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Newsletter 活动
10/10/2021
【这些人那些事】疫情前后变化大 “重游”长堤回顾历史
报道:林金兰
柔:【这些人那些事】:新柔长堤之疫前疫后
新柔长堤横跨柔佛海峡,连接马新两地。(档案照)

新柔长堤横跨柔佛海峡,连接马新两地,不仅是牵动两岸政经文化的命脉,也紧系两地人民的感情。

从1924年至今,它历经英殖民时代、日侵时期、反殖民斗争、国家独立,一路见证马新两地的发展。

26万人每日往返工作求学

2020和2021年这两年,世界各地受冠病疫情影响,马新两地提高防疫力度,人们过去习以为常的长堤交通拥堵景象不复再,26万人每日往返新加坡工作或求学的生活常态被活生生切断。

如今,除了货运卡车输送粮食与货物到新加坡之外,以前穿梭于长堤的私人轿车与摩哆车“大军”已暂时绝迹。

本地历史工作者舒庆祥的著作《走过历史》的第三章“岁月再现”,分别以〈新柔长堤的故事〉、〈风风雨雨73年.新柔长堤两大事〉深刻描写新柔长堤历史。

柔:【这些人那些事】:新柔长堤之疫前疫后
1924年6月28日,新柔长堤由新加坡总督基里玛和柔佛苏丹依布拉欣联合主持开幕。(档案照)

星洲日报《大柔佛》社区报这期的〈这些人那些事〉重整史料,回顾新柔长堤的过去,同时专访舒庆祥以及士都兰区州议员曾笳恩,结合这两年发生在新柔长堤的故事,带领读者重“游”长堤。

97年历经大事纪

新柔长堤于1924年6月28日启用,所耗资的1700元建费由英殖民政府、新加坡市政局及柔佛州政府承担。在这之前,马新两地只能靠渡轮往来。

回顾1924年至2021年,新柔长堤在这97年间共历经数件大事。

柔:【这些人那些事】:新柔长堤之疫前疫后
二战时期,英军为阻日军从新山侵入新加坡,炸断新柔长堤。(档案照)

●第一件事:英军炸断新柔长堤

早年的新柔长堤在靠近新山这端建有一个长155公尺、宽10公尺的水闸,以及一个长17.4公尺、重570公吨的轮转吊桥。工作人员会按时开启大闸和吊桥,让船只通行。

二战时期,英军为阻日军侵入新加坡,炸断长堤,也炸毁了大闸和吊桥,随后撤退至新加坡。日军占据新山后,抢修长堤被炸毁的部份,攻下新加坡。

柔:【这些人那些事】:新柔长堤之疫前疫后
1986年1月24日,逾70名马华党员到新柔长堤中正央示威,抗议新加坡政府扣留时任马华总会长陈群川。(档案照)
●第二件事:马华党员徒步示威

1986年1月24日,逾70名马华党员徒步到新柔长堤中间示威,筑起人墙阻挡新加坡车辆入境新山,以抗议马华总会长陈群川被新加坡政府逮捕,有史以来首次有群众在长堤示威。

陈群川涉嫌“新泛电”事件被捕,最终因失信罪被判坐牢,并辞去马华总会长职。

●第三件事:疫期人道援助最感动

2020年3月18日,我国时任首相丹斯里慕尤丁颁布的行动管制令正式落实,马新边境关闭。许多人赶在前一天,连夜越过长堤前往新加坡。

马新边境封锁政策实施期间,两地公共交通停摆。虽然如此,在疫情期间,长堤上仍发生了许多让人感动的人道援助活动。

当中,行动党士都兰议员曾笳恩集众人之力,完成原本“不可能的任务”,跨国运送母乳,并安排最多孕妇同日返马。

柔:【这些人那些事】:新柔长堤之疫前疫后
早年人们徒步越过新柔长堤的珍贵照片。(档案照)

跨国送母乳列马纪录大全

跨国运送母乳的任务艰巨,于今年4月22日被鉴证为最大型的跨国运送母乳活动,获颁马来西亚纪录大全认证。

从去年3月18日封锁至今,共有550名滞留新加坡的母乳妈妈获协助,将母乳从狮城运抵新山,为留在彼岸的宝宝提供源源不绝的养份。截至今年10月,已运送的母乳总计58公吨。

最多孕妇返马活动,则是发生在2020年5月2日。

曾笳恩与当局多次协商,终获特别批准,首次顺利协助50名孕妇在同日内分乘巴士取道长堤回返新山,13名陪同孕妻返马的人夫则提前徒步越堤。有的孕妇于返抵当日传来喜讯,诞下可爱的宝宝。

