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歌台

(新加坡8日讯)狮城著名音乐人黄韵仁的女儿黄姿宁下周一(11日)首登歌台,准备演唱电影《881》主题曲《一人一半》。 日前,黄姿宁在社媒TikTok上传了一段学唱《一人一半》的视频,影片中隐约可听见父亲黄韵仁在教她福建话的发音,音频也附上了文字,预告下周一将亮相洛阳大伯公宫歌台,并演唱《一人一半》。 《新明日报》联络上黄韵仁和黄姿宁父女,黄韵仁透露歌台台主陈志伟找他,说他经常在社媒看到黄姿宁表演的视频,一直想找她演出。由于黄韵仁和陈志伟在合作电影《881》就认识,所以就答应让女儿去参与。 黄韵仁说,另一个原因是,女儿常说长大后想成为职业音乐家,所以就想让她体验不同的舞台,吸取不一样的经验。 那,黄姿宁接了几台?黄韵仁说:“就下周一那么一台,是志伟特别为我们安排的。” 知道自己将首次在歌台演出,黄姿宁说她的第一个反应是“什么是歌台”?“直到父亲前晚特地陪我看电影《881》,之后我才有点了解。觉得它看起来就像一个普通的舞台,只是这个表演是在寺庙里。” 黄姿宁将在下周一的表演中演唱《一人一半》、广东歌曲和华语歌曲,对方言一窍不通的她,这些日子在父亲的指导下勤加练习。黄姿宁告诉记者在学唱《一人一半》中间的几段福建话歌词时,父亲会帮她写上拼音,好让她一边听一边学发音。 记者告诉她,歌台有一个文化,就是台下观众会给台上表演的歌者红包,那,她是否预计自己会收到多少个红包? 黄姿宁说她完全不知道给红包的文化,也没有期待,如果真的收到红包,会将它与自己在街头演出时所收到赏钱一起存起来。 黄姿宁说,第一次唱歌台有点紧张,也不清楚当天观众的反应会是如何。 访问中,记者也提及前阵子黄姿宁参与《游走的歌王》,问她是否会为自己无法晋级感到失望?若有第二季会再参加? 黄姿宁说不会失望,“参加比赛不一定要赢,这是我第一次参加华文歌唱比赛,重要的是学到很多新东西,和认识新的、比我年长的朋友。” 她还告诉记者,若有第二季,她还会参加,“因为我可以学习新的中文歌曲并让我的华文进步。”  
6月前
6月前
(新加坡27日讯)“歌台一姐”刘玲玲扭伤膝盖后拄拐杖上台演唱,虽然上个楼梯都举步维艰,站一首歌时间就体力不支,刘玲玲仍信守承诺,坚持完成表演。 刘玲玲于8月23日在盛港歌台当司仪,上台演出时不慎踩到包包肩带跌倒,导致膝关节扭伤,她忍痛主持完歌台后,马上到盛港综合医院急诊室治疗,被怀疑膝盖软骨骨裂。 前天她跟《新明日报》说,因早已经答应要到武吉巴督的喊标晚宴表演,就算拄拐杖,她也会到场。昨晚,她穿着“一身红”出现,由丈夫邱金岸和帮佣搀扶着走向舞台。 刘玲玲踏上舞台的阶梯时,每走一步脸部就抽搐,显然伤势非常痛。终于站上舞台时,她从丈夫手中接过拐杖,自我介绍完毕后,台下一阵热烈掌声。 演唱一首歌之后,刘玲玲询问台上工作人员是否可以拿张椅子给她坐下,之后她便坐着与观众互动,休息了再站起来演唱。她前后共唱了4首歌,演出时间约半小时。 表演的同时,刘玲玲的丈夫也帮忙她做脸书直播,线上观众纷纷为她打气,赞她敬业。 询及为何要负伤演出,刘玲玲受访时说,数个月就收到中元会的演唱邀约,当时她跟对方坦言,就算只是演唱,还是会收主持价。“我跟他们说,请我真的很不划算,因为我主持费不便宜。” 但中元会诚意拳拳,她无法推却,当时既然答应了,加上要感谢中元会的厚爱,所以无论如何都要信守承诺。 撑到七月后才动手术 刘玲玲纵横歌台数十年,她坦言昨天上台前第一次感到紧张。 她说,因为受伤,动作变得迟缓。“我是搞笑艺人,动作缓慢多少会影响表演,而且我也从来没拄着拐杖演唱过。” 刘玲玲也说,看医生时,医生轻轻碰右膝盖,她就会感觉到剧烈的疼痛。 “医生说这种情况说不定是软骨骨裂,就算可以马上动手术,也不知道得花多少时间才能康复。看来我得撑到农历七月之后才可以动手术了。  
