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士乃

(古来20日讯)士乃新村六路及七路连续发生破门行窃案,已被村民戏称为“打抢街”!村民在人心慌慌下促警方及国州议员高度关注及重视,尽速举办大型警民对话会寻求解决方案。 士乃州议员黄勃扬今日则在脸书贴文透露,上个星期六(本月17日)早上时分,到士乃新村慰问多户在新年期间被破门行窃的事主后,正打算离开时发现一名晕倒在马路的妇女而施以援手。 他表示,当时以为这名妇女身体不适,在村民的协助下将她送回家,但昨天却被告知事主是一名攫夺案的受害者,她当时是因被攫夺而倒地。 他接受星洲日报《大柔佛》社区报访问时表示,据了解,士乃新村在农历新年前发生了逾7起行窃案,新年期间则发生了逾5起。 他表示,为了擕手防范窃案的发生,州议员办公室在新年前,举办了警方与村民的对话会,交流如何加强防范罪案的发生,警方稍后指已逮捕嫌犯展开调查。 他说:“但,行窃案在新年期间并未停止。截至目前已发生了5宗,唯面对财物损失及前往报案的事主,只有两人。” 他坦言,根据村民的回馈,在警民对话会后,警方已加强新村的巡逻,因而希望被窃的事主,无论是否有损失,都能前往警局报案,以为警方提供更多线索。 他也希望警方能继续努力,还村民一个安宁的居住环境。 士乃村民黄耀庭表示,士乃新村连续发生多起罪案,已引起村民及警方的高度关注,村民人人自危,指住在“打抢街”被抢的机率比“中马票”更高。 他表示,虽然警方出动警车及摩托车高调巡逻,但窃案仍不断传出,昨日下午约1时,七路再次传出破门行窃案。 据了解,相关屋主的儿子于早上9时外出,下午约1时回家时,便发现家居遭窃贼破门,损失仍在估算。 黄耀庭表示,在警方加强巡逻下,窃贼竟还在大白天干案,显示窃贼对新村环境的熟悉及对村民作息的了如指掌,导致村民人心慌慌,人人皆感到自危。 他表示,部份村民已开始安装监控器自保,但这非一劳永逸的作法,希望国州议员能关切村民的愤怒,举办大型警方对话会寻求解决方案,包括成立民间巡逻队,不能让窃贼继续为所欲为。 老家在大年除夕凌晨时分被破门的士乃村民郑欣民表示,在过去一个月接二连三所发生的行窃案,已令村民感到担忧及恐慌,却很无奈。 他说:“之前,据说窃贼相信是迷魂药,被破门的村民皆毫无知觉,但昨午他们竟然在白天干案,所有村民如今皆人心慌慌。” 他说,警方并非没有行动,但他们的方式似乎没有凑效,希望警方能采取其他行动,尽速将窃贼逮捕以安民心。 士乃区村长刘佑利指出,士乃新村目前的治安问题相当严重,窃贼行径猖狂且专业,还非常清楚村民的作息时间,让村民深感担忧。 她指出,这段时间,她、古来市议黄宝前与村民不断向士乃警局提供所收集的信息,并与警局保持密切联系。 她透露,警方已掌控一些关于车子和嫌犯的资料,目前正积极破案。村民如有情报,可在第一时间通知警方。 她也鼓励村民安装警铃和监控器,并确保离家时将警铃开启,希望透过大家的守望相助,早日将窃贼绳之以法。 另一方面,古来警区主任陈胜利指出,截至目前,警方在今年2月份,共接获3起发生在士乃新村的破门行案投报。 他表示,警方已采取多项行动追查窃贼,并于前日逮捕一名嫌犯,唯案件仍有待进一步调查及追踪,现阶段不便透露太多详情。 他指出,不排除涉案者超过一组人,唯警方会采取严厉行动对付涉案者,并希望窃案不会再发生。
6天前
