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伦敦

2星期前
4星期前
1月前
4月前
4月前
看Rothko的画是要在特别打灯的展厅看的,不能亮光光,灯光要昏暗安安静静的看,用心去看,渐渐会感觉身在宇宙,千头万绪涌上心头,奇异的是每次的感觉不一,有一次我还看到眼湿湿…… 伦敦假期,第10天,没和任何朋友约会。早上醒来,吃了早餐,昨天伦敦诗人买给我的甜品蛋糕十分美味可口。决定去Tate Britain看画,在Regent Street搭88号巴士,路途经过Trafalgar Square, Parliament House, Westminster Abbey,然后转入小巷Horseferry Road, Page Street,到了Tate Britain的后面车站下车。全程用手机拍下了路过的街景,是以前从未做过的事,不知道今天为什么反常。 以往下车后,我是从画廊侧门进入。今日绕了半个圈走到面对River Thames正门口进入,好像衣锦还乡堂堂皇皇归家的意思,再反常。 一踏入正门向右转去William Turner的永久展区,心突然沉了一下,不见Mark Rothko的作品。去年8月我来时,Rothko的作品就在Turner展区的隔壁。这些Rothko的作品是从Tate Modern搬过来展的,为了一了Rothko的心愿。Rothko很喜欢Turner的画,深受其影响,他的这些作品是1969年送给Tate的,生前曾说希望他的画作能和Turner的画作在同一个空间展出。 [nonvip_content_start] 看Rothko的画是要在特别打灯的展厅看的,不能亮光光,灯光要昏暗安安静静的看,用心去看,渐渐会感觉身在宇宙,千头万绪涌上心头,奇异的是每次的感觉不一,有一次我还看到眼湿湿。 Rothko是用颜色表达人类的情绪,可以是寂寞,孤独,恍惚,死亡,欢乐,狂喜,悲伤……看他的画,心情有被洗涤的感觉,假如画的功能是可以净化我们灵魂,Rothko的画是最接近的了。 Rothko的画,乍看是平面无奇方形式长方形的颜色。只要你用心看,慢慢看,仔细看,颜色是一层层有差异色调堆积而成。形状的边缘和背景颜色是完全没有分界限的,整幅画的颜色是融为一体的,是一方灵魂,向你入侵。 虽然见不到Rothko的画,Turner展区有间小展厅,里面挂了几幅Turner没完成的作品,全是朦朦胧胧的画面,感觉有雾气在展厅,若隐若现的景物,我在雾里看花,好像身处仙境。 我问展区里的一个工作人员为什么Rothko的画不在了,原来这些画借去了巴黎,明年才回归,但是回归老家Tate Modern,不会在Tate Britain和Turner相依相伴了。 幸运去年在Tate Britain看到他们两人的相会。 看完画,我从正门出来,今日的反常行为,不知是否因为我可能不会每年再来这里看画了。已是七十古来稀之人,我是来告别一段日子,此后还有机会再来,那是福分。
5月前
6月前
(新加坡17日讯)9月初飞英国伦敦修读硕士,一年学费加生活费恐需10万新元,星二代陈熙表示,他打算全部自己扛! 《新明日报》报道,陈熙将在来临9月到英国伦敦国王学院修读一年的艺术文化管理(Arts & Cultural Management)硕士课程,由于下个月初就飞,陈熙近期忙得不可开交,除了投入新公寓装修,他也积极上课自我增值,包括日语课程、九型人格学院课程,从而认清自我,更清晰内心取向。 说到飞伦敦,他说:“其实早在2019年已申请过去(伦敦),碰上疫情来袭,加上我又忙于拍长寿剧,才耽搁下来。” 