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硕士

(新加坡20日讯)涉嫌骚扰女学生,被大学纪律部门召问话,硕士生不满部门做法,两次发电邮威胁对方若再骚扰自己,他就会拿刀到办公室捅对方的喉咙。 《联合早报》报道,马来西亚籍被告约翰阿里夫(36岁)事发时是南洋理工大学黄金辉传播与信息学院的在读硕士生。他昨天(1月19日)在新加坡国家法院承认一项恐吓的罪名,被判坐牢3周。 案情显示,学院接获通报,指被告涉嫌骚扰女学生。学院随即展开调查,并在完成调查后将事件交由南大的纪律部门接手。 纪律部门在2023年4月25日下午2时28分,通过电邮通知被告,指部门接获了与他相关的不当行为投诉,要求被告与他们见面谈话。 庭上透露,被告在一小时后回复,但并非同意见面,反而是发出了一封恐吓电邮。 在回复中,被告警告纪律部门不要再以调查事宜来骚扰自己,不然他会报警处理,并会拿一把刀插进对方喉咙。 被告不久再发出一封恐吓电邮,并强调他刚所说的都是认真的,且他说到做到。被告也指出他隔天就会拿刀来到学校,并会砍伤每一名办公室职员的喉咙。 收到这两封恐吓电邮后,纪律部门的职员立即通知校方。校方建议职员暂时在家办公,直到被告被警方逮捕。庭上未透露被告何时被捕。 纪律部门在隔天就向被告发出驱逐令和无接触令,禁止他步入校园或与校园人员交流。 庭上透露,被告患有分裂情感性障碍(Schizoaffective Disorder)和强迫症(Obsessive-compulsive disorder)。不过,控方指出,被告的病情与他的罪行没有任何关联。 考虑到被告的罪行和求情等因素,法官最终判被告坐牢3周。
1月前
某天下午,我带着战战兢兢的心情上网查询硕士班的入学成绩。当“PERMOHONAN BERJAYA”的字句出现在屏幕时,我兴奋地紧握双拳,任由肾上腺素在体内流动,最终化作无数个“YES!”在偌大的空间里回荡。 只有上天知道,这一路走来是多么地不简单。 3年半前,结束为期两年的实习后,我被调派到砂州某个小镇的医院服务。临行前,父母的脸上写满了忧愁,而我也是万分不舍,但职责在身,唯有怀着为民服务的心踏上这陌生的土地,努力适应新环境。南中国海把马来西亚分割成两半,我原以为这距离不算什么,血浓于水,又怎么会被那湛蓝的海水稀释掉了呢?但我错了。 一晚,天空突然下起倾盆大雨,厚重的雨帘无法屏蔽来自西部的信号,手机响了,是母亲的来电。电话那头少了平日里的嘘寒问暖,反而被母亲一连串的问句取而代之。她的语气里充斥着不满,以独裁者的姿态下达命令,不得违抗。 “几时要申请回西马?” “你的父母年纪不小了,是时候回来照顾我们了。” 我摇了摇头,心有余而力不足地告知若要申请回乡,必须在当地服务至少两年才符合申请资格。 “告诉他们你的父母老了!” 我想起回乡的种种条件,唯独父母年老,并不在内。我心里想着,如果申请过程不需得到上司、院长的批准,并通过卫生部的筛选,那该有多好。我如实告诉母亲,她却不理解,认为这不过是借口。 “你不要回家了是吗?!”沉默半晌,母亲说出了这句话。我顿时百口莫辩,不管如何解释,这话题都会如打了结的毛线球般,剪不断,理还乱。雨持续下着,我的心里也下起了雨。 自那天起,父母不时挑起这个话题,而我的答复永远千篇一律,得不到满意的答案,电话那头就传来了嘟嘟的声响。不久,冠病肆虐全球,行动管制令的施行恶化了原本已僵硬的关系,我们交谈次数逐渐减少,最后竟然干脆不联系了。 相信一切是最好的安排 家庭的问题让我宛如离开水里的鱼儿般喘不过气,唯有透过繁忙的工作来自我麻醉。同时,我也为了升学而努力着。若要得到政府提供的升学奖学金,就必须符合种种条件,其中包括工作表现连续3年达到85%以上、无纪律问题,并得到上司、院长和两位专科医生的推荐信。此外,申请者还须通过入学考试及面试,才能在硕士班抢到一席之地。因此,我多了必须留下来的理由,不然转换到新的工作地点,就要重新建立人脉关系,之前的努力也会付诸东流。 那是一段心力交瘁的时期,家庭及工作同时拉扯着我,虽然表面上我似乎放下了家庭,但心里总隐隐绞痛。我并非不想回去,只是还不是时候。兴许情绪都写在了脸上,我收到了来自另一半、同事的关心,某人的一句“能陪伴你到老只有一个人,那就是你自己”,更让我茅塞顿开。 后来,我透过电台了解到“情绪勒索”这个词汇,也开始往这个线索寻找解决方案,该面对的始终要面对。 一转眼,3年半过去,如今终于苦尽甘来了。 人非圣贤,孰能无过。我希望这次可以陪伴他们,一起走完接下来的日子。虽然至今的我还未得到他们的入学祝贺及祝福,我,依旧会拍拍自己的肩膀,告诉自己“恭喜你!辛苦了!”我会继续努力学习,活出更好的自己,相信一切都会是最好的安排。 那晚,我与我的另一半在湖边的小食店点了sambal炒粿条、干炒面和泰式猪扒,简单地庆祝了一番。感恩一路有你。
