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国内

|

专题

|
发布: 8:13pm 04/02/2024

马新陆路交通

马新陆路交通

RTS──马新陆路交通新篇章:完结篇 | 当年马新币值相同 我们曾越堤买“便宜货” 

报道:黄建荣 摄影:陆家明 录影:林添喜

“想当年,马币和新币几乎同等价值,新加坡更是新山人的购物天堂,是每逢周末逛夜市买东西和吃东西,以及看电影的休闲好去处!”

新币汇率的强盛,吸引成千上万人起早摸黑涌入新加坡工作。然而,上一代老新山人对于狮城的记忆是“价廉物美”,曾几何时,与现在的情况是完全逆转了。

ADVERTISEMENT

在今天的完结篇,我们带大家一起从透过受访者的回忆,走一趟新柔长堤的时光之旅。

2月5日见报/副文:(RTS──马新陆路交通新篇章;完结篇):百年大桥,集体回忆
叶汶鑫回忆:上世纪五十年代及六十年代,新加坡是新山人每逢周末的休闲购物地方。
叶汶鑫:五六十年代
过桥购物不需通关 

现任新山中华公会执行秘书的叶汶鑫,于1947年出生,是道地的老新山。他在接受《星洲日报》采访时回顾上个世纪提及,他在年轻时代使用新柔长堤情况。

“想当年,在上世纪五十年代及六十年代,新加坡是新山人每逢周末的休闲购物地方。”

叶汶鑫回忆:“人们只需要步行,很快便能越过约1公里的长堤,当时也无需通关检查。”

他解释:“今时因为新币强大,新加坡民众喜欢到新山休闲和购物,并满载而归,但是在上个世纪,情况是相反的。”

他说,新加坡在70年代发展迅速,对比半岛,流行趋势超前,许多电影首映都先在当地上映,吸引许多新山人每逢周末越堤的休闲购物场所。

电影常是区域首映

“当然,越过长堤,违禁品还是不允许随身携带。”叶汶鑫忆起在他年轻时,走路越堤后的交通工具是巴士。他常到新加坡兀兰逛夜市,有时候则去观赏电影。

“我记得多次到新加坡俗称‘武吉知马七英里’的戏院看电影。这里播映的华语电影,通常是区域首映。”

叶汶鑫不曾在新加坡工作,越过长堤登上彼岸只是为了购物和休闲。

“早年,马币和新币没有什么差别,而且新加坡东西便宜,电影等流行趋势很快,受到年轻人的欢迎。我印象中是观赏刘三姐的电影,还看了好几次。”

根据记录,马币兑换新元曾经有过“辉煌”的时刻,从上世纪70年代到80年代中期,新币对马币保持在1.0至1.1的区间;在1970年代至1982年,马币币值甚至还多次反超新元。

2月5日见报/副文:(RTS──马新陆路交通新篇章;完结篇):百年大桥,集体回忆
杨顺发:在狮城工作期间,地下通道是每天必经之路。
旧关卡地下通道
霸王车在出口“守候”

新柔长堤,在新山这一段,曾有一段独特的“地下通道”。

时光迅速推进到2000年,《星洲日报》柔佛州业务开发及促进部主任杨顺发在受访时,提起了一条几乎被许多人遗忘的“地下通道”;他本人回想当年在新加坡工作的时光,每天都使用这条通道。

“我从2001年至2007年期间在狮城工作,前几年是住在狮城,2004年起住在新山,于是每天往返柔新两地,因此地下通道是每天必经之路。”

他说,当局是在2000年时,基于每天进出新柔长堤的的人流众多,旧关卡前的马路车辆川流不息,行人不易过马路,为方便大家通行及避免发生意外,所以就建了地下行人通道。

他说,地下通道启用后,是歩行者必经之路,每天大约有两三万人使用。

“因此,相信到了今天,仍然有很多人对之存有回忆;印象中,赶路回来新山的行人总是脚歩匆匆,不会在通道里多作逗留。”

他表示:“记得2000年我初到新加坡谋生,在新加坡生活和工作的期间,每逢周末和休假日都会回来新山消费。

一出关卡“别有洞天”

“当时一出关卡,就需要经过地下通道,印象很深刻的是出这一条通道,前方就是‘豁然开朗’的另一个世界,有一整排的商店,美食中心,有阿坤鱼丸、老弟粿条等等……”

他说,地下通道设备现代化,走到尽头就有一个扶手电梯,可以省下脚力走出来。

“行人一走出通道,就有一大批涌上前来抢客的德士或霸王车司机,他们都在追着你问有车子吗?要不要搭车?”

