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瑜伽

1月前
我想,现代人太着紧于脑袋的思维活动,却常常遗忘和忽视了身体。 这是我从自己身上发现的事情。长大的过程里,思考越来越缜密周全,对判断事态也更有把握了,却突然越来越不懂得该如何使用自己的身体。 我不再随意跑跳,行为举止仿佛斯文起来,却开始害怕受伤,日常的动作幅度也变小了。从前会壮着胆子一跳而跃过的大沟渠,现在选择绕路找另一条通道。 后来,这几年终于决心和自己的肉身好好相处,练起了瑜伽和皮拉提斯,也十分留心日常的姿势状态。期间学会了一个概念:代偿。 理想的身体状态,是每一处肌肉都发挥自己的功用、每一个部位都贡献适量的活动度。若你长期姿势歪斜,让身体某些肌肉部位特别紧张,或某一个关节特别卡——那么站坐卧走的时候,本该发力的肌肉没能完成任务,身体就会让另一处的肌肉代替发力,来完成这些动作。 久而久之,代偿的部位会过度疲劳,或因为姿势不正确而累积了运动伤害。 比如,臀肌或大腿肌肉因缺乏锻炼而软弱无力,行走的时候,身体就让膝关节代偿,久而久之导致膝关节过度磨损。久坐的时候,由于腰背肌肉乏力,不足以支撑椎骨,肌肉也还是固执地护着骨头,而后肌肉慢慢变得僵硬,你也就有了腰痛。 情绪也是一个关键要素。人的大脑,需要处理的活动不仅仅是理性思考,还包括你所有无意识的情绪反应。强烈的情绪会让身体出现特定的生理反应,腺体分泌激素,向大脑传递信号,让你在紧张的时候绷紧身体,愉快的时候放松身体。 长期焦虑的人,肩颈肌肉总是异常僵硬,任你怎么按摩伸展,也效果甚微。 就算你有意识地主地放松肩颈,焦虑的代偿也可能跑到牙口上,无意识中你的咬合越来越紧,除了磨损牙齿,还影响到了颌面的对称。 我真的感觉到了。小时候,自己的身体是轻盈舒展的,但随着年纪渐长,心思重了,责任大了,身体也渐渐沉重起来。情绪低落的时候,没有信心的时候,不想被人注意到的时候,连背脊也驼了,肢体语言是往内收的。 于是庆幸自己重新捡起了运动的习惯。原本只是为了健康之计,想把缩紧的肌肉伸展,把弯曲的椎骨拉长,把短促的呼吸调整得绵长。日子长了,运动有成,不但体态变得修长,连心情都逐渐开阔起来。 翻翻书了解,心理学里有一个新兴概念叫“具身认知”,研究的是生理(身体)如何影响情绪和大脑活动。比如说,我们知道人高兴的时候就会笑,这是情绪信号导致身体有所动作;而反过来也能成立,如果你在不开心的时候还是露出笑容,即便是假笑也罢,你当下的心情也会变得稍好一些。 又联想到一些上台前的小技巧:用一分钟的时间抬头挺胸、向外划手、开合跳跃等等,总之就是尽量扩张自己的身体姿势,为的是模拟一种兴奋而自信的感觉,为你准备稍后上台面对群众的心理素质。 身体的运动,可以反过来引导情绪和思维的状态,进而缓解压力,甚至创造心智。 把运动当成和睡眠一样重要 我懂了。人为什么会精神紧绷?因为人的注意力过多地聚焦在脑部活动,却毫不在意自己身体上的不舒适、小疼痛,更别说是从身体状态来反推自己无意识的情绪。 而且我们的社会过度推崇理性,看轻情绪。这就像是要求人们都压抑自己的情绪,对外表现成一个成熟克制的大人。但身体所累积的负面情绪一直都在,你若不面对与处理这些情绪,它们有天会代偿成你身体上的大小病痛。 我们日复一日的生活,总是更看重脑力活动;身体的运动吗?都被放到行事历的最后边去了,如果真没时间就直接省略了——就像学校用数学课占用了体育课。 有人跟我说,你要把运动当成和睡眠一样重要的事情,要坚持而有规律。 我相信了,每天运动两小时。然后,精气神不同了,皮肤有光泽了,穿衣服好看了,说话有活力了,竟然还觉得每一天的生活都值得期待。
6月前
7月前
7月前
