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宿舍

4天前
2星期前
1月前
焦点社区:士乃森德花园 (古来30日讯)士乃森德花园面对处处垃圾、蚊症、破门行窃、围篱经常被剪等问题,居民促当局采取行动解决,还他们一个清洁安宁的居住环境。 森德花园居民协会理事吴全生表示,该花园区约有10%的单位租作工人宿舍,这些外劳经常随手将垃圾乱扔,影响环境的卫生,还有一些被丢弃的轮胎、瓶子等,积水而导致蚊虫滋生。 他说:“这里几乎每一个星期都在喷洒蚊雾,卫生局指有人感染蚊症,要求居委会配合展开清洁运动,但每次清洁运动次日,又出现垃圾堆。” 他指出,花园区经常出现破门行窃案,居委会在巡逻时发现,该区围篱经常出现被剪开的大洞,看来是方便外劳走捷径到附近的工厂工作。 他说:“我们每次将围篱焊接回去,不久又出现大洞,当我们质问使用大洞进出的外劳时,他们往往指自己是新人,不知道入口处在那里。” 他指出,古来市议会在花园区矗立了10个告示牌,禁止民宅改为具商业性质的宿舍及办公室,但该区却有近10%的单位租作员工宿舍,希望执法单位能严格执法。 居协理事再尼坦言,他们就花园区所面对的问题向多个单位投诉,虽见执法单位前来开罚单给违法者,但问题并未获改善。 另一方面,士乃州议员黄勃扬表示,士乃住宅区作为外劳宿舍的情况日益失控,衍生了清洁卫生、滋扰民生以及宿舍拥挤等课题,又以士乃森德花园最为严重。 他表示,在今年11月召开的柔佛州议会中,促请州政府关注此课题,并获得了柔州房屋与地方政府委员会主席拿督嘉福尼回应,指若有收到民众投报,指外劳发生滋扰民生的情况,地方政府及警方有权执法。 他说:“我在12月的古来县发展行动理事会会议上,也询问执法行动的进展,古来市议会告知,近期将会与相关执法单位,一同到士乃森德花园展开联合行动。” 他表示,市议会也在着手制订相关条款,禁止在全古来区内的住宅区,设立外劳宿舍。 他建议,成立一个成员包括地方政府、移民局、警方以及职业安全职业安全及卫生局(DOSH)的跨部门特工队,定期展开执法行动,以有效及透明地解决士乃和古来住宅区外劳宿舍所带来的负面影响。
2月前
2月前
3月前
3月前
  (芙蓉10日讯)芙蓉有“㓥房”文化吗? 根据了解,“㓥房”文化在芙蓉尚未到达猖獗情况,而容纳多名外劳住在同一单位的事件却屡见不鲜。 “㓥房”文化绝非最近才崛起,只不过近期地方政府发展部长倪可敏联合了各造,在吉隆坡突击一间3层楼店屋时,赫然发现店内竟有78间小房,空间犹如“鸟笼”,让部长怒斥业者为了谋利,做出没人性的行为。 芙蓉店屋出租需求不高 在芙蓉,店屋出租并没有像吉隆坡城市般出现高需求,换言之,大多数本地店主还不至于铤而走险,把单位间隔多间房间出租来牟利。 无论如何,根据本报探悉,包括通过社交媒体上,有获悉一些商业区的商店或旧式店铺,存在着有店主把楼上的单位,简单装修分割成数间房间出租,而且每间房间都有独立电表和冷气。 州议员:未接获㓥房投诉 受访的州议员说,他们至今暂没有接获任何投诉是有店主涉嫌改装店屋变成“㓥房”出租给多人租居,但他们都不否认,这不代表相关问题不存在。 有者直言,除非有人举报,否则如果只是单看商店外观,是根本看不出内有“㓥房”,而且店屋涉及私人产业,执法单位也难以逐一检查。 无论如何,一些受访的议员说,在他们选区虽然未接获有“㓥房”文化投诉,但却有接获投诉是一些雇主让多名外劳拥挤住在同一个单位里,这些案例已经获执法当局把雇主提控上庭。 汝来州议员阿鲁古玛: 外劳宿舍环境卫生糟糕 在汝来选区虽然拥有工厂、大学和学院,但至目前为止,我没有接获投诉是指有店屋或单位是非法改装成“㓥房”出租给人住。但在我的选区却是有不少商业区的商店,是被改造成外劳宿舍或中转站的临时宿舍,然后单位内挤满了数十名外劳。 出现这样情况的地点包括了文丁大学城、汝来新城等。