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陈熙

(新加坡12日讯)家教根植游子心!陈熙伦敦过农历春节,大年初一通过手机视讯向父母下跪拜年! “我原以为自己是新加坡人,比较‘红毛派’,其实不是,原来我很重视过年,我还会去庙宇拜太岁,我跟父母拜年时还是一样会下跪。” 远在英国伦敦的陈熙受访时告诉《新明日报》。 下跪拜年是陈家秉持的传统家教,身为家中小辈的陈熙、一心,打从童年开始过年除了跪父母,也必须跪祖父祖母、外公外婆。 尽管外公外婆已逝世,但春节拜年下跪的礼俗不变,只是,陈熙用手机视讯越洋向父母拜年时,居然双脚跪着,家教礼俗并没有因留学消失,下跪的那一刻,陈熙直言很想上前拥抱自己的父母亲。 “我很想家啊!因为距离远,更珍惜相处。”向云与陈之财见儿子拜年,也Paynow了红包给他,令人不得不叹服科技带来的便利。 陈熙叹说,因外婆去世,今年春节家人都到峇淡岛避年,幸亏他还有远亲在伦敦,会一起吃火锅过年。 “吃火锅超贵,食材价钱是新加坡的一倍。” 伦敦目前的气候约8度,租房附近有好几家华人餐馆,一到餐馆,就能听到熟悉的口音,不是来自中国,就是来自新加坡的“自己人”,向来怕热的陈熙喜欢伦敦寒冷的天气,除了家人,他也很想念母亲向云的有机鱼生,还有他爱吃面薄,但在伦敦就是吃不到。 “不过,今年春节我还能吃到黄梨挞,是几个新加坡朋友带进来的。” 坚决不要妈妈金援    平台卖画作赚零钱 陈熙坚决不要父母金援:“其实,我刚交了学费、房租,也没什么钱了,但我不想再麻烦他们,更不想依赖他们,我会积极找工作,为自己创造机会。” 陈熙透露将设立平台卖画作,赚一赚零用钱,自给自足。 心疼妹分手    早把崇喆当弟弟 问起妹妹一心与崇喆分手,陈熙说听到他们分手的那一霎那,一样措手不及:“我很难过,他们从疫情开始,在一起5年了,我早把崇喆当成我弟弟,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挺担心妹妹,不过我也知道妹妹事业心很重,正努力拼事业,希望她接下来都会顺顺利利,妹妹一定能挺过去!”
1星期前
(新加坡29日讯)伦敦探亲执行看中300欧元包包,爱儿一句“你买包包的花费,等于我一个月饭钱”,令阿姐向云听了很心疼! 向云与丈夫陈之财和女儿陈一心3人去年年底飞到伦敦,跟在伦敦修读艺术文化管理硕士课程(Arts & Cultural Managment)的儿子陈熙一家四口团聚。 向云受访时向《新明日报》感叹,陈熙省吃俭用,她担心儿子不够钱用,曾经汇钱过去,陈熙却原封不动把钱退还给父母,并表明会一力承担自己的花费。 “他今年9月考试,明年1月毕业,之后会在伦敦工作一段时间才回新,在伦敦那些日子,见到儿子要买什么都想很久,伦敦学费、房屋租金都很贵。有一次我在看一个包包,大概三四百元,儿子看到就说,那个包包的价钱,等于他一个月的伙食费,听了让我好心疼。” 游欧期间,女儿当起向导,天天上网查询旅游好康,带父母到处去,向云看到女儿非常懂事贴心,非常欣慰。 经历手头紧窘境 今年春节贺岁片又见到阿姐向云,实现了她每年都拍电影的愿望,“感恩林德(电影公司老板)考虑到我,对我来说也颇有收获,原来我拍戏说方言是如此顺口。” 在《钱不够用3:全部够用》中,向云与辉哥经营着潮州粥店,对白除了华语,也夹杂潮语,向云赞辉哥个性可爱、很会照顾人,“只是开拍初期他生龙活虎,之后越来越少话,可能太累了。” 梁导赞辉哥在《钱》中演技比李国煌好,向云被问则表示辉哥演的是自己,充满喜感;李国煌的角色很难演,让人见到很不一样的演绎方式。 向云在《钱》中占戏不轻,“钱”事说不完,现实生活中也经历过手头最紧的几年,特别是那段孩子仍在念书的日子:“除了教育费,还有补习费,孩子哪科成绩较差就补哪科,每个月一下还这一笔,一下又还那一笔,感觉左手进右手出,手头很紧,但回头看,我很欣慰,两个孩子都很争气!” 向云说的是大多数小市民的写照,“像处于创业阶段,买房子、结婚、养孩子,统统都要钱,所以我很能了解那些结婚之后马上有孩子的夫妇,应付生活所需确实不容易。” 年过六十,来到人生另一阶段,现阶段的向云认为钱要多少才够用? “到了这个年纪,需要的其实不多,真正有必要的钱才花。”向云看得很通透。 尽管龙年的脚步越来越近,但由于向云母亲周葵于去年9月去世,至今仍处于哀伤中,来临的春节,她与家人将低调过年,不上门拜年,不派红包,并会到峇淡岛避年。