旧关卡2005年拆卸

他续说,后来随着新关卡的建设和启用,旧关卡被拆除,这条地下通道也在2005年停止使用,走入历史。

不过,地下行人道的出入口处虽已被废置,但仍可找到,其位置就设在新山中央警署隔邻,是一座外观长方型,呈盒状的白色建筑物。

对此,杨顺发认为,该建筑物或许可以被重新利用,例如转变成文化艺术空间或社区活动场所,以激发城市更新的创新。

2国MCO 生活按暂停键
10万国人受困新加坡 

2020年3月18日,为防冠病疫情扩散,马新两国实施行动管制措施,新柔长堤运作按下了暂停键,柔新两大关卡历史性地关闭了。

此举导致许多在新加坡上班的大马民众顿时失去工作,失去上学机会,失去和家人团圆的日子。根据当局估计,边境关闭后,超过10万名在新加坡工作的马来西亚人,被困在了新加坡。

2月5日见报/副文:(RTS──马新陆路交通新篇章;完结篇):百年大桥,集体回忆
郭芷杏:因为疫情而无法到新加坡的学院上课,只能在家上网课。
学生上网课完成学业

其中,现年24岁的郭芷杏就因为疫情而无法去校园上学,只能在家上网课,直到完成学业。

郭芷杏目前在新山中华公会资讯科技和采购部任职。她在受访时忆述,2019年,她还未踏入社会工作时,就体验到起早摸黑,与越堤族一起搭乘巴士到新加坡的滋味。

她说,由于住在新加坡的住宿费高昂,因此选择每天往返,到位于新加坡武吉士的一所学院上课,每天上课3个小时;早上班需要清晨5时就起床,到了中午12时就可以下课。

“一大清早,父亲会开车载送我到新山中央车站,我再搭巴士到新加坡,返回新山时,如果时间不是太晚,就自己搭巴士回家。

“每天往返柔新两地的日子,维持了半年,完成了文凭课程,正当打算继续深造读学士课程时,遇到了冠病疫情。”

她说,原本是要等待疫情结束,才继续升学。但是后来眼看疫情太长,于是就决定通过报读网络课程,继续完成剩下的两年学业(网路与安全科系)。

2月5日见报/副文:(RTS──马新陆路交通新篇章;完结篇):百年大桥,集体回忆
许俊勇每当返回新山,看到RTS的工程进展顺利,从打桩阶段到桥身逐渐完成,感到十分兴奋。
许俊勇:RTS大幅缩短通勤时间
“每日往返愿望快成真”

“长堤越来越塞,但是柔新捷运系统(RTS)的建设,让我看到了希望!”

在新加坡担任销售员的许俊勇(29岁)目前每周往返一次回新山住家。每当看到RTS的工程进展顺利,从打桩阶段到桥身逐渐完成,就感到十分兴奋。

“一旦捷运顺利通车,大大缩短来回通勤的时间,那么我就可以每天来回。”

许俊勇曾经试过每日往返柔新,但是每天耗费3至4个小时,十分耗费精神和体力,因此选择在新加坡靠近工作地点附近租房。

“在新加坡租房不便宜,为了节省开支,我选择花费500新元(约1750令吉)与一名室友搭房。”

2月5日见报/副文:(RTS──马新陆路交通新篇章;完结篇):百年大桥,集体回忆
许俊勇:长堤越来越塞,但是柔新捷运系统的建设,让越堤族们看到改变通勤模式的希望。
靠“生命”换取金钱

许俊勇在大学毕业后,原本在国内一家旅行社担任导游和领队,在疫情前常带团出国,跑遍许多国家。不过,自从疫情来袭,旅游业陷入停顿状态,薪水归零,只能靠存款和政府援助金渡过难关。

“我当时看不到旅游业的前景,所以只好到新加坡寻找出路。”

他坦言,虽然汇率3.5看起来很高,在新加坡能够赚取比较高的收入,但是这笔收入是需要靠“生命”去换取的。

“我觉得越堤族是用生命去换取金钱。我曾经见过活生生的例子,从新加坡返回新山,在拥挤的关卡等大厅排队人龙,目睹排在我前面的女生晕倒在地。”

他说,幸好当时有一名医生在场,及时为这名女生施救。

2月5日见报/副文:(RTS──马新陆路交通新篇章;完结篇):百年大桥,集体回忆
疫情期间,曾笳恩发动的跨境运母乳的行动,协助数以百计在新加坡的哺乳妈妈,将母乳运送回国。
边境封锁
“母乳大作战”传递母爱 

在疫情期间,马新边境虽然封锁,但是阻挡不了母爱的传递!

