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撒谎

5天前
7天前
(新加坡12日讯)以为男路人盯着女友看,男子挥拳殴打男路人,女友不想假释在外的男友再惹麻烦,向警方撒谎指路人非礼她,男友才会动手。 结果,女友包庇男友不果,自己也因此被判入狱1周。 《联合早报》报导,被告陈秋雁(24岁)被控一项向公务员提供假资料的罪名,今日在新加坡国家法院认罪。 被告的男友陈杰和(23岁),事后被控一项蓄意伤人和一项向公务员提供假资料的控状。他的案件仍在审理。 根据案情,这起事件发生在2023年8月11日晚上约10时34分,35岁的孟加拉籍受害者当时在新加坡劳明达街93号的人行道,边行走边看手机。 受害者留意到被告与陈杰和从反方向走来,于是站到一边让两人先过。 双方擦肩而过时,陈杰和以为受害者盯着女友看而质问他,尽管受害者当场否认,被告还是挥拳朝后者的左脸打去。 受害者被打后推开陈杰和,马上致电向朋友求助,被告与陈杰和则往反方向离开。 由于陈杰和近期才从监狱释放,被告事后担心陈杰和会因此招惹麻烦,两人商量后决定编造故事,由被告谎称自己被受害者非礼,想以此掩饰打人的行为。 受害者的朋友抵达现场,很快便在附近找到两人,并向警方报案。被告与陈杰和在警方抵达现场时,对警方撒谎指受害者非礼被告臀部。 受害者被警方问话时,矢口否认非礼被告。 警方过后展开调查,调阅案发时捕捉到的监控器画面,证实受害者与被告并无交集。 2023年8月22日,警方再次找被告录口供,可是被告仍不改口,直到警方出示监控器画面才承认撒谎。 被告求情时称她已怀孕,恳请法官轻判。 法官下判时说,被告自愿与男友串谋犯下罪行,且扮演重要角色,让捏造的故事更为可信,导致警方调查受害者。 被告在案发10天后,直到警方拿出证据才供认不讳。(人名译音)
2月前
(新加坡16日讯)涉及狮城最大宗洗钱案的被告王宝森时隔一个多月,再次提出保释申请,再度被法官驳回。庭上揭露,王宝森称怕两名女儿受牵连被遣送回国,竟向警方撒谎,称她们不是亲生的。 《8视界新闻网》报道,被告的案件昨天进行审前会议,撤换了律师,今天由新委任的律师江国文代表出庭。 律师今天在庭上为他申请保释时说,自9月6日案件过堂以来,被告的处境有所变化,两个分别3岁和5岁的女儿才刚办入学手续。 律师说,被告非常疼爱她们,因此是不会丢下她们不管,弃保潜逃的。 他也澄清,被告在被捕时说女儿不是他亲生的是一时慌张说错,随后也主动向警方更正这点。 他指出,如果被告有意潜逃,就不会让女儿在新加坡入学。 不过,控方指出,被告在被捕时,告诉警方两名女儿不是他亲生的,并不是一时说错,而是在慌张和恐惧的唆使下,害怕女儿会受牵连,被遣送回国,所以才会蓄意撒谎。 法官在驳回王宝森的申请时说,被告甚至告诉警方他的妻子曾经被一名男子欺骗,才会在婚前生下两名女儿,但后来却称女儿是他亲生的,显示他说辞前后不一,会为了自身利益而狡辩。 根据调查官的宣誓书,被告的两名女儿都是跟妻子姓。 被告称赌输父亲给的百万人民币 律师指出,被告的父亲在中国开茶园,手头是宽裕的。被告也曾分得茶园的100万人民币(约64万7188令吉)利润,但因为好赌,都被他输光了。 他指出,被告向警方坦白这一切,但没有证据显示,就因为他父亲有钱,他就能借助父亲的财力潜逃。 