6月前
6月前
6月前
(新加坡21日讯)后港庙宇首次筹办歌台庆中元,演出过程两度断电,歌星歌迷互相调侃,指有人“没洗澡”才停电,也有歌迷指或没留位给“好兄弟”,才出状况。 位于后港5道的长天宫念心社,昨晚在组屋区的空地举办歌台庆中元。 从傍晚6时许开始,陆续有公众到场支持,岂料开场前,音响却出状况,断电长达一小时。 据观察,有超过350名公众在场等候,原定7时25分开场的歌台节目,延误到将近8时才开始。 打头阵的歌手赖星丞于晚上7时57分开唱,没想到唱不到两分钟,音响再次突然中断,台下随即传来一片嘘声,观众大叹扫兴。还有歌迷笑称歌星“没洗澡”,才走霉运。 大约10分钟后,电流再次恢复,主持人婷婷反调侃说,第一排的歌迷“没洗澡”,才频频断电。 歌迷许志坚(72岁)受访时指出,过去看歌台演出,也曾发生断电事故,但问题很快解决。 他说,注意到主办方没在前排座位摆放金纸,预留座位给“好兄弟”,或因此才出状况。 首遇断电    赖星丞:所幸无需赶台 赖星丞受访时说,首次遇上断电情况,所幸歌星们昨晚都无需赶台。 台主许福权(72岁)则解释说,他们向市镇会申请电源供应,岂料电量无法负荷,才频频停电,最后只好借用庙宇的电源,问题才得以解决。 “一开始等当局派人来开电闸,但一下子又跳电,最后才直接到庙宇接电,让节目顺利进行。”  
6月前
(新加坡9日讯)闯荡演艺圈30年,歌台双语天后李佩芬首次挑战拍方言剧《天公疼憨人》坦言非常紧张,“有一次导演还说从麦克风都可以听到我的心跳声。” 李佩芬接受《新明日报》访问时坦言第一次拍剧非常紧张,但同时也觉得很新鲜,“因为拍摄的环境是我比较陌生的,记得有一次导演还说他从麦克风那里都可以听到我的心跳声。幸好这么多天下来的拍摄有我妈妈的陪伴,相信拍多几次就会慢慢习惯了,也非常感谢政府和剧组给我一个发挥的机会。” 八九年前曾推辞邀约 李佩芬也提到最近在一个场合听到有人说“佩芬再好,也只是在歌台而已,都没有在其他的平台上看到她”,这让她想到自己已经踏进演艺圈30年了才第一次拍戏,“其实在八九年前我有收到拍剧邀约,但当时我觉得自己还没准备好,所以就婉拒了,怎么知道下一个机会是在这么多年以后。” 盼与三大熟男合作 接下来如果有机会,时间又配合得到,李佩芬表示愿意再拍戏,而她最想合作的演员是叶世品、陈天文以及黄炯耀,“在很多慈善场合都会遇到这三大俊男,炯耀大哥是一起主持,世品大哥和天文大哥则是我常常介绍他们上台唱歌。如果有一天我们4个人能一起合作拍戏,我觉得会很有趣、很好玩。” 歌台与演戏大不同 李佩芬也分享自己对歌台和演戏不一样的体验,“拍戏要很有耐心,因为你要等戏,还要‘看天吃饭’如果下雨或是在户外拍戏时有不可控的吵杂声,你就得停下来等。歌台就很不一样,无论什么天气、台下多吵,我们照样继续唱歌跳舞。” 提到演戏的挑战,“可能是我没有演戏这方面的训练,所以有时候会不知道导演监制他们要的是什么,会有一点在状况外,像是走位、排位等,而且有时候一个微微的小动作就会不小心把对手演员的脸或光挡掉,这些都要很注意,因为一个人出错会影响到整个团队。” 至于歌台表演的挑战,“要掌握好时间、跟观众的交流和互动,以及在安排节目时的紧凑性。” 当被问到比较喜欢演戏还是歌台表演时,李佩芬难以取舍,“在歌台我已经像是这个领域的‘永久居民’,已经扎根在里面了;演戏方面我就像一个旅客的感觉,而我也很喜欢踏出舒适圈,体验不一样环境的自己,所以选择不了,哈哈哈。”
