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农民

1天前
4星期前
4星期前
1月前
姜薯是不少潮州人在除夕、元宵节和冬至的应节食品,去皮削成薄片的姜薯与汤圆一起烹煮后,祭拜神明和祖先,再让一家人团圆享用,寓意新一年甜蜜美满。姜薯肉质雪白,吃起来口感爽脆、清甜嫩滑,同时散发诱人淡香,惟没有一丝姜的辛辣。 报道/摄影:陈咏琪 姜薯,因外形长得像生姜、口感又如同番薯,而得此名。姜薯和淮山(山药)亦有些相似,所以又俗称“小淮山”。 姜薯是不少潮州人在除夕、元宵节和冬至的应节食品,去皮削成薄片的姜薯与汤圆一起烹煮后,祭拜神明和祖先,再让一家人团圆享用,寓意新一年甜蜜美满。姜薯肉质雪白,吃起来口感爽脆、清甜嫩滑,同时散发诱人淡香,惟没有一丝姜的辛辣。 在怡保丹绒红毛丹曾吉京宁新村(红屋仔)务农的黄林添(74岁)是本地屈指可数的姜薯栽种者。他在农历二月或三月种下姜薯,直到隔年农历新年前3个星期准备收成。 [vip_content_start] 1年收成1次 产量稀少 黄林添接受《大霹雳》社区报访问时指出,姜薯需等上10至11个月方能长成,一年只能收成一次,因产量稀少,在一般市场较难寻获。 他说,姜薯因种植时间长加上产量不多而市价高,每公斤可卖约30令吉,甚至有人以每公斤50令吉的价格出售。 他表示,姜薯属于攀藤植物,表面布满须根,可食用的条状块茎长半尺,中间最粗部分可达1吋半;就算植物的藤叶均已干枯,埋藏在泥土里的姜薯尚可保存一段时日,但也不宜存放过久,需尽快安排出土以免腐烂。 只卖大条姜薯 采访当儿,只见黄林添以锄头挖开表层周遭的沙泥,过后从泥巴中提起整串逾10条大小不一的姜薯,有长也有短。 “一般上只要大条的姜薯,小条的姜薯就当次品售卖,或留下‘做种’,待过年后再进行栽种。“ 询及为何有些姜薯在挖起时会自动脱落,他解释那是因为埋在地底下的姜薯已到了收割的日子,已经“够水”(成熟),便会开始趋向老化,所以会出现自动脱落的现象。 忌积水 需采用沙地种植 黄林添指出,种植姜薯的过程简单,按序是先翻松泥土,中间挖开一条长坑,铺上一层鸡粪肥料,再用泥土盖过,并在表面盖上已打洞的黑色塑料膜,防止野草生长。 他说,每个洞口可种上一棵,每株植物需要隔开不能相连种在一块,一块田地可种植大概70至80棵姜薯。 他透露,种植姜薯的土壤质地忌积水、过湿,因块茎会受潮霉烂,而雨水过多,产量也会跟着下降。所以,需采用沙地来种植,因其土质较为干燥。 “泥地质地硬实,不利于种植,姜薯难埋进地底下,会长出很多须根;沙地比较蓬松,根容易落入沙里,就会长得漂亮。” 插竹杆供姜薯藤茎缠绕 他说,插上竹杆是供每株姜薯藤茎缠绕,同时让心形叶不会与野草混合长在一起,收成时可省去清理杂草的功夫。 他表示,姜薯需要每个月施肥一次,但因其土地已够肥沃,所以也放不多;如果施肥过多,会导致姜薯变成叶子而没有果实,这些知识靠积累多年的经验所得。 他指出,本身曾试过因天气不好,无法种植姜薯,导致那年的姜薯收成骤跌,每串姜薯连半公斤都没有。 纯天然种植法 不怕虫害 除了姜薯,黄林添也有种植大薯,与姜薯不同,其肉质呈紫色和白色;大薯叶子较大、籐茎粗,每株有三四个块茎,各重1公斤或以上。 他说,不论姜薯还是大薯,皆不需要给予特别照顾,加上害虫不爱吃,所以无需喷洒农药、不用担心虫害,采用纯天然种植法,可吃得安心。 他指出,一般上潮州人都是把姜薯切成片,连同白开水煮开,另加入白糖和汤圆,煲成糖水享用。 他说,姜薯在去皮的过程中,会分泌滑手的黏液,敏感皮肤碰触将感到瘙痒;需慢慢削皮不能削得太深,否则就没有果肉吃了。 “姜薯削皮后清洗干净,待晾干后再切成薄片,不然摸起来会有滑溜溜的感觉;而且也不宜烹煮太久,不然口感会粉糯和溶烂。” 他透露,只要保存得当,姜薯一般上非常耐放,可贮存1至2个月都不会变坏。 他说,姜薯多为潮州人吃,而大薯是各籍贯的人士皆吃;其栽种的姜薯近乎每年都会有100公斤到怡保天后宫,以让该庙送去槟城大山脚或新加坡当地潮州人聚集的地方。
