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精神分裂

4月前
1年前
1年前
(新加坡2日讯)现年44岁的江美玲性格活泼,但她开朗的外表却隐藏着不为人知的心痛和病痛。 同时照顾着精神分裂丈夫和失智家翁的她其实也是多病缠身,心脏功能一度退化到只剩21%,如今必须长期洗肾。 《8视界新闻网》报道,江美玲患上心脏和肾脏衰竭之前,曾是一名幼教校长,热衷跳舞,但她在2012年的一个学生营处理魔鬼鱼时因细菌侵入体内导致病毒攻心。 从那时起,江美玲的健康就开始急速恶化,前前后后进行了30多个手术。 忍着病痛考文凭 结果仍无法工作 “我早上带学生去滨海湾放风筝,我的手已经被割到。我又天生有糖尿病,所以抵抗力比较弱。魔鬼鱼刺到我的手,细菌进入我的血液,我当晚发烧,但是不以为意。过了几天,我才就医,那时候我到医院,心脏功能只剩21%,医生说是病毒攻心。我也只能接受。” 江美玲被告知她的器官会慢慢衰竭,日后也无法正常工作。如今,经过几次手术和调养后,她的心脏功能已恢复到49%,但双眼却持续出现血管爆裂的现象,目前已动了6次手术。两年前,她的肾脏开始衰竭,必须每周洗肾3次。 尽管如此,她忍着病痛断断续续地半工半读长达3年,坚持读完幼教管理的文凭。 “我坐着轮椅,叫我的老公推我去上课,但是读完后发现也是废掉了,因为读那么多年也是没有办法做工了。刚开始很无奈。我是白天做工,晚上读夜校,所以压力很大。有一天,我的一只眼睛血管爆裂看不见了,我就想说必须去治疗,没有办法继续工作了。” 当时,江美玲已经在照顾患有精神分裂症的丈夫谢明华。由于丈夫也因病无法工作,两人只好申请津贴,并把家里的房间出租,勉强维持生计。庆幸的是,家里3人的水电费和医药费都有津贴和补助。 “我们去申请津贴的时候真的是要把脸皮搁下,因为我还是一个很年轻的人,人家看着你,你看起来好像好好的。他们不知道我是里面的问题。” 丈夫行为脱序 无法出外工作 现年52岁的谢明华在当兵时期就被诊断患有精神分裂症,需长期服药,社区护士每两个星期也会上门帮他打针。 江美玲表示,当初有尝试让丈夫去当保安人员,但却总是接到老板的投诉,说丈夫无法胜任。 “他会做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然后老板就会说,我帮不到你,不好意思,你的老公突然跑到这边睡觉,不然就是跑去闭路电视前面的店撒尿。” 为了不让丈夫闲着,江美玲每天早上会花2个小时,和丈夫过一遍当天必须完成的简单家务事,例如买菜和洗衣服等。 开始顾家翁后 心脏功能再退化 3个月前,江美玲把失智的家翁接到家里亲自照顾。有着幼教经验的她就尝试以教导幼儿的方式唤起他的记忆。 她在家翁房间的墙壁上贴上了亲人的名字和联络号码,以及时间的图案,不断重复着教他认得家人、白天夜晚等等。 家翁的其他子女曾劝江美玲把他送到养老院,但她不忍心,尽量自己打理家翁的衣食住行,但照顾失智亲人并非易事。 她表示,在照顾家翁的这段时间里,她因为太操劳,心脏功能从49%跌至41%。 “晚上我跟他换好尿布,白天起来的时候,尿布不懂丢到哪里,整个床上地上都是大便。然后他会一直讲说晚上他看到猫、狗跑进家里,会幻听,讲有女人跑进来。” 江美玲本身不吃饭,平日都是喝营养牛奶,但家翁一天要吃五、六餐,“为了家翁,我一定要做饭,从5点多忙到晚上11点”。 16岁成孤儿到处流浪 一天打两份工过活 江美玲透露,她天生会照顾人,可能和她的坎坷成长经历有关。江美玲的母亲在她8岁那年过世,姐姐和哥哥都各自成家,独留她一人照顾患有心脏衰弱的父亲长达10年,直至父亲离世。 “我和他一个人住在宏茂桥的一房式组屋,他过世的时候,我才16岁。因为还未成年,我无法继续自己住在那里,我就到处流浪,寄宿在不同朋友的家。” 她在中学毕业后就出来工作赚钱,白天当幼教老师,晚上当保安人员,每天只睡2个小时,终于在23岁那年存够钱买下自己的一个小组屋单位。 江美玲一路走来不易,进入幼教业慢慢升职且遇上了丈夫,本以为人生就此上了轨道,但10年前的遭遇让她坠入谷底。 如今多病的她无法正常外出,也得同时照顾丈夫和家翁,她只能尽量平复情绪,乐观面对着一切。 “我就是每天要一个人关在这个屋子里,没办法透气,所以我就是要学会治理那个情绪,通过唱歌或写作。医生当初告诉我,我只有5年的寿命,但是已经过了10年,我还活着。”
1年前
1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