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摊贩

4月前
(新加坡2日讯)携手打拼的丈夫不幸中风,粿汁女摊贩10多年来独自撑起家中生计日做15小时,没想过后又确诊患癌,不过她始终没放弃,感恩在许多人的协助下走出人生低谷,所展现的无比坚韧得到市长称赞。 《联合早报》报道,朱玉兰(56岁)早在18年前与丈夫一同在白锡熟食中心经营“吉兰丹粿汁·猪杂汤”。 她告诉记者,丈夫在2011年突然一夜之间中风,自此左手残废,虽无需贴身照顾,但也无法工作。她独自经营档口,生意却一落千丈,家中情况也急转而下。 “当时我心乱如麻,家中还有3个孩子要养,最小的才11岁,房贷也还没供完。我几乎每天工作15个小时,因为生意不好,不敢聘请帮手,直到近两三年生意好转,才聘人帮忙。” 2019年期间,朱玉兰因身体出现状况看诊,被诊断患上子宫癌,人生再面临一击。 所幸,经手术治疗后得以存活,如今情况稳定,她形容自己的人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一关过一关。 “我也曾因撞伤手而需动手术,当时连刀都提不起来。我以为自己完蛋了,还曾埋怨过为何上天要让我遭遇这一系列的挫折?” 她说,正当她陷入低谷时,是潘丽萍市长、摊贩代表、同行及社工不断给予鼓励与协助,才让她重新振作。 “大家的鼓励让我明白怨天尤人没有用,最后要靠自己解决问题。我很感谢大家的援助,每次遇到难关,他们会帮我一起想对策,市长和社工还帮我申请孩子的助学金,让我可以坚持下去。” 也是惹兰勿刹集选区议员的中区市长潘丽萍日前走访白锡熟食中心为摊贩们献上新年礼包后,在脸书发文分享朱玉兰的经历,并佩服她的坚韧意志。 学掌勺制新配方 去年荣登“必比登推介” 朱玉兰透露,起初她只负责接单收费,料理烹饪均由丈夫一手包办。丈夫病倒后,生意一度难以维持,她花了数年研究,才逐渐研发出新配方,挽回生意。 “起初我什么都不懂,丈夫也没有留下配方,我花了很长的时间慢慢回忆研究,才有今天的成果。” “吉兰丹粿汁·猪杂汤”是2022年新加坡“必比登推介”(Bib Gourmand)名单中新上榜的摊位之一。 “我没想过会获得这个殊荣。我很开心获得肯定,多年的辛劳,总算是苦尽甘来。现在3个孩子都开始工作了,我只希望以后生活会越来越好。” 记者星期三(1日)走摊位访时,助手陈荣水(63岁)透露,朱玉兰每天早晨7时开工至下午2时,回家休息3个小时后,傍晚5时回来工作,直至晚上8时才收档,周一休息。
1年前
1年前
2年前
(新加坡14日讯)男子到新加坡熟食中心为幼儿买粥,但他发现粥里的蛋没熟透后,一气之下把热粥泼向女摊主,导致后者遭受一二级烫伤。 被告刘长德(38岁,饮料摊少东)上个月承认一项泼热粥蓄意伤人的罪名,并完成求情后,法官将案件展期下判。不过,被告后来通过律师向法庭申请撤销认罪。 法官听取控辩双方提呈的陈词后,认为被告早前认罪时,并未对案情提出异议,也没有在求情书内提及他不认同案情的内容,加上他自始至终都聘请同一个代表律师,他没有提出任何自己对案情或法庭程序不明白或者存有误解的情况,因此驳回撤销认罪的申请,周一(3月14日)判他入狱12周。   根据案情,被告在2020年2月1日中午12时17分左右,到黄埔通道熟食中心为幼儿买粥,并要求加蛋。 不过,被告后来发现粥里的蛋没熟透,于是要求女摊主周玉叶(66岁)帮忙把蛋煮熟。 女摊主当时回说,被告应该在点餐时,就提出要把蛋煮熟的要求。被告对此不满,直言若女摊主不高兴就不要工作。 女摊主跟着告诉被告,她不是在打工,她就是老板。被告听了怒火中烧,打开塑料盒就直接把热粥泼向女摊主。 一名在隔壁档口排队的男子见状赶紧上前调停,被告过后离开现场。 女摊主的脸部、颈项、胸口和手臂在事故中遭受一二级烫伤。根据医药报告,女摊主去年5月最后一次复诊时已经完全康复,皮肤没留下疤痕。 根据精神评估报告,被告案发时患有“阵发性暴怒障碍”(Intermittent Explosive Disorder),病情影响他犯案。 不过,根据法令,任何人犯下使用滚烫的物品蓄意伤人的罪名,不能被判处强制性治疗。不过,法官将他的病情纳入考量,同时考虑到他在公共场合朝年长女摊贩泼粥,以及可能造成更严重的伤势,最终判他坐牢12周。 周玉叶的儿子孙玉明(40岁,补习老师)今天受访时表示,母亲事后两三周无法工作,所幸没留下伤疤。母亲后来通过民事诉讼向被告索赔,最终获判1万6000元,包括失去收入的费用和2000多元医药费等。 他说,母亲早前经营云吞面摊位20多年,后来改开粥品摊约四年,与顾客关系向来良好。被告的母亲事发后曾前来道歉,目前双方没有来往。他说,“希望被告吸取教训,不要再犯。”(部分人名译音) (文:联合早报)
2年前
2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