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佣金

1星期前
(新加坡12日讯)27岁大学生申诉在网上结识“美女”,对方主动发展恋情,再以赚钱诱惑,让他一晚上转账逾4万新元积蓄,如今血汗钱打水漂,连大学学费都缴不了,只能报警追究。 已报警追究 苦主林先生(27岁)是私立大学学生,他于10月14日与一名自称“安娜”的陌生女子在Instagram互相关注,随后女子开始与他交谈,并透露自己是一家精品店的服装设计师。 “是她先关注我的,后来我们聊天时,她说自己是在新加坡工作的马来西亚人。我们会聊一下生活上的琐事,一切都很正常。过了3天,她说我们两个有共同语言,不如交往看看,我就同意了。” 林先生说,他们每天通电话一两个小时,并频频发信息。后来对方又请他帮忙完成自己的销售额,说让他先给产品写评价,然后转钱。对方也说随后可以拿回本钱,也可以拿到佣金酬劳。 “从10月18日晚上10时许到隔天凌晨1时许,我一共转了14笔账,总共4万5590新元(约15万7198令吉)。前两次转钱后,我分别拿回了116和735新元的款项,当中的41新元是酬劳。但随后转出的12笔,却一分钱都拿不回。” 他说,自己最后几次转账,对方总是说还需要继续转钱才能拿到佣金,他终于察觉不妥,拒绝再转账,并报警处理。“其中两笔钱还是我从我妈妈户头里转的。” 为了确认真相,林先生联络精品店,对方告知没这个人,他应该是被骗了,随后他便报了警。 “警方说很难找回钱,我在事发两周后仍很沮丧,这些钱是我这几年打工存下的积蓄,本来要用它付我下学期的学费,现在什么都没有了。” 为此,林先生准备申请学校的紧急助学金,希望可缓解燃眉之急。“我希望大家读了我的故事,都可以保持警惕,不要上当。” 警方受询时证实接获报案,案件在调查中。 被揭发后态度转变 “女友”口出恶言 被揭发后,骗子态度大转变,还说“以为你死了呢”。 之前“安娜”与林先生的对话亲切温馨,甚至表示自己在新加坡没什么朋友,只有林先生,两人还会互道晚安。 然而,当林先生告诉她已就此事报警,“安娜”开始口出恶言,甚至说“以为你死了呢”,并让林先生“还钱”。 林先生说,两人本来约定要见面,但如今揭发她后,警方建议他不要赴约,所以不知道她最后有没有出现。 林先生也申诉,他两年前当过送货员,当时不慎摔断脚踝,还在脚踝装上固定铁板,所以需要经常复诊。 “每次的复诊需要1000新元,我现在银行只剩不到1000新元,如果无法支付医疗费,只能推迟复诊。”
4月前
每当有人问起我的职业,总是有点不知从何说起。 “合规官”这一词,听起来很陌生对吧?这是我的职称之一。 我在新加坡的一家钱币兑换公司工作,我入行时共有5间分行,目前已扩张至17间。更严格的合规管理,是有必要的。 当我还是会计时,上司替我报名参加与行业合规相关的讲座和作坊。虽然它们和会计工作并无太多关联,但我还是抱着好奇心去参加了一场又一场的讲座。 起初,我是蒙查查,有许多行业用词需要时间揣摩和学习。慢慢地,我便了解合规官的职责,包括确保公司的运营方式遵守相关的法规、符合金融行业的标准,以及监督货币兑换交易的合法性和透明性。而所谓的“标准”是由金融监管机构设定的,最主要的目的其实是防范洗黑钱,和打击恐怖融资等非法金融活动。 公司在赚取盈利的当儿,合规官必须严格执行一系列的审核措施,例如:客户身分验证、监测交易、公司内部的政策设定、培训员工、风险管理、记录保留、合规审计以及应对违规行为。 柜台出纳员是直接与客户互动的员工,他们也是防范非法金融活动的第一线,因此总会遇到各式各样的情况。举例来说,当顾客兑换或汇款至一定的数额,我们需要顾客提供身分证件及其他的支持文件,这是最基本的要求。仅仅这项要求,就足以让某些不能理解的顾客刁难,甚至口出恶言。 