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母亲

4天前
2星期前
2星期前
3星期前
3星期前
3星期前
时间的细沙在指缝间溜走,一年的时光又来到终末。每到这个时刻,我们一家都会齐聚客厅,一边看着电视里的跨年特备,一边闲话家常。本以为这个跨年夜会如往年一般,倒数结束后便各自散去休息,不曾想一场风波正悄然酝酿。 我家门前是片公园,除了游乐场和人行步道,还有一座篮球场伫立其中。虽然这些设施本是我们花园住户的专属福利,但仍有不少外来人士受住户之邀进入,共同肆意挥洒汗水,享受运动的乐趣。 懂得分享,这本该是桩美事,然而人多了就容易引发问题。不久前,隔壁邻居家的大门就遭到一名来打篮球的少年给撞坏,整个大门凹陷进去,不得不拆除换新。兴许是出于惧怕,少年在撞坏大门的当下选择了逃离。后来,隔壁邻居在各方协助下才找到了少年,最终与对方父母达成和解。 此类事件,在这条人来人往的道路上已不是什么新鲜事。隔壁邻居算是相对幸运的了,至少肇事者是花园内的住户,还算有迹可循。更多时候因为事件找不到任何线索,最后不了了之,住户只能自认倒霉。只是我们没料到,类似的纷扰竟也有落在我们家的一天。 跨年的钟声还未响起,门外却传来阵阵烟火声。我们笑说着“不知道是哪家这么没耐性,竟提前放烟花”,边走出家门打算凑个热闹。烟花在夜空中绽放,短暂而绚烂,看得我们心情舒畅。可母亲却无心欣赏,她的目光流露着一股担忧——原来,发射烟花的地方与我们停在外头的车辆相当接近,大概只有十步之遥。 待烟花燃放结束,母亲迅速叫父亲去将车子移开,担心还有第二轮的烟花升空。父亲正在移车的当儿,母亲也接到了隔壁邻居的电话,说她看到不少烟火的碎屑落在我们家车上,不知是否损伤了车子。听着电话里的描述,母亲紧张地拿起手机,对着发射烟花者的车子拍了张照。 发射烟花的两人发现母亲的举动,随即走了过来。其中的女生询问母亲为何在拍她,另一位男生紧随其后,嘴里重复嚷嚷着“新年嘛”,显然是误会母亲要投诉他们燃放烟花了。母亲连忙向对方解释,表示自己只是担心车子被烟花弄到,单纯想记录车牌,若是真有什么状况也好方便追查。当然,母亲没来得及向他们分享那位逃逸少年的故事。 然而对方的回应并不友善,男生先是叱问母亲弄到了车子哪儿,后来语气强硬地表示母亲应该走过去与他们沟通,而不是拍他们。我事后回想,若是真的选择当下走上前去,对方能冷静与我们交流吗?恕我实在难以想像。 现场的气氛愈发紧张,但母亲始终保持着微笑,一再和对方强调解释,她想要记录的只是车牌……恰好此时保安巡逻至此,对方这才稍作收敛,转身退回到车里。只是离开时,男生还不忘嘱咐女生用手机将母亲也拍下,还要我们准备好收投诉信,最后抛下一句违心的“新年快乐”后扬长而去。 保安见他们离开,这才上前询问情况,母亲详细地向保安陈述了事件的经过,保安主动询问车牌,确认了对方是花园内的住户。稍微检查车子后,保安建议我们为这件事简单备案,但父母却一致婉拒了这项建议,选择让事件平息于此。 停放在公园附近的车子不止我们家一辆,公园又离住宅如此靠近,绝不是燃放烟花的最佳地点,舆论上无疑我们更占上风。再者,对方还扬言要向管理层投诉我们,提前备案某种程度上也是一种自保手段。然而父母却毫不犹豫选择了息事宁人,这样的胸怀着实让我自愧不如。 母亲就像一尊佛 “怎样,新的一年快乐吗?”回到家中,我开玩笑地询问母亲,她的答复却出乎我的意料。她说,尽管发生了一些冲突,但对方不也在离开前祝我们快乐吗?她相信,这是句真心的祝福。 我霎时怔住了,对我而言明晃晃的挑衅,到了母亲那儿却成了真诚的祝福——这一刹那,苏东坡挑衅佛印的场景在我眼前浮现,我从前一直无法理解佛印在受到调戏后,为何依旧称赞对方“像一尊佛”。而今透过母亲这番话,我似乎也能稍稍领悟了些……恍惚间,母亲的身影逐渐与佛印重叠——原来“心中有佛,所见皆佛”并没有想像中遥远。 人间总是纷扰,自古而然。但只要找到内在的那份平静,心也就有所寄托了吧。听完母亲的话,我不自觉合上双眼,默默为新的一年祈愿。 “是的,新年快乐!”