1月前
1月前
1月前
念小学一年级的1960年代,我身子矮小骑不上爸妈的笨重老脚车,每天清晨都得徒步提着那外婆以细铁线加固底部的藤篮书包上学。近两英里的路程,沿着乡村的黄泥路,听见在后方的班上同学喊着“快快跳上阿叔公牛车”,便以习惯了前三后一的马步,一蹴上了牛车后木斗,阿叔公也很乐意地把我们顺路送到校园门口。 靠着机灵盘算的便利,我等总估计好阿叔公的牛车那天会经过这条村路,便等着那顺风牛斗车。站在车后斗,一路上是两边树梢婆娑,群飞的鸟儿啁啾,清风吹拂着脸庞。我们坐在倾斜的枕板木上,阿叔公则鞭策着慢条斯理的老牛,在摇幌车斗的尾端坐着,伸长脚便能接触黄泥地的校鞋搓磨踹着泥地耍乐,经过村里时那鸡飞狗逐的激景,更是让我们嘻嘻哈哈得不亦乐乎! 我以在班上拼得好成绩作为奖赏,央求了妈妈好些日子,小学三年级终得偿心愿,让妈妈带着我到脚车店。我识货地指定要英国进口的鲁冰逊牌子脚车,要价128 dollars——比起让人倾慕、排在第一位踩踏时能发出“嘀嘀塔塔”声响的昂贵英国名牌“礼里”牌脚车,它还算脚车界排行榜里的老二。妈妈把积蓄掏出说:“这脚车是一般人好几个月的工资呀。” 乡民的护身良伴 那大不列颠帝国的殖民时代,一英亩的优渥农地市价约500 dollars。我踩踏着脚车上学,每天抹拭脚车,脚车电池附靠前轮转动发电,亮起前面的照明灯及后车架的闪烁灯泡。依着少年的活力与野劲,我在乡间园地与同伴一起踩踏着脚车,练就不捉手把的转弯工夫,及单脚踩踏凳的“特技”,也在夜间测试着奔驰的速度,与越快就越强的脚车灯光较劲。 校园里,除了分当两华小校长的夫妻拥有部英国迈纳(MINOR)黑色娇车,老师们都以脚车代步。务农为主的小乡民众则多以重型横杠骨架大脚车奔驰园地劳作,在清晨幕色黑暗下骑着脚车拼一日之计,汗流浃背。大家以脚车后座的大竹篮运载农作物批给收购商,不畏风雨地劳累,磨练出硬朗的体质。 脚车,阳光、风雨是乡民的护身良伴。小乡生活作息平淡,平日偶有从一镇往另一镇的巴士载客,或是英输罗里及军士卡车队经过。坚实的大脚车配搭的盖蓬三轮车,则成了小乡间载客的短程交通工具。当年漏夜待产妈妈,及迎回家园的小宝宝,都得助力于三轮车夫的熬夜待候。 时光荏苒,如今再也不见小学生徒步上学了,小镇的牛车及三轮车也成了历史。议员为争取乡民支持,让县政府耗资在园地间筑起坚实的道路,方便农民的皮卡车及甘榜内的民众安全川行。从事种植业的新一代更是为了方便,省时,省力,更让踩着脚车来回园地的一幕成了古早追忆的画面。 10年前,我在脚车行看见一部日本进口二手脚车,想再次体验久违的踩脚车乐。眼见脚车架钢质与脚车部件极有品味,老板说:“这是限量进口,150令吉一部”,我毫不犹豫地赶紧买下。它的加减速轻重设计,不锈钢铁身架,在小镇间随意川行经年,没有消耗汽油的负担,没有泊车位的烦恼,没有单程道的限制,更没有被交警开违规罚单的威胁,短程川行,方便无比。 近年奥林匹克脚车赛掀起热潮,逢周假的清晨时分,前后方追随着护驾车辆的脚车赛选手头戴安全帽,在乡间园丘路及甘榜锻炼体能与速度。我在甘榜巧遇小歇的男女脚车选手,手臂及脚肌坚实,个个虎背熊腰。据悉,一台工艺精良的极轻脚车要价近4万令吉。心里不禁盘算:“脚车近乎与汽车等价,而眼前的彼等却偏爱脚车。”
2月前
3月前
3月前
4月前