2月前
(新加坡24日讯)中国男为跟随未婚妻来新工作,用1000新元(约3500令吉)买了两张假硕士文凭求职成功,东窗事发后,求情称未婚妻也丢了工作,昨天被判坐牢45天。 《新明日报》早前报道,被告张帅(译音,37岁)承认一项抵触雇用外来人力法令的控状。 调查揭露,被告于2009年至2012年到澳洲新南威尔士大学(University of New South Wales)念书,但并没有完成学业,也没有考到文凭。 被告后来回国,随后因未婚妻在新加坡工作,被告也想来新就职,于是申请高级建筑设计师的工作,在履历表里称自己拥有建筑设计系的学士与硕士学位。 被告最终于今年4月被一家公司录取,但为了申请工作准证,公司向他索取文凭。 被告于是通过微信,花了1000新元找人帮忙伪造两张文凭,一张指他于2012年7月16日考获学士学位,另一张则指他于2014年7月18日考获硕士学位,以此获得了工作准证。 今年5月29日,被告正式开工,但却没能完成被安排的工作,随之引发公司对他文凭真伪的怀疑。 被告的上司搜索新南威尔士大学的毕业生名单,没有找到被告的名字,咨询校方后也证实被告的文凭是伪造的,上司于是立即撤销被告的工作准证,接着报警。 控方指出,被告作虚假申报,提交假文凭以取得就业准证(EP),有必要严惩以阻吓其他想以类似方法取得就业准证的人。 代表律师求情时说,被告一个月内被揭发后,很快就向警方和盘托出,且也配合调查。被告的未婚妻(现在是妻子)在新加坡的职业也被毁,已经辞去工作,两人没有在新加坡获得金钱利益。 
3月前
6月前
6月前
(新加坡17日讯)9月初飞英国伦敦修读硕士,一年学费加生活费恐需10万新元,星二代陈熙表示,他打算全部自己扛! 《新明日报》报道,陈熙将在来临9月到英国伦敦国王学院修读一年的艺术文化管理(Arts & Cultural Management)硕士课程,由于下个月初就飞,陈熙近期忙得不可开交,除了投入新公寓装修,他也积极上课自我增值,包括日语课程、九型人格学院课程,从而认清自我,更清晰内心取向。 说到飞伦敦,他说:“其实早在2019年已申请过去(伦敦),碰上疫情来袭,加上我又忙于拍长寿剧,才耽搁下来。” 签约新传媒四五年,陈熙横跨5与8频道,5频道长寿剧有“KIN”、“Reunion”;8频道则拍了《我的万里挑一》,甚至在《你也可以是天使4》与妈妈结戏缘,发展不过不失,约满后他选择离开,但乐于采取部头约形式合作。 问起发展,陈熙直言:“可以做得更好!” 暂别演艺圈,是否觉得当艺人没有安全感?“其实做哪一份工作都没有安全感,当今社会必须‘周身刀’,我攻读艺术文化管理,包含的科系范畴很广,从宣传到行销,我想当一个既能保持创意,又具备市场管理策略想法的人,毕竟,世界已经不同了!” 陈熙想得很长远,思虑周全,与他一张稚气的脸并不相符。 他计算过,飞英国攻读硕士课程,学费兑换新元一年约5万元,“将我5年的储蓄掏出,另外还得飞过去物色住宿,加上生活费恐怕要10万以上,总数我不确定,不过,我会努力将开销控制在8万元之内。” 有考虑跟父母伸手吗?“不要劳烦父母,我全部自己扛,不只不要他们帮我,我还想倒过来帮父母一把!” “会很想念家人” 离开亲人飞伦敦,陈熙内心万般不舍:“我会非常想念父母与妹妹。” 已是三十而立年纪的陈熙,会否在异地物色金发洋妞当女友?“金发洋妞?不会啦,我的个性比较‘华人’,对我来说,两人相处最重要是有相同的价值观,但现在,先稳住学业、事业再说。” 他也有感而发:“很多人都很拼,但一直忘记自己内心的那把声音,有没有达到自己的要求?有没有进步?这都是我在反思的,像在冠病期间,世界仿如静止,但我经常宅家画画,内心喜乐。我深信,艺术创作真能表达出自己的内心。”
6月前
6月前
8月前
9月前
12月前
1年前
2年前
2年前
2年前
2年前
2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