(新加坡3日讯)郑六月近日在IG分享多张高难度的瑜伽动作,其中晒出在2020年成功挑战头倒立,今年则是下巴倒立。 郑六月接受《新明日报》访问时表示,这是在一级瑜伽课毕业那天老师叫她做的,“没想到我能做得出来,而且第一次就成功了,当时我很开心,但也有点吓到,因为一开始我没有太大的信心。” 她也解释:“其实我们在练瑜伽时,通常不会故意去练一些高难度的动作,都是做基本体式,因为只要把基本体式做好,基本上你就会有足够的力量和柔韧度去做那么高难度的体式。” 郑六月是从2020年11月疫情期间开始学瑜伽,“大概练了2年半,但因为工作关系,没办法每个星期固定上课,平时就是拉拉筋。” 她认为最好不要跟别人做比较,“每个人的身体都不一样,有时会看到别人好像轻易就做到自己做不到的体势,然后就会怀疑自己,没办法专注在自己的练习。这就是我想学习的‘专注’。” 郑六月也曾在练瑜伽时不小心受伤,“我在2020年11月开始报名200个小时瑜伽课程,当时考试的其中一个考核是俯卧撑要撑一分钟,但其实也不是强制性的,但如果能做到就很好,而我是一个好胜心蛮强的人,所以有一次在家里练习时我就硬逼自己撑到一分钟,结果突然我觉得自己的脖子到头顶有抽了一下,我整个人瞬间躺在垫子上不能动,吓死我了,后来我就没再让自己硬撑,点到为止就好。” 除了瑜伽,郑六月也有打电子鼓,“其实我很喜欢会打鼓的女生,觉得很帅,所以也是从2020年底开始去学,不过也是断断续续地在学。” 至于学鼓最大的挑战,“右脚小腿会抽筋,因为很少用右脚。加上我以前弹钢琴,主要都是用手,手的协调也比脚来得好,所以每次当我需要用脚连续打两排或三排时,就会觉得好痛苦。虽然现在比较好了,但还是没办法打节奏太快的音乐。” 郑六月也表示自己的兴趣很广泛,除了瑜伽和电子鼓,她学过武术、钢琴以及骑脚踏车,“当时还是疫情期间,我从波东巴西骑到滨海湾金沙,再去东海岸,再到樟宜,最后再绕回我家,印象中好像骑了差不多40到50公里。”
8月前
8月前
8月前
8月前
9月前
11月前
11月前
12月前
(新加坡8日讯)前瑜伽教师被指非礼5名女学员,他否认所有指控,案件昨日开审时,女学员亲自出庭供证。 《联合早报》报道,来自印度的拉杰帕尔星(Rajpal Singh,33岁)案发时,在直落亚逸街的瑜伽中心Trust Yoga担任瑜伽教师。 他面对10项非礼罪,指他于2019年至2020年非礼5名女学员,包括拍打臀部、非礼下体、抚摸胸部下方等。法庭针对涉及其中4名学员的8项罪名展开审讯。 根据控辩双方同意的案情,4名学员事发时介于23岁至37岁之间,都在Trust Yoga签了课程配套,她们声称都是在上小组或一对一的瑜伽课时遭被告非礼。 被告从2019年4月1日起在Trust Yoga教课,签了2年工作合约。被指非礼后,被告于2020年8月3日被指示放假。 首名举报被告的24岁女子,本身也是一名瑜伽教师,在另一家瑜伽中心兼职。 2020年3月,她在Trust Yoga上了第一节课,接着签了6个月外加2个月免费课程的配套,一共支付了1080元(新币,下同)。同年7月,她开始上课。 7月11日,她在参加被告的瑜伽课时,指被告触碰她的臀部和腹股沟(groin)。 瑜伽课结束后,她跟朋友和母亲倾诉,也找瑜伽中心的助理销售经理讨论此事。 女子与父亲隔天也登门投诉,数个星期后她直接在推特帖文,道出事发经过。 女子在7月13日报警指她被非礼,教室内闭路电视拍下的画面也成了呈堂证据。 另2名女学员看到了女子的推特帖文后联系她,并在8月决定报警。 受害女学员亲自出庭供证,法官下令清堂审理,媒体不能听受害者的供词,也不可报道她们的身份。 案件今日续审。
12月前
1年前
1年前
1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