签约新传媒四五年,陈熙横跨5与8频道,5频道长寿剧有“KIN”、“Reunion”;8频道则拍了《我的万里挑一》,甚至在《你也可以是天使4》与妈妈结戏缘,发展不过不失,约满后他选择离开,但乐于采取部头约形式合作。 问起发展,陈熙直言:“可以做得更好!” 暂别演艺圈,是否觉得当艺人没有安全感?“其实做哪一份工作都没有安全感,当今社会必须‘周身刀’,我攻读艺术文化管理,包含的科系范畴很广,从宣传到行销,我想当一个既能保持创意,又具备市场管理策略想法的人,毕竟,世界已经不同了!” 陈熙想得很长远,思虑周全,与他一张稚气的脸并不相符。 他计算过,飞英国攻读硕士课程,学费兑换新元一年约5万元,“将我5年的储蓄掏出,另外还得飞过去物色住宿,加上生活费恐怕要10万以上,总数我不确定,不过,我会努力将开销控制在8万元之内。” 有考虑跟父母伸手吗?“不要劳烦父母,我全部自己扛,不只不要他们帮我,我还想倒过来帮父母一把!” “会很想念家人” 离开亲人飞伦敦,陈熙内心万般不舍:“我会非常想念父母与妹妹。” 已是三十而立年纪的陈熙,会否在异地物色金发洋妞当女友?“金发洋妞?不会啦,我的个性比较‘华人’,对我来说,两人相处最重要是有相同的价值观,但现在,先稳住学业、事业再说。” 他也有感而发:“很多人都很拼,但一直忘记自己内心的那把声音,有没有达到自己的要求?有没有进步?这都是我在反思的,像在冠病期间,世界仿如静止,但我经常宅家画画,内心喜乐。我深信,艺术创作真能表达出自己的内心。”
6月前
8月前
伦敦苏富比拍卖行真系识见机行事,趁国家肖像馆重新开幕这时间段搞一场肖像画拍卖会增热度。明星拍品是Gustav Klimt的《女人与扇》。这幅画是Klimt 1918年去世后在他的画室发现的一幅画。Klimt的画风深受东方艺术影响,尤其是日本绘画…… 今年出国计划,7月去狮城参加侄儿的婚礼,顺道办一件事。新大毕业待在新加坡医院做了一年实习牙医,存下足够旅费才去英国圆了年少的梦想,也交了一年的CPF。离开时没把钱取出来,因为只那么一点点,同时想到可能有日吃回头草。相隔已快半个世纪,我没有回来这小岛工作。 新加坡政府刚宣布,现在已没在新加坡工作的海外人士,须在2024年4月30日前取出CPF户头里的钱,不然就被冻结。所以要查一查我有多少钱可以取出来。朋友笑说我赚大了,现在汇率是新币1元等于马币3.40令吉!很爽! 第二个计划是初秋去伦敦。每次去伦敦必去的地标是国家美术馆,从West End步行过去必经过国家肖像馆大门口,时常也会钻进去看一看有什么新的名人肖像画。去年夏天经过不得其门而入,因为在大装修。今年6月已完工,请了Catherine,Princess of Wales为开幕嘉宾。馆藏展品来了个大换血,所以这次一定要进去看个究竟。希望已把David Beckham睡觉视频搬入储藏库,除非你是他的粉丝,想看他睡觉姿态,想入非非幻想和他大被同眠,不然看几分钟就闷坏了。 [nonvip_content_start] 英女王伊丽莎白二世刚驾返瑶池不久,那幅Lucian Freud为她画的迷你型肖像应该还会展出。这幅画乍看只是大写意印象式随意几笔,Lucian Freud确实做到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没有真功夫,真画不出如此传神的肖像。 伦敦苏富比拍卖行真系识见机行事,趁国家肖像馆重新开幕这时间段搞一场肖像画拍卖会增热度。明星拍品是Gustav Klimt的《女人与扇》。这幅画是Klimt 1918年去世后在他的画室发现的一幅画。Klimt的画风深受东方艺术影响,尤其是日本绘画。这幅《女人与扇》尤其特别,有很浓厚的中国风味。背景图案上有凤凰和莲花,女人的姿态和手中的扇是东洋女士肖像画样版。