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上海

编按:你二刷《繁花》了吗?金宇澄的小说跟王家卫的改编电视剧,到底是毫不相干,还是相互辉映呢? 本期就让你既“看”书又“看”戏,爽! 90年代有过一段莫言王安忆王蒙等中国小说弥漫文 / 学界的时光。后来在我们周围冒现的,就是成堆如山海一样的作家,泡沫般来了又去,不是网络穿越、言情、男生女生度身定做的文学,就是小红书、Tik Tok上的青春伤痛文学,种种颠覆解构,遑论黄金之心,各爱各的萝卜白菜,读者群既分流也消散。读小说,逛超市无疑,是日常解决快感的消费品。我们大概需要新轴心,才能再度被“文学的中国”所攫获,才能触摸到某种帝国脉搏的跳动。 多年前到上海参与一个研究项目,间中陪德发到华东师大敲门见许纪霖教授。许老师递来一本《繁花》送我。上海话入小说却可以畅读无阻,神奇地解决掉往昔方言入小说的窘况。网络小说起家,却隐隐有抵达更替文学范式况味之彼岸。小说中重新让人读见厨川白村两种力的淋漓撞击:生命力与人间苦。一读即惊艳。那年起此书就被放入文学概论课的阅读书单里。多年后《繁花》以“王家卫+连续剧”卷土重来,意料之中又惊讶于“纯文学”的顽固生存力,以及衍生的可能。读者的眼睛到底还是灼灼雪亮。 曾经我们认识的上海,是张爱玲的民国上海、李欧梵的摩登上海、刘以鬯的舞厅上海,或王家卫的上海、张曼玉、梁朝伟的《花样年华》,那晃晃抖抖的云吞面、那大红大紫的霓虹灯下的黝黑巷子,精致的魅惑。还有李天葆那禁不住把吉隆坡上海化的春秋写法。都是各种炫技。即便没有去过上海的人,也能说一二。但那是我们一厢情愿的上海样板,仿佛她自绝于中国政治现实之外,不会再有所磕磕巴巴、不会再有新的敞开或记忆。好像不曾更新的上海样本,等了好久,才等到金宇澄。 金宇澄用短板字句、逗号与句号微隔,制造短促节奏,辗转多口用俄罗斯套娃故事方式,营造出我们不曾知道的上海。陶陶追着泸生,用故事套住泸生脚步。蓓蒂阿婆讲大官人与老妈妈的无心菜死亡故事。那样一千零一夜。捎带突兀的摁开话头,却说得一点也不口躁舌干。虚实相间的故事,写出溢出文本世界外的真实感。做非洲百货的阿宝。卖大闸蟹的陶陶。小咖啡馆的蟑螂。小说中捎入整首曲调的“韭菜炒蛋”流行小调和二楼窗口探出银盆面孔娘子馋死了的表情与想法。泸生在大小弄堂上课,楼板滴水,有3个允许撑伞座位的情景。灶间飘来饭菜的油锅气,教书间扭出课堂跟隔壁娘姨聊天,拈一块油煎带鱼或重油五香素鸡,边吃边教的老师。天气太热,那老师就端进来一盆水,站在学生傍边擦身。鲜活市井,又亵又真实,一颗颗噗噗跳动的心搏声。 《繁花》中的男女情事、生活琐事,不营造,却步步带着风味。如序中套用罗马诗人的话“亵。不亵则不能使人欢笑”,这句应出于钱锺书的引注。不再如张爱玲天真且痴的笔触,金宇澄的小说情事多未展开即抽身,透彻且残酷。小说深处盘错展开的文革印迹处处且带有老百姓私下的判断与说法,如阿宝祖父说阿宝他爸“参加革命嘛,哪里是电影里说的,上面有经费,有安排,全部要靠自家去混,有理想的青年嘛,连吃饭本事学不会,开展啥革命工作呢。因此,肚皮再饿,表面笑瞇瞇,一身洋装,裤袋里三两只铜板,真是可怜。”不回避不煽情,不歌功颂德,不夹带悲情的还原碎片。的确倒映出上海心跳的图谱。仿佛人生。 王家卫和金宇澄的“不响” 要浓缩人影幢幢心孔七巧玲珑的上海长卷到映像故事中,王家卫用了6年,夹带着他一贯的精致与风情,于霓虹闪烁的光影、于出租车下来的笔直西装、油光头发、于李李的艳红厚唇与低背洋裙与高跟鞋,摒弃了熟稔的电影,转而制作足足可以紧追30集那么长的王氏影剧。