此外,其他马华、行动党议员和志工团队等,也一直通过不同管道协助分隔两地的亲人团聚,如让留在本地的孩子到新加坡与父母相聚,或安排滞留在新加坡的亲人回返新山等。

柔:【这些人那些事】:新柔长堤之疫前疫后
从七十年代末开始,新柔长堤大塞车的景象就已成马新人民的生活日常。(档案照)
●第四件事:马新最高领导人会面

2020年7月30日,在马新两地封城之际,两国当时的最高领导人,历史性来到新柔长堤中央会面。

在时任大马首相丹斯里慕尤丁和新加坡总理李显龙见证下,当时的两国交通部部长即拿督斯里魏家祥和王乙康分别手握官方文件,象征继续落实柔新捷运系统计划(RTS)。

柔:【这些人那些事】:新柔长堤之疫前疫后
舒庆祥:两位哥哥、一位弟弟和两位妹妹皆住在新加坡,过去两年仅能通过电话互相问候。

舒庆祥:牵动两地情缘

本地历史工作者舒庆祥早年在振林山出生,1954年曾随父到新加坡生活。

现年78岁的舒庆祥透露,马新以前同是一家,他和兄弟及妹妹从小在新加坡长大和求学,也因此在疫情前,常取道长堤返新探望亲人与老同学。

他表示,在马新独立前,新加坡是“自由港”,物品价廉物美,很多大马人到新加坡购物,惟风水轮流转,来到七十年代,中东战争造成油价上涨,大马币值比新加坡低,不少新加坡人涌入大马消费和为汽车添油。

舒庆祥的两位哥哥、一位弟弟和两位妹妹皆住在新加坡,过去两年马新边界未全面开放,他们仅能通过电话互相问候。

舒庆祥表示,除了二战时期新柔长堤被炸断,冠病疫情期间边境封锁之外,1969年513事件发生后,两地人民也有数天没法取道新柔长堤往返两岸。

柔:【这些人那些事】:新柔长堤之疫前疫后
马新两地提高防疫力度严管边境,这番长堤交通拥堵的景象已许久不见。(档案照)
曾笳恩:疫情重创经济

士都兰州议员曾笳恩表示,在疫情前,新柔长堤是世界上最繁忙的边境关卡,每日往返人数达26万人。

基于疫情严峻,马新两国严管边境,他相信两国近期仍不会开放自由通关,而即使开放,也会有很大限制。

曾笳恩认为,冠病疫情重创柔州,尤其新山经济,疫情结束后,势必造成两地人力资源的大洗牌,重返大马觅职者必须自我提升。

柔:【这些人那些事】:新柔长堤之疫前疫后
在行动党古来区国会议员张念群(中)见证下,曾笳恩(右一)领取大马纪录大全证书。(取自曾笳恩脸书)

在疫情期间,往返长堤的人潮与车潮不复见,曾笳恩建议政府可趁此时为新柔长堤提升各项设施,如兴建有盖行人道、完成汽车通关处的二合一柜台建设,让通关者可在同一汽车通关柜台进行移民局通关手续和缴付过路费。

他相信往后也将因疫情增加通关检测,当局应增加通关柜台、简化通关程序,并落实马新两地一关两检的政策。

另一方面,他也提到,柔新捷运计划仍处于咨询阶段还未施工,希望当局尽快展开工程,并如期完工。

隔海遥望解思念

疫情期间也发生许多遗憾的事,彼岸亲人过世,一些人因受经济等条件限制而无法返马奔丧。

此外,有不少暂居新加坡的大马人,与住在新山的亲友相约,分别站在柔佛海峡对岸挥手遥望以解思念。

2020年10月24日,富力集团就办了一项名为“想念你,我的爱”的活动,协助50人分乘游艇与远在新加坡的家人,以更近的距离“隔海”相望。

柔:【这些人那些事】:新柔长堤之疫前疫后
行动管制令于2020年3月18日正式落实,前一天取道新柔长堤前往新加坡。(档案照)
柔:【这些人那些事】:新柔长堤之疫前疫后
2020年3月18日,新柔长堤上看不见堵车长龙,往返马新两地的公共交通服务停摆。(档案照)
柔:【这些人那些事】:新柔长堤之疫前疫后
准备返马的孕妇,在新加坡出发前,先测量体温。(档案照)
柔:【这些人那些事】:新柔长堤之疫前疫后
根据这张摄于1923年12月的照片,当时的新柔长堤左边设有火车轨道,中间为道路,右边是人行道。(档案照)
柔:【这些人那些事】:新柔长堤之疫前疫后
2020年5月2日,55名孕妇获特别安排,在救护车尾随下,乘坐巴士从新加坡回返大马待产。(档案照)
柔:【这些人那些事】:新柔长堤之疫前疫后
马新两国最高领导人,即时任大马首相慕尤丁(左二)及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左三)在新柔长堤中央,见证两国交通部长拿督斯里魏家祥(左一)和王乙康(右一)分持官方文件,象征继续落实柔新捷运系统计划的三项协议。(马新社照片)

 
柔:【这些人那些事】:新柔长堤之疫前疫后
1923年,在新柔长堤靠近新山的这端建有大水闸和轮转吊桥,工作人员会按时间表按动电钮开启大闸和吊桥,让船只通行。(档案照)

长堤
分享到:
热门话题:
1月前
更多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