8月前
10月前
(新加坡28日讯)首次人工受孕,不慎滑胎; 第二次再成功受孕,经歌台观众安娣提醒,狮城的“歌台一姐”刘玲玲决定将怀孕一事隐瞒到底。 刘玲玲作客新传媒的谈话节目《权听你说3》,畅谈和老公的结缘,更公开了自己求子的过程。 刘玲玲是以50岁高龄生下儿子祥祥,但间中的过程,她却鲜少透露。尤其是祥祥出世前,她身边的至亲好友似乎都不知道她已经怀孕,她隐瞒不说,原来背后是有其原因。 刘玲玲揭露,她曾经两次接受人工受孕,首次人工受孕时其实相当成功,岂料6个星期后腹中胎儿没了心跳,当时刚好是农历七月,也就是歌台表演最忙的时候。 “那天晚上是我人生最痛苦的一天,我的脸是白的,痛到不行,但我还得在台上搞笑,那种感觉非常复杂。” 首次人工受孕不慎滑胎,但刘玲玲并没有放弃,于是计划进行第2次人工受孕。刘玲玲说,当老公知道她的计划后强烈反对,后来她打给陈子谦导演,在对方的鼓励下,她勇敢地再度进行人工受孕手术。 刘玲玲说,首三个星期,自己的心情是战战兢兢,每天得继续繁重的工作,但身边的人尚未知道她已经怀孕了。 主持人问她为何要隐瞒呢?刘玲玲答道:“我第一次已经滑胎,之后我去唱歌台时遇到一个安娣,她跟我说‘如果想要怀孕就不能和全世界的人说,这样才可保住胎儿’,当时觉得她是一个贵人来和我说这番话,所以就要遵守这个诺言。” 对于怀孕一事,刘玲玲三缄其口,直到孩子顺利出世后,她掉下了感动的眼泪。 她分享道:“我先生抱给我看时,我说‘糟糕了,怎么生了一个丑八怪出来’,因为宝宝的脸是扁扁的。之后,我先生才打电话给我妈妈告知这个消息。” 夫欠下大笔债务 拼老命赚钱还债 结婚6年,丈夫邱金岸事业不如意,欠下大笔债务。 刘玲玲在节目中也揭露,两人结婚6年后,丈夫为了让她过更好的生活做生意遇挫折,也因此欠下大笔债务,她说:“当时每天被人跟踪,我曾建议老公出国工作逼债,其他的事我一人来扛。”。 背着大笔债务,刘玲玲说那时有人劝她离婚,不过她老公欠债无非也是想让她有好的生活:“我老公当时也留下遗书,但我对他说,我会尽我能力(还债)。” 刘玲玲说,当初就是不愿离婚,才会拼“老命”去赚钱还债。 与夫迪斯科认识 隔9年再重逢 节目中,刘玲玲也揭露了与老公的爱情,她说,年轻时因妹妹喜欢到迪斯科跳舞,母亲不让她独自去,只好让她陪着妹妹,以让妈妈放心。 “刚好我先生和他朋友也去那间迪斯科,就这样认识了,我们还坐他的车回家。” 刘玲玲说,由于妹妹比较漂亮,所以以为先生想追也会追她妹妹。 提及两人的交往,刘玲玲说,和邱金岸交往一年就分手,原因是她要到美加登台表演,邱金岸则需要出国工作,“反正我都要出国唱歌了,我也不知道会去多久。出国之后我们也没有彼此的联系方式,就这样分开了。” 相隔9年后,刘玲玲和邱金岸再次重逢,当时她想:“怎么又是他,我已经31岁了,我告诉自己不能轻举妄动,因为已经没有太多时间可浪费。” 她也揭露,当时有算命先生告诉她,若35岁不把自己嫁出去,就嫁不出去了:“母亲当时也跟我说,‘该结婚你就去结婚吧!’”就这样,她和邱金岸1996年共结连理。
1年前
(新加坡29日讯)新加坡男星黄振隆想以表情、眼神演戏来挑战自己。 月前,黄振隆出演《你的世界我们懂》被赞赏,甚至有观众指他是新加坡难得一位唱歌、主持和演戏都表现亮眼的艺人,期待他有更好的表现。 对于不少观众的称赞,黄振隆昨日接受《新明日报》访问时表示,他很开心观众喜欢《你的世界我们懂》,更感谢观众对他的赞赏和演技上的肯定。 被《过江新娘》角色启发 歌台出身,黄振隆对演戏相当陌生,他说,虽然这些年拍了好几部剧集,但真正开始让他了解什么是演戏,以及如何准备一个角色的,是演出《过江新娘》中的“秦胜利”一角。 