(彼咯26日讯)香蕉的价格从去年尾开始一路攀升,更达致每公斤3令吉80仙至4令吉20仙的好价格,香蕉农民估计此好景将维持至明年三四月。但是,农民笑开怀之际,但却让收购商倍感压力,更有收购商因此而倒闭。 上世纪90年代的彼咯,有许多农民种植香蕉,是柔佛州主要的香蕉生产地之一。后来,因价格欠佳且榴梿市场看涨,许多农民纷纷改种榴梿。受访的香蕉农民向星洲日报《大柔佛》社区报指出,如今每公斤4令吉的收购价,是多年来最好的价格。 他们指出,许多香蕉农民租借翻种油棕的土地种植香蕉,而去年的油棕价格理想,翻种者随之减少,香蕉的种植也因此减少。在种植少的情况下,今年初又遇上水灾,导致香蕉产量进一步受到打击,也致价格因而从去年尾开始呈上升趋势。 农民估计,因供应不足而导致市场价格上涨的情况将维持至明年三四月,之后会因产量有所增加而出现疲软,但预料不会下滑太多。 “这是由于许多人看到香蕉价格上涨后,纷纷投入种植,预计在明年三四月就会出现产量增加的情况所致。不过,根据我们所了解的,价格虽会出现疲软情况,但应该不至于有太大的波动。” 在农民喜迎好价格之际,香蕉收购商却受到压力。 有者指出,收购价格上涨了1令吉50仙至1令吉80仙之间,但出口至新加坡的价格仅调高了新元3毛钱。更糟的是,在货源短缺之际,收购商必须赶赴更远的地方收购香蕉,在面对价格上涨之际,也面对无形的人工、交通成本等的上涨窘境。 加入香蕉种植行列4年的郑永顺表示,香蕉价格从去年尾开始就保持著上升趋势。去年尾价格上升之前,A果每公斤的收购价格介于3令吉10仙至3令吉20仙,之后一路上涨至目前每公斤4令吉。 “有的收购商也给予每公斤4令吉10仙至4令吉20仙的收购价,胥视收购商所要的供应量,有的为了抢货甚至可出到每公斤4令吉50仙的价格。” 他说,现在是香蕉最好价的时候,而且价好又好卖,也就是说收购商不会对香蕉有太多要求。 “现在即使是只有5串香蕉,收购商也愿意到来收购。” 他指出,根据所了解的情况,估计香蕉好价格会维持至明年三四月,之后会因为产量增加而出现疲弱,但还不至于导致价格有太大的波动。 不过,即使香蕉价格大好,他指农民也不无隐忧,特别是临近年尾水灾季节。一旦水灾来袭将对农民造成亏损。因此,他在年尾时候都不敢出远门。除了水灾,还要面对风灾、疾病、野生动物如猴子、大象和山猪等的威胁。 他提到,他当初回乡种植香蕉时,香蕉价格介于每公斤1令吉至1令吉50仙,后来介于1令吉70仙至1令吉80仙,维持了两年之久。 种植香蕉已有10年之久的方新勇表示,目前的香蕉价格是10年来最好的时刻。他在过去曾面对最糟的时候,收购商甚至不愿意到来收购香蕉,农民也不浪费人力采割,如此糟糕情况维持了半年之久。 他说,市场上最受欢迎的香蕉是红肉蕉,此种类香蕉耗时10个月才有收成。红肉蕉每串的重量约二十五六公斤,只要多施肥好好照顾,一串最大可达逾30公斤重。除了红肉蕉之外,金蕉和大力蕉也是较多农民种植的香蕉种类,价格相去无几。 他指出,好价格主要是因为去年种植的香蕉原就较少,再加上今年3月份的水灾侵袭导致产量进一步受到冲击,市场的香蕉更缺货。 他表示,随著价格走高,今年翻种油棕园者也增加,相信明年的香蕉供应会提升。若届时市场需求下滑,价格可能有所变动,但这也得胥视新加坡的出口量。 从学校行政管理人员而改而转入香蕉种植的邱天伟指出,他本身没有务农的经验,加入香蕉种植行列已有1年的时间,正学习香蕉种植。 他说香蕉是短期农作物,只要照顾得好,2年内可有3代(回)收成。 家中三代皆从事香蕉收购行业的王碌喜表示,他接手生意6年来,现在是香蕉价格最高的时候。这一个月来,收购价为每公斤3令吉80仙至4令吉之间。 “如今香蕉价格高货源少。这是由于早前的肥料价格上涨且香蕉价格不高,很多人不愿意种植香蕉,再加上3月份遇上水灾加剧问题,市场上的香蕉供应少了30%至50%。” 他说,尽管本地香蕉收购价每公斤上涨了1令吉50仙至1令吉80仙,但出口新加坡的价格只调涨新元3毛钱,收购商承受一定的压力。 “目前货源少,收购商必须到更远的地方收购香蕉。以我为例,我过去最远只去到武吉吉蓬,但如今去到麻坡。” 他提到,收购商不仅面对价格上的窘境,人口、物流等隐性成本都在上涨,有的收购商也撑不住关闭了。他身边就有2名收购商受到如此的冲击。 他估计香蕉的好价格会维持至明年农历新年,但一切还得胥视吉隆坡市场反应。
4月前
4月前
5月前