(古来31日讯)配合苏丹依布拉欣陛下今日赴国家王宫就任成为第17任国家元首,士乃联邦大道通往士乃国际机场的路段,可见学生及民众挥舞手中的州旗夹道恭送陛下。 为让柔州子民有机会参与这历史性的一刻,当局在上述大道旁共设有7个站点士乃大街路段、飞机场路旁的士乃宜康省与士乃机场国际机场前的路段,以及士乃国际机场的皇家机库。 今日大清早,这些站点就聚集了欢天喜地乘坐巴士到现场的学生,其中包括两所华小,即士乃华小320名、太子城培正华小150名及及宽柔中学古来分校的45名学生到场见证历史,大家都显得非常开心兴奋。 当苏丹的车队经过士乃大吉花园前往机场时,站在联邦大道旁沿途欢送的陛下的各族学生和子民挥舞手中州旗,唯苏丹的车队在驶过后,有些未看清楚陛下在车内挥手示意的学生,频频在问“苏丹(经)过了吗?”。 士乃华小校长林美邛告诉星洲日报《大柔佛》社区报,该校安排了320名高年段(四、五、六年级)的学生到现场参与恭送苏丹的活动。 她说,该校获选安排学生出来恭送苏丹是很难得的机会,因为学生们已完成现阶段的课程,让他们参与这项活动,除了让他们外出学习体会,也能让他们真正实践国家原则之一的“忠于君国”。 “我们都是马来西亚人,也是柔佛州人,我们为苏丹上任国家元首感到自豪。” 士乃华小校友会主席彭国洋表示,能参与及恭送苏丹上京任国家元首的盛况,是非常难得的机会。 他说:“对我而言,可说是毕生难忘的经历。我听老一辈的说,他们在逾20年前也曾经站在街边,恭送苏丹的父王上任国家元首,我很荣幸这次能成为其中一份子。” 士乃华小六年级的双胞胎兄弟依兹拉及艾兹礼今日为了参与恭送苏丹的活动,特地早起到校,以免错过巴士。 他们表示,很多同学一起来,感觉非常开心兴奋。                 百格街访|柔佛苏丹任元首 民众诉求竟非常一致? 柔佛苏丹将接任国家元首 带你了解陛下二三事
4星期前
回顾2023年的工作大计,其中一项目标,就是解决士乃大吉花园频频水灾的问题。 单单在2022年,上述花园就发生了3次大规模的水灾,涉及上百户家庭,令居民苦不堪言。 除了带入州议会,我也通过联署运动向政府单位施压,以尽速探讨与落实治水方案。 这项课题获得联邦政府辖下的公共工程局与水利灌溉局,以及柔州政府及古来市议会的关注,在2023年展开了一系列的治水工程,情况终于有明显的改善。 虽然如此,在过去12月雨季开始时,上述花园第10路依然发生闪电水灾。 我向市议会反映后,所幸当局立即展开开沟工程,缓解了燃眉之急。今年依然持续提升沟渠,大吉花园居民才可算是真正挥别水灾梦魇。 泗隆路作为士乃工业区和士乃机场城的主要道路,本月初也发生闪电水灾,大量洪水涌到路面,导致乌鲁地南路段的交通一度中断。 根据现场视察,洪水是从周围的工业区排出,道路旁的沟渠不胜负荷,水深超过1尺。 公共工程局随后发文告,指水灾肇因与发展商和工厂,未设有完善排水系统有关。 例如,古来市议会近期到一家位于泗隆路与迪沙依达曼路交界的混凝土工厂视察,发现该工厂将污水排入周围的沟渠。混凝土凝固后,造成沟渠排水受阻,缓冲池也与工厂规模不符。 我认为,市议会需密切监督泗隆路周围工厂的发展计划,有没有依照图测兴建和维护。如果没有,当局应该采取严厉行动。 此外,古来联邦大道沙令和19哩路段长久以来也被视为水灾黑区,近年来因为双轨电动火车工程的展开,以及优美城的迅速发展,路面积水问题加剧。 在副部长兼古来国会议员张念群的争取下,工程部长拿督斯里亚历山大上周亲自来到古来水灾黑区视察,并在聆听汇报后,宣布拨款300万令吉提升古来联邦大道的排水系统,工程预计将在3月的雨季后展开。 据说“古来”名字的由来,为早期古来河岸一带逢雨必灾、乌龟群起涌上岸,一时蔚为奇景,而附近的海南人看到后高呼“龟来”,古来因此得名。 如今气候变迁导致各地的水灾频发,士乃与古来无法独善其身。2024年,治水仍是笔者众多工作计划的“重中之重”,期待明年这时候,我与国会议员及各政府单位,能够完成今年的治水大计。