律师称,被告持有的中国和瓦努阿图护照都已经被当局扣押,他的中国护照也已经过期,因此不会有潜逃的风险。 此外,被告的母亲和侄女都申请来到我国,侄女是想要前来求学,而被告的母亲则是特地为了支持他而再度来到新加坡。 律师指出,被告的母亲在他被捕后就在新加坡,原本想要延长社交探访证,却没有成功,因此回国后,在上个月20日再度申请入境。 控方反驳时指出,被告的代表律师提出的所谓“新情况”并不存在,因为被告的处境从上一次过堂至今根本没有实质的改变,他只是想在上一回申请保释失败后再度尝试申请。 他指出,被告涉及的罪行原本就不允许保释,上一轮过堂至今,更多证据显示他涉及此案,并显示他和远程赌博的非法生意有关。
3月前
4月前
5月前
6月前
8月前
8月前
(新加坡20日讯)一步错,步步错!新加坡17岁少年卷入当地华侨银行钓鱼骗局当钱骡,事后却向当地警方谎称取出5万余元(新币,下同)现金放在小贩中心厕所,导致警方浪费8小时查电眼。   《新明日报》报导,现年19岁的被告昨日承认一项提供假资料的罪状和抵触一项贪污、贩毒和严重罪案法令。 他被指涉及新加坡华侨银行钓鱼骗局,跟外国犯罪团伙合作,为他们提供洗黑钱的银行户头以及当钱骡,短短3天内接收和领出8万5220元的赃款。 由于被告干案时未满18岁,根据新加坡儿童与青少年法令,媒体不得报道被告的名字和资料。 《新明日报》早前报道,新加坡警方于2021年12月8日至今年1月19日,接获768宗关于当地华侨银行钓鱼短信诈骗的报案,损失金额达1280万元,并在去年2月逮捕了16人,包括被告和其他8名同伙。 调查显示,被告的8名同伙涉及为外国犯罪团伙提供洗黑钱服务,包括提供银行户头接收和转账款项;被告跟同伙是朋友关系。 早前,同伙曾提议被告帮他们当跑腿,到提款机帮忙提取赃款,但被告拒绝。 不过,到了2021年12月28日,同伙急需银行户头接收钱,于是联系被告帮忙接收和提取3万元。 当时,被告称只会帮忙一次,表明不想要卷入他们的非法活动。 被告和同伙于12月29日分别到3个地点取出款项,再分道扬镳,但被告后来又接到电话,同伙称需要他再帮忙1天。 在同伙的安抚和劝说下,被告最终同意当晚和隔天,再提取现金和申请额外的银行卡,提供给同伙接收款项。 被告去年1月13日,就转账记录遭警方问话时,谎称是代陌生人提取款项,还撒谎说他按照指示把5万1090元的现金放入白色塑料袋,将其放置在新加坡海格路熟食中心的马桶后方。 当地警方为此浪费8个小时查阅电眼,以确认被告没有到小贩中心,被告事后承认为了保护同伙而撒谎。
10月前
(新加坡30日讯)在女佣莉雅妮的法庭审讯提供假资料,以及对警员撒谎,樟宜机场集团前主席廖文良儿子廖启龙出庭认罪。 现年45岁的廖启龙今日出庭认罪。他原本面对的审讯中作伪证罪名,被改为向公务员提供假资料罪。控方以这项罪名提控,另一项对警员撒谎的罪状交由法官下判时一并考虑。 为廖家打工约9年的印度尼西亚籍女佣莉雅妮(Parti Liyani,48岁),2016年被指偷窃廖家总值3万4600元(新币,下同)的财物。 她原本被判罪成和监禁26个月,但她在2020年9月向高庭上诉得直,洗脱偷窃罪名。 案情显示,偷窃案于2018年7月17日进行审讯,廖启龙以控方证人身份出庭供证。 他被辩方律师盘问时,数次坚称一件淡黄色的Polo-T恤以及一件红色的女装衬衫是他的衣物。