7年前,他以28岁的年轻之龄,全身投入务农栽种菠萝蜜。当初,面对“果肉生锈”、一般人认为的“不甜”等问题,他靠著自我摸索找到应对方法,如今已站稳阵脚,稳健发展。 没经验 随父投身农业 现年35岁的彼咯农民张健龙向星洲日报《大柔佛》社区报表示,尽管小时候就常跟随父母入园,这些年来也偶有到园地里协助,但真正全身投入农业世界,则是7年前。父亲的园地在7年前进行翻种,8英亩的土地栽种了香蕉、榴梿和菠萝蜜,而他是主要的打理者,父亲张达凡则负责“打草”。 “我没有种植香蕉的经验,但既然父亲做了决定,我就没想那么多就开始种植。我靠著自己的摸索种植,但种植香蕉并不成功,毕竟短期有收成的农作物需要做好前期规划。” 从朋友园地拿菠萝蜜苗栽种 他指出,随后种植菠萝蜜,而他同样在这方面没经验。父亲听闻菠萝蜜的收成挺好的,加上朋友园地里也种植菠萝蜜,于是从朋友的园地里拿了菠萝蜜的苗进行栽种。 “一开始时不熟悉,只能请人到来协助接种,然后再自己尝试,可是也不成功。为了取得成果,我上网找寻资料和反复尝试后,成功率慢慢提升。” 他笑言,一般人接种或许只需要5个月的时间,但他用了约1年才完成。种植菠萝蜜需要用心照料,修枝、定枝、施肥、农药管理等都会对果实造成影响。一般上,菠萝蜜在1年多两年之间有收成,但即便有了收成也必须细心照料,否则会导致断果。 “成年的树需要定枝,以‘矮化’树身处理,这样会比较容易工作,产量也会比较高。至于产量的多寡则看如何照料。” 曾收成38公斤最大颗菠萝蜜 他指出,菠萝蜜一年结果4回,可分为A果(12公斤以上)、B果(12公斤以下)和C果(9公斤以下),但并非每一个收果商都愿意收购C果。收果商一般喜欢17公斤至18公斤的菠萝蜜,而他园里曾收成的最大颗菠萝蜜重达38公斤。 张健龙指出,他种植的菠萝蜜品种为J34,当时许多人指此品种不甜,惟他想要尝试克服问题,最后发现使用有机肥很重要,可达致脆口的口感,也增加菠萝蜜的甜度。 常留意农业讯息 为农作物找答案 他也在园地里尝试栽种其他品种的菠萝蜜。他以J38为例,据说存在裂口的问题,所以他就特别栽种以进一步了解和研究。他同时也尝试养菌制作酵素,希望能够减少对肥料的依赖。 他指自己经常留意各种相关农业讯息。由于本身非农业科班出身,一切只能靠自己摸索。 “务农者就宛如半个树医,要为农作物找答案。” 开心菠萝蜜出口中国 价格趋稳定  马来西亚菠萝蜜获出口中国,稳定菠萝蜜价格,张健龙直指是好消息! 张健龙表示,菠萝蜜的价格在过去并不稳定,特别是榴梿季节时期更为浮动。他曾面对菠萝蜜A果价格从每公斤2令吉50仙,下跌至1令吉80仙的窘境。 “菠萝蜜能够出口中国,价格立即趋稳。市场是很敏感的,从今年3月开始,菠萝蜜A果的价格每公斤就不曾跌落3令吉以下。” 他说,收果商也为此建议他扩展种植规模,唯他指必须从长计议。 年纪轻轻务农 越做越有兴趣  当年以28岁的年纪务农,张健龙坦言身边许多朋友都难以置信,纷纷问他:“那么年轻,为何要入园工作?” 尽管当时彼咯的年轻农民只有他和另一人,加之朋友产生诸多疑问,但这并没有动摇他,反倒是入园时间越久,越做越有兴趣。 “我小时候很喜欢跟随父母到园地里,狗儿会带著我到处寻找掉落的榴梿。夜里,园地里还有许多的萤火虫,这些都是很好的体验。” 他说,加入农业领域不能想著一开始就要赚钱,经验不足难免需要交点学费,但最重要的是从中学习。 兄长回流携手拼农业 当初一个人打理农务,犹幸兄长张健雄在去年回流,与他一同在农业领域打拼,让他的工作稍有轻松。可是,两兄弟要照料8英亩的农地,加上菠萝蜜树越来越大,若遇上收成多的时候,两人甚至在园地里工作到午夜12时。 “有时候赶著出货,就会做得比较迟,而且最近的天气非常炎热,我们在下午时段也会较迟工作,约莫下午5时才到园地里。”
5月前
5月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