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油棕园

(麻坡1日讯)附近发展工程导致河流阻塞,造成附近大片油棕园积水近3个月,园主盼相关单位协助解决问题,避免他们继续蒙受损失。 上述地区位于巴莪班卒的甘榜柏罗霍(Kampung Berohol)。当地曾在2006年南马大水灾时淹水,没想到如今在天气炎热之际,竟也遭遇数月的“灾情”。 据悉,当地至少有10地段,面积达数十亩的油棕园于去年12月开始积水,部分地区水位高2尺,下雨时情况更甚;不过,一些油棕园的水位近日已开始消退。 虽然成年的油棕树至今情况良好,惟小树则因为长期浸水,叶子已开始发黄;除了道路损坏,园地淹水也导致割棕果的工作变得艰难,一些园地甚至无人原意割果,令园主失去收入。 其中一名园主郑光清(63岁)就申诉,附近的发展工程是园地浸水的主因,大量的黄泥浆流入小河,造成水流不通,进涌入油棕园。 他曾向多方面投诉,并指水利灌溉局官员在日前也到场视察及了解情况后,确定填土工程就是淹水的祸根。 “大量的水从小河满溢,流入油棕园后,再流向地势较低的地方。我在数日前找人在河堤堆土,阻止水进一步流入油棕园,才舒缓了情况。” 他表示,其7亩油棕园淹水后,工人就无法工作,令他遭受损失,他也担心若情况持续,油棕树将会死亡,届时损失会更加巨大。 他希望发展商及有关当局能解决问题,让淹水问题不再发生。 油棕园管理员余来明(59岁)指出,油棕园积水让割棕果工作变得艰难,也难以行走,除了工作时间更长,每次割完粽果后,全身都会被水溅湿;而且也无法施肥。 他表示有向园主反映油棕园积水的问题,但对方也不知该如何处理。 另一方面,班卒村长苏桂缅表示,她将再在收集资料后向班卒彭古鲁(Penghulu)反映事情,再决定下一步行动,同时,她呼吁涉及的一方尽快解决问题。
4天前
2星期前
2星期前
3星期前
3星期前
1月前
1月前
1月前
1月前
2月前
2月前
2月前
2月前
3月前
3月前
(古来28日讯)古来武吉峇都与新邦令金交接的铁山路逾100英亩油棕,近两个月来遭窃贼相中,采果贼连未成熟的棕果(黑果)都不放,令被偷者至少半年内都无法收成,损失难以估算。 这逾100英亩的油棕园,由十数名小园主所拥有,位于联邦大道约35哩武吉峇都与新邦令金的交接处。 武吉峇都及拉央拉央区油棕小园主公会主席庄委尊告诉媒体,由于猖狂的窃贼,在该处一段油棕园接一段油棕园地偷采,其中一名小园主在3天前,于凌晨时分到油棕园埋伏,成功捉拿一名窃贼,并交由警方处理。 “但是,我们相信窃贼不只一人,应该是一组人。” 他表示,根据探悉,有人在收购油棕果,且不论熟果及黑果,以作为工业用途,如制作肥皂等。 他说,窃贼的目标是树龄不到10年,树身不高及容易采摘的棕果,以快速地偷果及运走,加上他们不论熟果或黑果皆照采,被偷的园主在接下来半年将没有收成。 他表示,小园主的损失难以估算,若以5英亩可成收3吨棕果计,5英亩棕果的收成每月约2000令吉,100英亩便损失约40万令吉,半年的损失则超过240万令吉。 他指出,在频频接获园主的投诉下,他已经与警方联络,要求警方给予关注及加强该区的巡逻。 他说:“作为古来警区防范罪案小组的成员之一,我也希望民众能守望相助,共同防范罪案,若凌晨时段经过该处,发现有可疑者在采棕果,也希望大家马上报警。”
3月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