4星期前
新年的脚步声又近了,那表示人们盼望的卢柑和蕉柑又将在市面上出现。每当这些应时果子一上市,我就会急不及待去买一些回来享用。 来到超级市场,人们可以看到鲜果摊上摆着小山般的卢柑让顾客选购。购买的人士大多是华裔,但也不乏巫印同胞,如今大家已融在一起,有如大家庭。我也挤入人群,专选硕大且表皮薄的柑,相信这些会比较甘甜。 我一买回来,就先到母亲住处请她品尝,因为母亲喜欢吃年柑。母亲说她最怕吃到酸的,因此我铭记在心,希望买到的都属甜柑。但母亲即使吃到甜的,也只吃半粒就交给我同享。能够选到香甜的柑,是我最盼望的一件事。 母亲也爱吃一种叫“榜舍龟”的糕点。它是福建永春人用糯米粉作皮,里面包裹着或甜或咸的绿豆沙馅料,制成有如巴掌的龟形的糕点。蒸熟后待冷却就可享用,我们一家人都爱吃。某次我在市场看到有人在卖,赶快买了一些拿给母亲吃,她看到也欢喜不已。她问我价钱,我说一个一块钱。没想到她听了叫我以后别再买,太贵了。我说现在就是这个价钱,因为会做的人也只有一两个罢了,其他的都告老退休且后继无人呢。这事还让我回想起60年代,长女满月和周岁时我都订了好几百个甜和咸的红龟,还有红鸡蛋分给亲友。当时一只龟只卖一毛钱,今时今日已卖到3令吉。 慈母教诲牢记心头 我们姐弟妹成家后都各自分居在各处,大节日才相聚在一起。偶尔在年底,我记得慈母的生日,为了方便,我会到素食餐馆打包素食生日面,带到母亲面前请母亲享用。因为母亲持长素多年,她会叫我别特地去买,怕我麻烦,我说没什么,只是小事一件。她也会叫我和她一起吃。我想起父亲早逝,她一手含辛茹苦将子女扶养成人,这份恩情不知如何报答,也愧疚不已。那时母亲已经九十多岁,一生勤俭持家,吃尽苦头,幸而老来身体还很健硕,这是子女的福气。 以上几件往事,至今想起总让我怀念,也心酸不已。也许是子孙的福分,并蒙上天的眷顾恩赐,母亲享寿超过百岁才往生西方净土,子孙都非常不舍。对于慈母生前的教诲,子孙都能牢记心头,不敢遗忘。
4星期前
(新加坡2日讯)新加坡一名妇女称为儿子和前媳妇支付5万8000元(新币,下同;约20万5220令吉)房贷,且每次代两人付钱时都留下收据,如今欲追讨这笔她称是借出去的钱,因此将两人告上法庭。 《新明日报》报导,起诉人是朱美田,两名答辩人分别是她的儿子陈国祥以及儿子的前妻蔡凯莉。 朱美田称儿子和前妻还没离婚时,向她借了5万8000元支付房贷,她如今起诉两人,要追讨这笔钱。 朱美田在庭上称,儿子在2013年11月首次与前媳妇一起当面跟她借钱,她称两人在2014年2月第二次向她借钱。 朱美田也称,两人都答应会还钱。 这个说法却与陈国祥在宣誓书里的供词有出入,陈国祥称2014年2月跟母亲借钱供房贷时,他只是通知前妻。 蔡凯莉也称,这笔钱是朱美田借给前夫的,与自己无关,因此拒绝还钱。 朱美田指出,儿子在冠病疫情期间收入不稳定,前媳妇则是一名家庭主妇,本身无收入,因此她一直担心两人无法还钱,甚至希望两人可以卖掉婚房,把钱还给她。 朱美田在庭上透露,为了不让儿子和前媳妇赖账,她每次通过AXS服务机支付贷款,都会保存收据。 法官判仅儿子须偿还贷款 法官作出裁决时指出,根据3方庭上的供词,朱美田只与儿子存在贷款协议。法官也指出,朱美田并未提供证据显示前媳妇也向她贷款。 法官因此判定蔡凯莉无需还钱,只有朱美田的儿子陈国祥须偿还母亲所借给他的钱。(人名音译)