他说:“那个角色使我了解什么是真正的演戏,也爱上了演戏。我接下来希望挑战的角色是不用言语,单靠表情和眼神来表达情绪。” 唱歌是最爱 将回归歌台 跨足戏剧,黄振隆仍喜欢唱歌,也会回归歌台表演。 唱歌、主持和演戏,黄振隆说他都喜欢,而自己对唱歌热爱仍然未减,因为唱歌是他的最爱,从小就爱音乐爱唱歌,这个兴趣永远不变。 从歌台出发,再参与演戏,黄振隆很开心更多人认识他,有些年轻人看到他在电视上的演出,知道他会唱歌,也是歌台出身,就会到歌台看他演唱,无形中这些年轻人就会去了解歌台文化,所以他感到很荣幸。 黄振隆也说,即使拍戏再忙,他仍然会回归歌台演唱,其实最近都有回到歌台唱歌,唱歌是也的最爱,歌台是他的舞台,所以有时间、有机会还是会回去歌台唱歌。 —- 图说: 20220929_SM4 黄振隆接下来想以表情、眼神演戏来挑战自己。(新明日报提供) #   20220929_SM4 
1年前
(新加坡18日讯)明明是免费观赏的歌台,却有人霸位收费,有观众不满,也有观众愿意付费。为何有人愿意为这样的无本生意买单,台主、理事也愿意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本月10日,新加坡发生一起“霸位嫂”苏珊因霸位,而在当地韮菜芭城隍庙的歌台与他人起争执,甚至爆发流血冲突的事件,让歌台霸位问题引起关注。 《8视界新闻网》记者昨日走访当地歌台现场时发现,歌台还未开始,观众席前方的二十多个“好位子”早被人放满纸皮和绳子“霸位”。 坐在正中央的一名阿叔被指是始作俑者,他也毫不讳言纸皮和绳子是他放的。 他说:“我每年都这样放,给人家坐的,你不明白的,我摆给别人看的,人家还没有来。” 但被问及是否从中牟利时,阿叔开始紧张,警告记者“不要乱说话”,声称这些位子只是预留给别人,然后匆匆走开。 这名“霸位叔”约六、七十岁,自称认识他三十多年的一名歌台观众透露,“霸位叔”数十年来都是如此,只要有歌台就会提前五、六个小时前来霸位,甚至自发地帮主办方排椅子。 据说收费3新元至5新元 60岁的观众周女士告诉记者,她不是歌台发烧友,只是偶尔有空才去,但每次在傍晚六时许到场时,却看到前排椅子被人霸占,感到很扫兴。 “如果有人坐上去,霸位叔、霸位嫂就会上前警告,要我们离开,甚至连一些老人家也会被骂。” 她曾看到有些观众私下塞钱给霸位叔、霸位嫂,但也有一些人直接坐了下去,也不会被赶走,令她相当纳闷。 据记者探悉,霸位叔、霸位嫂们目前的收费介于3新元至5新元。 一名“付费”的观众透露,歌台开始前,霸位叔、霸位嫂会用绳子划分“地盘”,然后将一个纸皮箱或大纸袋放在旁边,要“进场”的观众会自动把钱扔进去,有时也会用垃圾掩饰一块儿扔,避免被人发现。 歌台结束后,霸位叔、霸位嫂就会从垃圾堆里找出他们当晚的“盈利”。 台主:他们只是讨一口饭吃 一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透露,疫情前,歌台原本有四、五名霸位叔、霸位嫂,但如今剩下3位,他们都是六、七十岁的老人家,到歌台霸位是他们赚钱糊口的方式。 “你知不知道,他们早早就来把椅子排好,结束后还会把椅子叠回去,把自己负责的地盘收拾干净。其实他们都已经这把年纪了,只是赚点小钱,混口饭吃而已。况且,1年之中也只有农历七月比较多歌台,平时他们也没这笔收入。” 他也说,考虑到他们也年纪一大把了,只要不在歌台惹事,多数主办方是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 娱乐制作公司业者卓建龙受访时表示,如果他看到现场发生争执时就会上前劝架,跟霸位叔、霸位嫂好好讲,因为他们毕竟也是讨一口饭吃罢了。
