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兽医

3星期前
1月前
3月前
为了积累经验,我曾在兽医诊所打过几个月的工。平日工作忙碌,我不仅要为毛茸茸的来客测量体温和体重,还要与它们的主人聊天。毕竟动物的命运,全掌握在他们一念之间。 有时病例需要手术。他们愿意出钱动手术,那是最好不过。可若是对医生的建议回以沉默,我们便明白又有一个小生命命运多舛。 有个病例我至今想起都觉得心痛。它是一只不足7月龄的小猫,蜷缩起来就像是一个灰白色的小毛球,一双明亮的眼睛总是好奇地看着我们。它的脚断了,可血脉不符合人类认为的高贵血脉。这是个灾难。一开始,是小主人带它来的。他说话有点结巴,身上的中学制服蓝得像海。医生细细地包扎和固定好小猫的断腿。他低着头,小声地说谢谢。两个星期后,他的父母和他一同前来,带着已奄奄一息的小猫。疏于照顾导致断腿伤口发炎。整条腿已经坏死,需要截肢。医生抬头看向全身上下穿戴亮丽的夫妻二人。手术费用是他们手上戴的手表大概一半的价格。他们面露难色。只要截肢便有很大的机会活下来,医生极力劝说。但沉默随之而来。许久,男士突然抬头,眼里闪过精光。 “那不如安乐死吧!” 看得见他的窃喜 有时我觉得人对于金钱与生命的看法是很奇怪的。他们可以为了虚荣心,一掷千金买下印着不知含义的符号的包包,而对于一个生命,也同样以外貌和血脉来判断价值。哪怕它正在他们的面前苦苦争取活下去的机会,可只要无法被量化成金钱,也终归要被放弃。医生从头到尾没有提过安乐死。基于原则与专业,只有患者在经过医生无数次的救治和确定下仍被判断无法好起来时,安乐死才是一个可以考虑的选项。但同时,如何救治动物却要以主人的意愿为主。 可他说了安乐死就好。我看得见他的窃喜。我挣扎过,是否应该拿出我的积蓄救它。我看得见经验丰富的医生也在挣扎。但只要救了一个,也许明天就会有人闻风而来将一个个生命丢在诊所门前再扬长而去。我们不想有更多生命被轻易放弃。 于是我们妥协了。一切结束后,我和医生收拾器具。“我刚刚打哈欠。”对于他泪光闪闪的双眸,他有点慌乱地给出解释。看着他微驼的身影,我却有些释然了。有人一念之间选择精致利己,当然也有人坚守原则,一念之间,念念不违背赤子之心。
5月前
5月前
6月前
8月前
9月前
9月前
9月前
9月前
10月前
10月前
10月前
12月前
1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