在之前,人力资源部曾经在汝来揭露一些中转站临时宿舍挤了大批外劳,部分外劳在当时苦等了数十天都未获得安排工作,虽然雇主有为这些外劳提供食物,但他们住的单位环境和卫生却是相当糟糕。 在当时,有关当局援引了1990年员工福利、住宿及标准基本房屋法(446法令)24D条文向涉案的雇主采取行动,把雇主提控上庭。 其实,无论是店屋或任何单位,若变相有数十名员工或外劳同住,都是违规。根据地方政府的条例,都有规定了店屋或单位可居住的人数、房间设施和各项安全条件,因此雇主必须遵从,否则违规者都必受到对付。 吁知情民众投报 虽然说,我目前未接获选区内有店屋是变成“㓥房”的投诉,但我希望如果有任何民众知道有类似的情况,请向我或执法单位作出投报。 我要强调,要改装间隔店屋或单位,都必须向市政厅申请以取得批准,否则就是违例。对于这类非法改装,市政厅都有权力执法,一般上会给予警告要求业主拆除改装,若冥顽不灵,当局就会升级行动包括充公单位。 龙城州议员古拿: 店屋单位居住外劳少过10人 我的选区比较多工业区,外劳也多,确实有一些店屋被雇主充作外劳住所,但却没有出现像吉隆坡的情况般是单位变成“㓥房”。 据我所了解,我的选区一些店屋楼上单位是不会住超过10名外劳,他们就是共处一室,而一些工厂会在附近设立员工宿舍提供外劳居住。 罗白州议员周世扬: 数孤老同居互照应成社区形态 在我的选区至今没有接获是有关“㓥房”的投诉,不过,基于我的选区算是老区,比较多的情况是会有几名孤老一起住在同一单位里,但他们还不至于住的过于拥挤。 我往往是在一些其他情况下,例如有单位发生暴毙案,前往现场了解,才知道相关单位是住上几名互相照应的老人,这样的现象似乎已经成了一种社区形态,值得社会去关注。 据我了解,有一些商店楼上相信是有做了间隔出租,有的是间隔房间后逐一出租,也有的是包租整个单位,然后再招租客分担租金。 不过,在我的选区,有一些商店楼上单位会是没做间隔,但却被充当成是外劳住所,就一群人住在一起,但住在单位里的人数情况还不至于像吉隆坡般“塞”进了数十人,这里通常会是几名外劳同住一单位,像在今年9月,罗白千禧广场的一个店屋3楼发生失火,我才知道有关单位是住了四五名外劳。 而我选区的一些组屋单位,已经有越来越多外劳居住,例如繁华花园的组屋有超过50%是越南人、星光组屋及邓普勒路5楼组屋就比较多难民居住等等,像在敦依斯迈医生路14楼组屋,我们有发现其中一个单位是住有6名外劳,已经有要求他们搬走,因为该组屋是不允许外劳居住。 其实,除非是有人举报出现“㓥房”,否则我们一般上很难凭商店外观去察觉里面是不是有间隔多间房间,因此,我们鼓励民众充当线眼,提供情报,再交由执法单位去展开行动。 万茂州议员叶耀荣: 非工业区 外劳不多 我的选区未听闻有“㓥房”文化,主要是我的选区不是工业区,外劳人数不会太多,所以就没传出有店屋或任何单位被间隔多间房间供外劳居住。 一般上,我的选区情况是雇主会是楼下做生意,楼上就充作外劳住所,但不会在楼上间隔房间。 在我印象里,约三四年前有接过一宗投诉,是亚沙再也花园有一个两层楼的单位进行了间隔房间,出租给本地人住,结果因租客多,加上租客停车占用了空间,导致邻居难以停车,便引发邻里纠纷,进而向我作出了投诉去协助处理问题。 武吉甲巴央州议员陈丽群: 提供情报者身分保密 武吉甲巴央州选区内至今暂没有传出说有人把单位间隔多个房间、住上多人。 毕竟是涉及私人产业,在我的选区有百多个住宅区,我和团队也不可能去监测所有地方是否有单位涉嫌非法改装间隔房间供人居住。 所以,我鼓励民众成为线眼,只需要拍下照片及分享地点给我即可,我就会向有关单位作出投报。有相关情报者可以把情报传至我的手机:012-362 6977,而且提供情报者的身分一定获得保密。  
3月前
