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北海道

4天前
1星期前
1星期前
3星期前
3星期前
1月前
1月前
1月前
冬天期待下雪。不过下雪的时候,最好不用上班。可以躲在棉被里,手握一杯热饮,看窗外雪飘呀飘的,最写意了。下雪出门上班,很折腾。不仅冷,下雪后的路面又湿又滑,一不小心很容易跌伤。如果是大雪还会造成交通瘫痪,这种时候只会感叹,生活不易。 11月底,北海道各个地方已下起初雪。先生说,他已经在上班途中不小心摔倒两次,通勤乘坐的巴士也经常打滑,偶尔他跟公司同事还需要一起铲雪,铲完后双手直发抖。反正,他对雪是彻底不抱任何幻想了。 北海道生活的挑战,远比想像的还要大。抵达第一天,房屋中介问我们和电力、煤气公司联系过了吗?先生事前拜托我帮忙联系,就怕入住后没电、煤气,那肯定得挨冷。我自信满满地回说,已经都联系过了,让他们今天就开通电力和煤气。中介接着问∶“那煤油、上、下水道呢?” “煤油?上、下水道?”毕竟这次也不是第一次搬家。前几次租房基本都只要开通水、电、煤气就足够了,怎么这次还多了煤油,水还另分上、下水道的?中介解释,屋里的暖炉用的是煤油,因为北海道的冬天比较严峻,暖炉几乎24小时都要开着,而煤油比起煤气会相对便宜些,又因为先生租的房子比较旧,使用的是旧式马桶及下水道系统,所以每两个月一次,需要有人来进行下水道排污处理。所以,每个月的水、电、煤气、煤油费,就已经是一大笔开销了啊! 中介还提醒,等冬天正式到来,气温介于摄氏0度以下的时候,就算人不在家,暖炉最好还是开着,让室内保持温暖,不然很有可能面临水管冻结爆裂的问题。为了防止水管冻结,还要打开水龙头让水直流,中介边解释边打开水龙头做示范。我和先生越听越懵,这样让水流,流的不只是钱,也不环保啊!尽管疑惑,但还是笑笑点头,表示理解。事后问谷歌,应该把水阀关掉,让水管里的水流干净、马桶里的水抽干净,应该就没问题。 我不理解,北海道的冬天那么冷,为什么房子都没有中央暖房,又或者像韩国有地暖和温水系统让室内保持温暖。我问先生:“我们真的生活在发达国家吗?” 先生落脚的小乡镇,距离札幌大约两小时车程。在这座镇上,市政厅、邮局、消防局、警局、超市,全都坐落在同一条街上。车往乡镇开出去以后,周围不是广袤无垠的农地,就是杳无人烟的旷野。一天夜里开车从小樽回小乡镇,沿路皆无路灯,偶尔发现远处有光源,仔细看是伫立在荒野中的一户民宅,心里想,怎么会有人住在这种地方?是农家吗?平常都怎么过活呢?日常用品都上哪儿弄回来的?后来又经过一间学校,学校的后面是一大片山林,学生难道都不会上课上一半发现教室外有熊出没吗? 和典型的日本人不同 虽然小乡镇没什么地方可以逛街、购物消费,但单是水、电、煤油、煤气就去掉一笔大开销了,然后发现超市里除了海鲜及北海道盛产的马铃薯、萝卜等以外的食材都比本州来得贵。北海道人的处事态度,感觉也和典型的日本人有所出入。就好像跟我们接洽的房屋中介原本说要租给我们的房子是201号,先生去名古屋市政厅办迁出手续及联系好搬家公司后,中介又改口说是202号才对。电力公司的人也是一会儿说设置电箱时需要会面,一会儿又拨电来说没必要会面了。打电话给中介提供的煤气公司,接电话的人却说∶“你们家不在我们的服务范围内呢……” 反正没事最好不要在日本搬家,既耗钱、耗时,又耗力。搬家过程,先生手机只要一响,就立马把手机话筒都推到我嘴边。他搬家,我可是日语大跃进了一回。
2月前
2月前
3月前
3月前
3月前
或是并肩同行,或是一前一后,有时你等我,有时我陪你,两个人征服一座又一座的山。每座山都是个坎,都是场考验,熬炼恋人之间的信任。我想我懂了,这些恋人们喜欢相约登山的理由。原来当两个人站在同样的位置,看着同一个方向,一段感情才能细水长流。 与友人聊起北海道,他问我北海道哪里最美。小樽?涵馆?札幌? 我回说,人越少的地方越美。 北海道地广人稀,除了札幌、旭川等大城市,其他地方人口并不多。一列火车缓缓沿着河畔行驶,一株白杨树伫立于金黄色稻田中央,一群白鹤在皑皑雪地里嬉戏,在那些没有人打扰的自然场景,每道风景绝美迷人像是一张明信片。 我在夏天快要结束时来到北海道,一路自驾来到大雪山国立公园。大雪山国立公园是日本最大面积的国立公园,其中大雪山火山群之中的黑岳,其山脚下漫延的峡谷层云峡,是北海道区域里最大的温泉胜地。 下榻于温泉旅馆后,第一个行程就是去攀登黑岳。 [nonvip_content_start] 没想到云雾也跟来了。雾气从山脚下就开始弥漫,当我站在观景台,云层峡已被雾霭遮盖,而我已置身于云海之中。 这空中缆车连接了层云峡温泉街和黑岳五合目,才短短7分钟的车程,根本还来不及好好欣赏大雪山的壮丽景色。接下来是乘坐双人吊椅上到七合目,如果要继续攻顶享受一览无遗的景色,大概还需要继续再爬山一个半小时左右才能到达黑岳山顶。 登山途中,前前后后遇到不少登山客。有的从山顶下来,劳累喘息,衣服都湿透了;有的正准备攻顶,全副武装,一脸朝气蓬勃的模样。登山道上多半是岩石,虽是登山初级者就可以挑战的程度,但还是需要穿登山鞋。尤其雨后路滑,走路时要格外留心。 我在登山时遇到一对年迈的日本夫妻,他们正在缓步下山,走在前方的丈夫不慎失去重心,摔倒在石堆上,擦伤了额头。旁人都焦急了,但他只说了句“大丈夫です”,似乎没什么大碍。妻子扶起丈夫,递上水瓶,两人坐在绿丛旁休息。 路越来越陡,我的脚步越来越重,正要打消攻顶的念头时,一对看起来像是大学生的年轻情侣从我身旁越过。两人带着登山杖,男生走在前头,女生尾随在后。来到一处硕大的岩石层层堆叠,男生突然停下脚步,转过身,伸出手,让矮他一个头的女生牵着一跃而上。 或是并肩同行,或是一前一后,有时你等我,有时我陪你,两个人征服一座又一座的山。每座山都是个坎,都是场考验,熬炼恋人之间的信任。如果没有建立起信任,两个人即使距离再近,也会隔着千山万水吧。 我想我懂了,这些恋人们喜欢相约登山的理由。原来当两个人站在同样的位置,看着同一个方向,一段感情才能细水长流。
3月前
4月前
5月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