2年前
2年前
(新加坡29日讯)“星马艺人歌台中元会”迎接农历七月来临,昨晚拜祭活动重现疫前盛况,上百名艺人出席,艺人嚷着像“回家”一样。 踏入农历七月,星马艺人歌台中元会昨晚11时半,如往年般在友诺士地铁站旁进行祭拜仪式。 过去两年因疫情关系,当时艺人们都须分组祭拜,大家拜完后就得离开,严控人流。随着今年防疫措施大幅放宽,昨晚拜祭仪式重回往日盛况,新马歌台艺人、主持与台主等人都齐聚一堂。 该会会长许桂荧受访表示,昨晚约百名艺人出席。 有些歌手过去因担心疫情没出席,“歌台一姐”刘玲玲说,家里有小孩子,为了保护家人,过去两年都遗憾缺席了。 “昨晚回来这里,感觉像‘回家’了一样,非常开心。” 阳光可乐受访说,昨晚她与刘玲玲重聚,一时兴起,两人玩起直播,与网友互动。 “我前年没参与祭拜仪式,不过去年有来,需保持一米距离等,相比而言,昨晚比较热闹,与大家重聚。” 其他出席的艺人,包括:陈建彬、皓皓、林茹萍、许琼芳、吕伟伦、袁瑾等。 大马歌手阔别两年重回祭拜活动 新马边境重开后,马来西亚的歌手阔别两年,昨天重回祭拜活动。 歌台“小费玉清”黄浩峰昨天透露,过去两年疫情暴发,他无法越堤到狮城演出,如今终可前来出席祭拜仪式。他指目前受到近20场邀约。 “接到的台都是晚上7时后,所以会提早在下午4时半从新山出发通关,预备在长堤塞车,预计可在演出前一小时抵达。”
2年前
(新加坡28日讯)阔别邻里街坊两年,中元歌台这个农历七月将回归实体,歌台艺人欣喜之余,不约而同走节约风,除了重用过去的打歌服外,还尝试以创新的歌曲和风格来吸引年轻歌迷,在唱酬和主持费上也大都维持原价。 根据《联合早报》报道,在疫情影响下,新加坡过往整个七月的约2000场喊标宴和500场大小实体歌台全数归零。过去两年,歌台以直播方式求存,今年虽熬过“寒冬”回归实体,但歌台艺人接获的台数较疫情前仅恢复约四五成。 星马艺人歌台中元会会长许桂荧受访时说,疫情前当红艺人每晚平均可接4台演出,一个月有80至120台,但今年每人一个月平均接到10至20台,比以前少了许多。 她说,近两年几乎没有听到艺人到国外添置新装,一些艺人也把重心放在直播上,而艺人今年的价码没什幺变动,反倒是灯光、音响等的涨幅较大。 “歌台一姐”刘玲玲指出,今年接获的台数是疫情前的约五成,加上国庆歌台共约10多台。 “我今年并未做太多准备,因为担心台数不多,或最后一分钟不能演出。” 在服装方面,刘玲玲坦言不会像以前一样定制晚装,但会修改过去的打歌服,希望可以显得年轻新潮。在歌曲选择上,她则打算旧曲新唱,改编老歌来吸引年轻人。 “千变王子”皓皓受访时说,他计划在主持风格和选曲上,更加年轻及跟上潮流。 “歌台的传统元素是不可或缺的,我会注入新元素,改变年轻人认为歌台只有年长者才会看的刻板印象。” 谈及主持费时,皓皓笑言:“今年的主持费不变,反正都那幺多年没有涨价了,也不差这一年。” “千面才女”林茹萍受访时说,今年还好碰上国庆歌台,共接到约10多台的主持。 “考虑到现在很多成本都上涨,为了避免加重主办单位的负担,我今年的主持费保持不变。” “铁肺歌王”陈建彬受访时表示,现在行情不好,服装在淘宝上买一买,能省则省。表演的话,他还是会唱拿手好歌,多搞笑,可以让大家开心就好。 同时是新加坡艺人公会会长的陈建彬也说,他正在计划让一些福建歌唱得不错的年轻人加入歌台的行列,希望让歌台年轻化。  
2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