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苦瓜汤

最近刷小红书看到一款吸睛的汤,据说是由前哈佛大学专研癌症与免疫教授高桥弘医生所研发的食谱。这款“哈佛蔬菜汤”的食材只有4种:包菜、洋葱、红萝卜与南瓜,据说能抗癌提高免疫力;但小红书的广大群众纷纷用来当代餐减肥,还分享成功案例。当然,这款爆红的“哈佛蔬菜汤”还没来得及被纳入2022年出版的《四季里的港式汤水图鉴》。广东人对汤的标准,实在是太讲究了。即便作者是嫁到香港的台湾媳妇,但写得出42种汤水的她,看来已滋养出香港人的煲汤魂与喝汤胃。 大马华人已经很好地继承香港煲汤喝汤文化,我更有兴趣了解港式汤料是否与我们不同。最令我惊讶的是霸王花无花果排骨汤,武打女星的名字包装下其实是仙人掌家族的花朵,而它的果实就是火龙果。霸王花煲汤味道无法想像,但感觉总比火龙果煲汤靠谱得多。 还有一款花,是我年幼时家里种过,用来滚汤喝的不知名花,终于在这本书认识了它的真名——夜香花。作者试过用味道清淡,咀嚼时有微妙草味的夜香花来煎蛋,还做成天妇罗;但觉得最适合的还是煮冬瓜滚汤。我吃过的版本就只有妈妈牌江鱼仔煎蛋夜香花滚汤。现在还得好好回想当时吃的季节,是否只是作者书中的8月底至10月初这不足两个月的花季? 改名换命图个好意头 广东人的煲汤文化里渗透着华人趋吉避凶的习惯。只要建筑物里的楼层用3A取代4的时候,都可预判发展商大多是华人。同理之下,不吉利的猪血变猪红、干巴巴不好听的猪肝变猪润、难登大雅之堂的鸡脚变凤爪、念起来像“输瓜”的丝瓜改名为胜瓜、不想生活吃苦就把苦瓜雅称为凉瓜。改名换命,图的是一个好意头,也包涵了对美好生活的期许。 话说如此,大马的苦瓜汤好像还是叫苦瓜汤。我喝过最便宜最好喝的苦瓜汤是在柔佛士乃,单位数的价位奠定了柔佛士乃苦瓜汤“平、靓、正”的汤品江湖地位。大马的苦瓜汤大多有猪骨汤底或猪内脏;台湾苦瓜汤的特色则是使用白玉苦瓜,为容易甜腻的卤肉饭增添一股清新。港式苦瓜汤用的则是造型像大槌子的雷公凿苦瓜和凹凸纹路不明显的油苦瓜。 年关已至,苦瓜汤再好喝再优秀也无法登上团圆饭桌,这是广大华人同胞的共识。妈妈们应该忙着到海味店买鱿鱼、瑶柱、蚝豉、花胶;为一锅锅新年靓汤做最好的准备,慰劳游子的身心疲惫,也预祝来年丰衣足食。好了不写了,我要去吃近期一见钟情的加影辣汤了!
2星期前
上午十一点半机飞首都。原可在市区吃完早餐再出发,性格使然,不想紧张。去机场附近解决吧,可以慢条斯里喝茶。好友建议苦瓜汤。 开始会喜欢苦瓜,就表示"成熟"了。少有听过黄毛小子会欣赏苦瓜的吧。 要体会苦瓜的清逸和回甘,须经历一番红尘纷擾:"想不到当初我们也讨厌吃苦瓜,今天竟吃得出那睿智愈来愈记挂。青春的快餐只要求快不理哪一家,哪有玩味空档欣赏细致淡雅。"陈奕迅多年前那么唱过。 也有说苦瓜汤只能在柔佛州吃到。印象中槟城、怡保、关丹和东马城市比较少见,但首都确实有好几家。小贩中心偶有遇到,也不知是不是南马人经营。 雪州八打灵倒有一家苦瓜专门店。除了汤,还有各类海鲜和肉类炒苦瓜。比较特别有咸鱼花腩苦瓜、肉饼蒸苦瓜和峇拉煎苦瓜。素的有金瓜焖苦瓜。最喜欢的是乾脆俐落的大苦瓜炒小苦瓜。 说回士乃。十点抵达苦瓜店,竟还没开。看了看店门贴的招纸:除了苦瓜汤 ,还有客家炸肉和豆腐。豆腐炸后还淋肉碎酱。宿酒已被阳光逼退,一看胃口顿然大开。乘等待空间,网上还看到有南乳猪脚、蒜炒肉、白菜炒虾等爱吃的小菜。正担心着两人是不是吃都下那么多,工作人员告知老板有事,没那么早开门。 罢了,看来此行和苦瓜无缘。下回再来吧。 人生没有错过可以吗?不然后来怎会碰上美味的云吞麺。看清得失,再苦也不怕。
7月前
1年前
2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