向被告发出驱逐令和无接触令,禁止他步入校园或与校园人员交流。 庭上透露,被告患有分裂情感性障碍(Schizoaffective Disorder)和强迫症(Obsessive-compulsive disorder)。不过,控方指出,被告的病情与他的罪行没有任何关联。 考虑到被告的罪行和求情等因素,法官最终判被告坐牢3周。
1月前
1月前
(新加坡15日讯)女子申诉,邻妇频频来住家骚扰,不仅窥视家中情况,还在窗户上留下一堆指纹,最后她无奈报警,也在走廊墙贴告示提醒门口已安装电眼,他人切勿触碰窗户。 住在勿洛北路第108座的杜女士(45岁,销售员)联系《新明日报》,称过去半年一直被同座组屋的一位妇女骚扰,让她感觉非常烦躁。 杜女士告诉记者,自己去年中买下一间三房式单位,随后着手装修。 去年七八月时,一位陌生妇女经过,看到杜女士的单位在装修,便好奇停下观看,还主动搭话。 杜女士见对方似乎没有恶意,原以为只是寻常邻居间联络感情,就开始与对方攀谈。不料自此以后,妇女就频频出现在她家门口。 “她一直问长问短,还让我不要装修了,叫我赶紧回家。” 杜女士说,妇女三天两头就会不定时上门,一直劝告她不要大肆装修,一周至少上门三四次,并且重复一样的话语,让她觉得十分烦躁。 由于不堪受扰,杜女士跟家人提及此事后,她的母亲等家人也劝妇女不要再来骚扰了,但对方就是不予理会。 杜女士之后在家门口安装电眼,拍下了妇女上门的情形后,把视频公布在网络上。 插腰抓铁门    窗户留一堆指纹 根据一段长达10秒的电眼画面,白发苍苍的妇女站在单位前,一手叉腰一手抓着铁门,不断探头查看屋内情况。 不仅如此,杜女士还指妇女曾多次触摸她家窗户的玻璃,留下一堆指纹,让她事后必须费时费力清理干净。眼见多次沟通后妇女还是频频上门,杜女士最后无奈报警处理。 其它受访邻居皆表示认识妇女,不过说对方不曾上门骚扰或窥视他们。记者走访妇女的单位,但对方不在家。 另一居民陈太太(61岁,邮政员)透露,从数年前妇女的老伴去世后,对方一直独居。警方受询时证实接获通报。
2月前
(新加坡30日讯)送货员投诉女邻居骚扰长达5年,报警和将事件放上网后,女邻居仍继续骚扰,甚至戴上帽子遮掩,避免被电眼拍下。 住在义顺22街组屋的居民赵先生(43岁,送货员)早前向《新明日报》申诉,指5年来不断遭受女邻居的骚扰,包括辱骂、涂鸦、制造噪音、倒水、扔垃圾等,而尽管他已报警20多次,但仍无法阻止女邻居猖狂的行为,于是决定安装电眼收集证据。 获悉赵先生的遭遇,其友人将收集到的证据视频发布在TikTok上,引起大批网民的关注。目前已经发布有关视频超过40个。 根据最新一段视频,一名妇女戴上白色的遮阳帽和口罩,手上拿着一个止痛药贴,低着头缓缓走到赵先生的家门前,然后将药贴黏在木门上。过程中,她不断拉低帽子遮掩,最后走回隔壁单位,并脱下帽子。 针对视频,大部分网友觉得女邻居的行为离谱,有人还留言说:“那么努力打扮,我们还是一眼看穿,下次还要再努力。” 记者再次联络上赵先生,他受访时说,自从将视频发到TikTok之后,女邻居曾说:“不要以为你放TikTok我不懂”,骂人的次数变少了,但却在深夜制造噪音,骚扰行径也不时发生。 女邻居被指在午夜大喊 另一位邻居哈惹(74岁,退休人士)受访时透露,最近女邻居制造的噪音更夸张,自己最近复诊时,健康状况欠佳,血压偏低。 “她最近常在午夜大声喊叫、大力关门或者制造很大声的声响,她一直这样干扰我,我的生活真的严重受影响。”
2月前
2月前
3月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