有些比较小心翼翼的顾客会质疑我们的用意;也有的顾客得知需要验证身分,会要求把款项数额降低。除此,还有被各种诈骗如爱情骗子骗得团团转而前来汇款,又或是为了赚取佣金而出借自己账户的钱螺等情况都有可能遇到。 而我们的工作,就是要严格执行规定,不能有“随便”的态度。我也需要确保同事都了解什么可行,什么不可行,千万不能为了做生意和怕麻烦,而“好心”替顾客想办法。 千万别贪图小而快的利益 我们常常需要不断地教育和嘱咐员工,好似老母亲,免不了被嫌啰嗦。但为了把嘱咐都刻印在每个人的心里,只能不断地啰嗦下去。 金融行业都需要合规官。银行、保险公司、证卷公司,又或是其他领域,例如医疗保健、餐饮行业、法律相关的公司等等,合规官都有助于公司在法律框架内运作。 在“合规”这一项领域,我的道行尚浅,并不是相关领域毕业出生,只能勤能补拙,希望在任期内,循规蹈矩,做好自己的本分。 我也想通过这篇文章传递这个概念: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千万不要贪图小而快的利益,被非法分子利用,成为钱螺。金融行业一层又一层的铁丝网迟早会把这些不法分子困着,因为我们正在努力! 【星云】长期稿约/我们这一行 电邮:[email protected] 来稿请注明:我们这一行 •文长勿超过1000字,可附上相关照片。 •请于稿末注明中英文姓名、身分证号、联络地址、银行户头 、电邮等作者资料,否则恕不录用。 •文章经录用,除了在平面媒体刊载,本报也拥有作品上网、 录影、录音、改编等其他使用权。
4月前
(新加坡9日讯)以为一周可赚1万8000新元(6万1200令吉)“佣金”,单亲妈妈坠求职骗局,痛失8万零900新元(27万5060令吉),10年积蓄化为乌有。 《新明日报》报道,李女士(化名)受访时指出透露,她自大女儿出世后成为全职妈妈,至今已长达5年,目前二女儿4个月大。 她说,她离婚后,主要依靠父母的资助和前夫的赡养费生活。两个月前,她开始找工,在脸书看到一家公司正在聘请营销部职位后上网查询,找到该公司网站,也看到其脸书专页贴文有100多则留言。 她之后透过WhatsApp与一名叫做“Ivy”的人取得联系,对方告知,工作简单,只要在网上下单,刺激销售,所订购的物品包括居家用品和衣物。 “Ivy还说,只要完成60笔订单,便能取回所有资金以及20%佣金。” Ivy之后让李女士体验工作,两天内存放1000新元(3400令吉),然后就收到1200新元(4080令吉)的酬劳。 尝到甜头后,李女士开设账户继续完成订单,并按照“公司职员”的指示,将资金转入指定账户。 她说,投入的每笔数额介于200至5000新元(680至1万7000令吉)之间,完成40笔订单后,她一共投入8万9796新元(30万5306令吉),积蓄几乎已见底。 而就在她以为一星期就能赚取1万8000新元“佣金”,加上投入的资金,共能拿回10万7700新元(36万6180令吉)时,对方却要求她支付6000新元(2万零400令吉)费用,以取出所有资金。 “我很讶异,告诉职员没钱了,还有两个孩子要养,但对方坚称,要提出大笔数额就得支付银行授权费。” 她事后向Ivy投诉,但对方称也是受害者,并表示其丈夫已报案。但李女士认为,Ivy很可能参与了这个骗局。 “公司职员又说,因为有人报警,他们的银行账户被冻结了,要求我支付8000新元(2万7200令吉)来‘解冻’账户,才能拿到钱。” 她不再相信对方,随后报警。警方证实,案件正在调查中。
5月前
5月前
6月前
6月前
6月前
6月前
