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涂鸦

(新加坡13日讯)如果孩子在家里的墙壁上涂鸦,通常都会被“教训”一番,但新加坡一名父亲非但没有责骂孩子,还把“画作”框起来,教育方式获得网民狂赞。 《8视界新闻网》报道,这名父亲阿菲克(Afiq Omar)于1月9日在TikTok发布视频透露,妻子发简讯告诉他,儿子在家里的墙上涂鸦,还附上一张儿子哭泣的照片。 阿菲克回到家后,把儿子带到墙边,问他墙上的涂鸦是否是他画的;儿子点点头说:“手指,一只手指。” 阿菲克之后拿出一个相框,说要把儿子的涂鸦框起来,还在下方贴上“作品标签”,将儿子的“作品”命名为“手指,一只手指”。 妻子看到后大笑说:“你这是在鼓励儿子在墙上画更多的东西。” 阿菲克回应说:“我就是这个意思。” 视频的观看量至今累计超过19万4900人次,近2万人点赞,不少网民留言支持阿菲克的做法,认为这会鼓励孩子发挥创意。 有网民就分享,自己小时候在墙上涂鸦,母亲就让他和兄弟姐妹在房里的墙上继续画,也多亏母亲在他们小时候这么做,他们长大后都会画画,都很有创意。 还有网民留言:“或许有一天,你的儿子会在新加坡其中一个美术馆有自己的展览!” 不过,也有部分网民建议阿菲克让儿子在其他地方作画,不然家里会出现更多相框。 @afiqomarali This is me as a parent. Feels like just yesterday I was doing the exact same thing at my parents’ home. #parenting #ikeahack #fypsg ♬ Little Things – Adrian Berenguer
1月前
(新加坡30日讯)东陵福空置组屋区遭人恶作剧涂鸦,电梯被泼漆,甚至还留下“血手印”,另有单位玻璃窗被破坏。 近期有人在社交媒体发布视频,指东陵福第40座组屋电梯遭人涂鸦,并调侃说“新加坡也有毕加索”。 位于女皇镇一带的东陵福组屋区,早前被纳入选择性整体重建计划(简称SERS),受影响的包括第24座到32座组屋、第33座至38座组屋、第40座至45座组屋等。计划宣布后,居民已陆续迁出单位,组屋目前属于空置状态。 《新明日报》记者走访时,发现组屋四周杂草丛生,不少单位的窗户破裂,多数的电梯已经无法使用,第40座组屋的其中一台电梯虽还能使用,但电梯门一开,扑面而来的就是呛鼻的油漆味,电梯墙被泼上黑、红以及黄色油漆。 其中一面电梯墙甚至还有一只红色血手印,以及用银色马克笔写的文字“假血”,地上也有黑色的油漆盖。 另外,凉亭的柱子和组屋走廊都有涂鸦的印记,走廊也有人画上不雅图案,以及用英文写下“你好”、“再见”等字眼。   附近一名员工李先生透露,他不知道电梯遭人涂鸦一事,但相信还有居民不愿搬离,因此电梯仍可运作。“我们曾看过一些住户出没,如果没人住了,楼梯也会上锁。” 不过,记者两度走访时,并没有找到任何还没搬走的居民。 附近员工:发现喷漆罐 没看到涂鸦者 李先生说,他们从9月开始设立噪音体验空间,当时组屋周遭并没有太多问题,不久后才发现有人用红色喷漆罐在组屋涂鸦,但并未看到涂鸦者。  根据报道,社区事务署和邻里噪音社区咨询小组在东陵福路第36座组屋设立了的首个噪音体验空间,主要是让公众前往体验和了解日常生活中各种噪音的来源及影响。 有男女图闯进空置单位 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职员指出,平时会有一群小孩到游乐场聚集,还曾经看到他们想要前往一个单位,但考虑到安全问题,职员将他们拦了下来。 另外,也有职员指出,一个月前曾撞见一对男女试图闯进某间单位,他们甚至爬到有盖走道上。 “不仅如此,还有人偷走灭火器、打破窗户等,但相信是深夜作案。我们来体验空间时才发现。” 律师:组屋将被拆 仍属于公物 资深刑事律师王立清受访时指出,虽然是即将被拆除的组屋,但组屋设施归根究底还是属于公物,因此这类涂鸦行为还是构成破坏公物的刑事罪名。 在新加坡破坏公物一旦罪成,可被判坐牢最长3年,鞭刑3至8下,以及罚款最高2000新元(约7000令吉)。
2月前
3月前
5月前
5月前
6月前
7月前
7月前
7月前
7月前
8月前
9月前
9月前
9月前
10月前
10月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