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生活费

2星期前
2月前
父亲有心事时,总会长时间坐在车房角落的懒惰椅上,旁边的矮凳放着已开封和未开过的香烟盒,还有一个烟灰盆;父亲右手的食指与中指夹着香烟,任不息的火烧成烟雾袅袅,久久才吸一口。陷入沉思的父亲,样貌极其严肃,纹丝不动,仿佛一尊雕像。 我们兄妹弟三人,没人敢靠近他。 包括母亲在内,看到这场景,总刻意的闪避。因为之前有过被突然“火爆”的父亲打的经验,所以经一事长一智。自那次我被突然打得伏地不起后,知道再次眼见这种情况的时候,不该过问父亲的状况,就连用餐前的招呼都随之停止,放任父亲有一顿没一顿的,吃与不吃,由父亲自己决定。因为大家都恐惧于父亲的凶,甚至是尽可能绕道而行,或躲在房里,不出房门一步。 小六毕业后,母亲开始揭开谜底,因为承诺过只要她认为我长到够大,就会渐渐地将父亲变成暴戾个性的来龙去脉告诉我。在我帮忙撕菜或包裹糕点,同桌边聊边手做时,断断续续地说着父亲以前的故事。如果父亲在家,还要轻声细语,不时张望,生怕父亲突然出现,听到母亲提起他的过往经历,他会很不高兴的。 “父亲没受过教育,只懂得写自己的名字罢了!但这并不是坏脾气的主要原因,而是父亲自小就长时间被祖父排挤和鄙视,因此自卑心作祟,总惯用武力来保护自己。他有一个哥哥,因为哥哥密谋独占祖父留下的一块屋地,选择从父亲的火爆脾气下手,常常挑衅父亲,直到父亲按捺不住,一次吵闹中,失手伤了伯伯的背部。这正好被伯伯利用成话题,召集了村委主持公道,就这样,父亲在村长与伯伯串通的诡计陷害之下,被驱逐出乡,并且宣布脱离兄弟和家族关系。” 这是上一代兄弟阋墙之事,但影响后来家族的情谊深远。 我似懂非懂地吸收母亲的说话,母亲虽然轻松地述说,但眼神里总有哀伤,偶尔还有泪水流淌在眼眶。后来历练多了,才明白这是一种心酸,和说不出的痛。 逐渐成长的日子里,我曾尝试去与父亲亲近,想了解他更多。 但无论我用什么关怀方式,包括为父亲清洗摩托或买零食给他,他都没对我的关怀动过一次心。甚至是,我也买了他抽的牌子的香烟给他,他都心如死水,没有改变。这完全与我小时候记忆中的父亲不一样,我甚至曾向母亲问,自己不是父亲亲生的吧! 此话一出,立马被母亲骂个狗血淋头。 后来,母亲在一轮狂哭之后,把我拉近身边,脸无表情地开始另一个更加我吃惊的故事——母亲生我的月子期间,父亲急需金钱,不顾老人的忌讳劝阻,冒险替雇主放火烧芭,结果父亲自己陷困火海,双脚烧伤,据说是爬着逃离,才重见天日,捡回性命。父亲双脚不能走动,治疗了一段很长的时间,也欠了亲戚一笔医药与生活费。 从这千丝万缕的往事中,层层剖析之下,才知道原来父亲是如此艰难地挨过来的。幸好父亲没有放弃,这么多的打击之下,没选择自寻死路,依旧坚强不屈的活了下来。父亲还不断扛着因长期使用劳力工作的工伤后遗症身子,撑起这头家。 立志为父亲还原真相 升初中的某个傍晚,父亲心血来潮,骑着摩托把我载到镇上的高岗,停放好摩托后,父亲举起右手,指向远处的一个村庄,吸了一口烟,双眼紧闭着用客家话说:“那里是我的故乡。”其实那就在下岭不远处的一个村子。 我是长子,也是父亲唯一教会说客语的孩子,弟妹们都没学会。当时,我真的是年少无知,不能体会父亲的心思。当然,对父亲的热情载出门,也忐忑不安。 长大后,每当想起这一幕,用了蛮多个角度分析,我才逐渐了解了父亲当年举动的用意。归纳起来,应该配称是:父亲的乡愁。 一个不能回故乡的人,和一个回不到的故乡,会是永远的遗憾和自责。 不止如此,父亲不曾在清明时节扫墓和祭祖,想来,这更是另一种痛。 一个有着这么多故事的父亲,我知道的却太少,也有来不及帮他还愿的失落感;因此,近日来,总尝试将父亲的点点滴滴,梳理成一篇篇文章,除了还原很多误传故事的真相,也算是弥补父亲的被不公社会的践踏,就算父亲已不在,我立志不让人们再说自己父亲不好的一面。盼已回天家的父亲接受我的思念与迟来的爱。父亲,我爱你。
3月前
4月前
5月前
7月前
8月前
8月前
8月前
9月前
9月前
9月前
初升大学住进了学校宿舍,除了解锁许多生活技能,来自小城镇的我也在朋友的带领下见识到了城市的繁华。每次在打卡各种美食和景点后,我都不忘把照片发到家庭群里,一方面是为了让在家乡的父母了解我的动向,毕竟一个女孩在外哪个父母会放心;另一方面则是因为我还没有能力挣钱带父母旅行,所以只能以这种方式,让在家乡待了几十年的父母至少能通过照片看看不一样的风景。 我曾在网上看过这么一句话:我们只是踩在父母肩上看他们从未看过的繁华。是啊,我之所以可以衣食无忧、抬头挺胸地站在繁华的城市,享受着父母从未见过,也不舍得享受的生活,这背后都是父母半生的心血换来的。他们总是把最好的留给我,宁可自己在家乡节衣缩食也会准时把学费和生活费打给我,偶尔还担心来自小城镇的我无法融入同学,嘱咐我别太省钱,多吃点好的买好看的衣服。他们明明半生都在为钱发愁,却让在异乡的我活得像个小千金。 不要嫌弃年迈的父母 前几日正好家里有事要到吉隆坡处理,处理完毕后父亲心血来潮提议带我们到附近某个著名的大型购物中心逛一逛,于是一家人小心翼翼跟着导航到达目的地。从进入地下停车场开始,父亲因第一次使用cashless parking而略显慌乱;进入商场以后,一家人几乎全是在我的带领下才敢使用未曾见过的设备;因看不懂英文所以时常叫我翻译菜单上的英文字;因不会扫码点餐所以托我代点……而我则气定神闲地带着家人从底层逛到顶层,再从顶层逛到底层,熟练地操作商场设备,从容地用英语与服务员沟通。但我从不觉得羞耻,反而很高兴自己开始有了一点撑起这个家的能力,至少在精神上渐渐成为了父母的依靠。 从小到大没少听身边长辈说:“那个谁谁谁的孩子啊,去了大城市就觉得在新村的父母丢他的脸,结婚都不请父母”、“那个谁谁谁的孩子啊,吃过鱼子酱回家就不吃妈妈煮的鱼蛋了喽”、“那个谁谁谁……”诸如此类的事情相信每个人都曾听闻过。对此我想对当代大学生、中学生、小学生,还有所有新时代的青年说,请珍惜父母的付出,请尽自己最大的努力给操劳了半辈子的父母一个安心的生活,请不要嫌弃年迈又跟不上时代的父母。毕竟我们都只是踩在了父母的肩上,看到了他们从未看过的繁华。
10月前
11月前
1年前
1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