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家具业

2月前
5月前
6月前
6月前
6月前
7月前
10月前
12月前
1年前
2年前
家庭式家具业一度被形容为夕阳行业,尤其是西方组装式家具店进军大马,加上大型家具店林立,在竞争压力之下,要突破重围并不容易。可是王瀚隆不那么认为,“每个行业都有创业的机会,只要肯改变、突破、在各方面不断学习,增加对行业的知识,没有所谓的夕阳行业…… 报道:本报 张丘艳摄影:本报 陈敬晖、部分照片由受访者提供、取自官网 家庭式家具业一度被形容为夕阳行业,尤其是西方组装式家具店进军大马,加上大型家具店林立,在竞争压力之下,要突破重围并不容易,有可能是化为前浪,只是不知何时在沙滩上留下历史的脚印。 可是王瀚隆不那么认为,“每个行业都有创业的机会,只要肯改变、突破、在各方面不断学习,增加对行业的知识,没有所谓的夕阳行业。” 在衣食住行当中,“住”这一类别有很大的市场,他眼中的家具业具有良好的前景,我国也是家具强国,名列世界十大家具出口国之一,不仅有原料,制作摆设家具的工艺及加工技术不逊色…… 在未接触家具业之前,他不是这么想的,这位现年34岁的年轻人,大学毕业后曾任职会计及保险员,2011年3月他到砂拉越古晋投资种植业,结果投资打水漂,回来西马后,只是考虑是否要重操旧业做回保险员,或者看可以做些什么,家具业是他未曾想过的另一个世界。直到2012年,当时的女友(也是如今的太太)的父亲,要求他陪同到中国广州参观家具展。那一趟旅程改变了他的想法,也改变了他的命运。 [vip_content_start] 岳父在彭亨而连突开家具店,但家里3个儿子都没有意愿接手家具店生意,如果他的女友也不接手,岳父就只有把家具店结业。女友原本当审计员,但考虑之后决定把这门家庭生意延续下去,他也决定全力支持太太,和她一起扛起来。 虽然说这是岳父留下来的生意,但是他对家具是门外汉,可以说是从零做起,由零学起。 “我们讨论时觉得做生意要用比较正统的方式,要有妥善的系统,毕竟她在吉隆坡做了一年审计,我也做了一年的会计,我们也了解一些大型公司如何做生意。” 他说,小地方为了做生意会放账给客户,太太一开始接手生意时,几乎每天都要去收账。他们之后实践良性循环(good cycle),即以现金买卖,不放账。 抛开传统家具店营业手法,加入电商平台 没有家具背景的王瀚隆参加展会不断学习及改善公司,扩展生意版图及规模。 2013年创办SPF Home Deco,他出任SPF Home Deco首席执行员。旗下主要品牌包括家具品牌Kitchenz、Homez及床上用品Kun Official等。 正式到而连突发展后,他看到家具行业过于传统,只是买卖并不占特别优势,于是在当地成立室内装修公司。 “当时就想要增加服务种类,做室内装修,我们聘请员工做这项服务,上门测量,客制化家具,那时我们也开始了小型的加工厂,那时候我才慢慢踏入这个行业。” 家具业虽然未进入夕阳,他倒是碰到了行业的小海啸。 2015年时消费税落实之前,消费者大量消费,但好景只是维持一下子,因为随着消费税政策落实后,消费人买气下滑,销售额出现悬崖式下降。由于公司需维持支出,他只好设法找门路,最后看到电商平台的商机,尝试在Lazada销售产品。 早期的反应不温不火,销售量平平。但到了2016年,碰上该电商平台的发力时期,公司的销售额从一个月3万令吉、第二个月5万令吉不断增长至45万令吉,当年创下一个月最高70万令吉的营业额,公司在年底时90%投入电商运作。 夫妇不只摆脱传统家具店的营业手法,也开始机械化生产家具。他在2018年决定将而连突的仓库搬到巴生武吉拉惹,占地2万平方呎,两年后再将仓库搬到巴生中路,目前土地面积为12万平方呎。 对王瀚隆而言,公司出现爆发性成长,但也是最辛苦的阶段。 他说,辛苦不是因为没有销售额,而是因为人手吃紧,加上当时的快递行业完全不能负荷这样大的增长速度,有货卖,但配送速度跟不上。 