4星期前
4星期前
母亲世界里的时间流速,似乎与我不太一样。 由于工作缘故,我更多时间是离家在外,每回与母亲相见,往往都是隔上好一阵子。有时即使见面,又因为舟车劳顿,无法好好坐下来说说话。因此,我偶尔还是会收到母亲的短信问候。尤其是周末,她的信息定会像闹钟般响起,询问我“这星期是否会回家”。 母亲的信息,总是以语音的形式呈现。若是平常日子倒也无妨,是可以抽出时间仔细听听她说了些什么的。可无奈我总是陷入在工作的漩涡,不能腾出一片宁静来聆听这些字句。 职场上,我只是个忙碌的普通人,所有的时间总是被工作填满。对于语音信息的处理,俨然成了一种奢侈。然而愚昧的我却不去埋怨那山一般的工作,反而在心中不自觉涌起对母亲的抱怨:为什么她不用文字回复呢?若是用文字,我便可以在忙碌之际偷闲一刻,迅速打字回应了。 一天,我在闲聊时假装无意提起此事,若有似无地说了句:“工作时要听语音真的好麻烦啊,文字多好,一眼就能看完全部内容。”自那天起,母亲的信息变了,尽管不是全部,但大部分的信息都转为了文字,显然是我的话奏效了。 可我依然有东西可以怨,像是她的打字速度,我总能看到那行“正在输入中……”,却迟迟未能等到她的消息。直到我不耐烦关上手机,屏幕这才亮起,果然是她的信息。费了这么久,我本以为会是一大段的文字,然而出乎意料的是,信息全文只有“0K”两个字。 母亲世界里的时间流速,似乎与我不太一样——她太慢了,慢得我无法理解。 直到有一天,我无意中发现了真相。那天我恰好无事在家,懒洋洋地躺在沙发看电视,正在厨房忙碌的母亲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一般,快步走到客厅拿起了手机。我开口询问,这才明白母亲是要发信息给妹妹,确认她今晚是否会回来一同共进晚餐。 母亲默默配合着我 正打算回头看电视,我却瞥见母亲一手握着手机,另一只手伸出食指,在荧幕上写写划划——原来,母亲用的不是拼音输入,而是用手写的方式,将每个字一笔一划地写在屏幕上! 想到这里,我心头一震,这是多么耗时的输入法啊!可母亲为了能够让我们能更快地看完信息,特意改变了她习惯的方式,将麻烦与耗时都承担了下来。而我或许应该更早察觉的:那“0K”中的“0”(数字“零”),不正是因为手写而让输入法混淆了,才出现的结果吗? 霎时,一股愧疚涌上心头,那些我曾经的抱怨是多么无理,然而母亲却为了我,竭尽全力地配合着我。仔细再想,不仅是在信息中,母亲还在方方面面默默配合着我,包容着我。母亲用她的无私,换我最自在的生活方式。可我,又曾为她做过些什么? 母亲世界里的时间流速,似乎与我不太一样——她愿意用她好几倍的时间,来换我短短的数秒钟。 “妈,我到家了,我们电话聊吧。”这次,我想用我的一秒换她的一秒钟。
1月前
1月前
1月前
1月前
1月前
2月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