1月前
在我负责辖区的士乃新村,正在持续的发展中。 就在前几个月,联邦大道两旁的士乃大街美化工程已经展开,店屋重新粉刷工程也已经完成。 我感到很高兴,士乃新村在我们努力的争取下,一直都有在发展。这也证明了士乃新村,得到古来市议会的重视。美化工程的展开,是非常具挑战的任务,也要感谢村民和相关店主的合作及配合,工程才能够顺利地完成。 当然,我也希望村民们能够齐心协力,去照顾及保持环境的整洁,让到来士乃的人留下良好的形象,也让身为士乃人的我们,能够以引为傲。 我在士乃长大,是道地的士乃人,很荣幸能够参与,也能看见这个乡镇的改变。在此,我也向大家承诺,将尽一己之力,继续为士乃争取更多的发展和建设,也期待有你们的参与,一起努力打造更美好的士乃。 在完成了大街粉刷工程后,士乃大街一幢历史悠久的建筑屋(即旧戏院),因建筑前违法的档位被拆除而重见光明。现在经过联邦大道,便能一目了然地看到这幢建筑屋。 我也希望能够与市议会及地主协商,善用这个策略性的地点,打造一个具代表性,属于士乃的地标。 当然,在目前这个阶段,我希望大家能够提出建设性意见和看法,特别是年轻人和士乃人,欢迎大家和我一起集思广益,分享想法及构思,共同创造属于士乃特色的象征性地标。 关于士乃的未来,您有什么想法呢?欢迎有任何想法的朋友,以电邮(邮址:[email protected])的方式电邮给我,或whatsapp(018-771 1891)给我,我将在收集大家的意见后,给予综合与研究,再把这些看法及建议提呈至古来市议会。 关于士乃的未来,真的很期待大家的一起参与,让我们一起塑造更美好的士乃!
1月前
(古来10日讯)台湾《综艺玩很大》娱乐节目主持人,台湾本土天王吴宗宪,今日拉队到新山及古来地区录制节目,并在士乃与在现场的民众交流时,指当艺人“比较快乐的事” 。 他说:“很简单,政治是管理众人的事,我们做不来。艺人是娱乐大众的事,当艺人是不是比较好?” 这名远道而来的艺人,在与本地接待单位交流时,以本地歌手黄明志的歌曲《慢慢站起来》中的两段歌词(慢站起来推翻再重来,不害怕挫败最怕在原地等待)相赠,并“顺道”问候黄明志。 他说:“这首歌是马来西亚歌手黄明志的歌曲。黄明志在全世界差不多都被封杀,连在自己的祖国都要被逮补,他有被捉去关了吗?” 吴宗宪也在听闻众人的回应,指黄明志还没有被关后,脱口而出道:“黄明志,加油!” 这次与吴宗宪一起到柔佛州拍摄综艺节目的艺人,还有林柏昇、谢坤达、翁瑞迪(阿本)、陈妤、何紫妍(荳荳)、刘禄存、严碧宇(严正岚)、简廷芮等。 为这次拍摄活动做协调的,是古来的社区领导曾繁翀。他指出,去年10月份接待第一组台湾的旅游节目主持人后,有朋友问是否有机会再邀约吴宗宪主持的“综艺玩很大”到这里取景介绍柔佛。 他表示,经联系在台湾任职的朋友,相关节目制作人于上个月到古来和新山勘查多个场地,并于昨天抵达古来和新山多个景点拍摄。 他说,对于节目组和艺人们来说,这是第一次到新山,他们从新加坡下机后经过两个海关到新山,是很特别的体验。 他指出,节目组拍摄的景区,包括新山及古来多个著名景点,艺人们也享用了本地的美食。 他希望,通过这个著名的综艺节目,可以让更多台湾,甚至全世界的人,知道新山和古来这两个非常特别的地方,在旅游时也可以把古来和新山纳入行程。
