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原谅

2月前
6月前
12月前
(加央6日讯)“我们已经接受女儿被女婿枪杀的事实,也已原谅了女婿的行为。” 警察枪杀妻子案的死者父母沙烈受访时说,事发后的确很难接受事实,毕竟女儿莎芙苏法妮纱(26岁)死在女婿的枪口下,经过一夜的情绪调整后,心情已平復,他们也认命,接受这是女儿的命运。 他说,亲家在事发后立即致电慰问,了解事情的来龙去脉,并向他们致歉,寻求原谅。 “我们早就原谅他们了,即使要怪罪(嫌犯和家属),女儿也不会復活了,我们接受这是上天注定的命运,我们也不想彼此间有隔阂,再说女婿在过去这2年来,彼此相处融洽,关係密切如亲生父子。” 嫌犯父母今天专程从登嘉楼,赶到玻璃市十字港甘榜本当峇鲁的亲家住家,双方父母见面时都激动得哭成泪人。 全国副总警长丹斯里纳沙鲁丁、玻州总警长拿督苏丽娜、加央警区主任尤沙里夫丁等人,今午也到丧府慰问家属包括嫌犯父母。 纳沙鲁丁与沙烈简单交流后,也慰问嫌犯父母,后者低头痛哭,嫌犯父亲相当激动,声声道歉。 纳沙鲁丁及苏丽娜不愿对媒体发言,在约半小时的慰问后,就离开丧府。 死者生前已与丈夫为腹中子起名,死者的2名姐姐在整理死者的房间时,惊见房内梳妆台镜子写着“Welcome Junior Izat”,也找到6套新买的婴儿服,令人不胜唏嘘。 母亲仄玛丝说,他们只知道女儿已怀孕5个月,不过不知道来不及出生的外孙的性别,直至其他女儿看到镜中的名字和婴儿服,才知道是男孩。 视频:张洁盈摄
12月前
1年前
1年前
1年前
2年前
2年前
这么多年里妈妈陪着你进出医院无数次,看着你被针扎已经是习惯的事了。对妈妈而言,只要不是对你生命有危险的事,就不是大事。 你呀,做了太多治疗,所以血管已经变得比婴儿还难找。每一次最少都得扎个三四次才找到对的血管。那已经是医院里比医生还厉害抽血的护士来找你的血管,结果还是一样。你的名字已被她们列在特别名单里了——最难找血管的病人之一。有一次真扎很多次了,医生和护士还是轮着找血管,找得他们都流汗了,我还告诉医生不要感到压力,哈。医生也笑了。你呀,就是那么的难啊!而我每一次都能坦然面对你需要被扎很多次的事实。 可是,就这一次,真让我不坦然了! 这一次,你去了另一个部门,里面的医生护士第一次见你,也不了解你,我就告诉了她们你的血管是很难找的。果然,扎了3次都找不到,医生带着你用扫描的方式来找血管。可是这样找到的血管被扎是更痛的。第一次找到的也不成功。当时你已经痛得乱叫,之后来了更多医生和护士,换了另一个医生接手。这个医生眼神坚定,我相信他,所以让他们继续,而且那时真的很迟了,不能再耽误了。 把妈妈的角色收起来 可你一直挣扎,不让医生继续。妈妈我只好告诉医生,试着把你用棉被捆绑着吧,其他部门都是这样做的。医生们看了看,其中一个去拿了棉被过来却迟迟不敢行动。之前在其他部门都是护士做这事,可能这个部门平时的病人都不是小孩,所以她们确实不太会对付挣扎的小孩。于是妈妈我就一手拿过棉被把你捆绑,两个护士压制着你的脚,两个医生准备扎针,还有一个医生拿着扫描仪器对着你,我们就好比在绑架你似的。 可能这一次是妈妈捆绑你,所以你的情绪更激动。这时你开骂了:“我一定不会原谅你们!” 你依旧尝试挣扎,可当然是不能松开了。医生也成功的为你扎到血管啦! 之后替你松绑,你的眼神憎恨地看着我们。我们都与你说对不起。医生们却说,没想到我这个妈妈竟然能忍受到这种程度。我笑笑而过。妈妈在医院太久,已经学会把自己是妈妈的这个角色收起来,如果我不收起来,没法镇定,医生就不会让我和你一起在治疗室里了。 医生和护士走了后,当四下无人,我的妈妈角色才回来。当下我一想到你说的那句:“我一定不会原谅你们”,我的一行眼泪突然间就脱框而出。我问你:“你真的不原谅妈妈了吗?” 你……突然的抱着我,摇头。 我,刚要止住的眼泪又再流了出来。 再之后,你恢复了你快乐的笑容在玩,好像刚刚什么事也没发生过一样。我也破涕为笑。 至此,妈妈都不想再做那个捆绑你的人了。毕竟我不是钢铁人呀——心不是肉做的。 最后,妈妈想说: 谢谢你,原谅了我们。 谢谢你,一直都没有抗拒需要去医院这件事。 谢谢你,虽然只是个小孩,可一直都很容易照顾。 谢谢你,轩。
2年前
2年前
2年前
2年前
2年前
2年前
2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