真的是饱满至溢的宴席,任君取撷。上海旧吃食。怀旧场景。上海女郎的摩登与精明。高人的凌厉与智慧的眼神。以及,滚滚的商场交手、金钱、股票,土豪、急切想捞利益的各种姓氏老总种种。对于不习惯王氏电影语言的影集观众来说,无疑是一次观感的凌空拔高,吊在半空,可二刷三刷地反复惊艳于细节之严谨与用心之中。然而,跟随着王家卫电影洗礼过的观众,此次胡歌少了王氏电影中多位主角那一抹深邃眼神,看似打造魅惑形象成功的辛芷蕾的身影却总有一种纸片一样单薄的扁平,想活泼任性的唐嫣还是很难收放自如。游本昌的高人、红鹭酒家饭桌上的笑骂聊天,至真园那道霸王别姬托盘金光灿灿之中,若假又似真?一集一集看下去,心底漾漾装着一个没有心跳的上海。原因何在? 王家卫说,“凡是我不想讲的、不能讲的,讲了为难自己、为难别人的,不响”。坦白得令人莫名惆怅。从金宇澄小说中扉页上写的“上帝不响,像一切全由我定……”来看,小说中层出不穷、一千多处的“不响”,在影剧中倒是真真确切暗哑下来。乐观的想,如一些影评揣测的或许接下来还会有续集,这不过是一个开始。泸生还没有出现。蓓蒂也还没出现。每个时代,总是会等到她自身的旺角卡门、重庆森林、东邪西毒、花样年华、2046。不响,故事还是要讲,一个故事一个故事的套下去。 相关报道: 范俊奇/​侬好,胡歌 牛忠/繁花 林家豪/老上海的派头
12小时前
2星期前
3星期前
2月前
2月前
2月前
(上海9日综合电)上海的银杏迎来了金灿灿的“高光”时刻,不少人忍不住在美景里拍照打卡。然而,有人却为了拍照把马路当公园,简直太危险。周边的居民也懵了:家门口这条美了十几年的马路怎么今年忽然爆火?   “我印像中,这条马路的银杏至少种了十来年了,从来没有这么多人来拍照,尤其是上个周六、星期天,非常多的人”,一名居民对着前来采访的《上观新闻》如是指出。 中午时分,局门路上,一名环卫工人一边清扫着落叶,一边和记者惊叹局门路最近的人气。一旁,一位大叔赶紧喊住他,“别扫,让我们先拍完照。”放眼望去,从五里桥路到瞿溪路这一段局门路上,到处都是拍银杏的人,尤以五里桥路至汝南街这一段最为集中,堪比公园。   “这两天落叶最多,估计再过一个礼拜就没了。局门路不是落叶不扫路段,我们有保洁要求,你看前面一段路扫得干干净净,我这一段也得保持道路整洁啊。”面对拍摄者们的请求,环卫工人的内心有点纠结。 从地铁13号线世博会博物馆3号口出来,走到中山南一路局门路口,就有人开始举起手机、相机对着银杏树拍照。马阿姨和她的两个闺蜜和记者同行了地铁站到局门路的一段路,“我们刷抖音看到的,太美了,所以今天约了一起来拍照。” 从瞿溪路走到五里桥路,到处可见拍银杏的人,有20至30岁的年轻人,有40至50岁的中年人,更多的是60岁以上的。记者大致数了数,一个小时内有近百人在拍照。 留意到的是,这一段局门路是单行道,路不宽,为了拍摄到两侧都有银杏,以及前景是人物、背景是银杏的画面,一些拍摄者会站到马路中央拍摄,实在有些危险。遇到拍摄者站到路中间的情况,司机们也是小心翼翼。 黄浦区绿化部门的工作人员还发现,一些拍摄者光顾着拍照踩踏了街头绿化,“希望大家文明观景,脚下留情,不要让脚下的绿化像银杏一样‘黄’了。” (星岛)  
3月前
3月前
4月前
6月前
7月前