2020年的冠病疫情是很多人的人生转折点,也是电子商务快速增长的一个契机。王瀚隆说,2020年及2021年对于电商的卖家而言,绝对是疯狂的年代。 “那时候,只要你有货,你就有生意。” 赴中国参展引进新产品新技术 王瀚隆的人生字典里没有“做不到”这3个字,凡事都要尝试,失败也是一种经验,因为这个理念,他又找到另一个契机。 Lazada在2017年找上门,要求配合该电商平台的促销活动做枕头,虽然家纺也是他未曾尝试过的领域,但是他还是尝试,他原本找到商家合作,但因出货不稳等问题,他想招揽中学同学一起闯。 “我问他有没有兴趣做枕头,一个枕头赚50仙,一个月有1万个,赚5000令吉。” “那时候,我这两个伙伴都在驾Grab,一开始我给他们骂:50仙赚什么?” 年底一行人到泰国旅行时,他跟对方说,电召车是手停口停的行业,或许那一句话让他们有所领悟,过了一段时间后,他们决定随着他一起制作枕头。如今两人都成了他家坊业的伙伴。 他们向朋友租下在巴生班达马兰工厂2000平方呎的空间,就以一台缝纫机、传统的电子秤及一个封口机,开始以人手生产枕头。不久后,他们便意识到生产进度太慢了。 “到2017年底,我们觉得这样做下去不是办法,刚好中国有一个会展,我们去参观后,联络一些厂家,买了一些机械回来。” 2018年引进机器后,家纺工厂开始机械化过程,并于2020年扩充至2万5000平方呎,目前,除了制作枕头,该工厂也制作床单、窗帘布及棉被等。 “我们发现到,做枕头、床单和床垫保护等,所有的面料都是一样的,里面的填充物也是一样的,所以我们慢慢地增加了这些库存单位。” 随着库存单位的增加,他们又添购了不同的生产机器,慢慢的小型家具加工厂就诞生了。这方面,他要感谢当年和太太及岳父一起到中国广州参观家具展,那时候的家具展配了一个机械展,他从那边看到家私行业可以有这样生产线。 “我们那几年都一直参与中国的展会,看有什么机械。我们开始用一些自动化的机械来改进生产线,提高效率。” 王瀚隆说,除了冠病疫情期间,他们维持每年一定要参加较有水准的展会,看看有没有新产品或新技术可以引进。 “我们相信他们走在我们前面,如果我们连看都不要看的话,那我们不就是很傻?” 与家人朋友合伙,公私要分明,账目要清楚 公司合伙人及高层都是家人或熟悉的朋友,询及如何看待“不要和家人或朋友一起做生意”的说法?王瀚隆说,他当初与岳父合作成立一站式门店时就意识到这点,但他和太太认为,公司必须有清晰的账目,也不可以少付工资(underpay)。 “很多人的家族生意喜欢这样:你来帮忙,我包你住、车、孩子我帮你供等,我们觉得这一套不行,所以我们跟岳父讲明之后要怎么做,他也很支持我们。” 他坦言,岳父性格比较严肃,前期与他沟通时确实感到压力,但他们在工作上做出一定成绩,让他比较放心。 “我们很相信会计,账目一定要清,我们一年赚多少钱、我们的薪水多少,我们分红怎样,都一清二楚。我们欠什么供应商,客户欠我们多少,全部都很清楚。” 他很庆幸创业路上有岳父的支持。他还记得当初向岳父提出要将运作从而连突搬到雪州的想法时,岳父不仅接受了,还给他们一句安慰的话:“不要紧,下去试一次,失败了就回来。” “我们那时候也吓到,我们花了几个月研究为什么要搬下来,想不到只用一个晚餐的时间提出来,他就ok了,而且那时候我们也需要一些资金,他也很支持我们。” 他说,与熟人一起经商的好处是缩短磨合期,大家的理念和三观都差不多,氛围很好,也知道彼此的即战力。 若遇到意见不合的情况,他们会依据在电商领域累积的数据分析,解决相关争议。 给年轻创业者的建议 王瀚隆: 当我们选择创业时,觉得每个行业都有机会,没有所谓是不是夕阳行业,或者这个行业已经不能做了,只要肯改变、肯突破、肯在各方面上不断学习,增加对那个行业的知识。 很多时候会做不好是因为自己对那个行业的认知不够,所以只要你肯持续学习、持续创新,基本上,每个行业都不是问题。 观赏精彩视频:
2年前
2年前
2年前
2年前
2年前
2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