2月前
2月前
2月前
3月前
100多年前,士乃“上下街场”开埠时欣欣向荣的景象,是许多“老士乃”津津乐道的回忆。 根据史料,1909年士乃曾是火车从新山出发北上后的第一站,也因为集铁路、河港和陆路交通便利,迅速成为中国南来先贤落地生根之处,商业活动特别蓬勃,带动周边城镇发展。 100多年后的今天,士乃大街因为周围着重发展工业,外劳不断涌入,加上靠近新山和新加坡,年轻人口逐渐外移,许多老店无人经营,逐渐失去昔日的光彩与朝气。 笔者在担任士乃州议员后,一直怀着“让士乃重新闪亮”的愿景,希望这座百年城镇,能够再次令人眼前一亮,找回士乃人的身份认同与记忆。 庆幸的是,士乃大街如今仍保留上世纪30年代兴建的两栋独特历史建筑,分别是具中国四合院建筑特色的柔南黄氏公会,以及承载着老士乃人回忆的 “同乐剧院”。 柔南黄氏公会的史迹馆于去年12月开幕,馆内记录了士乃新村百年历史的文物与史料,开放让公众参观。 曾经辉煌的同乐剧院,如今大门深锁,剧院内的设施陈旧不堪,前端也遭非法档口占据,周围杂草丛生排水不通,需要获得提升与改造。 今年4月,我从古来县新村发展官陈俊杰口中得知,地方政府发展部举办“全国新村美化大赛”,便召集了士乃社团代表开会达成共识,草拟参赛计划书。 这份计划书,除了串联既有的江夏堂、士乃三山国王庙等景点,也建议提升同乐剧院周围的基础设施、提升士乃后巷早市的基础设施和增设壁画、士乃新村地标、发扬士乃新村客家风味美食等;我们也推荐士乃新村内一个新兴的生态旅游景点——士乃嘉宝果园,希望吸引年轻群众到访士乃。 虽然上述计划书,最终不获士乃村委会提呈参赛,但我仍继续向地政部申请额外拨款,希望能逐步落实上述美化与提升计划。 同时,我也与古来市议会配合,拟定与执行“士乃主干公路与大街美化计划”。市议会今年10月,将为士乃联邦大道两旁旧店面粉刷,以及拆除包括同乐剧院前的非法档口,整顿士乃市容。 在大家众志成城下,我有信心,士乃接下来必定会重新闪亮,让人眼前一亮。
5月前
“士乃镇”是古来市议会重点发展的地区之一,也是市议会今年将展开提升与美化工程的城镇之一。 士乃镇地理位置优越,位于交通繁忙的主干公路联邦大道两旁,是最靠近士乃国际机场的城镇,也是外国游客通过航路进入柔佛州的第一站,因此被誉为柔州空中门户。 由此,我们可以一窥发展对士乃镇的重要性,特别是在这个“先敬罗衣后敬人”的年代,士乃镇的发展将关系到外国来宾对柔州,甚至我国的第一印象,对本地经济及旅游业的发展及推动扮演极其重要的角色。 当然,有外貌,也必须有内涵,除了致力美化及提升士乃的基础设施,我们也不能够忽略士乃作为交通枢纽的角色,必须提升及改善各项公共设施及交通服务,才能吸引各阶层的旅客前来,带动地方上的经济。 因此,在这个非常时期,我也希望有想法,又有理念的年轻朋友把握机会发挥创意,善用士乃镇的地理优势及我国多元文化的特色,为士乃注入新元素,共同打造及推进士乃镇的发展。 身为负责士乃镇的古来市议员,我希望当局在发展时不要忽视长远规划的重要性,确保不会在推动各项计划后,因过度发展而衍生卫生环境、设备不足或停车位不足等问题。 