然而,他知道这并不属实。 由于衣服的物主存在异议,审案法官最后在下判时不把这两件衣服考虑在内,将这些物品从控状去除。 控方要求法官判廖启龙罚款5000元。新加坡国家法院法官张荣光说需要时间仔细考虑判决,展期4月14日下判。 这起案件引起广泛议论与关注,新加坡人力部、总检察署和警方随后对此案展开调查,该国国会也针对此案所牵涉的司法公正议题进行辩论。 洗脱偷窃罪的莉雅妮指控方对她做出“无理及轻率提控”,随后通过律师向控方索赔,但在2021年6月被高庭法官陈成安驳回。
11月前
1年前
1年前
(新加坡26日讯)女佣被女雇主打到见血后报警,女雇主见自己暴打女佣的过程被电眼拍下,不仅教唆丈夫撒谎,还要求他帮忙叫家人删除画面。看不下去的丈夫假装配合,最后还是将电眼画面交给警方。 34岁的被告白依虹(译音)共面对7项蓄意伤人罪,昨日她在当地法庭上承认其中3项,余项交由法官下判时一并考量。 被告来自中国,住在丈夫位于后港3道的二楼组屋单位,家公和家婆则住在同一座的4楼单位;她的丈夫平日都住在那里,只有周三周四回家。 2019年11月17日,31岁的缅甸籍女佣到被告家工作,女佣一般用华语和被告沟通,但她华语不流利,有时听不懂被告所说的话。 调查揭露,女佣开工第二天,就因听不懂什么是“梨”,被告便用手指戳她的头,拳打她的肩。 接下来一年,被告多次为家务事而打女佣,还曾推对方导致她的头撞墙。 隔年11月5日,女佣因肚子疼看医生,被告担心传染给儿子,便让她到家婆家住一天。岂料隔天女佣不回家做家务,还跟被告的丈夫说她不想做了,指被告打她。 被告得知后到家婆家“抓”人,女佣抵死不走,被告又拖又拽要把她拉出门,还对她拳打脚踢,踢到她的嘴唇流血。最终女佣报警。 夫把电眼交警方 见事情曝光,被告教唆丈夫一同撒谎,称女佣不愿回家,还打了被告,结果女佣自己摔倒撞伤唇。 此外,被告也叫丈夫打电话给他的姐妹,叫她们快点删除电眼画面。被告的丈夫装作配合,但最终仍把电眼画面都交给警方。 根据新加坡心理卫生学院报告指,被告案发时患有躁郁症及重郁症,虽然是导致她犯案的原因,但却并没严重影响她的判断能力。 称要将女佣打死 女佣拒绝回家,被告拳打脚踢对方,还掌掴她。 被告的家婆见状,三度拉着被告的手制止她,但每次她挣脱,又上前再踢女佣几脚,还称会将女佣打死。 女佣遭被告踢得嘴唇开始流血,甚至流到衣服都是血。被告的丈夫看不下去,大声喊停,并叫被告回家,被告却从厨房拿出一碗水,叫女佣洗她的唇。 如今女佣害怕听到吵闹声,想起事发经过仍会流泪,唇上的疤痕让她觉得已被毁容。 剃光头 未判刑先服刑 被告悔不当初,不仅做出赔偿,还剃光头主动放弃获保权利,未判刑先服刑。 被告的代表律师指,被告事后已向受害人做出5580元(新币)的赔偿,补偿对方失去工作及蒙受的痛苦。 律师解释,被告如今已被还押,是因为她自愿的,即便丈夫刚离开人世,她仍选择剃光头,先开始服刑,恳求法官轻判,判她5个月监刑。 至于被告的丈夫为何会离世,律师并没透露。 主控官则指被告无情地攻击躺在地上的女佣,事后还企图掩盖罪行,促请法官判她坐牢8个月又6周。法官最终同意主控官的建议,判她坐牢8个月又6周。
2年前
2年前
2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