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教育部长

感谢《星洲日报》于1月28日刊登教育部长法丽娜的专访报道,让人们更加了解这位对莘莘学子有着重要影响的关键人物。 在阅读那篇专访前,也许很多人对法丽娜的印象只停留在国会拍桌子或挺巴周的负面新闻上,而不禁担心马来西亚的教育权利落入“这样的人”手中会带来怎样的不堪前途。 可事实是,这位从政资历不算深、年纪还算轻,且拥有法律背景的女教育部长对教育事业充满了想法和热忱,即便有批评的声音,她也依然保持良好心态和成长型思维。 如她所言:“我们必须时刻悔改、谦逊及真正做到人性化”,以及“压力是肯定存在的,但勿向这些压力屈服”。 任职以来,她秉持着孔子“有教无类”的教育哲学,除了推广主流学校的发展,也顾及有特殊状况的孩子的教育问题。 比如,她为生病或因照顾病患家人而辍学的孩子,推广和执行医院学校教育计划、为曾经犯错的孩子设立监狱改造学校、也为无国籍儿童设立辅导与关爱学校以提供免费教育,真正实践了人人有平等受教育机会的理念。 法丽娜的同理心,为她捍卫多源流学校与国家教育地位的立场打下基础。她理解董教总对华教的保护意识,也重视各族母语教育的发展与优势。 在提及承认统考与10+6增建搬迁华小的进展时,她坚定地给予回应,直面各源流族群对教育的权益要求。 她坚信以人性和爱作为教育的本质出发,未来大家在谈起马来西亚教育制度时,都可以引以为傲。 在阵阵的争议声中,她紧盯目标,声称对我国的教育制度充满信心,并致力于向外界证明她会以身作则,成为团结政府里都该成为的最佳部长之一。 但愿在法丽娜“教育只能赢”的坚定信念中,各方都可以保持开明与平和的有效沟通,将我国多元文化教育的优势最大化,并在保持初心的同时,有朝一日也能够在国际舞台上发光发热。   投稿须知: ■来稿可电邮([email protected])至本报新山办事处; ■来稿可用笔名发表,但必须附上真实中英文姓名、身份证号码、通讯地址与电话、电邮网址,以及银行帐号(汇稿费用); ■投稿内容不可涉及包括宗教、种族等敏感课题; ■字数限800字; ■编辑对来稿内容,有修整的权力; ■本须知若有未尽善处,本报有权随时增删之。
2星期前
1月前
1月前
1月前
1月前
2月前
3月前
3月前
小弟一个星期前读到《星洲日报》的头版新闻,内容是关于教育部长提起的问题。 仔细阅读后,觉得这位部长好像不懂问题的存在,乱乱发表言论,没查清事实的真相,就随便地剥夺华裔教师在教学的地位。 尽管马华总会长提出质疑跟点出问题的所在,而这位部长说她会尽快解决问题,但从另外的角度来看,她根本没把握解决问题。 在马来西亚,华裔教师在教育体系扮演着重要的角色。尽管地位的重要性因地区和学校而异,但他们的存在,有助构建跨文化的理解和促进多元文化社会的融合。 首先,华裔教师的存在,有助提高学生对不同文化的认知。 在马来西亚这样一个多元文化的国家,学生来自不同种族和宗教背景。有华裔教师的学校,可以为学生提供更广泛的视野,帮助他们理解和尊重不同文化的差异。 华裔教师数量相对不足可能涉及多个因素。教育领域可能存在一些就业机会的不均衡,导致某些社群在特定领域的代表性不足。 此外,社会和文化因素也可能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华裔教师的分布 其次,华裔教师可以充当文化桥梁,促进不同社群之间的交流。 通过在教育环境中分享各自的文化经验,教师可以帮助学生建立更强的社会联系,减少文化之间的误解和隔阂。 然而,对教师永远不会足够的怀疑,可能涉及一系列因素。除了教育体系的政治因素外,这种怀疑可能还与教育资源的分配、工作条件、社会认可等有关。 在某些情况下,政治因素可能会渗透到教育体系,影响教师的职业发展和社会地位。 这可能导致一些人对教育体系的不信任,怀疑教师是否能够获得公正的待遇和支持。 要解决这些问题,社会需要努力创造一个公正、包容的教育环境,确保每位教师都能够获得平等的机会和待遇。 此外,强调教育的重要性,以及教育对社会的积极影响,可以帮助改变人们对教师的看法,减轻对教育体系的怀疑。   更多报道,请留意星洲日报、星洲网。
3月前
3月前
3月前
3月前
马来西亚独立超过半世纪的今天,华教课题依然是一个棘手问题。 华教课题考验每任掌管教育部的部长,以及代表华裔的部长的智慧。 马来西亚可以说是除了中国以外,保留中文最完整的国家之一。 我国华裔除了可以上华校,也懂得读中文、出版中文报和书籍、保留中文名字,甚至可以自如地使用成语、谚语、文言文等,华语造诣程度可媲美中港台。 但是,时至今日,华教课题仍是我国政客必抛出的话题,尤其是在大选时做出承诺和保证,让华社得到心灵上的安慰。 可惜大选一过,坐稳位子的时候,当初的承诺,就被政客抛在脑后,忘到一干二净。 这个时候,捍卫华教的各团体和组织就会上书教育部,要求正视华教问题,往往都被敷衍了事。 从内部协商,到穿短裤比华教课题重要,纳吉时代承诺承认的统考文凭,结果509改朝换代后胎死腹中。 希盟政府上台22个月,基本上没有看见进展,接下来的政治危机,根本没有认真探讨过这些华教问题。 直到现在的团结政府,教育部长发表的言论更伤了一直以来支持他们的华裔,包括政府没有打算承认统考、继续保留固打制、纳入四十圣训、不会培训华校教师等言论。 马来西亚独立至今,在历届马华部长、爱护华教人士、各华社组织努力下,完整保留了华文教育。 但是,509改朝换代前的统考最后一里路,换了马哈迪政府后变成看不到路。 华社的心情,这个时候就会开始埋怨政府,如要求部长解释,但是部长回复的理由,往往是教育体制不适合国情、社会契约问题、种族敏感等。 这样的回复,一年复一年,华教问题需要用政策上的问题来解决,还是要用“华叫”的方式来解决?   更多报道,请留意星洲日报、星洲网。
3月前
3月前
4月前
4月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