在新加坡一家公司担任会计执行员的施丽媚受访时说,当时因为工作关系,就选择留在新加坡,因此必须孩子分隔马新两地。

家乡来自雪兰莪的施丽媚感叹,孩子当时仅6个月大,为了尽母亲的责任,在政府宣布封国时,她急于寻找运输方式,联系了各大运输公司,但得到的答案都是无法协助运输。

“绝望之际,幸好通过网络认识了其他的母乳妈妈,获得了协助。当然运输途中我们也遭遇过母乳融化的问题等。”

据了解,士都兰区州议员曾笳恩在疫情期间发动的“抢救母乳大作战”,共协助430名人在新加坡的哺乳妈妈,协助母乳运送回国。

施丽媚是参与上述计划的其中一名妈妈,并担任“母乳运输群”的负责人,负责联络其他需要协助的妈妈。

“后来当局允许周期性通勤安排(Periodic Commuting Arrangement,简称PCA),我申请返回新山一趟。”施丽媚在当局启动VTL时,也申请短期假期,短暂返回新山。

“长堤恢复通关的那晚,我并没有回去。但是看着其他的国民一起走长堤,心里确实满是激动。这一刻真的等了好久好久!”

2月5日见报/副文:(RTS──马新陆路交通新篇章;完结篇):百年大桥,集体回忆
施丽媚在马新边境封锁期间,努力尽母亲的责任,寻找管道将母乳运送回囯。(施丽媚提供)
盼RTS能缓解人潮

谈及对新柔长堤的回忆,施丽媚说:“依稀记得小时候,妈妈都会带着我们几个兄弟姐妹乘搭火车从吉隆坡直达新加坡。

“那时候的我们是坐的椅子车厢,半夜的车厢很冷很冷,大家坐着睡,翻来覆去,不管怎样,大家都很怀念儿时搭火车的这段旅程。

“若火车直达吉隆坡重新开启,我也很想让孩子体验一下火车的旅程。当然现在可负担床铺车厢的费用了,我⁠希望RTS通车后,真的可以减缓人塞人和抢购火车票的情况。”

2月5日见报/副文:(RTS──马新陆路交通新篇章;完结篇):百年大桥,集体回忆
李昀燕在疫情期间,经历和丈夫彭远扬分开两地,长达两年,也无法一起过年过节。(李昀燕提供)
与家人分隔两地2年
透手机荧幕维系亲子情

在新加坡一家公司担任动画设计师的李昀燕在受访时说,疫情期间,她经历和丈夫彭远扬分开两地,长达2年,也无法一起过年过节。

“当时边境没完全开放,人在新加坡的丈夫只好通过视频通话和孩子保持亲子沟通,包括聊一些生活琐碎的事情,一起隔着屏幕玩游戏。”

询及对新柔长堤的记忆,在李昀燕的印象中:“小时候父母会带我们到新加坡逛街,那是80年代,印象中是开车入境新加坡的。

“我记得小时候是没有自己的护照的,而是‘附属’在父母的护照内。长大后用过只限新马两地通关的蓝色封面护照,之后就一律采用红色封面的国际护照了。”

她说:“中学毕业后和朋友一起到新加坡找学校,当时也在新加坡居住过一段时间。一般是搭巴士通关,遇到长堤严重堵车时才走路通关,不过对于‘地下通道’的印象很模糊了。”

她说,以前旧的新山关卡距离新柔长堤较近,遇到长堤堵车时可以轻松走路通关,大概15分钟的步行距离。

“现在新的关卡和长堤之间的距离变远了,严格来说,目前的道路设计并不适合行人走路通关,但是遇到严重堵车的时候,还是有许多人冒险这么做,以前我需要每天往返两地工作时也常这样走路通关。”

她说,入境新加坡的话,以前需要填写白卡,护照柜台也都是人手处理。开始在新加坡工作后,在新加坡可以选择自动通关的设备,以扫描护照的方式通关。现在就算没有工作准证的人,只要在入境新加坡前先填好电子白卡,也能用自动通关设备来扫描护照入境。

新山关卡自动通关便利

她赞扬新山关卡的自动通关设备非常便利,读取护照资料和刷脸核对的速度都很快。

“我比较少搭火车通关,因为车票不容易买。搭巴士的话,以前只有新捷运的170和新柔快车,在2004年过后增加了160、950巴士,还有汉达英达巴士私人有限公司的 Causeway Link (CW) 巴士,选择多了及更加方便。”

打开全文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百格视频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