我也要欢迎对士乃镇发展有想法及意见的民众,特别是年轻人及中学生,能向我们提供一些建设性的意见及看法,分享如何将士乃镇这个旧区活化,打造出一个富生命力、新气息的士乃。  士乃,或许可以是年轻人创作及发挥的平台,让他们有机会运用自己的想法、语言及沟通方式去迎接外来的旅客;如何将一座逐渐老化的旧区,活化为具年轻活力的新打卡点。 当然,作为市议员,我更希望士乃的发展能配合古来县内的其他景区,如普陀村、加拉巴沙威壁画街等,进一步催动古来的无烟工业──旅游业,吸引更多的旅客前来消费。 话说回头,除了政府与社区团体的努力,要让前来的旅客留下美好及良好的印象,最重要的还是居民的合作,大家必须同心协力一起监督及照顾公共设施,不要搞破坏。 士乃是我们的家,发展靠我们一起努力。
6月前
(古来7日讯)从印尼雅加达飞往士乃国际机场的TransNusa首趟航班,载着31名搭客抵达士乃国际机场,在首航洒水礼欢迎下开启新航线。 该航班于今天下午3时20分抵达士乃国际机场,获得士乃国际机场总执行长肯尼迪阿育、印尼驻新山总领事西吉特、TransNusa集团董事主席巴友苏坦多、TransNusa集团航空首席执行员拿督伯纳德弗朗西斯,以及古来市议会主席莫哈末法米等人的热烈欢迎。 为迎接这首趟航班的抵达,士乃国际机场准备了“水门”首航洒水礼,获热烈欢迎的搭客也获赠欢迎礼包。 士乃国际机场总执行长肯尼迪阿育在受访时表示,经历冠病疫情冲击后,我国边境于去年重开,如今士乃国际机场搭客人次已逐步恢复至2019年高峰期的70%。 他表示,2020年因我国实施行动管制令,机场搭客流量骤减至100万人次,对比2019年大幅度下跌。 “去年经济市场重新开放后,士乃国际机场航班逐步恢复,搭客量多达225万人次。” 他表示,今年士乃国际机场出入境的搭客量预料将达到300万人次,截至9月份,搭客量已达200万人次,因此有望突破这个目标。 他也提及,士乃国际机场目前开通的国际航班包括东南亚4个国家,包括:泰国曼谷、越南河内、印尼雅加达及泗水。 “亚洲国家航班方面,目前有中国广州航班,未来预料也会继续增加更多国家的航线。”    
6月前
6月前
吃不到苦瓜汤,也不可能赶回市中心,附近还有什么? 鸡饭大家都会去吧?不大喜欢白斩鸡:白生生滑潺潺。鸡皮更可怕,不是怕不健康,就是不喜欢那粒粒毛孔,不知怎的跳出"鸡皮鹤发"四大字。吃鸡饭,通常选最笨的鸡胸肉。也不怕人笑,欢喜就好。 去那家的话,主要还是吃猪扒、芽菜和叁峇苏东,比一般煮炒店好。是被鸡给耽误了。 另一家的琵琶鸭古风朴朴,扣肉亦腴美 。不过应该也还没开,也比较适合午餐。就去附近的泗隆吃云吞麺吧。 麺上桌,感觉像极古晋哥罗麺:分黑白酱,用的也是全蛋麺。不同的是这里有面薄,麺也比较幼细。两者前世或有渊源。 胡须佬不学无术,就只管吃,这类高深学问,留给有识之士。 最喜欢面薄。除南马和新加坡,其他中北马城市难找。不过近来连吃了几次肉脞面薄,加上看到邻座的细麺诱人,就要了白酱细麺。 麺条烫得韧度适中,是个人最爱的咬劲。油香含蓄,盈醇味正,就这么想起亲民的格兰杰波本桶10年。唉!酒性难改。 白酱就是猪油,最吃到原味。不是每家云吞麺都有此味,还是重口的黑酱和辣酱比较有票房。最专业的吃法,是吃到三分一后要求老板加黑酱油;再吃另三分一,加辣酱,就尝遍所有口味。 大前提是店家要相熟,不然就吃那么一碗麺,得空任你表演的,麺也不会好吃到哪里。 小时老家隔街就有一档云吞麺,就可以那么胡来。有时要加菜,父亲会叮咐去打包一块钱云吞汤。那可是大份的 ,二十粒云台左右吧。今天一块钱应该可以买到半粒。 而这次吃到的云吞,竟然和当年的味同相识:老套一句,小时的味道。 老家那档云吞麺还在。谢谢士乃提醒:是时候回家了。  
