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捐血

3天前
6天前
(新加坡3日讯)新加坡捐血的16至25岁年轻人占比持续减少,从2022年的17%下降至2023年的15%,一名已捐血105次的53岁女工程师带动儿子打从17岁开始每年捐血,并呼吁年轻人挺身而出。 根据卫生科学局提供的数据,新加坡去年共有7万7424人捐血,占总人口的1.87%。略高于2022年的7万4154人和2021年的6万9032人。 尽管过去3年捐血人数不断增加,但年轻人的占比却持续下滑。去年捐血的年轻人占捐血者总数的15%,而2022年占比17%。在2021年,有20%捐血者是年轻人,而这个比例在十多年前的2011年则达33%。 新加坡红十字会回复《新明日报》询问时指出,以上情况是因为冠病疫情期间,机构得取消在学校举行的外展和流动捐血活动,青少年失去了解捐血的重要途径。 发言人说:“虽然这些活动已恢复,但仍需时间和精力累积,再次壮大年轻献血者的队伍。” 许俊暖(53岁,高级工程师)自打30多年前在理工学院上学时献出第一包血。从那以后就坚持每年捐血三四次,至今已捐献105次。 她受访时说:“血液捐出后可以再生,而且我为了保证血液质量,也会注重自身健康,这样岂不是双赢?” 不仅如此,她多年来也鼓励家人捐血。比如目前20岁的儿子,已在她的带动下从约3年起开始捐血,目前已捐献9次。 受她影响,她的丈夫目前也已捐血66次,哥哥则捐了30次。 “只要我的身体还允许,我希望一直捐血,直到我退休。” 男子获输血 成功抗血癌 2019年李勇(28岁,培训员)在上大三时到荷兰参加交换学习项目。他的体重骤减,精力大不如前并伴有腹部疼痛,他在当地入院检查后接受常规血检,惊悉患上血癌。他随即接受化疗,并在诊断约一年后接受造血干细胞移植。 移植手术后,为了保证他体内的红血球足够,他在长达6个月的时间里每周都要输血。属O型血的他告诉记者,每次输血时间为2到4小时。 他要对捐献者说:“也许这对你而言微不足道,但是我保证,此刻有人急需输血,正坐在治疗室里等待血液输送进他们的身体。正是通过你的捐血,他们才能有能量、活力和重获新生的机会。” O型血库存告急 5天3100人响应救急 红十字会和卫科局1月25日发布文告,宣布新加坡O型血库存告急,并呼吁年龄在16岁至60岁之间、体重不低于45公斤、符合条件的O+和O-血型健康人士捐血以应急。 红十字会发言人透露,在宣布库存告急后的5天里,公众积极响应,有超过3100人踊跃捐血。 “在邻近农历新年长周末的几天里,我们依旧需要更多人捐血。我们吁请捐献者每年至少两次定期捐血,以防血液库存再次出现短缺。”
4星期前
(新加坡3日讯)狮城艺人黄嫊方、陈泓宇身体力行,响应红十字会和卫生科学局号召捐血。 黄嫊方接受《新明日报》访问时坦言,因为电台讨论到狮城O型血库存量告急,呼吁符合资格者捐血,她觉得本身也该“身体力行”做好榜样。 “我也是O型血,不可能一直叫别人捐,我却不捐,你激励他人做时,也必须参与其中,我只是担心含铁量不合格,因为要先测试,达到一个标准数值才能捐血。”    去年生日愿望 因生病无法完成 黄嫊方透露,她去年已打算捐血,这也是她去年的生日愿望,但刚好遇到生病,最终无法完成。 “这次谈到这个课题,我觉得身体状况不错,星期一做完节目,星期二打电话去预约,星期三我就去捐血了。” 黄嫊方直言,想到就要马上做,不然等下又有状况发生做不到,她也有问朋友要不要一起去捐血,因为她担心会晕,但找不到人,只好独自前去。 “我没有晕,只是手臂在之后比较酸痛。工作人员都很专业,让我捐完血,在旁边休息、补水,恰巧前几天运动,我有一直在喝等渗(isotonic)饮料,也算是补水了,医生也提醒,捐血后除了要补水还要补铁,尤其是女性。” 黄嫊方分享,她大约中午12时到,1时许就完成捐血。 “我想捐血是因儿子也有捐血,我觉得他好棒,会去做这些事,我想要鼓励儿子,和他一起去,所以去年才许下生日愿望,最后去不成就忘了。” 黄嫊方直言,她第一次捐血是1997年,第二次是2000年,因为年轻时一直都很瘦小,体重都在50公斤以下,那两次是达标了才能捐。 “之后生完孩子,一直忙着家庭,生活又累。我今年50岁了,无意间看到这课题就去捐了,毕竟到60岁就不能捐了。我的血是O型血,很好用!” 陈泓宇每3个月都捐血 陈泓宇则是每3个月都会捐血,目前也还是保持这个规律,每次都会到新加坡中央医院捐血。“我至今应该是第17或第18次捐血了,只有一次因为含铁量太低,打破了我3个月捐一次的规律。” 陈泓宇分享,捐血前都要测试含铁量是否达标,如果数值太低或本身太劳累,不符合捐血标准,就会被拒绝,而标准值是在13以上,若当天是12.9,也不能捐血。 “我有试过两次不能,就要等过了两周或一个月后,才回来再捐过,主要是因为喝了比较多的咖啡,或运动完后去捐,含铁量就会比较低,因此,会鼓励要捐血者,在捐血当天完全休息,咖啡也暂时不要喝,等捐血完毕才喝,劳累度也会影响数值。” 陈泓宇表示,他已经习惯捐血,此前在马来西亚也常去捐血,来到新加坡后也自动维持这个规律,“捐血给人家是好事,毕竟一包血就可以帮助3个人。
4星期前
在补习中心任教的薛春强,二十多年来养成固定时间捐血之余,通过热爱的跑步运动,躬体力行推广帮助他人、维持健康生活的正向意识,借此结识更多新朋友,也丰富人生经历。 薛春强至今已累计96次捐血纪录,他把捐血当作生活一部分,通常每3个月便到新山苏丹后阿米娜医院(中央医院)报到,对捐血这件事相当上心,自然而然形成了一种习惯。 “对于捐血,我并没有特别的想法,抱持的是施比受更为有福,希望透过自己的微薄力量,能够帮助到需要的人。” 薛春强接受星洲日报《大柔佛》社区报访问时表示,初捐血时难免会有恐惧心态,只要战胜及克服紧张、害怕,加入捐血行列,自己内心便有股喜悦。 多次捐血拉近与医护员距离 捐血过程中,薛春强印象深刻是曾经遇到其他捐血者疑是回血不顺,造成压力过大,当场看到“血柱”由针头处“喷出”,令他吓了一跳。 “护士马上用纱布盖住上针处,并暂停机器运作。还好这类状况没有让我留下阴影。” 因为经常到医院捐血,薛春强与医护人员建立友好亲切关系,医护人员还以“老师”(Cikgu)称呼他,拉近了彼此的距离。 “我希望透过身体力行的方式,鼓励身边亲朋好友一起去捐血,将爱与善的意念注入生活。” 跑步结识好友 拓展人脉 除了捐血,跑步是薛春强多年来坚持不懈的另一个爱好,从跑步中感受到乐趣,认识志同道合的跑友。 薛春强小时候住在新山早期的鲁马固打路“十五楼”组屋,由于母亲帮人洗衣服,他经常在组屋区上下楼跑动,协助妈妈把洗好的衣服送回给客户。 “我很少搭电梯,或许是常常跑步,而且跑得快,养成日后喜欢跑步运动。” 薛春强约在1997年开始每天进行跑步运动,随后加入古来捷兔会,每逢星期五相约伙伴一起跑步,感受山林户外的自然清新气息。 “跑友圈的朋友来自不同年龄层、从事各行各业,每个人背后都有不同的故事,彼此分享的不只是跑步经验,也可能包含丰富的人生经验与兴趣,进而拓展视野与人脉。” 薛春强参加过新加坡、槟城和泰国的42.195公里马拉松,挑战自身体能,也考验自己的心智与意志力。 “参与大型跑步赛事,可以感染到众人同跑的热闹气氛,一旦完成马拉松路程,会有极大的满足感。” 当7年志警回馈社会 没实现当正规警察的愿望,薛春强却担任了7年的志愿警察,在参与社区服务工作,同时也回馈社会。 “当年面试志愿警察者有逾50人,最终录取30人,我是其中一个,期间曾协助路检、庙庆时维持秩序、取缔非法外劳等行动。” 薛春强认为不论是捐血、跑步或志愿警察,他始终秉持不忘初心的本心和信念。 “能帮助别人是件快乐的事,我也常勉励学生做任何事要努力并坚持下去,最终必会看见成果。”
2月前
2月前