沒拍前,我想这幅《女人与扇》会受东方亿万富豪的青睐。果然不出所料,引来3个东方藏家激烈的拉锯战,最终是香港藏家的战利品。成交价是8530万英镑(1.08亿美金),破了欧洲的世界纪录。 Gustav Klimt的构图很图案式,他喜欢用金箔纸、银、白金纸为绘画颜料,在灯光下金碧辉煌,闪闪发光颜色鲜艳,非常的赏心悦目。 讲到Klimt,自然而然会联想到Egon Schiele。Egon Schiele早期的画,深受Klimt的影响。齐白石曾说过:学我者生,似我者死。大意是不要光学习,要把它变成自己的东西,才有生命。李可染也有句名言:用最大的功力打进去,用最大的勇气打出来。是劝告画家要对自己的艺术观念有强烈自信心,别被传统牢牢困死在狱中要逃出来。Egon Schiele非常懂得这道理,从Klimt的影子走了出来,自成一家,成了我非常喜爱的画家。
8月前
9月前
9月前
来了才知道,原来伦敦夏天的阳光如此珍贵。伦敦朋友们都说我太幸运了,旅程中大部分的白天时间都是日光温煦的好天气。我的朋友L当年来打工,直说恨死了这里的阴郁天气和同样阴郁冷漠的英国人;W只在伦敦呆了两天,就受不了连绵细雨而直奔阳光灿烂的巴黎。我想,他们看见的伦敦,跟我看见的伦敦,应该很不一样。 甫抵达伦敦的头几天,不知什么原因每天总是很早就自动醒来。7点左右,或更早。醒来精神也好得很,可以在大英博物馆逛一整天都不嫌累。 或许身体尚未完全适应当地时差,正以一种谨慎而缓慢的速度慢慢调整作息,在陌生的环境里生理求生意志特别强。心旷神怡,步履轻盈,眼前一切都是好风景,任何异国食物放入口都美味,连炸鱼薯条这等庶民小吃都吃得津津有味。 伦敦朋友笑说,那是因为天气好的缘故。 [nonvip_content_start] 来了才知道,原来伦敦夏天的阳光如此珍贵。伦敦朋友们都说我太幸运了,旅程中大部分的白天时间都是日光温煦的好天气。我的朋友L当年来打工,直说恨死了这里的阴郁天气和同样阴郁冷漠的英国人;W只在伦敦呆了两天,就受不了连绵细雨而直奔阳光灿烂的巴黎。我想,他们看见的伦敦,跟我看见的伦敦,应该很不一样。 在伦敦的两个星期,我住在朋友P和M的家里。他们住在一栋房子的顶楼。看起来是阁楼,却是一厅二房一厨一卫的舒适空间。以伦敦叫人咋舌的昂贵房租来说,算是很理想的居住环境了。他们的房子对面就是地铁站,电车站和巴士站都是几步之遥,日常通勤非常方便。 某个清晨,在天刚亮的时候醒来。气温很低,于是起身欲关上阁楼的小窗户。站在小窗户前的我,刚好捕捉到清晨的阳光,日光在一片淡景中徐徐爬上鳞次栉比的屋瓦,我看得入神,直到冰冷的肌肤在日光中一寸一寸暖起来。 我在伦敦结识了很多像P和M一样的朋友。他们因为不同的理由离乡背井,在这座城市找到了妥善安身的位置。在伦敦,我随着他们到唐人街的酒楼吃点心烧鸭,拜访他们的住所,陪他们到超市购物,听他们说起他们的事业、家庭和人生。 有人从原籍国偷渡而来,历经波折,终于入籍英国;有人十多岁就离开家人到英国的寄宿学校念书,在异国度过的年月比在出生国还要长久;有人毕业后眷恋伦敦的繁华而留下,却在组建家庭后为了小孩的生长环境而搬到了郊外。当取得了居留权和新国籍,完全适应了异乡的天气、习俗、语言、食物和价值观,像是经历了一次重生,是不是就等同于是一个英国人了呢? 我遂想起P和M家里冰箱贴着的一则食谱。那是一张手抄的食谱,台湾红烧牛肉面。字体写得潦草急促,猜想是一边听人口述一边写下的。独居异乡学会适应不同的饮食习惯,但自小养成的口味实实在在地保留了下来,不会改变。
9月前
10月前
10月前
12月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