近日,终于回到上海了。 抵达机场,已是深夜,原订的酒店因单人房客满被取消,却因祸得福得二人房。但房间的空旷,让初到异地的我更容易感到孤寂。 第二日,安顿好一切,立即注册了“哈罗”共享单车,直奔“徐记黄焖鸡米饭”。经两年疫情,很多店面已不在,幸而它仍屹立路旁。当我看见其耀眼的黄色大招牌,心情异常激动,如同会晤一个久违的故人。那里的阿姨大叔应该都忘了我吧,但我还一厢情愿地记得他们。 当冒着烟的“黄焖鸡米饭”抵达眼前,镜片模糊如梦幻泡影,仿佛从来没离开过。 2020年疫情一去不复返,所有的眷恋和告别就像一场“黄焖梦”,先前的“离去”就像去了一趟卫生间,继续把还没吃完的米饭吃完。这次回来,很多事物都在悄无声息地改变,警卫变森严了、猫咪变少了、中文系资料室格局变了、导师李振声、哲学王子王德峰和骆玉明都相继退休了。 幸好“黄焖”还在,还残留着一丝旧有印记。 吃“黄焖”一定要点“特辣”,辣味能让汤汁更浓郁。一口白饭,配一块肉,务必把鸡皮去掉,不然有鸡骚味,咀嚼一阵,当饭差不多碎掉之际,要赶快盛上一勺热汤细啜,让它在饭与肉之间荡漾。这时,你要忍着喉咙蠢蠢欲动吞入的欲望,试着让这滋味多徘徊一些,就像在守候一个恋人的离去。每次用餐,我都会把每根骨头里的肉“梳理”干净,将骨头和皮有序地安放一旁,再把汤汁匙喝光,算是对它是的一种敬意。吃完后已是大汗淋漓,心情欢跃,可以继续到“第六教学楼”自习。 如果可以,我劝你一定要独自过来。曾有一次,与中国朋友相伴到此,大家显然都在忙着闲聊,无暇专注用餐。我则忙着调整马来西亚的口音,一边吃一边还得分神分享文化差异与哲学概念,味蕾还未晕开滋味,舌头就得吐露新语,幸好舌头没打结!吃黄焖鸡米饭,必须一心一意,就像谈恋爱似的,容不下任何食物,其它美味在这时候都是一种干扰。而且你还必须趁它还未冷却之际入口,最好的状态是掰开肉时还冒出一缕缕的烟。此刻,所有滚烫的姜汁和辣味都在争先恐后地刺激你的舌头,这时若四下无人,还可以偷偷闭上眼睛陶醉,发出一声长叹。就算你预先把米饭吃完,而瓦煲里仍有肉,也切勿再添饭了,要预留一份饿意,让自己保持一种意犹未尽的感觉。 把错过的遗憾都吃入肚 有时,看见一些工人来用餐,吃得豪爽,簌簌声此起彼落。这或许是一种生存的吃法,别具生命力,仿佛每一口都在宣泄什么的。有一次,前排一位女同学,黄焖鸡米饭上座了,可仍在滑手机,我特感着急,想过去催促她趁热吃,别耽误了食物的“使命”。 每一天,我都在抵抗着吃黄焖鸡米饭的诱惑,能少吃一天,便少吃一天,这样我又多了一天失去它的新鲜感。这阵子,不断在寻找着可替代它的美食:葱油面、小笼包、冒菜麻辣汤、蟹黄饭、咖哩饭等,终究还是无功而返。来上海的两个月,恐怕有一半时日,都献给了黄焖鸡米饭,这是一种欲望的专情,还是另有原因? 或许在潜意识里,我是否想透过黄焖鸡米饭,期盼能把那错过的遗憾都吃入肚里?抑或是在凭借一种味道的索引在寻觅过往那些已然失去的事物?那些旁听、自习、咖啡和雪;那些窥探、相拥、争执、眼泪与挽回都汇聚在这一份味觉密码里。我两眼润湿地看清那些岁月:初来复旦的傲慢;二三小猫因猫粮而欢腾地奔向我;在“中华”点燃的烟雾缭绕中旁听“马克思”;在相互争夺座位的课堂上旁听“世说新语”;还有那年差点失去彼此的G弦上的咏叹调之夜与第一场雪景,全都掺杂在这一小小的瓦煲中了。 那年,我还看见了学术的尽头,那便是没有尽头。王德峰、李振声、张新颖、骆玉明与申小龙,每一位都如此深邃,看着他们就如同庄子般望洋兴叹,无论这辈子多努力,都无法抵达那学术的彼岸。也许,正当我想放弃的时候,就会想去吃一碗热腾腾的黄焖鸡米饭,还好世上还有这一份美味!
7月前
8月前
8月前
8月前
8月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