(峇株巴辖20日讯)由柔中保赤宫陈氏宗祠理事会主催,妇女组协办,青年团及青运新顺利花园支会联办的捐血活动,将于本月30日(星期六)早上10时至下午2时,在峇株巴辖广场(BP Mall)1楼举行。 陈吉祥:首次与新顺利花园青运联办 该宗祠青年团团长陈吉祥表示,原定于每年3月23日举行的常年捐血活动,因今年遇到斋戒月首日,故延后至12月30日才进行。 “本次也是首度与青运新顺利花园支会一同联办捐血活动,希望能更加丰富当日的系列活动,让活动有更多元的元素加入,民众捐血后或是在等待捐血之际,还有其他的活动可参与。” 陈汉强:邀2中医师义诊 筹委会主席兼青年团副团长陈汉强表示,当天也邀请补皇之家的两名中医师到场为民众进行义诊,包括传统推拿与刮痧服务,并为捐血后的民众提供健康咨询与服务。 他强调,根据峇株政府医院捐血小组的统计报告,医院平均每周至少需要120袋以上的血液,因此呼吁公众积极响应捐血运动,确保血库的血液库存充足,可随时应付重大事故及拯救生命。 李卉颖:办摄影展让大众了解特殊学生 青运新顺利花园支会主席李卉颖表示,此次活动邀请峇株文华国际青年商会(JCI)前来举办“We Are The Same摄影展”,旨在打破大众对特殊教育学生的固有印象,为他们提供真正展示和表达自己的机会。 “通过摄影展,可以看到这群慢飞天使视角下的峇株巴辖,了解他们的内心世界,民众当天除了参与捐血活动,还可到二楼去欣赏摄影展览。” 欲知详情,可留意柔中保赤宫陈氏宗祠青年团脸书所发布的消息,或联络陈吉祥(018-777 9679)、陈汉强(010-777 3331)、李卉颖(012-778 2799)。
2月前
3月前
3月前
4月前
4月前
4月前
4月前
4月前
(新加坡16日讯)新加坡在1978年发生史拜罗斯号(Spyros)油槽船爆炸事故,当时捐血的呼声响起,全岛掀起一股捐血热潮,两名男子也从那时开始捐血,至今已分别献血超过100次和300次。 《8视界新闻网》报道,上述事故发生于1978年10月12日,当时停靠在裕廊船厂内的史拜罗斯号爆炸,导致76人死亡和数十人受伤,那是新加坡史上最严重的工业意外之一。 当时有超过80名伤者被送往亚历山大医院和新加坡中央医院,其中19人过后伤重死亡。随着消息的传播,家属们在医院外等待亲人的消息。事发后,数百人前来献血,医生和工作人员加班处理伤者。 当时是新加坡空军部队见习生杰拉尔德托马斯(Gerard Thomasz)和科尼利尤斯庞(Cornelius Pang),就是其中前往捐血的公众。 献血超过300次 现年63岁的杰拉尔德托马斯至今已有超过300次的捐血经验,已退休的他是新加坡少数献血超过300次的献血者之一。 事发当时,他虽然还差几天才满18岁(当时捐血的最低年龄),但由于医院血库缺血,他被允许捐血。 尽管他的第一次捐血是为了应急救人,但受到父亲启发的他在那之后的数百次捐血都是自愿的。他的父亲也多次捐血。 另一名受访者科尼利尤斯庞回顾自己看到医院外等待的人群,让他意识到情况的严重性。当年烧焦的尸体的恐怖画面至今仍然留在他脑海里。 他说:“如果闭上眼,我仍然能清楚看到当时的画面。事实上,之后我(再次回到医院时)有一种恐惧,因为当年的经历太可怕,除了尸体,四处都响起死伤者家属的哭泣声。” 他从那天起至今已捐血超过120次,他表示,自己的内心驱使着他继续这么做。 在紧急时期,大家挺身而出,但和平时期,前往献血的人明显下降。如今,新加坡大约有1.8%的人献血。到了2030年,将有近四分之一的新加坡人年满65岁。随着人口迅速老龄化,对血液的需求正在增加。 新加坡红十字会献血计划负责人帕拉卡斯美侬(Prakash Menon)表示,当国家达到那个阶段时,1.8%的人口捐血将不足够。“未来5年,我们的献血者需要约占人口的2.5%到3%。” 新加坡红十字会正在与学校合作,教育年轻人,使他们了解捐血的重要性,并使捐血成为“一种生活方式的选择”。
5月前
5月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