6月前
上午十一点半机飞首都。原可在市区吃完早餐再出发,性格使然,不想紧张。去机场附近解决吧,可以慢条斯里喝茶。好友建议苦瓜汤。 开始会喜欢苦瓜,就表示"成熟"了。少有听过黄毛小子会欣赏苦瓜的吧。 要体会苦瓜的清逸和回甘,须经历一番红尘纷擾:"想不到当初我们也讨厌吃苦瓜,今天竟吃得出那睿智愈来愈记挂。青春的快餐只要求快不理哪一家,哪有玩味空档欣赏细致淡雅。"陈奕迅多年前那么唱过。 也有说苦瓜汤只能在柔佛州吃到。印象中槟城、怡保、关丹和东马城市比较少见,但首都确实有好几家。小贩中心偶有遇到,也不知是不是南马人经营。 雪州八打灵倒有一家苦瓜专门店。除了汤,还有各类海鲜和肉类炒苦瓜。比较特别有咸鱼花腩苦瓜、肉饼蒸苦瓜和峇拉煎苦瓜。素的有金瓜焖苦瓜。最喜欢的是乾脆俐落的大苦瓜炒小苦瓜。 说回士乃。十点抵达苦瓜店,竟还没开。看了看店门贴的招纸:除了苦瓜汤 ,还有客家炸肉和豆腐。豆腐炸后还淋肉碎酱。宿酒已被阳光逼退,一看胃口顿然大开。乘等待空间,网上还看到有南乳猪脚、蒜炒肉、白菜炒虾等爱吃的小菜。正担心着两人是不是吃都下那么多,工作人员告知老板有事,没那么早开门。 罢了,看来此行和苦瓜无缘。下回再来吧。 人生没有错过可以吗?不然后来怎会碰上美味的云吞麺。看清得失,再苦也不怕。
7月前
7月前
(古来8日讯)开斋节连假后遗症,士乃多个花园住宅区及商区面对长达两个星期无人倾倒垃圾困境,民众及商家眼见堆满垃圾的垃圾桶,周遭环境臭气熏天,只好到处寻觅丢弃垃圾地点,苦不堪言。 当地民众及商家表示,堆积的垃圾不仅导致蛆虫滋生影响环境卫生,也压坏不少垃圾桶,纷纷期望当局未来能妥善规划倾倒垃圾时间,避免每年上演垃圾堆积的问题。 佘琼岳:长满蛆虫很恶心 在士乃大马花园经营饮食生意的佘琼岳(41岁)向星洲日报《大柔佛》社区报表示,该区在开斋节连假后,已有长达两个星期没有垃圾车来倾倒垃圾,商店及民宅的垃圾桶已经满溢,被迫将一袋袋垃圾堆放在垃圾桶旁。 他指出,由于当地不少商店经营饮食业及食材生意,成堆的垃圾不只发出恶臭,还长满蛆虫,十分恶心。 他表示,长时间没有来倾倒垃圾的情况几乎每年开斋节后都会发生,居民无计可施下只好到处寻找可丢弃垃圾的地点。 “经过漫长等待,垃圾车今天终于来倾倒垃圾,但相信是因为垃圾过重,导致垃圾桶的轮轴损坏,垃圾桶底部也破损,四散的垃圾也有待清理。” 他希望有关当局能妥善规划佳节期间前后的收取垃圾时段,避免类似问题一直发生。 黄勃扬:已陆续解决 士乃区州议员黄勃扬今天在受询时表示,近期接获士乃区不少民众申诉垃圾成堆未来清理的投诉,经过反映后目前已陆续获得的解决。 他表示,开斋节连假垃圾长时间未处理问题经常发生,他将就此课题向固体废料管理机构(SWCorp)做出反映。 他也呼吁民众若面对垃圾桶损坏问题,透过南方环保有限公司(SWM)网站提出申请,更换新垃圾桶,任何疑问可致电当局:1800-88-7472或WhatsApp至012-618 0082。  
10月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