3星期前
(新加坡17日讯)9月初飞英国伦敦修读硕士,一年学费加生活费恐需10万新元,星二代陈熙表示,他打算全部自己扛! 《新明日报》报道,陈熙将在来临9月到英国伦敦国王学院修读一年的艺术文化管理(Arts & Cultural Management)硕士课程,由于下个月初就飞,陈熙近期忙得不可开交,除了投入新公寓装修,他也积极上课自我增值,包括日语课程、九型人格学院课程,从而认清自我,更清晰内心取向。 说到飞伦敦,他说:“其实早在2019年已申请过去(伦敦),碰上疫情来袭,加上我又忙于拍长寿剧,才耽搁下来。” 签约新传媒四五年,陈熙横跨5与8频道,5频道长寿剧有“KIN”、“Reunion”;8频道则拍了《我的万里挑一》,甚至在《你也可以是天使4》与妈妈结戏缘,发展不过不失,约满后他选择离开,但乐于采取部头约形式合作。 问起发展,陈熙直言:“可以做得更好!” 暂别演艺圈,是否觉得当艺人没有安全感?“其实做哪一份工作都没有安全感,当今社会必须‘周身刀’,我攻读艺术文化管理,包含的科系范畴很广,从宣传到行销,我想当一个既能保持创意,又具备市场管理策略想法的人,毕竟,世界已经不同了!” 陈熙想得很长远,思虑周全,与他一张稚气的脸并不相符。 他计算过,飞英国攻读硕士课程,学费兑换新元一年约5万元,“将我5年的储蓄掏出,另外还得飞过去物色住宿,加上生活费恐怕要10万以上,总数我不确定,不过,我会努力将开销控制在8万元之内。” 有考虑跟父母伸手吗?“不要劳烦父母,我全部自己扛,不只不要他们帮我,我还想倒过来帮父母一把!” “会很想念家人” 离开亲人飞伦敦,陈熙内心万般不舍:“我会非常想念父母与妹妹。” 已是三十而立年纪的陈熙,会否在异地物色金发洋妞当女友?“金发洋妞?不会啦,我的个性比较‘华人’,对我来说,两人相处最重要是有相同的价值观,但现在,先稳住学业、事业再说。” 他也有感而发:“很多人都很拼,但一直忘记自己内心的那把声音,有没有达到自己的要求?有没有进步?这都是我在反思的,像在冠病期间,世界仿如静止,但我经常宅家画画,内心喜乐。我深信,艺术创作真能表达出自己的内心。”
6月前
(新加坡7日讯)趁儿子出国深造前,新加坡男艺人陈之财与儿子陈熙7天“父子双人游”台湾,自嘲收获最大的是“红豆冰”,即被台湾的小黑蚊叮得双腿红肿满是包。 《新明日报》报导,陈之财日前在IG晒出多张与儿子陈熙台湾旅行的照片,父子二人打卡不少景区,不过照片中却不见妈妈向云和妹妹陈一心。 以往陈家旅行都是全家出动,不过这次情况特殊,陈之财透露,是因为向云和一心正各自忙着拍摄长寿剧《只此一家》和《金色大道》。 他说,陈熙很快就要只身前往英国深造,为了把握和儿子相处的时间,所以决定和陈熙来一趟“父子双人行”。 他说:“临行前,陈熙还催我快点定下旅游行程,还说如果赶时间,我们就去巴厘岛一些比较近的地方玩几天,但其实我早就偷偷定好了去台湾的机票。” 父子二人轻装出游,只拖了一个小型行李箱,在远离城镇的地方游览不少大自然美景。 然而,这次旅途中最令人印象深刻的经历,既不是沿途美景,也不是当地美食,竟是父子俩一身的“红豆冰”。 陈之财说,这次在台湾碰到的小黑蚊(铗蠓,是一种体型微小的吸血昆虫),不属于蚊科却比蚊子还要毒,被叮的话,红肿要一周到两周时间才能消下去。 “我们两个人双手双脚加起来应该都有百多粒!真的很痒很痒,我们抓到皮都破了还是很痒。” 两父子如朋友 无所不谈 这次旅途,也让陈之财发现了自己和儿子的另一层“关系”。 他说:“我们无话不谈,什么都能聊,我发现原来我们不只是父子,还是朋友。” 有关新传媒艺人崇喆曾向陈之财讨教如何演好警察角色的问题,陈之财表示自己只是提了一个小意见,并不算“教导”。 “我只是给他提了个小建议,即‘当警察眼神不能飘’,但是他真的很用心在听,非常可爱。” 6月6日恰好是陈之财和向云的结婚34周年纪念日,他还特地为这天理发庆祝。 他说:“我们今年是‘琥珀婚’,34年走下来不容易,就像琥珀一样需要很多年才能成形。这次我们简单庆祝,只是一家人会和有几个亲戚朋友到一家餐馆吃薄饼。”
9月前
11月前
2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