(新加坡13日讯)网上认识“美女设计师”,加上一时贪念,男子为助对方完成刷单任务,短短两天内刷信用卡花了逾2万新元。 《新明日报》早前曾报道,一名男子因协助网上认识的女友人完成销售任务,花费逾万新元购买裙子。新闻见报后,另一名受害者也现身说法,希望透过自身经经历,让他人提高警惕。 承诺提供佣金 受害者黄先生(25岁,行政人员)透露,他上个月中在IG上收到一名“美女”私信,称他们有许多共同好友,因此有兴趣认识他。 “当时我没有想太多,就和对方聊了起来。她称自己来自马来西亚,目前在新加坡担任服装设计师。过了几天后,她就以协助她完成任务为由,要我到一个网站截图和转账,借此营造高销量的假象。” 他透露,对方承诺说只要到网站截下产品的照片,再PayNow到他们所提供的账户,对方之后会将钱转回,并提供5%佣金。 起初,黄先生只转了98新元,并收到佣金和全额退款,让他信以为真。随后,对方要求他“加码”,以赚取更多佣金。 “我第二次转了539新元,对方却称协议注明必须支付7个订单,得转账3773新元才能算完成交易。我完成后,对方却又再要求我花同样的数额做回购(repurchase)。” 黄先生说,交易期间,平台还声称因完成订单的时间超过10分钟,对产品的销量造成影响,信誉从100%下降到80%,需要再支付款项2000多新元,才能让信誉重回100%,以解冻账户来进行退款。 他透露,虽然已经起了疑心,但为了拿回先前投入的资金,他还是按照指示付款,从15日晚上9时到隔日下午约3时,前后支付2万1128新元。 “我刚踏入社会不久,钱都是用信用卡刷的,如今要花约2年时间才能还清卡债。” 要索回钱须“缴税” 想索回钱,对方要黄先生缴税,他才惊觉被骗。 黄先生指出,他支付了一笔大额款项后,已察觉到不对劲,要求对方还钱,对方以数目太大为由,要求他先支付一笔所得税。 “对方称需要退还的数目太大,因此需要与公司分别承担50%税务,我需要支付高达5959新元的个人所得税。” 他说,对方称必须先付款后才能取回钱,个人所得税则会在15天内退还90%。他指出,他当时惊觉被骗,立即向警方揭发,并断绝和对方的联系。 警方受询时证实接获报案,案件目前在调查中。 兄也曾陷骗局 损失千元 哥哥去年陷入“猜猜我是谁”的骗局而损失1000新元。 黄先生指出,他的哥哥在去年年初时也曾接到诈骗来电,对方的声音和哥哥的上司很像,哥哥因此上当转了1000新元给对方。 “直到后来哥哥询问上司时,对方否认曾借钱,哥哥才发现被骗。”
7月前
7月前
7月前
9月前
11月前
2年前
(新山16日讯)22岁本地公立大学生从社交媒体看到线上工作的招聘广告,指可在短时间内获得佣金回酬,不料掉入骗局损失1万8193令吉。 柔佛州总警长拿督卡玛鲁查曼今日发表文告说,柔州警方于本月15日接获投报,受害者于本月初在社交媒体看见招聘广告。 他说,诈骗分子在广告中利用知名线上买卖平台的名义招聘,受害者点击广告中的链接后,通过WhatsApp与对方联系了解工作详情。 他指出,诈骗分子游说受害者只需先拿出一笔本金购买相关产品,之后即刻可以取回该笔钱连同10%佣金。 “受害者因此上钩,并根据嫌犯指示,总共把18万8193令吉98仙转到3个本地银行户头。” 他说,受害者还未取回第一次支付的本金,诈骗分子又再指示受害者支付额外本金,受害者才惊觉受骗。 卡玛鲁查曼说,警方援引刑事法典第420(欺骗)条文调查此案,同时会调查相关案件是否涉及钱驴户头,一旦属实,警方将会对户头持有人采取行动。 他也劝请民众小心谨慎,不要轻信承诺可在短时间内获得回酬和佣金的线上工作招聘。 他说,民众可使用全国商业罪案调查部的诈骗回应中心(CCID Scam Response Centre)的线上服务、资讯热线、手机应用程式“Semak Mule”,以及脸书专页查询有关商业罪案的资讯。 更多报道,请留意星洲日报、星洲网。
2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