(新山8日讯)内政部长拿督斯里赛夫丁指出,柔州移民局仍面对官员及职员宿舍短缺,目前尚有145份入住宿舍的申请待批准。 他说,目前柔州移民局共拥有697个单位的宿舍,其中506个单位(占73%)已被入住,其余未有人入住的单位,部分目前正在装修,以及处于交换住户的过渡期。 他表示,目前苏丹依斯干达大厦(新柔长堤新山关卡)尚需要官员及职员,其填补人数在全柔移民局占最高,达1116人。 “柔州移民局共有2858名来自各工作模式及职位级别的职员。” 赛夫丁今日出席见证联邦土地委员会与PIJ产业发展私人有限公司签约,以向后者购买新山淡杯区的服务式公寓,充作柔州移民局官员的宿舍,并于较后在新闻发布会上如此表示。 他说,移民局在第十二大马计划下的第三滚动计划(RP3),获批购买公寓充作新山移民局的宿舍单位,上述公寓的购买价格为4108万零200令吉。 他表示,移民局以整体的模式,购买位于新山淡杯区的阿里夫实佳德拉服务式公寓(Pangsapuri Perkhidmatan Aliff Sejahtera),该公寓原本属于PIJ产业发展私人有限公司所拥有。 他指出,上述购买计划旨在满足柔州移民局职员对住所的需求,也考量到新山市区的生活费,因此为他们准备充足的宿舍,可减轻尤其来自外州的移民局官员的经济负担。 他透露,该公寓于3个月后已能让移民局职员入住,该部希望能借此提升职员的工作效率,同时协助减轻他们的生活费负担。 赛夫丁指出,当局以整体的模式购入72个单位的服务式公寓,其他设施包括8个单位的商店、11个单位的办公室、3层停车场、1个单位的垃圾槽、1个保安厅及1个污水池。 他说,每个公寓单位内附有沙发、睡房套组、冷气、微波炉、电风扇、电灯、厨房橱柜、铁门及窗户。 签约仪式出席者,包括:柔佛州务大臣拿督翁哈菲兹、州秘书丹斯里阿兹米,内政部副秘书长阿都嘉峇、移民局总监拿督鲁斯林。
4月前
4月前
4月前
4月前
4月前
4月前
(新山25日讯)人力资源部今日联合各相关部门,在新山士姑来地区突击检查一家制造厂员工宿舍,发现多项违规,包括需调查员工床位是否也有“分班次”,让早晚班员工共用同一张床等。 根据人力部调查发现,该制造厂尽管有设立员工宿舍,但是有关宿舍并没有获得大马半岛人力局(JTKSM)住宿准证。 该制造厂设有的5间宿舍,都位在制造成品的储藏仓内。 当局发现该厂没有依据1990年员工房屋、住宿和设施基本标准法令(446法令)进行申请有关执照。 大马半岛人力局已针对该厂,开档6份调查报告,其中有3项调查是援引446法令第24D条文展开,另3项调查则是在1955年雇佣法令第24条文下进行。 此外,职业安全与卫生局(JKKP)也发现该厂雇主有两处违例,违反1994年职业安全及卫生法令和1967年工厂及机械法令(139法令),为此,各单位将依照法律规定采取行动。 根据现场观察,其中一间宿舍的冲凉间属于“开放式”,完全没有遮盖,旁边即是煮饭的桌台,放置了多个饭锅和煤气炉。 此外,突击检查进行时,有官员发现因为环境酷热,有员工干脆睡在地板上。 惟,根据媒体观察,宿舍卫生还算干净,并没有恶臭气味或垃圾堆积的情况。 大马劳工局副总监阿斯里在新闻发布会上补充表示,被取缔的制造厂员工宿舍设施不足,包括没有可上锁橱柜让员工收藏重要及贵重物件比如护照,也没有床,也不确定一间宿舍房间住了多少人。 “我们规定每间宿舍房间必须列名住者名字在门上,来限制住宿人数。” 此外,他表示,他们也发现员工必须把食材如大葱、辣椒,或者冰箱也放在宿舍房间里。 “如果违反规定,将开档调查,如果违例,将移交法庭,每宗案件可面对罚款最高5万令吉。” “比如今日这家制造厂如果拥有多少间宿舍,当局就会开档多少份调查报告,每一项都可能面对最高5万令吉罚款。” 他劝告雇主必须遵循条例。 他指出,有关制造厂自2021年设立员工宿舍。
5月前
5月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